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雖然沖天而去,當他的一切所作所為,早就被網絡上的各種直播平台錄下,更通過網絡和電視,傳到無數人眼前。

    雖然觀看‘江北盛會’的人,開始只有幾百萬。但這是何等大事,幾乎陳凡前腳現身,後腳網絡上就出現了關于‘江北黑衣神秘人’‘北瓊之主是誰?’‘陳北玄現身’等帖子。

    現代網絡無比發達。

    這些新聞一開始,只是零散冒出,許多人根本不屑一顧。如今這個時代,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謠言傳出。一會兒這里有神寶現世,一會兒哪處有洞天橫空,甚至還有誰誰證道金丹,又或者天外修士降臨等等。大部分都是謠言。

    但隨著幾分鐘之後,越來越多人上傳疑問,甚至有人截圖和視頻傳上來。頓時引起很多人的好奇心。于是無數人開始涌入各大直播平台。一時間,許多直播平台甚至要被擠的癱瘓,尤其以‘芒果直播’最盛,同時在線人數達上千萬人,而且以每分鐘兩百萬速度向上跳。

    “快快,立刻命令技術部加大帶寬,絕對不能被擠跨。”芒果直播負責人,連連跳腳。

    主持人江華,更是被他頂頭上司一陣訓斥,讓他迅速恢復直播。但是江華心中直叫苦,他根本不知道怎麼解釋,實際上,任何一個解說員到這里,都要懵逼。

    幾乎只是數分鐘內。

    高台之上就連死了十幾個神境和一位先天,甚至陳凡跺跺腳,又震出七八個異族來。還各個都是先天強者,來頭達到極點。

    ‘魔人族、黑暗血族、海族...’

    這哪一個,都是江華、芒果直播乃至華國都無法招惹的超級巨頭。

    結果卻被陳凡彈指如雞般碾殺。

    江華徹底風中凌亂。

    而透過直播觀看的無數觀眾,更是恨不得把心中所有的‘我草’全部吐槽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是誰,太凶殘了,一步一殺啊,連太陽宮和黑暗異族的人都殺。那個辛執事,我記得前不久才得到美國總統接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還有那七八個異族先天,至少來自四五個種族,每一個都不好惹,前不久歐洲有一個首相就得罪了黑暗血族的首領,結果被當場吸干鮮血。”

    “這黑衣人太恐怖了,你們知道是誰嗎?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啊,樓上的不認識?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是誰?”

    “我去,連陳北玄都不知道,你一定是2020年後的,估計還沒上小學!”

    “你才沒上小學...”

    直播平台的彈幕,幾乎如瀑布雨般刷落,差點讓芒果直播都當機。更有無數人吐槽,許多人都認不出陳凡,畢竟陳凡離開太久,年輕一代都是在陳凡之後成長起來的,但大凡二十五歲之後的人,都對陳凡記憶猶新,十年時間,還不足以掩蓋陳凡的事跡。

    于是關于陳北玄的熱搜,瞬間沖到X信、X博、X度的最頭條,瞬間刷爆一切朋友圈、微博圈。凡是知道陳凡回來的人,幾乎瘋狂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至于嗎?不就是以前的北瓊派主嗎?他最多也就金丹,不比葉南天、老青龍、八極祖師等強多少。”

    有人質疑。

    但下面迅速一群人反駁︰

    “孩子,你肯定不滿二十,根本不知道陳北玄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。那是一個時代,曾經地球的無敵強者。十年前陳北玄就已經可斬金丹了,十年後,你知道陳北玄到達什麼境界嗎?”

    “不錯,當今異族喧囂、域外仙人降臨,昆侖和各大門派苦苦支撐,終于等到陳北玄回歸了。那些膽敢對我國挑釁的異族,全要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陳北玄可是睚眥必報的,你們等著看吧,他一定會復仇。”

    陳凡的鐵桿粉絲雖然不多,但戰斗力都很強悍,拼命在網上科普。很快,連那些年輕人,都知道了陳凡曾經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不明白,這些年齡大的長輩為何如此癲狂,但還是能夠感受到陳凡的魅力。

    而此時,陳凡回歸的消息,終于透過網絡,傳播到媒體圈,傳到地球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只要是听到消息的國家、宗派、集團、種族,無不為之震撼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天南省臨州。

    陸燕舞端坐在陸家山莊中,已經年近四十的她,因為靈藥和煉氣有成的緣故,所以依舊保持曾經的容貌,皮膚晶瑩凝脂、欺霜賽雪,時間在其身上沒有留下一絲痕跡,但卻給她帶來了歲月的厚重和女人獨有的嫵媚婉約。

    當年北瓊派覆滅時,陸燕舞和陸家因為只是北瓊外門分支,主要負責北瓊集團方面,所以躲過一劫,但北瓊集團還是不可避免的被一群貪婪的世家集團吞噬,陸燕舞苦苦支撐,只能勉強抱住陸家罷了。

    今日的陸家,雖然還是華國有名的武道世家,但距離極盛時期,已經差的太遠。

    陸燕舞今日正伏案處理公務,不時抬起頭,兩指輕輕按壓太陽穴,眼中滿是疲倦。失去了北瓊這個大靠山,無數人都想撲倒陸家這塊大肥肉上啃一口,陸燕舞哪怕一退再退,把大半個天南省的地盤都讓出去,僅剩半個臨州,但許多敵人依舊不遠放棄。

    ‘哎,若北瓊和陳真君還在時,何至于被這種宵小欺凌。’

    陸燕舞輕嘆,看著桌子上的一封請柬,想到請柬主人那張虛偽至極的色眯眯面孔,心中就像作嘔,但卻不得不擺出笑容,準備回復。

    這時,忽然有一個少女沖進來︰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,天大的好消息。陳...陳....他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事情,看把你急的,上氣不接下氣,什麼陳不陳的。燕霜,你好歹也是我陸家的小姐,在外面可不許如此無禮,讓人以為我陸家沒禮貌。”

    陸燕舞沒好氣的起身,拉住少女訓斥。

    但這時,她忽的看到,鮮少露面的陸老太爺竟然也出現在書房門前,頓時一愣︰“老太爺,您怎麼也來了,不和我說一聲。”

    陸老太爺臉上帶笑道︰

    “這等天大喜事,我怎能不出來呢。燕舞,我陸家又要崛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陸燕舞驚詫,就見那少女總算喘過氣來,滿臉驚喜抬頭︰“姐姐,陳北玄陳真君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啪嗒一聲,手中請柬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陸燕舞已經完全感知不到,整個人如遭雷擊般,靜靜立在那,宛如一尊玉石雕像。

    你終于...回來了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