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波三折,峰回斗轉,跌宕起伏!

    透過各大網絡直播平台,和電視觀看這場‘江北盛會’的觀眾,都驚呼過癮,大開眼界。歷次江北盛會,最多也就幾個通玄期的弟子大打出手,最後有一兩位地位崇高的神海境名宿下場,偶爾露上一兩手,已經是非常值得一觀了。

    但這一次。

    先是一個消失許久的北瓊派末代弟子陳夭夭,登台挑戰,以區區十三四歲、通玄期修為,連戰數位老牌神境,最後等七八位神海名宿聯手,才要擒下她,更揭開了‘江北盛會’背後黑幕。原來這些神境,當年都是北瓊派培養起來的。

    大家本以為,劇情到此為止,以悲劇落幕,那小丫頭如同沖向惡龍的堂吉訶德,雖然勇敢,但實力終究不夠。但誰都沒想到,北瓊派又有一神秘人登場。

    那神秘人,身份驚天動地,許多人哪怕認不出陳凡,都能從趙德陽、楚天嘯、高百勝等畢恭畢敬的態度中看出,這必然是一位了不得的大高手,看陳凡彈指殺神海,如碾螻蟻,明顯是一位先天境大修士。眾人觀看著陳凡一路虐殺,都大呼過癮。

    這是一出王者歸來的戲碼啊!

    哪怕是再弱小的普通人,如成慧這樣的小女孩,心中也盼望著在自己危難時,有一位強者從天而降,彈指敗敵。

    如果到此,估計是皆大歡喜。

    但陳凡隨手殺呂家老太爺,一聲呵斥震死諸多域外少年,震飛太陽宮的辛執事。那給人帶來的,就不是欣喜,而是驚恐了!

    呂家老太爺,當年就是潛藏的化境大高手,只不過呂家一向低調,後來異軍突起,一步登先天,名重江南省,連網絡上,許多人都對他熟悉。

    辛執事更不了不得。

    太陽宮的外門執事。許多時候,都代表太陽宮出面,與各個國家、大組織交流,哪怕面對金丹強者,也能談笑風生。而自從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等降臨後,數年下來,哪還有人膽敢挑釁這些無上修煉聖地?

    但陳凡殺這兩位先天強者,不比殺神海難多少。

    眾人此時,總算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‘難道這家伙,不是我們想的先天地仙,而是一位金丹天仙?”許多人腦海中,猛地冒出一個念頭,然後迅速被這個念頭嚇到了。

    金丹是何等存在?

    哪怕在地球復甦的現在,金丹強者依舊屈指可數。老青龍、葉南天、八極祖師...只有當年的巔峰神境,才有機會一窺金丹。

    便是在大海群山之中,諸多妖獸進化速度遠勝人類,但能成就金丹者,也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每一個跺跺腳,地球震動,乃是華國守護神一般存在!

    陳凡看著年紀輕輕,不過十六七歲少年模樣,竟然是一位金丹?北瓊派如果有這樣強者坐鎮,怎麼會一夕崩塌呢?一位金丹強者冒頭,早應該傳遍華國乃至世界,受到國家推崇禮敬才對,怎會默默無聞?

    許多年輕人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如芒果直播解說‘江華’,更是啞口無言,支支吾吾,都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一位金丹現世啊!

    這是何等驚天動地的大事,足以讓華國震動,各大門派驚醒。

    但一些認出陳凡的,卻心中嘆口氣。‘這家伙出世,何止是華國震動,恐怕世界所有國家、所有組織、所有修士乃至所有種族,都要一齊劇震!’

    這可是當年地球第一強者陳北玄。

    十年前就空手殺金丹,敗瑪雅族艦隊的無敵存在。

    十年之後,又有誰能知道,陳凡晉升到何等地步?金丹,又或者...金丹之上!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此時會場中,陳凡端坐高台最中央,沒有看任何一人,反而哄著小女孩︰“夭夭,你父親呢?他怎麼沒陪你,听你的話,似乎你一直跟著‘秀姨’過的。你那秀姨叫什麼啊,還有你哥哥,他真的死在殺手之下嗎?”

    陳夭夭眨巴大眼楮,覺得這叔叔問的好奇怪。

    秀姨就是秀姨啊,還叫什麼?還有父親,她父親早就失蹤不知道多久了,夭夭從上小學就沒見過爸爸媽媽呢。到是想起哥哥,陳夭夭頓時一雙大眼楮蒙起水霧,小聲音有些哽咽︰

    “哥哥是秀姨收養的,當時為了保護秀姨,所以被殺手殺了。我听他們說,那殺手就是呂家雇佣的,呂家一直眼饞江北的利益,好多次都想把我們北瓊派攆出去,江北那些人...也看秀姨傷勢越來越重,對我們北瓊越來越敷衍,最後連聯系都不聯系了,還處處為難我們,好多師兄在外都被人偷襲殺死了。現在只剩下夭夭和秀姨了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越說,想起傷心事,豆大的淚珠就從精致的小臉蛋上,吧嗒吧嗒墜落。不過陳夭夭很快意識到什麼,迅速收斂淚光,露出一副堅強模樣。

    陳凡看著,眼中殺氣越來越盛。

    得什麼樣的淒涼環境,才能逼得一個女孩,連哭都不能哭。

    江北各大世家、江南呂家,以及那些當年對北瓊出手,落井下石的人,全部該死!

    陳凡開口,聲音不大,卻迅速傳遍會場︰

    “呂洋!”

    被陳凡叫道的呂洋,猛地一驚,從悲傷驚恐中甦醒過來,猛地抬頭,就看到陳凡雙眼望來。呂洋只覺得,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樣一雙眸子。

    那雙眼楮無比淡漠,無喜無悲,連一絲感情都沒有,如同一塊石頭、一顆老樹,沒有半點對人類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陳...”

    呂洋張口,他聲音沙啞,仿佛老樹皮互相摩擦。呂洋想保持鎮定,他是堂堂江南呂家的子弟,先天修士的玄孫,年級輕輕就修至築基通玄境的天之驕子,怎會怕區區一個來歷無名,連登台和他比斗都不敢的小輩呢?

    但現在,面對抬手轟殺他太爺爺,威震全場的陳凡。

    呂洋發現自己心中的怒火和膽量,如同潮水般迅速消退下去,臉色越來越慘白,兩條腿也控制不住的打擺子。

    這不再是台下那個一絲修為都沒有的小輩陳凡啊。

    ‘北瓊之主’‘陳北玄’‘地球第一人’‘斬殺金丹’‘一人敵瑪雅’...一連串的名詞,從周圍人口中說出,小的時候,七八歲湊在電視前,看著那個沖天而起,一人迎戰瑪雅族來犯戰艦的金色身影,終于與眼前這個黑衣少年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這一刻,呂洋終于感受到當年被陳凡所支配的恐懼!

    不僅是他,楚雲、小萱、旗袍大姐、姜菲菲等人,都靜若寒蟬。陳凡雖然消失了十年,但他終究曾名動全球,平時不注意,但受到周圍人提醒後,他們也回想起了陳凡的厲害。那是曾統治一個時代的無敵強者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現在的陳九陽、高百勝、呂家老太爺,都如螻蟻塵埃般。哪怕葉南天、老青龍、八極老祖等,也只能望陳凡項背。

    這樣的無敵強者。

    他們竟然剛無視,還說出什麼‘圈子不同,這輩子注定只是個普通人,無法融入到他們修煉者行列內’,更敢當面挑釁。姜菲菲還自覺憤怒,不就一個和伯母有點關系的普通人嘛,竟然對他們一群修煉者大放狂言,說‘要不是看在你和唐姨面子上,早一掌拍死他們?’

    這些話,當時听著好笑。

    現在想起,卻渾身冷汗淋灕,背後濕透,尤其小萱,更是嚇得兩條粉嫩玉蔥般的美腿,都一直打顫,渾身發軟攤在地上。

    陳凡說出這話,他們可以一笑而過。

    當曾殺人以百萬計數,一人踏一國的陳北玄說出這話,誰能不驚?誰能不懼!

    宗師不可辱、先天之下皆為螻蟻。

    挑釁宗師、先天,別殺了都是常識。何況是當年地球第一人的陳凡呢?

    顏君澤更是嘴巴張的大大的,一張肥臉,又哭又想笑︰‘哥們...你這玩笑開的也太大了吧。’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陳凡只是手輕輕一招,就把呂洋從數百米外,吸入掌中。呂洋當場色變,嚇得渾身發抖。當時陳凡不就是這樣把‘趙明空’震成血霧的嗎?他拼命大叫︰“陳凡,不,陳真君。那些事都是我爺爺做的,與我無關。我不知道什麼北瓊派,也不認識這個小丫頭啊...”

    “北瓊的事與你無關,但當時在山頂,如果姜菲菲不出手,你會不會殺我或廢掉我?剛才在台下,我說完後,你心中在想什麼,以為我不清楚嗎?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說著,眼瞳一片淡漠,手指輕輕一劃,在呂洋手臂上劃出一道口子,有鮮血留下︰“放心,不痛苦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他一捏法訣,就催動血脈追溯之術。

    當年,陳凡以此術,滅殺了楚州沈家滿門。但知道這寥寥,這一次,無數人通過直播,第一次見證到這門禁忌神通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   。”

    一個個江南呂家血脈的身影,憑空浮現,然後就被陳凡輕撥因果,一道道血色火焰,順著血線燃燒而去,最後把整個呂家,所有人,無論男女老幼,盡數燒成灰燼,連神魂都鎮殺。之後,陳凡才輕輕盡力一吐,把滿臉呆滯的呂洋,轟殺成渣。

    他殺完呂洋後,抬頭掃視,聲音平淡︰

    “還有誰想向我北瓊挑釁?”

    那一刻,陳凡眸光睥睨,萬夫莫當。無論是會場內眾人,還是諸多神境先天,乃至電視網絡前的觀眾,盡數低頭,不敢直視!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,可能很晚,大家明天起來看吧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