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元嬰這個名詞,對地球人類而言,是非常陌生的。當年,地球最強的修士,也不過是一位偽金丹罷了。連昆墟界中沉睡的雲天宮祖師,也僅僅金丹下品。哪怕現在,地球上能修成金丹的人類或妖獸,無不是一方霸主級的存在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,放眼地球,也沒有幾個,分散在全世界,更是如同一杯水灑落沙漠,幾乎尋覓不到。如楚州這樣的城市,一位先天修士就是如龍一般的存在,高高在上,俯瞰一域。更不用說那些位列華國乃至世界之巔的金丹。

    姜初然不就因天資絕世,有希望證道金丹,才被華國如此重視,姜家更因此一步登天,成為華國大家族的嗎?

    而元嬰。

    哪怕在昆墟界、教廷、長白龍池、黑暗血族等各大隱藏勢力中,都是非常古老的概念。甚至許多人都未曾听過,只有翻看上古時代的記錄,才能隱約見到元嬰天君們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金丹之上的存在?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等從天外降臨,憑空出現時。曾有人懷疑其背後有金丹之上的強者坐鎮。更曾有一位名聲震動日月的金丹真君挑戰它們,但卻瞬間要無音訊。”唐姨面色凝重說著。

    金丹之上。

    地球人類只是在猜測。

    到底有沒有,誰都說不清楚,畢竟當世最強者,也僅僅初入金丹罷了。無論是昆侖現任執掌者,還是龍虎山掌教、教廷當代教皇。他們晉級金丹,不過兩三年的事情。金丹之上,如此遙遠,恐怕給他們一百年時間,都未必能摸索到。

    “伯母,他不會胡說八道吧。太初寺、無極道場現在的掌門,也僅僅金丹罷了,哪有什麼元嬰存在。”姜菲菲用懷疑目光看向陳凡。

    她到不懷疑陳凡是騙子,畢竟唐姨數十年下來,目光何等老辣。但姜菲菲很反感陳凡這種大吹法螺,將不知道從何處听來的小道消息搬來,在唐姨面前炫耀,這顯得陳凡很膚淺。

    “住口,菲菲。以小凡的身份,是不可能說假話的。”唐姨面色一沉,正聲說著。

    陳凡哪怕此時再落魄,修為全無,但也曾經是地球第一人。北瓊派的執掌者。唐姨當年是親眼見證他,一人仗劍殺入美國,震撼地球的。

    但姜菲菲畢竟太年輕。

    陳凡名震地球的時候,她才不滿十歲。十歲的小孩,記憶都非常模糊。十年不見,她哪還能想起陳凡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沒事,唐姨。”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,表示不介意。

    唐姨更加心酸。陳凡何等地位,當年何等風光。如今卻連一個小女孩的質疑都不反駁。讓唐姨不由幽幽一嘆,只覺英雄氣短、龍游淺水啊。

    “小凡,你就在唐姨這里好好住著。別想太多,以你的天資,很快就能東山再起的。”唐姨不著痕跡的安慰陳凡。

    陳凡先是一愣,四下打量自己的衣裳,總算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‘原來唐姨把我當成修為盡失、傷勢極重的傷員了啊。’陳凡好笑。

    他之前確實因為‘因果秘術’遭受重創。但陳凡借此機會,破而後立,利用法則之火將一身修為盡數熔為一爐。雖然因為真武截天陣,和地球的特殊情況,沒法證道元嬰。但也賣出至關重要的一步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精氣神三者,已經開始融合為一。當它們徹底融合,並且將法則容納入身體的時候,就是陳凡渡元嬰之劫,成就無上元嬰大道之刻。

    但這一切,他沒法解釋,只有尷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之後。

    兩人又談論一些,陳凡主要詢問當年北瓊派的事情。哪怕小瓊等高層消失,以北瓊派的實力,無數弟子、真人存在,更有昆墟界支持,無論如何也不該分崩離散啊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當天地大變時,昆墟界就已經封閉了,再也無法打開通道。其實不止是昆墟界,許多洞天同樣封閉。當年北瓊大亂的時候,對它出手的人,身份未知。唐姨這些年,也一直在追查,沒有半點線索。但方向隱約指向黑暗血族等異族,以及太初寺那些天外來客。地球上,也只有他們有這個力量。”唐姨說著。

    她安慰陳凡,不要擔心。

    並且說,北瓊當年並沒有全部覆滅,依舊有一小撮人留下來,潛伏在地球各地,她可以代陳凡聯系那些人。陳凡先暫且在別墅住下,好好養傷。

    “好的,多謝唐姨。”陳凡雖然心急如焚,但依舊微笑點頭。

    等陳凡安頓下來,唐姨等人離開後,他就迅速開始內視。

    內視完後,陳凡眼中有悲有喜。

    悲的是,地球上的法則果然殘缺,他熔煉的九種法則,全部不完整。哪怕在地球證道元嬰,也只是偽元嬰罷了。這逼得陳凡必須離開地球乃至遺棄星域,前往域外星海。

    喜的是,這一次破而後立的重修,幫助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

    陳凡盤膝而坐,輕喝一聲。

    他頭頂,雲霧氤氳,竟然隱約凝結成三朵花。那三朵花,一朵青色、一朵五彩、一朵純金,各自凝聚成型。

    若有星海之外的修士見到,估計嚇得腿都發抖。

    這是法力、肉身、神魂力量,凝聚到極點,最後形成的力量之花!代表陳凡的精氣神,都已經修煉到最巔峰最極限,進無可進,已在當前當前境界的止境了。

    所以這種花,又被稱作‘止境之花’‘巔峰之花’,代表凝成此花者,已站在一個境界的巔峰,山頂,前面再無道路。而踏入此境的修士,又被冠稱‘至強’。

    金丹境就是‘至強金丹’,元嬰境就是‘至強元嬰’。

    但宇宙中,先天金丹修成此花者,寥寥無幾。哪怕有,也僅僅一朵。或神魂,或肉身,或法力。如陳凡這般,三花齊聚,駭人听聞,便是中央星河世界,都未必有幾個。

    “我修成三花聚頂,代表已經走到金丹境的最巔峰,下一步,只有凝聚法則修成元嬰,否則再無可進了。”陳凡說著。

    此刻修行對陳凡已經沒多大用,最多打磨肉身,熬煉法力。做的只是量上的增加,質不會再有什麼變化。宇宙中修士到達這一步,要麼謀求突破,要麼就煉制大威力法寶神通,用以來護道。或鑽研各種奇門陣法、煉丹煉藥等。

    陳凡在唐姨家住幾天,白天陪著唐姨閑聊,或閉關苦修。

    晚上,他九竅神嬰出竅,遨游整個華國乃至地球,搜尋父母親人以及北瓊一脈的信息。但可惜,他哪怕神念再強,在此刻的地球,只是杯水車薪,想要在億萬人海中,尋到一兩人,難度太大。

    這天。

    陳凡正在等唐姨消息時,姜菲菲登門。

    “唐姨讓我陪你去,參加你的同輩聚會?不去,我哪有這個時間陪你們小孩子打鬧。”陳凡听聞,干脆拒絕。

    “這是伯母特地命令的,要求你一定去,否則整日悶在屋里,身體都會憋壞。否則你以為我想邀請你啊。”姜菲菲翻了翻白眼。“放心,只有小萱、時老大等幾個楚州同輩,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本來也是氣質溫潤禮貌的女神,在同輩中更受追捧,學校里面,不知道多少精英追求她。家族中張別,更夸她巾幗不讓須眉,未來是第二個姜初然。所以姜菲菲也時刻以自己那位女神姐姐當榜樣,氣質、說話、言談舉止都模仿姜初然。

    但從遇見陳凡開始,她心中就憋著一團火焰。

    陳凡屢屢小瞧她,尤其進了別墅後,唐姨更對他如同親兒子般,冷落了她。讓姜菲菲心中超級不爽。之後陳凡視太初寺、龍虎山、昆侖等修煉聖地如無物,徹底熱鬧了姜菲菲。

    所以她說話都沒好氣,在陳凡面前,也徹底不擺女神架子。

    “是嗎?好吧。”陳凡無奈點頭。

    他這一生,最不能惹生氣的人,唐姨一定在其中。況且,陳凡也很好奇,現在的地球年輕一代,已經變了什麼模樣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楚州,天盛大廈。

    這座高達上百層,四五百米高的建築,高聳入雲,傲視楚州。據說十多年前,它還名叫天盛大酒店。但後來,天盛集團的少東家楊超,將之推到重建,如今已經是楚州的地標。里面不僅有餐飲、酒會、購物廣場、更有各種各樣的煉氣道場,每天都人流如梭,日賺斗金。

    不是沒人眼紅天盛大廈,但據說天盛大廈的少東家,與如今燕京那位聲名鵲起的姜家女神有關系,好像是同學,他妻子更是姜家女神的少時閨蜜。

    這一層關系在,不要說楚州,便是放眼江南省,也沒幾個人敢輕易招惹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天盛大廈第九十五層,一處無比豪華的餐廳內,楚州幾個大家族的年青一代,正聚集在一起,其中正有那個宛如猴子般的呂洋。

    “呂少,听聞今晚姜女神那個妹妹,會親自到啊。”旁邊一個青年笑著,他看著臉色慘白,眼楮深凹,一副酒色過渡的樣子,但也赫然是一位築基後期的煉氣士,來自楚州新晉家族趙家。

    “姜女神的妹妹,不知道何等國色,以前基本約不出來。今日不止為何,突然現身了。據說好像還帶著一個小家伙。”另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,端著精致酒杯道,他名楊耀輝,同樣出自楚州大家族楊家。

    在場幾個。

    包括呂洋,他們的家族,基本都是近十年內崛起。都具備同一個特點,就是家族中以煉氣者為主。經商、當官反而是次要。這同樣也反應當今地球時代,修煉者整體崛起,開始佔據各地至高權利。

    “哼,就是我們之前在雲霧山頂遇見的那人,若非姜菲菲護著,我一爪就擊殺他。”呂洋冷哼。

    “一個沒有修煉的凡人,與我們圈子終究非一類,偶爾聚下就可以,他自然會感受到距離的。”坐在首位,修為最高,身材精悍宛如猛虎臥丘陵的楚雲開口。

    其他人,盡皆點頭。

    包括一直在旁邊的小萱,也心中贊成。

    如今的時代,已經是修煉者的時代。你哪怕身份再高,來歷再大,但只要不煉氣築基,永遠是凡人。和修煉者的差距,就像猴子與人的差別,根本不是同一檔次的,也永遠沒法真正交往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已到達天盛大廈樓下。

    PS︰第五更奉上,求月票求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