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陳北玄我初來中土就听聞過,當時我還隨納蘭神將大人,一起殺上北瓊派。可惜,不過是區區一個土著宗門罷了。不要說神法、聖法。連一門完整的修煉功法都尋不到,白費許多功夫,氣的我一口氣連殺了好些個螻蟻。到是最近鬧出很大動靜啊,連八大異族的老巢都被端了。”

    一個金發燦爛,雙瞳都化作金色的男子開口。

    他周身似有火焰燃燒,籠罩在金色神輝中,在眾人里氣勢最盛,已修煉至金丹巔峰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什麼八大異族,一群奴隸罷了。在我等星海大教眼中,這整片遺棄星域的人,都只配當奴隸,功法不存、道統殘缺、血脈沒落。據說連最強的天荒星,也十萬年沒誕生化神,我等一教就可輕易橫掃。”銀翅青年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錯,那陳北玄打敗了一群奴僕,據說還依仗劍陣的力量。這等修為,若到時乖乖拜入宗門,受我等驅馳,還有幾分活命機會,否則等老祖們震怒,直接把他鎮壓,什麼狗屁北瓊派,說不定還得被‘黃兄’再屠一遍。”其他人也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陳驍聞言,身形越發佝僂,他拼命使眼色,讓陳凡忍耐。

    陳凡面色淡漠的走過去。

    站在最外圍的,大多是神海境修士,他們在外界呼風喚雨,為一方名宿,到了這里,卻卑躬屈膝,臉上掛著諂諛笑容,紛紛附和幾個青年的話。

    其中有人掃過陳凡,見陳凡容貌熟悉,但一時愣住,不太敢認。

    但大部分看都不看,畢竟陳驍也僅僅是個下僕,下僕的親友,更加卑賤,何況陳凡身上一點修煉氣息都沒有,普通凡人罷了。

    有身材妖嬈嫵媚,腰細腿長,穿著淡青色旗袍,臀部豐腴充滿魅惑的女子走上來,神情冷淡交代陳凡事宜︰

    “幾位殿下,地位尊崇,都是來自聖地的仙長,你區區凡人,見到殿下們,不許抬頭、不許說話、不許動彈。只有殿下們詢問,才能開口回答。”

    那幾位殿下架子極大。

    甚至陳凡根本不能靠近,在百米外就要停住腳步,躬身等候問話。

    ‘小凡,忍耐一下,殿下們來頭極大,師長親族都是各大聖地老祖,千萬千萬不能冒犯。’陳驍終于忍不住傳音。

    他顯然並非不認識陳凡,甚至可能也知道陳凡最近戰績。但語氣急促,拼命勸說陳凡,顯然對陳凡沒有一點信心。

    “狗奴才,殿下讓你帶人,你竟然敢私自傳話?”

    幾個青年身邊極近的一個先天修士神情一變,彈指一道雷電長鞭轟然射出,帶著熾盛的雷光,抽打在陳驍身上,把陳驍當場抽飛出去,背上現出一道深深的鞭痕,入骨三寸。

    陳驍起身,雙拳緊攥,眼中現出屈辱之色。但依舊默然走到陳凡身邊,隱晦對陳凡打眼色。

    陳凡讀懂。

    那眼色只有兩個字‘忍住’。

    陳凡腳步停在百米界限上,抬頭看去。那幾個青年各自摟著不同的女子,那些女子修為至少神海境以上,甚至有兩個先天女修,陳凡還曾從電視看過,都赫赫有名,在外界有‘女神’稱號,此刻,卻依偎在青年們懷中,臉上露出討好笑容。

    “陳驍,你就在懼怕他們?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他一說話,就石破天驚。許多根本不關注他的人,都迅速驚詫轉頭。連那幾個神輝顯赫的殿下,也皺眉望來。

    “陳驍,你沒有交代你這親戚,什麼是規矩嗎?”

    紫發青年元蕭冷哼。

    他一怒,整個樓層的修煉者都變了顏色,誠惶誠恐。陳驍更砰地一聲跪下,以無比恭敬的神情道︰“殿下恕罪,我這親戚從未接觸過殿下這般地位崇高的,人偶有冒犯,請殿下看在陳驍面子上,寬恕他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“看在你面子?你區區一個下僕,明面上掛著副執事的名字,實際只不過是我太初寺奴僕罷了。也配讓我看你面子?”紫發青年嗤笑。

    陳驍聞言身形一僵,但腦袋叩的更加用力,咚咚砸在地板上,最後甚至砸出血來。

    陳凡在旁邊看著。

    這位當年在陳家以傲骨手腕著稱,唐遠清手下的第一梟雄,陳夭夭的父親,堂堂金陵陳家子弟,此刻竟然低頭謙卑如此。

    陳凡不知道。

    這六年中,到底發生了什麼,把一個鐵骨壯漢都折磨如此。

    但他此刻心中,只有滔天徹地的殺意。針對紫發青年,針對那些所謂殿下,針對他們背後的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乃至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陳驍再想叩首時,竟然被陳凡一把攔住,緩慢而又堅定的拉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“殿下還沒放話你怎敢起來?”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那一刻,不少修煉者同時色變,那個近身先天修士,更手中再次射出雷鞭,只不過,這一次越發熾盛,帶著恐怖的雷暴,不僅掃向陳驍,更把陳凡也卷入其中。看其力量,明顯要把陳凡一擊打成碎肉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陳驍神情大變。

    但已經晚了,陳凡隨手一揮,就將雷鞭打散。

    這一揮之後,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修仙者?”

    連幾位殿下都詫異,神情瞬間陰沉下來。他們眼中,陳凡明明是毫無氣息的凡人,此刻竟然能擊散一位先天修士的雷鞭,明顯有修為在身,這意味,所有人都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“哎,小凡,你這是何苦呢。”

    陳驍苦笑。

    他緩緩從地上站起,直起身子,背脊從未如此挺直過,臉上再無一絲一毫的獻媚和諂諛,只有一片肅然靜殺。

    “好,這才像我那叱 金陵的表哥,才像夭夭的父親。”陳凡撫掌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都忍了六年了,你為何連一刻都忍不了。小凡,我知道你法力強大。但他們惹不得。每一個背後都站著一個聖地和元嬰老祖,一旦招惹,就是潑天大禍。”陳驍搖頭,他此刻,顯然將生死置之度外,所以格外灑脫。

    “區區幾個星海大教子弟,殺了就殺了。大不了把整個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都踏平,反正我本來就是這樣想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負手,旁若無人說著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紫發青年、銀翅青年包括最中央的金瞳青年,同時色變,身上恐怖的金丹氣息,瞬間綻放而出,籠罩全場。

    而這時,顯然已經有人認出陳凡,驚聲呼出︰

    “他是陳北...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如流光幻影般,瞬間沖到幾個青年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幾個青年同時色變。

    但已經晚了,砰砰砰,幾聲干脆利落,直透骨髓的聲音暴起。緊接著,就看到數個身影瞬間倒飛出去,甚至有人撞碎了大廈牆壁,飛到了數百丈外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這些青年瘋狂叫道,他們身上各自中了陳凡一拳,骨頭不知道斷裂多少根,哪怕陳凡無比收斂,只用了一成力,但也差點把他們連肉身帶神魂都打爆。

    “區區螻蟻,怎敢傷我。”

    紫發青年元蕭狂吼。

    他第三只眼打開,有璀璨金光在其中匯聚,明顯是一門恐怖的神通。但陳凡直接一腳將他踩在地上,踩的他口中鮮血都直接噴射如泉涌,那第三只眼,直接被陳凡一指挖出,直接硬生生摳出︰

    “就是你,將我堂堂金陵陳家的子弟,當做奴僕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紫發青年慘嚎。

    其他青年見狀不妙,同時轉身欲逃,陳凡一伸手,將銀翅青年抓入掌中,雙手一裂,直接把他背上的一對銀翅給憑空撕裂下來。

    “不,我的神通。”

    銀翅青年痛叫。

    這是一門非常罕見的神通,名為‘天翅神術’,是兩件頂級靈寶植入他體內,未來隨他升入元嬰,更能發揮出天寶的威能,但如今卻被陳凡生生撕裂下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陳凡一拳搗出,匹練的金色拳勁,化作一道熾盛的能量光柱,直接把金瞳青年釘在虛空之中,宛如神矛貫穿他的身體,讓無數神血灑下。

    “我是太陽神朝長老麾下弟子,你怎敢傷我?”

    那金瞳青年狂吼。

    “殺的就是你,跟隨納蘭踏平我北瓊派,還多殺了許多螻蟻,好大的威風啊。看來我也應該多殺幾只太陽神朝的螻蟻。”陳凡聲音平靜說著,但眼眸中卻充塞著滔天殺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金瞳青年神情一變。

    但已經晚了。

    陳凡拳勁一摧,直接將那金瞳青年,連肉身帶神魂,統統炸成碎片,漫天灑下無數斷骨、殘肢和金色血雨。

    緊接著,陳凡腳一踏,將那背生銀翅的青年,生生踩裂,又彈指連殺了其他幾個青年和他們身邊的隨從先天後,才一把抓住紫發青年,對陳驍道︰

    “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說完陳凡沖天而起,化作一道金光,沖破北鼎閣的樓層,在無數人驚詫震撼的目光中,似一顆彗星般,遠遠襲向燕山。

    緊隨著的,是震動整個燕京的聲音︰

    “北瓊陳北玄,前來登山!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方圓百里所有人同時震撼抬頭,只看到一團璀璨金光,橫亙長天,如大日耀空,高懸于燕山之上!

    PS︰五更爆發完畢,求月票求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