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轟!

    數道華光從天而下,無比霸道的降臨在會場左側的高台上,一股恐怖的威勢,瞬間隨之而降下,如山壓來,許多沒有修煉的普通人,頓時就覺得仿佛進入高原地帶,無比氣悶,一些身體虛弱的,甚至臉色慘白,晃悠悠的。

    陳凡身旁的顏君澤,就是這樣,一張胖胖的白嫩肥臉,頓時憋得通紅。直到陳凡悄悄一揮手,將這股無形的威勢消去,他才緩過起來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陳凡不滿的暗中一哼。

    來人明顯沒有顧忌這些普通人,肆無忌憚的釋放自己的先天威壓,這種霸道行徑,讓陳凡非常不滿。但其他人哪敢有半點不滿之色。

    “恭迎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的幾位高徒。”高百勝、楚天嘯等江北世家的老牌神境,盡皆起身,畢恭畢敬的對來人行禮。

    連陳九陽都眼楮半眯,微微拱手︰“沒想到,連太初寺都驚動了,這次江北盛會正是蓬蓽生輝啊。”

    光芒散去,現出其中的幾個男女。有老又少,老者氣如蒼龍,渾身籠罩玄光,鎮壓九天,恐怖的威勢從其上釋放出來。而少年男女們,雖然年齡很小,不過十七八歲,但也都面色傲然,目無一切,舉手投足都帶著大宗高門的盛氣凌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為首一金袍老者傲慢的點了點頭,就算回應,讓陳九陽臉色都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。”

    台下有人小聲驚呼。

    “那是太陽宮的外門執事,辛尊者。據說一身修為已至先天巔峰,縱橫金丹之下無敵手。他長期代表太陽宮出面,見一般國家元首,都未必點頭的。”一個認識的人解釋。

    這一次,幾個聖地長輩只來了太陽宮的辛尊者,但他帶來的幾個少男少女,明顯出自各宗。身上玄氣籠罩、神輝閃耀,雙瞳精芒爆射,讓許多準備參賽的年輕一輩都心中一凜。

    ‘太初寺他們派弟子前來,不只是觀禮,還是讓他們試煉一番。若他們下場,我等弟子後輩可就糟了。’幾個江北世家的神境,互相對望一眼,都看到對方眼中的擔憂。

    便是那些國內大門派、宗門的長老們,也都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只有高百勝、陳九陽幾個,還能穩坐釣魚台。

    接下來,又有兩三位先天駕臨,乃是江南和周邊幾省的霸主級人物,與陳九陽都認識,互相打個招呼,就落入主座。

    “既然幾位貴客已到,那本次交流會,正式開始。”一位神境老者起身宣布。

    交流會前面。

    是江北各大世家的老祖,或修煉名宿們,站出來,講解一些修煉心得。他們講的都很膚淺,明顯是照顧現場以及電視前的觀眾,但哪怕這樣,依舊讓許多人听的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這些消息,平時在網上花大價錢都未必能買到,哪怕報班拜師傅,人家也未必傳你。也只有遇見這種交流會,這些老牌神境才會拿出來。

    陳凡對這些自然不在意,他目光落在太初寺幾人身上。

    見那個辛尊者,渾身氣圓神閑,功法綿長浩大,而幾個小輩,修為境界也明顯比江北年輕一代強不止一籌,頓時就心中一冷。

    ‘果然是域外修士,或者說,他們傳下的功法。’

    陳凡這些天神游地球,大致已經明白地球現在的修煉進度。

    雖然偶有金丹出世,連先天都有一些。但是地球上功法遠比天荒都殘缺的多,除了昆墟界流傳出的一些低級功法外,主要修煉的是以前武當、龍虎山、密宗、八極、太極等門派的武功法術。那些,都是修仙功法的簡化版,若非地球此時靈氣濃度急劇增加,天地大變,而且地球上天資優秀者眾多,否則憑這些‘簡漏功法’,他們這輩子都無法突破先天。

    哪怕這樣。

    成就金丹者都寥寥,陳凡也感應過那些金丹氣息,大多是金丹下品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‘但這辛尊者和那幾個小輩,身上的功法明顯與陳九陽、高百勝等不同。這是完整的修仙功法,哪怕缺少一點,但少的也是金丹乃至元嬰篇,煉氣先天的非常完好。這必然是域外星海大教的人傳下來。這麼說,太初寺、太陽宮、無極道場這幾個,背後都是星海大教的人?’

    陳凡目光閃耀。

    他允許高百勝、陳九陽等人崛起,因為他們都是地球本地人。但絕對不允許海族、黑暗血族等異族,又或者如太初寺、無極道場這樣域外修士插手地球。

    地球人的命運,應該由自己決定,而非外人主導。

    陳凡正想著,旁邊忽然傳來一聲嗤笑︰

    “呦,這不是死不上台的陳兄弟嗎?怎麼也來交流會,莫非這次想上台露兩手,驚艷一下各方年輕高手,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了?”

    陳凡轉頭。

    就見姜菲菲、楚雲、小萱、趙明空等人,正坐在陳凡不遠處,其中呂洋正一臉笑容望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呂洋,夠了。”姜菲菲皺眉,她雖然也不太看得上陳凡,但終究心底善良,否則當時不會出手阻止呂洋。

    “菲菲姐,呂洋說的沒錯。你這個親戚朋友膽量太小了,當時連顏君澤那個胖子都敢上台,他卻在台下死活搖頭。一點男子漢氣概都沒有。”小萱撇了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菲菲,不怪呂洋說他。”

    周圍其他幾個人,也同時開口。

    姜菲菲頓時左右為難。這些人都是自己好友,不好駁斥。況且她內心深處,也覺得陳凡膽量過小,有些怯弱。打不打得過是一回事,眾目睽睽下身為一個男子漢,卻連上台一戰的勇氣都沒有,讓姜菲菲有些不齒。

    “人各有志,不能強求。我們管好自己,馬上就要代表楚州上場了,好好想想怎麼打。”坐在最中心的楚雲目無斜視開口。

    他看似幫陳凡解圍,但實際上,卻無形中判陳凡死刑。一句人各有志,徹底把陳凡與楚州年輕一輩的圈子劃離出來,代表楚州眾人永遠無法再接納陳凡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無視才是最大的蔑視。

    就像對腳下的螻蟻,路邊的乞丐一樣,連望一眼都懶得看。

    “他們...”顏君澤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

    他心中憤怒,想替陳凡反駁,但卻不敢說出口。顏君澤很清楚,自己和陳凡交朋友,是一個人的事情。但假如話出口,得罪楚雲等人,不僅他連他的家人,都會受到牽連,這就是現實世界的殘酷。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陳凡拍了拍顏君澤肩膀。

    然後轉頭,看都不看楚雲等人,只是目光淡淡望著姜菲菲︰“姜菲菲,如果你不是唐姨的佷女,就憑他們剛才說的話,我已經一巴掌將他們拍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?”

    顏君澤都呆了,不敢相信陳凡如此硬氣,竟然敢威脅要把呂洋這樣的修煉者‘一巴掌拍死’?呂洋等人也目瞪口呆,不相信這話從陳凡口中說出。

    陳凡理都未理他們,如同無視腳下螞蟻,只是繼續望著姜菲菲道︰

    “我看在唐姨的面子上,饒過他們這一次,但若有下次,哪怕是你,我也不會留手。”

    “陳凡,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姜菲菲臉色已經變了。

    “言盡于此,好自為之。”陳凡轉頭,再不理會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姜菲菲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氣的身體都在發抖,最後也猛地轉過頭去︰“好,姓陳的,從現在開始,我姜菲菲和你也再沒一點關系,我們恩斷義絕!”

    她說道最後,語氣冷靜下來,聲音冰寒,俏臉一片寒霜。熟悉姜菲菲的小萱知道,姜菲菲已經拿定注意,心中徹底對一個人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‘嘖嘖,這小子真是膽大啊。一點修為都沒有,竟然敢挑釁呂洋、楚雲他們。’小萱一雙嬌媚美眸掃視陳凡。

    而坐在最外邊旁觀的那位旗袍大姐微微搖頭︰

    “這年輕人太不智了。呂洋他們明顯是在氣他,結果他真的怒氣沖腦,把一股氣全撒在姜菲菲頭上。姜菲菲本來就被朋友左右猶豫,這一說,徹底斬斷,不是正中呂洋等人下招嗎?”

    果然就見呂洋、趙明空幾人,絲毫不生氣,反而臉上帶笑容。

    沒了姜菲菲庇護的陳凡,就如同沒了靠山的綿羊,以後想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。區區一個沒有修煉的普通人,哪怕再有家世背景又如何?以呂洋等人手段,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,將陳凡弄成暗傷,幾個月暴疾而死,甚至當面打一頓,陳凡背後勢力,還敢找整個楚州麻煩不成?

    楚雲也皺眉。

    陳凡的表現落在他眼中,如同一個被父母寵壞的小孩般,一旦爭不到什麼東西,就把怒氣發泄在自己人身上。這樣的人,永遠都成不了強者!而有些錯誤,永遠也無法挽回。

    比如姜菲菲。

    “陳兄,你鑄成大錯了!”

    連顏君澤也為陳凡焦急,低聲急忙道︰“你過會低頭好好哄一下,姜菲菲雖然是女神,但也是女孩子,你再多陪笑臉,想來她不會不原諒你的。否則的話,真的就錯過了,姜菲菲是個好女孩,放棄太可惜了。而且沒了姜菲菲的庇護,呂洋那些人一定不會放過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顏兄,好好看比賽。”

    陳凡拍了拍他肩膀,目光意味深長︰“錯過我,的是她的損失,而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顏君澤鄂然,望著陳凡的目光,如看一個瘋子。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交流會的重頭戲,門派大戰正式開始。許多人都正襟危坐,等待著江北乃至華國年青一代最巔峰的強者們交手。

    于此同時,一些渾身披著黑袍的人,也悄然入場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,後面可能很晚,大家可以明天起來看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