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此刻,陳凡早已抬頭,望向高台,看著渾身發抖的楚天嘯︰“怎麼,是沒听清楚陳某說話嗎?要不要我再重復一遍?”

    陳凡語氣和藹。

    但楚天嘯卻嚇得身體再抖了抖,原本堂堂老牌神境修士,寒暑不清,百病不生的身軀,此刻就如同得了 癥般,拼命打擺子,連連搖頭︰

    “陳天人,不陳真君,陳派主,我听清了,我听清了!”

    許多現在還不知陳凡身份的,見堂堂江北修煉者聯盟副會長,神境巔峰的楚天嘯,面對陳凡如此畏懼,無不驚詫。

    ‘這家伙到底是誰?竟然能嚇得楚天嘯的發抖?’

    姜菲菲、呂洋、小萱等都無比震驚望向陳凡,拼命猜測陳凡身份。但楚雲此刻已經從楚天嘯,乃至‘陳北玄’三個字,想到了什麼,霎時渾身巨震,臉色變得蒼白。

    “既然听明白,那就回答我。”陳凡聲音平淡,一步邁出。

    但楚天嘯直接被嚇的啪嗒一屁股坐在地上,根本連話都不敢說一句。其他只要認出陳凡的江北名宿們,無不面如土色,在陳凡的目光下盡數低頭,顫抖如小白兔般。

    “陳真君,許久不見...”

    最終,陳九陽起身,臉上勉強掛著笑容,對陳凡微微一拱手。

    陳凡手一揮,如掃走蒼蠅般︰“此時與你無關,別牽連太極一脈。速速退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視堂堂太極門副掌教,先天地仙的陳九陽,竟然如同一只攔路螞蟻般,呼扯如晚輩。但陳九陽最終一躬身,竟然真的化作一道華光沖天而去,听話的跑掉了。

    高百勝更是恭敬一行禮,就拉著滿肚狐疑的八極門弟子們,恭順的站到角落去。

    “還有你們,之前拿我北瓊派的好處,現在翻臉,欺負我陳家子弟很快樂的樣子啊?”陳凡轉頭,目光掃過趙德陽、玄劍道人等人。

    “陳真君,不關我們的事,之前只是一個誤會...”趙德陽等人嚇得腿都軟了,拼命搖頭。但他的孫子趙明空,此時卻站起來高喊︰

    “陳凡,你囂張什麼,別以為佔著什麼北瓊派,就能在我江北撒野...”

    趙明空此言一出,趙德陽臉色刷的就白了,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,心中拼命狂吼,真恨不得把那個孫子生下來就掐死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只是手掌一抓,就凌空將趙明空吸到掌中︰“我之前說過,看在姜菲菲的面子上饒你們三次,如果再犯,直接一掌拍死的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不管趙明空面色驚駭怎麼掙扎,無鑄勁力一吐,當著諸多賓客,乃至無數網絡前的觀眾面,把趙明空當場震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然後再長袖一揮︰

    “下輩子,別來招惹我北瓊派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六七團血霧,當場爆炸開來,趙德陽、玄劍道人等幾位向陳夭夭出手的神境強者,直接被陳凡一袖轟殺。他們一身苦修多年的神境修為,在陳凡一袖面前,根本連阻攔一秒乃至半秒的資格都沒有,就仿佛被碾死一堆螞蟻般,輕松碾滅。

    那一刻,全場靜寂無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尤其是姜菲菲、呂洋、小萱等人,不敢相信陳凡如此肆無忌憚,當著直播的網絡媒體和電視台的面,就這樣悍然殺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哪怕是神境修士,圍攻陳夭夭的時候,也只是想擒下她,不敢真正下殺手。畢竟這個地球,終究有國家和法律存在。他們雖是修煉者,高高在上,但頭頂依舊有昆侖、葉南天等金丹修士鎮壓著,真敢放肆,昆侖絕不會輕饒他們。甚至連太陽宮、太初寺等也會出手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一絲顧忌都沒有,就仿佛從洪荒世界走出的野人般,殺伐果斷,自在由心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知道陳凡當年事跡的,才會露出一臉苦笑︰

    “這還是當年那個手段凶殘,睚眥必報的陳北玄啊!”

    而這時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一只手牽著陳夭夭,拉著懵懵懂懂的小女孩,在無數人的目光注視下,一步步的登上高台,走向楚天嘯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楚天嘯直接跪在地上,對著陳凡連連叩首,滿頭白發披散,一臉驚恐道︰“陳真君饒命、陳真君饒命,之前的事情,我一概不知,一概不知啊。全部是听他們說的,我是被蒙騙的!”

    他見陳凡腳步不停,最後更咬牙道︰“陳真君,我佷子是楚明輝,當年你的學員,如今的蒼龍少將。你不能殺我...”

    楚天嘯話音還沒說完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一指點下,一道金光憑空射出,直接洞穿了楚天嘯的頭顱,將他當場凌空鎮殺,連體內的神魂,都一指摧毀。

    此刻,殺了楚天嘯後,陳凡腳步絲毫未停,依舊登台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這里終究是江北盛會,有無數人在直播平台上觀看著,你莫非真要大開殺戒不成?”終于有先天強者,忍不住叫道。

    陳凡理都未理會。

    他當年當著地球數十億眾生的面,殺入美國,殺的人頭滾滾,血流成河,死傷百萬。又有誰敢對他說一句?到了陳凡這個境界,生死順逆由心,哪還在乎什麼物議?

    陳凡低頭,滿臉笑容看向陳夭夭︰

    “小夭夭,告訴叔叔,還有誰乘著你秀姨傷病時,欺負你們的?”

    陳夭夭小臉一陣猶豫,對這個突然冒出來自稱叔叔的家伙,很是狐疑,但少女本能感應到陳凡身上的那股親切的氣息,那是血脈和功法的共鳴,最終點頭,一根白嫩玉蔥般的手指,指向高坐台上的幾個江北高層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、他,還有他。對了,最後派殺手的,是呂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被陳夭夭指到的江北高層,無不色變。尤其是最後一位,陳夭夭更指向江南呂家的呂老太爺,呂洋的嫡親太爺爺。

    “陳真君贖罪。”

    “陳真君饒命。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不能殺我...”

    那幾個江北名宿,或痛哭流涕,或跪地求饒,或義正言辭。但陳凡只是不理,隨手一袖揮出,將他們盡數震成血霧,然後目光落在最後一位呂老太爺身上︰

    “是他嗎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確定。就是他派人去刺殺秀姨,那殺手沒傷到秀姨,但殺了我哥哥。一切幕後黑手都是呂家。”陳夭夭點頭,一雙大眼都泛出血霧來。

    “陳真君,這其中必有誤會。”

    從頭到尾,一直坐在高台最中央的呂老太爺,此刻也坐不住了,臉上露出一絲敬畏。但數年先天地仙的無敵威勢,讓他依舊還能保持冷靜,平靜的和陳凡對話︰

    “不管之前,我呂家做了什麼。是否是我呂家行為。呂某保證,以後此事絕對不會再犯,更可賠償給這小姑娘和北瓊派五百個億,以及一株上品靈草。呂某更可答應,加入北瓊派,為北瓊派效力五十年!”

    呂老太爺語氣誠懇。

    以他堂堂先天地仙之尊,如此低聲下氣低頭服軟,讓在場所有人都驚訝。尤其姜菲菲、小萱等人,眼都快瞪出來,那可是先天強者啊,高高在上,鎮壓日月,整個江南省,都沒有幾個的先天巨頭。竟然向陳凡一個區區毛頭小子低頭,這也太驚訝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呂洋,更是眼都紅了,拳頭攥緊︰

    “太爺爺!”

    坐在最中央的太陽宮辛尊者,更是冷哼一聲︰“閣下,不要得寸進尺,呂老太爺雖非我太陽宮的人,但也與我辛某交好。”

    可陳凡絲毫不理會,只是抬頭,目光直視,眼中一片淡漠︰

    “是你呂家所為嗎?”

    呂老太爺神情狂變,一身法力猛地提據到極點,渾身袖袍劇烈鼓蕩,恐怖的先天威壓就透體而出,降臨全場,一件件秘寶憑空飛出,更張口欲解釋。

    但陳凡輕輕一拍養劍葫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金色光芒,從他腰間小葫蘆中嗖的射出,發出一聲鷹鳴,猛地將呂老太爺撕成粉碎,連他周圍身上的護身秘寶,以及神魂,近乎吞噬掉。然後才化作光芒重新回歸養劍葫中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只有在場幾位先天高手,隱約看到那金光中,似乎是一只金色的小鷹,寸許大小,但速度極快。正是陳凡在瀛洲島降服的‘金翅巨鷹’,被他變小縮在葫內。

    ‘一位先天,竟然被鎮殺了?’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電視、網絡前觀看的人,哪怕知道陳凡的身份,也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。畢竟陳凡消失太久,而先天強者屹立世間也太久,平時就算與海外妖**戰,都沒有先天強者隕落。這可是高高在上,足以與一個小國元首比肩的超級存在,一省都未必有幾個,堂堂江南呂家的呂老太爺啊。

    盡然就這樣被陳凡輕易撕碎了?

    連一點反抗余地都沒有?

    呂洋更是當場驚呆在哪,整個人化作一尊雕塑般,目光死死盯著台上,不敢相信,也不願相信自家的頂梁柱老太爺,就如此輕易死在陳凡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辛尊者臉色狂變,沒想到陳凡竟然敢無視他的話,悍然出手。他身邊的幾個太陽宮、太初寺的少男少女,更是勃然失色,當場罵出︰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“大膽土著。”

    “區區北瓊,竟然敢挑釁我太陽宮,簡直自尋死路!”

    辛尊者更是身形暴漲,渾身神輝閃耀,精光大冒,恐怖的威壓一陣又一陣,雙手從袖中深處,當場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但陳凡只是開口,輕輕吐出一個字︰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那字一出,整個青陽鎮方圓百里之地,都微微顫抖一下,整個場館內,無數人更是被震得東倒西歪。而直面陳凡一擊的幾個年輕一輩,直接被凌空震成血霧,辛尊者同樣如一顆炮彈般,瞬間倒飛出盛會場館,把厚重的會場牆壁都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,身形飛出去不知幾十里外,才最終落下,哪怕活著,估計都五髒六腑震碎,只剩下半條命了。

    最終。

    在姜菲菲復雜目光下、在楚雲、小萱、呂洋等震驚的神情下,在江北諸多神境先天恭敬肅立下,在會場諸多賓客驚疑下、在全華國無數透過直播網絡觀看的觀眾震撼下、在芒果平台解說江華一臉無語下...

    陳凡牽著陳夭夭的小手,坐在了高台最中央位置上。

    他目光掃視全場,幾如天神凌塵!

    PS︰五更爆發完畢,求月票求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