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不僅在臨州,整個世界都為陳凡的回歸而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江南吳州,甦家。

    甦老太爺接到消息後,直接坐在椅子上,哈哈大笑三聲。六七年來,被江南無數新起的修煉實力欺壓到極點的甦家眾人,更是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多久了。

    整整六七年了!

    自從方瓊等人消失,北瓊派崩塌以來。吳州甦家一下子從整個世界最巔峰的世家,跌落成江南省、乃至吳州一個普通修煉家族,都能踩一腳的沒落世家。

    那些對北瓊派出手的異族,根本懶得管甦家這樣的凡人。它們的目標核心,都在北瓊派曾經的核心弟子、護法、長老等身上。甦家這樣依附于北瓊的普通家族,自然被放過。但甦家這幾年,卻同樣不好過,飽受失去靠山的痛楚。

    甦家本來以商業立家,但如今世道已經變了。

    修煉者集體崛起,甦家雖然因未修煉躲過一劫,但如今面對那些修煉者們咄咄逼人的攻勢,同樣節節敗退,什麼江南商會會長、吳州商盟盟主的位置,全部拱手讓出,最後一群人只能困守在甦家老宅里。被人譏笑是落魄貴族。

    許多甦家人,已經因為承受不住各種各樣的羞辱,早就離開,自謀生路。

    但與方瓊最近的那一支,方瓊的外公和老太爺甦養浩卻不可能舍棄,最終留下來。今日听到這個消息,以甦養浩年過百歲的涵養,也忍不住放聲大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終于過去了。一切終于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瓊外公甦養仁也顫聲說著,老淚縱橫。

    甦家一眾小輩,如甦曉、甦鵬等,同樣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對他們沒有一絲好感,當年他們也厭惡陳凡。但等陳凡離去時,他們才知道,甦家失去了何等遮風避雨的擎天巨樹。如今陳凡回歸,他們心中只有歡喜,哪還有半分不敬?

    ...

    東南亞婆羅洲。

    一群躲藏在雨林中,與蛟龍為敵,和猛獸毒蟲廝殺的龍堂弟子,听到消息,頓時淚流滿面,為首者更站出來狂吼︰

    “門主已經回歸,我北瓊當再立于世,匯聚在門主麾下,向那些黑暗異族復仇!”

    “復仇,眾人盡皆高吼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江南金城市。

    名震江南省的第一高手,已修成先天的唐遠清正在煮茶泡水,他眼前擺著這個棋盤,上面是一局殘棋。棋盤看著年代久遠,連玉質棋子都為之泛黃了。但顯然從未移動過。

    這一局棋,正是當年陳凡曾與唐遠清所下,並未下完的那局,唐遠清一直珍藏到今天。

    而現在。

    他手中持黑,一子落下。

    “真君,您能回來,真好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武道界顧家。

    顧家掌教顧世通,此刻已經年近百歲,修為也達神海之境,听到傳聞後,頓時大笑而出,越笑越歡快︰

    “快快快,立刻傳令下去,備上厚禮,為陳真君賀,為北玄賀!”

    顧家許多人同樣為之振奮,有顧家長老想提醒顧世通,是不是要等一等,但看到顧家眾人臉上的笑容,最終輕輕一嘆,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昆侖。

    老青龍大口喝酒,連呼痛快。他雖然遭受重傷,但此刻卻看不出一點傷勢,反而無比振奮。旁邊想勸說,都被攔下。

    陳凡回歸,

    確實值得慶賀。

    昆侖再也不用獨立支撐起華國天柱了!

    此時,不止甦家、唐家、顧家,幾乎所有與陳凡有關系的十里,都同時為之一振。是的,北瓊確實不在了,但陳凡回來了。北瓊派等于陳凡,但陳凡不等于北瓊。

    可以說,整個北瓊都是系于陳凡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哪怕山門崩塌,弟子寥落,高層死傷慘重。但只要陳凡還在,北瓊派就依然在。他一個人,就是一個宗派,一個世家!

    這就是陳凡的威嚴,昔日地球第一強者的傲氣。

    而那些與陳凡曾為敵的勢力,听到消息,無不震動驚恐。

    日國、東南亞、龍虎山、密宗、茅山道乃至美國、歐盟、埃及...一個個勢力都仿佛被鞭子抽在身上,猛地驚醒過來,無數道目光瞬間匯聚向華國,匯聚向東江省,匯聚向那個青陽小鎮。

    很多大勢力在暗中低語。

    ‘陳北玄,如今已非你稱雄的年代,當年你能橫掃各大黑暗異族,但如今它們都有‘祖星’在背後支撐,有無上強者透過不同的天路,降臨地球,你若再敢放肆。必然有金丹乃至金丹之上的強者出手鎮壓你。’

    他們對陳凡回歸,略微擔心,但並不畏懼。

    畢竟,現在時代已經改變,地球也在改變,一個金丹已經算不了什麼。如老青龍這樣全球能排進前五的強者,不也被太陽宮一位無名修士一指擊傷嗎?這說明,主宰地球的,已經非地球原來的強者,而是各大黑暗異族,以及從它們祖星橫渡天路而來的諸多老祖們。

    更不用說。

    在各大黑暗異族之上,還有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、懸空教派等超級勢力,那才是地球現在真正的霸主。

    但哪怕這樣,他們心中依舊有一絲恐懼。

    十年後。

    陳凡的修為確實不再算什麼。如今世界頂級大國,都有金丹強者坐鎮。如美國、歐盟背後,更有黑暗異族支撐。而龍虎山、茅山道、密宗之類的掌門老祖,也都修成金丹。

    但陳凡給他們帶來的恐懼,依舊無法磨滅。

    十年前陳凡就能一劍斬金丹,十年後的陳凡,又強到何種程度呢?

    許多人想試探,但根本就不敢。陳北玄的睚眥必報,從他一回歸就顯現出來,七八個黑暗異族的先天強者,被陳凡一劍誅殺,這就是最好的宣言。

    那一日。

    不敢你是否願意,不管你想不想看,想不想關注,陳凡都如同一條蠻橫的遠古暴龍般,橫沖直撞的沖入整個地球無數人的眼中耳中鼻中。

    甚至連對陳凡本不在意的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等,也不得不關注這位曾經的地球第一人。

    今天,整的地球,都在圍繞陳凡起舞。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風雷電掣的向青陽鎮外趕去。

    那死去的異族雖話未說完,但它口中‘北瓊最後一個弟子’,顯然指的不是十三四歲的小姑娘陳夭夭。而是那位隱在身後,一直苦苦支撐大局的‘秀姨’。

    “阿秀,是你嗎?”

    陳凡心中輕嘆,眼眸中殺意卻越來越盛,仿佛撕裂天地般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