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的速度何等之快。

    他神念掃除,幾乎瞬間鎖定目標,然後下一刻,就出現在青陽鎮外一片湖泊邊緣的小樓上空。這片湖泊,翠綠如碧玉,靈氣凝聚,赫然是一方修行福地,更有一座小小竹樓屹立在湖邊,充滿淡雅寧靜的氣息。

    但現在。

    福地卻化作殺場。

    十幾個先天強者,正從四面八方把竹樓籠罩。這些強者,甚至不全是黑暗異族,還有人類。有些人口中說著不同的語言,赫然是來自日國、緬國乃至歐洲的強者。他們聯手布下大陣,引動天地間的太陽真火,赫然要把整片湖泊帶竹樓中的人,盡數焚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在竹樓下,一個滿頭白發的滄桑老婦,正苦苦支撐著。

    她面容盡然和阿秀有三四分相似,仿佛那個少女老了六十歲的模樣。

    女子雖然身上氣息混元宏大,遠勝在場任何一位先天,但氣機在運轉時,卻有著幾分凝塞之處,更不時劇烈咳嗽,顯然身上受過重傷。若有人內視,就會發現,她整個紫府氣海,都被一團血色能量籠罩住,層層封鎖,十成實力連兩成都發揮不出,那曾血色能量,更在無時無刻不汲取少女的氣血,讓她容顏越發蒼老。

    “秀姑娘,束手就擒吧。你的蹤跡早就被我們發現了。之前只不過懶得抓你罷了,還以為能釣出什麼大魚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秀姑娘,你當年雖強強悍,距離金丹也只差半步,但自從被我血族老祖一記‘毒血咒’打中後,到底能不能發揮出全部修為都兩說,壽元更沒幾年好活,都老態龍鐘了,還反抗干嘛?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看到曾經高高在上的北瓊第一首席成這模樣,我真痛快。”

    幾個異族先天,肆無忌憚說著。

    那女子,赫然就是阿秀,不知怎麼落成這幅模樣。

    但阿秀哪怕撐得口吐鮮血,背脊都被壓彎,但眼中卻一片堅定,沒有半絲退步與動搖︰“我北瓊一脈,哪怕戰死,也不會投降!總有一日,我老師會替我報仇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陳北玄嗎?你那師父早不知死在域外星空多少年了。他去的可是天荒,整個遺棄星域最強盛的星辰,曾出過化神,有不朽道統存在。據說上面元嬰都不止二三十個。連我族老祖提到天荒,都無比忌憚。陳北玄一個區區金丹,落在那樣星辰上,簡直有死無生!你還指望他回來?”

    有一個身披金色長袍的黑暗血族大公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師父去向?”阿秀一愣。

    “當然,你們地球這些土著不知道天荒星,但我家老祖來自血族祖星。自然清楚天荒的恐怖。可以說,我等所有異族祖星加起來,都非天荒對手。那可是遺棄星域第一大星,便是那些從星海中來的仙人們,也未必願意招惹天荒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,陳北玄去了這樣的星域,是死是活呢?”

    說到最後。

    諸多異族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阿秀的臉色,在這些異族笑聲中,頓時變得灰敗,眼中毫無一絲生機。她不願相信,但知道這些異族不可能騙她這個將死的老太婆。

    ‘老師,你難道真的隕落在天荒了?’

    阿秀心中絕望。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忽的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傳來︰

    “誰說我死在天荒了?”

    伴隨著這聲音,是一道貫穿天地的金色長虹,風馳電掣,猛地劈開雲層,帶著重重風雷之力與恐怖威勢降臨。

    當那金光身影現身那一刻,整個湖泊都被憑空壓塌三尺。

    “老師?”

    白發老婦猛地抬頭,望向金光中,就見那少年黑發黑瞳,一襲黑衣,容貌與當年,根本一絲區別都沒有,不正是陳凡嗎?

    而那十幾個異族和他國先天強者,頓時臉色狂變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竟然還活著,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尤其那個黑暗血族大公更是如見鬼魅︰“你不是去了天荒星嗎?昆墟界和北瓊派許多人都親眼所見,你怎麼還能回來,那可是天荒啊,有不朽道統坐鎮的星辰,元嬰如雨...”

    “區區天荒算什麼,就算九天仙界,我都曾來過一回。況且,我陳北玄去哪,需要向你們知會嗎?”陳凡冷哼一聲,看到阿秀滿頭白發,淚流滿面模樣,心中猛地一痛。

    那是他當年最喜愛的弟子啊。

    陳凡離開地球前,阿秀連二十五歲都沒有,早修成先天,正青春年少,無比得意的時候。此刻卻如同一個病怏怏的白發老嫗,更被一群螻蟻欺凌,讓陳凡如何不痛,如何不怒?

    他的殺意甚至化作實質,頓時如潮水一般,席卷整個天地,把方圓十里的空氣仿佛都凝結了般,化作一片森冷的修羅世界。

    “分散逃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異族先天,還是日國、緬國、美國的強者,心中都是一寒,轉身就化作遁光,分散逃跑。十年後的陳北玄,似乎比當年更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哼,逃得掉?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。

    他面對十數道四散逃開的遁光,只是目光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然後虛空中,方圓十里的空間,同時凝結成一塊鐵板般,連元氣、草木、湖泊乃至人的一根手指頭都抬不起來。然後陳凡在這些先天驚駭目光中,輕輕一跺腳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天地輕輕一晃。

    無數的波紋,更從陳凡腳下,如水波般迅速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。所有接觸到這波紋的異族修士,整個人瞬間都被撕裂成無數塊。宛如一塊鏡子破碎般,哪怕再湊起來,也能看到上面清晰的裂縫。

    陳凡這一腳,赫然讓空間震蕩,激起空間風暴。

    那些先天修士的肉身,哪能扛得住空間風暴的力量,瞬間都被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啊,陳北玄,我族老祖一定不會放過你...”

    虛空中,直接墜落下血雨,無數猩紅血花當空綻放,殘肢斷臂從天而降。更有人神魂一時沒死,還在淒厲嚎叫。

    但陳凡直接一袖揮出,將所有神魂震成粉碎,將這些修士徹底碾殺。然後才從虛空降下,來到白發蒼蒼的老婦身前︰

    “阿秀,我來遲了。”

    阿秀沒說話,只是蒼老的面盤上,頓時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當楚明輝和唐亦菲匆忙趕到這個小湖畔的時候,只看到十幾個血色人形大坑。還有正在外面匆忙打掃的小女孩陳夭夭。

    “夭夭,陳真君和你秀姨呢?”楚明輝匆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叔叔自從來了之後,就把秀姨帶到竹樓中,說為她療傷。”陳夭夭說著,小臉上卻一陣輕快。

    她此刻,已經從阿秀口中听到陳凡身份,自然無比激動。這可是陳夭夭最崇拜的北瓊門主。傳下‘真武三十六式’的陳真君,更是她陳夭夭的堂叔。

    ‘哼,從現在開始,我陳夭夭也是有靠山的人啦。’

    小女孩心中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秀姨臨走時那劇烈咳嗽的佝僂身影,和臉上越來越多的皺紋,心中就情緒不安︰“不知道,那個超厲害的門主叔叔,能不能救回秀姨。不求他把秀姨功力盡負,但只要秀姨能夠多活幾年,我就天天給門主叔叔做好吃的。’

    小女孩雖然小,但卻知道阿秀所中的詛咒,是何等陰毒。

    當年那位血族老祖雖未親身到,只是隔著萬里,隨手甩來一個小法咒。但卻讓無比強大,可力敵金丹的秀姨,當場吐血敗退,到最後更化作佝僂老嫗,連壽元都沒有幾年。

    不僅是她。

    連楚明輝、唐亦菲也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們這幾年,在外面默默維護阿秀,也曾想提供援手。但無論什麼國醫聖手,又或者丹藥大師,都無法接觸。這可是血族老祖的詛咒。

    那位血族老祖,雖不知是什麼境界強者,但必然是金丹中的巔峰,乃至金丹之上都尤為可知。這樣一位強者種下的詛咒,陳凡能解嗎?

    “哎,我剛才就想多說一句,可是陳真君速度太快了,這下可如何是好?”唐亦菲更看著周圍十數個血色人形大坑,連身嘆氣。

    死在這里的,可不僅僅有異族先天,還有日國、緬國、美國等他國強國。

    一口氣,十幾個先天隕落。

    這是驚動全球的大事啊。

    連楚明輝眼神中,也露出一絲擔憂。陳凡確實太莽撞了,根本不清楚現在地球的格局,是何等驚險,何等危若累卵。早非之前陳凡一個金丹,就可以縱橫無敵,碾壓諸多洞天異族的那個地球了。

    “罷了,我之後找機會,悄悄勸勸陳真君吧。”唐亦菲小聲道。

    但她說著說著,猛然抬頭,滿臉驚駭︰

    “這是...”

    而楚明輝臉色已經凝重到極點,口中緩緩吐出二字︰

    “雷劫!”

    是的,金丹雷劫!

    足足方圓百里的天空,都化作一片雷海,無數道雷電從虛空中炸落,凝結成青色的閃電之龍,在雲層中穿梭,瘋狂咆哮。

    雷聲震天,冠蓋百里。

    這不是金丹雷劫是什麼?

    “門主叔叔成金丹了?”陳夭夭張大小嘴,一臉驚訝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是你秀姨在渡雷劫。”唐亦菲開口,她與楚明輝對望一眼,都看到對方眼中的無比驚駭和震撼。

    這才多久啊,阿秀不僅功力盡負,甚至還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要渡雷劫了?而且單單看著雷雲無邊無際,冠蓋三百里的模樣。

    極有可能不是下品,乃至中品,而是傳說中的上品金丹啊!

    ...

    實際上,楚明輝等人還小瞧了。

    阿秀一共經歷九道雷劫,修成金丹九品,甚至最後還渡了半道神雷劫,半步神品金丹。可惜沒有真正邁進去,讓陳凡輕嘆遺憾。

    而阿秀早就心滿意足,她此刻詛咒消除,修為盡負,還渡過雷劫功力大增,恢復一副十七八歲的清秀少女模樣,欣喜到極點。

    陳凡將三人叫入屋中,最終開口︰

    “阿秀,當年北瓊派到底發生了什麼,為什麼小瓊和我父母等人消失,雪代沙和你師妹等人呢?怎麼只有你留下?”

    阿秀神情一變,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PS︰蒼龍隊長你們還記得麼?楚明輝昔年和陳凡有何交集?作者菌在公眾號上會回顧梳理下這些人物,大家可以關注公眾號“十里劍神本尊”,即可查看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