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小凡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美婦大約三四十歲左右,但一雙眼眸卻充滿歲月的滄桑,仿佛渡過悠久而又漫長的時光,整個人就似一篇雋永的詩歌,獨倚在門欄上,溫文爾雅,氣質幽遠,仿佛天地崩塌都不會驚訝。

    但此刻,她一雙美眸,死死盯著陳凡,臉上現出無比激動的神情,雙手想要伸出抱住陳凡,但卻伸了伸就方法,仿佛眼前的人是一個泡沫般,輕輕踫觸,就會隨風消逝。

    “是我,唐姨,我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,主動上前,一把將她抱在懷中。

    他眼角也有些濕潤,離開十年,重返地球,父母失蹤,親友遠在星河彼岸。眾人不識,故舊都仿佛將他遺忘,只有唐姨依舊住在這棟當年他親手所贈的別墅中,依舊在等待著他,這一刻,陳凡內心被無數情緒充塞著,幾欲滴淚。

    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”

    唐姨輕輕拍著少年的背脊,一雙美眸也止不住的淚光。很多時候,唐姨都把陳凡當做自己親生兒子看待,否則不會拒絕丈夫、女兒的好意,依舊一人獨守在這個別墅中,抱著一絲絲僅存的希望,慢慢等待著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爺爺的事情,你知道了嗎?”

    過了許久,唐姨才松開陳凡,手掌不好意思的擦著眼淚,忽的神情一變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已經探查過了,但還有好多疑惑想要問您。”陳凡點頭。他直覺,唐姨必然了解些什麼,畢竟听姜菲菲所言,唐姨這些年一直在搜尋庇護北瓊一脈的遺人。

    “嗯嗯,快進來,我們慢慢說。”

    唐姨無比熱情拉著陳凡的手臂,把他拉進屋中。

    而一旁被冷落的綠衣女子姜菲菲,已經一張櫻桃小嘴張開,仿佛能吞下鵝蛋般。‘我的天,我看到了什麼?平時無比冷淡成熟,高貴如女神的伯母,竟然認識那小子,還摟了那個可惡的家伙,熱情的一副如同見親兒子的模樣。’

    姜菲菲凌亂了。

    在她,以及整個家族眼中,唐姨一向是非常冷靜成熟的人。整個家族雖然不同意唐姨回到楚州,但最終還是拗不過她的意見,才把姜菲菲送來,陪在她身邊,同時也是保護唐姨。

    姜菲菲之前只是認為,陳凡可能與北瓊有關,但完全沒想到,他竟然是唐姨。

    少女滿肚子好奇的走進別墅。

    “小凡,這是初然的堂妹,叫姜菲菲。”唐姨似乎此時才想到她,拉著姜菲菲笑著向陳凡介紹,順便轉頭道︰“菲菲,叫哥哥。”

    姜菲菲滿眼不服。

    陳凡看著模樣,才十六七歲,與當年初見唐姨時一般無二。尤其他皮膚晶瑩剔透,顯得越發清秀年幼。姜菲菲怎麼看都比陳凡大,這聲哥哥哪能叫出口。

    “初然的堂妹?初然和姜叔叔還好嗎?”陳凡詫異抬頭,然後恍然。

    難怪他第一眼見姜菲菲,感覺姜菲菲有些面熟,原來與姜初然有血緣關系。他想到當年那個與自己兩世糾纏的少女,眼前也不由一陣恍然。

    “初然姐如今可是我華國,年輕一代修為最高的人,如今在燕京的燕山閉關,隨時準備沖擊金丹。便是放眼地球,也算年輕一輩佼佼者。”姜菲菲開口答著,眼中滿是驕傲之色。

    “十年沒見,姜初然也要證道金丹了?”

    陳凡愣了愣。

    不過他很快就恢復常色。地球如今在蓬勃恢復起,如同病人最後的回光返照般。不僅是天地草木野獸,便是連人類,同樣也借著這股春風,迅速突破一個又一個屏障,瘋狂向前修煉著。陳凡走前,姜初然就曾尋仙訪道。十年金丹,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不過她和陳凡雖然同時金丹,但陳凡的金丹,可是能橫壓元嬰的。若非陳凡控制著,他此刻說不定都證道大能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然然她有一番際遇,曾經失蹤在某座名山中,回來後,就忽然覺醒修煉。我也將你教給我的‘築基鍛體篇’傳給她,小凡你不會生氣吧。”

    唐姨小心說著。

    陳凡突然歸來,一身氣息毫無蹤跡,渾身還很狼狽的樣子。而當年普通的姜初然,此刻卻一躍登上地球之巔,都快證道金丹,姜家同樣水漲船高,成為華國有名的大家族。唐姨很怕陳凡心理會失衡,于是說話都小心翼翼,照顧陳凡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唐姨,這個沒事的。”陳凡笑著回答。

    唐姨是這兩世中,對他最好的人之一。不要說區區‘築基鍛體篇’,就算是真武神訣,傳了也就傳了。陳凡又怎會在意這些?

    兩人又聊了一些,討論到地球變化。

    唐姨輕嘆口氣,將地球這十年局勢,緩緩敘述。據她所言,陳凡剛消失的時候,地球還一片祥和,各大洞天和異族,都被陳凡鎮壓,無比老實。

    當時北瓊派一門強者眾多,最強的陳懷安,半步金丹,橫壓天下。

    但六七年前。整個陳家以及北瓊派高層,突然全部失蹤,與之一齊失蹤的,還有東西方許多高手。如昆侖葉擎蒼、青龍朱雀等人。整個地球,瞬間亂套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天地巨變,靈氣瘋狂上漲,整個星辰的枷鎖仿佛被打開。不論野獸還是草木,都開始實力暴增。尤其是那些修煉者,更感覺自己修煉突破,比以前容易十倍。于是各種通玄、神海境的修士,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,便是先天,都隔一段時間誕生一個。

    甚至有傳聞,如今地球最強的,乃是那些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但金丹修士無不是國之重器,各國沒有一個輕易示與別人。姜家就因為姜初然修成先天,水漲創高,成為華國大家族。

    “那些天外異族,如黑暗血族等呢?”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地球巨變,在陳凡看來,不值一提。任那些金丹再修煉一百年,都追不上現在陳凡。真正能夠做陳凡對手的,只有遺棄星域的各大星辰來人,以及他們背後的星海大教神子們。

    “它們也同樣復甦,據說還得到天外母星的支援。如今整個地球,最強大的國家,美國、歐洲等背後都有它們的支持。而地球上最強的幾個修煉聖地,像‘太初寺’‘無極道場’‘太陽宮’等等,背後似乎也是天外星人開辦。”唐姨有些遲疑說著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網絡上都在猜測。

    但這些,都被各國高層嚴密封鎖。地球許多人感受到天外來客降臨,但並不知道他們具體是誰,長什麼樣。但都傳說,那些天外異人,每個實力都能碾壓地球最強者。若非有什麼顧忌約束他們,恐怕整個地球早化作天外異人的戰場。

    “已經到了,為什麼不動手,是為了所謂的大機緣嗎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那些天外來客明顯擁有碾壓地球的實力,隨便一個星辰的元嬰天君到此,都可橫推各國。但不僅他們沒動手,甚至連星海大教的神子們也毫無蹤跡,顯然這些人在背地里謀算什麼。

    不過陳凡猜測,可能很多事情,高層知道,但唐姨終究離地球的核心太遙遠,無法得知確切的信息。

    听唐姨所說。

    如今的地球,雖然各國依舊林立。但主要勢力,卻是那些煉氣大宗們。最強的,毫無疑問是有天外勢力支持的‘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、懸空教派’等等,勢力深不可測,傳聞甚至有金丹之上的存在鎮壓,一舉一動,都左右整個地球的格局。

    下一檔,則是原先地球的本土教派們,如昆侖、龍虎山、教廷、長白龍池之類。各大異族隱藏在背後,明面上最強的是金丹。

    再下一層。則是洪門、太極、八極宗等古老傳承。各個宗門都先天輩出,連金丹偶爾也能出一兩個。

    但無論哪個宗派或勢力,都沒有元嬰現身,實際上,金丹之上的境界,對整個地球來說,都是非常陌生的概念,至少唐姨听到,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有比金丹修士更強的境界?”唐姨問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金丹已經是整個地球最強大的存在了。如昆侖、龍虎山、教廷的掌教,也就是金丹修士。整個地球金丹,加起來,也都不超過百位。從沒听說,金丹之上還有境界。哪怕有,這家伙也不可能知道啊。”姜菲菲插嘴說著。

    她目光掃視陳凡,隱約帶了一絲審視。

    陳凡自出現後,言談舉止都太過怪異,明顯與唐姨熟識,但卻對整個地球的近十年歷史知之甚少。明明身無修為。卻指點江山。

    太初寺、龍虎山、昆侖,哪個不是讓姜菲菲,乃至地球人都仰望羨慕的修煉聖地。但在陳凡眼中,卻不值一提。黑暗血族等在暗世界讓人聞風喪膽的種族,在他眼底,更是宛如螻蟻。姜菲菲相信,陳凡要麼是有驚天動地的來頭,要麼就好為大言。

    而這個世界上。

    誰能小瞧龍虎山掌教?黑暗血族族長呢?

    姜菲菲想不出來。

    于是心中對陳凡的懷疑,卻越發濃密——這家伙不會是個騙子吧。可是看唐姨那副欣喜模樣,姜菲菲不得不把這句話咽會肚中。

    “當然有,元嬰就是金丹之上的境界。”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“元嬰?”

    兩女同時為之一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