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姜海山。

    原楚州市辦公室的一位副主任。地位說高不高,說低不低,陳凡對他的印象很深。乃是一位踩低捧高的庸俗之人,最為擅長見風使舵。雖看起來有文人風骨,其實一身骨頭軟的和面條差不多,是個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官迷。

    陳凡一直不待見他,甚至比討厭姜初然更討厭他。

    如今。

    隨著姜初然身份提高,成為赫赫有名的‘姜女神’,更拜入太初寺寺主門下,即將晉級金丹。姜家自然也水漲船高,成為華國有名的大家族,姜海山更地位崇高,隱然周旋于太初寺和各大強國之間,以太初寺的代言人自居。

    現在的陳凡,自不是剛回來的時候。他很容易了解,姜海山看起來是太初寺代言人,嚴格意義上來說,就是太初寺養的一條狗,連僕人都不算,用時招來,揮時呵走。以太初寺域外修士的心理,絕對不可能把姜海山一個地球凡人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恐怕不僅陳凡,連唐姨都明白。

    所有唐姨的目光,是如此尷尬,還帶著一絲深深的羞憤。為自家丈夫甘為域外修士的犬奴而羞愧。所以她才會躲到楚州來,半步不入燕京。

    陳凡相信,姜海山也明白自己的身份,他和抗日戰爭時期的漢奸偽軍沒什麼區別,卻甘之如飴,混的風生水起,那麼這篇請帖,就值得玩味了。

    “最好還是別去。”唐姨開口,臉上滿是憂色。

    “沒事,等我在江南省安定下來,總有一天,要去燕京走一趟的。”陳凡笑了笑,接過邀請函。有些東西,是該和那些所謂的域外修士好好算算。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眾人悄悄的回返楚州。

    但陳凡回歸的消息,怎能瞞下?

    第二天,楚州乃至江南省大大小小的人物,盡皆趕到雲霧山,前來拜見,但一律被阿秀擋下。有一位先天強者不服,但阿秀僅僅露出一絲金丹氣息,就直接將他壓趴下。

    後面人見到,無不驚懼震恐,將賀禮放下,就乖乖躬身離開。

    而那些曾與北瓊有舊怨的世家,更是誠惶誠恐,他們老祖想親自來拜山,但根本入不了雲霧山,就被一道金光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姜菲菲站在別墅外。

    親眼看著,那些哪怕在江南省跺跺腳,都一省震動的大人物,在阿秀面前卑躬屈膝,甚至連陳凡見都見不到,就被打發下山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姜菲菲,姜初然的妹妹?”阿秀轉頭,目光閃耀金芒。

    “是,秀姐姐。”姜菲菲低頭。

    此刻,她隱約知道,阿秀絕對不是普通強者,至少是先天級人物,甚至可能先天之上。

    “天資不錯,可惜有眼不識泰山,我師這尊九天真仙當面,你竟然都錯過,這輩子止步先天了。”阿秀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姜菲菲猛地攥緊小拳頭,眼中羞憤︰“秀姐姐,我固然沒認出陳真君,但您說我這輩子止步先天,可就未必。況且,陳真君再強,也只是一位金丹罷了。地球上還有許多金丹,我堂姐乃是太初寺寺主弟子,馬上也證道金丹。反倒是陳真君,听說好幾個黑暗異族,已經對他發下通緝令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該擔憂的,不是我,而是秀姐姐和陳真君吧!”

    姜菲菲越說越快,只覺兩天以來的郁悶,盡皆被一吐而出,少女心中憤恨。

    ‘哼,不久一個金丹嘛。伯母說我,父親罵我,網上的人噴我,連你一個輩分比我低的陳北玄徒弟也當面訓斥我,我就不信,錯過他陳北玄,我姜菲菲就無法證道長生!’

    “黑暗異族?”阿秀啞然,眼中閃過一絲輕蔑。“它們在我師面前,土雞瓦狗一樣。小丫頭,你總有一天,會為自己的傲慢後悔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可是在天荒星那等元嬰林立的大星,都稱雄立教,號為天荒之主的存在。區區幾個星空異族,哪怕是元嬰,又算得了什麼?

    說完,阿秀搖頭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姜菲菲,這一輩子都不會後悔!”只有姜菲菲在背後,大聲叫著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一連兩三天,都有絡繹不絕的人前來拜訪。

    最終,只有唐遠清到來時,才能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“陳真君,您能平安回來,遠清心中甚慰。”唐遠清帶著唐亦菲,對陳凡恭敬行禮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錯,我當年不過指點你幾下,十年不到修成先天,未來金丹可期。哪怕元嬰也有一點希望。”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“真君,您知道元嬰?”唐遠清面容一肅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陳凡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這樣,那有些話,恕遠清直說了。真君可能不知道,那些黑暗異族和以前地球的異族,截然不同。它們都是橫渡宇宙星空,從天路而來,來自于各大異族祖星的存在。據說不但金丹眾多,其中甚至有元嬰老祖級存在。”唐遠清斟酌一下,緩緩道。

    “元嬰?”

    旁邊唐姨,目光猛地一縮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陳凡輕笑。

    “那些元嬰老祖,基本沒有現身,未必會出手。但它們麾下的金丹,每族至少十位以上,海族、黃金族、血族、狼族、魔人族、妖族...諸族加在一起,金丹何止上百?真君哪怕再強,終究一人,雙拳難敵四首,現在最好的辦法,就是韜光養晦,暫且退避三分。等未來真君證道元嬰時,再清算此仇。”唐遠清緩緩說著。

    他這番話,顯然思慮很久,將關系利害都剖析在陳凡面前。

    包括陳夭夭、唐姨、唐亦菲,都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甚至,一個身穿皮衣,身材火爆,一頭酒紅色長發的美艷女郎在楚明輝陪同下,踏步進來,也拍掌贊嘆︰

    “唐天人此言甚是,真君最好思慮萬全,我昆侖也是這個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朱雀?”

    陳凡抬頭,面露笑容。

    這身材火爆女子,不就是昆侖四大戰將之一的朱雀嗎?十年未見,朱雀已修成先天,容貌依舊二十五六歲,但渾身都充滿嫵媚的尤物氣息,顯得越發美艷逼人。

    “昆侖和老青龍,也是這樣想的?”陳凡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家師還曾說,真君只要隱忍退避十年,未來大有可圖。”朱雀點頭。楚明輝更道︰“真君,已經得到確切消息,八大黑暗異族聯手放話,要您立刻俯首投降,否則就再踏平楚州,將北瓊派最後一人都斬盡殺絕。”

    “它們敢!”

    陳凡震怒,滔天殺氣涌出,瞬間席卷整個別墅,讓室內溫度瞬間下降數十度,幾如冰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