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當候補神子吳凱,被陳凡一劍從天穹上斬落的時候,所有人都鴉雀無聲,整個燕山之上,無數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的弟子,就如同被一雙無形大手扼住喉嚨般,呀呀的想說話,都死活都叫不出來。

    外人不知道吳凱的恐怖。

    但他們卻清楚。

    那是各大修煉聖地中,除了幾位隱世不出的老祖外,最為強大的人,便是血族老祖前來拜會他,都與吳凱平輩論交,甚至還微微恭敬。畢竟吳凱可是來自星海大教‘無極宗’,地位尊崇,距離元嬰也只差半步。

    但這樣的絕世強者,卻被陳凡以一根破爛枯枝,一劍斬破本命神通?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吳凱狂叫。

    他眼眸中都滲透出猩紅來,七竅流血,渾身光芒劇烈震動,如同沸騰的開水般,體內一顆神品金丹,更是龜裂出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本命神通與金丹相連,神通被迫,吳凱同樣遭受重創。雖然不至于當場身死,但修為頓時下降三成,差點連御空之力都無法維持。不過他下一刻,迅速穩住身形,眼眸中紫瞳綻放恐怖魔光。

    “該死,陳北玄,你敢破我神通,我和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吳凱狂吼。

    陳凡這一劍,斬傷他的神品金丹,至少讓他五百年之內沒法突破元嬰。神品金丹固然強大,但修復起來,同樣難度極高,至少得是半神藥乃至神藥級別煉丹,才能讓他有機會重回巔峰。吳凱怎能不怒急,這是斬道之仇啊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他雙瞳中,猛地綻放出兩道紫色玄光,如魔如幻,如同兩道絕世天劍,璀璨的紫色光柱,充滿著激烈的能量,一道道微小的閃電在上面綻放。

    ‘紫瞳魔術!’

    又一門無極宗至強的神法。

    但陳凡抬起手中枯枝,隨手一劈,金虹貫日,直接將那兩道紫色玄光斬滅,然後氣勢如虹的劈向吳凱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小子住手。”

    “敢殺人者死!”

    數個或蒼老或豪邁或陰冷的嗓音,猛地從燕山深處傳來,緊接著,數股浩大的氣息沖天而起,更有幾只金光閃耀、銀輝遍布、如夢如幻的手掌,迅速沖向陳凡。

    但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陳凡面色淡漠,一劍斬下。

    “ 嚓!”

    似乎劈在了什麼堅硬的無形屏障上,但下一秒,就瞬間斬破,直接把吳凱連人帶體內的神魂,都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吳凱狂叫。

    他眼楮瞪大,滿眼不信,自己堂堂無極道場的候補神子,半步金丹,怎麼會隕落在一個區區地球土著手下。但陳凡恐怖的真元,已經一瞬間將他體內的所有神魂、紫府、識海全部剿滅掉。吳凱只來得及高叫一聲,就迅速炸裂開來,化作無數血霧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收,將他體內留下的一團銀燦燦的光團招入掌中。仔細看,那銀色光團赫然是一副璀璨的星河畫卷,赫然與‘無極星河圖’相似,只不過上面留下一道細細的劍痕,正是吳凱的‘神品金丹’。

    金丹一旦修到神品後,就與普通金丹再也不同。

    本命神通什麼樣,神品金丹就是什麼樣。哪怕主人隕落,本命金丹的威能依舊遺留下來,通過這金丹,照樣可激發神通,不遜色一件下品天寶,更具備種種神妙之處,無論煉丹煉藥,還是賜予手下弟子,乃是化神之下最珍貴的寶物之一。

    “該死,你竟敢殺我無極道統神子?”

    “小子還不快快放下手中金丹,否則老祖立刻將你大成齏粉。”

    “速速跪下求饒。”

    那幾只金色、銀色巨掌的主人,無不震怒。只見一道道如山一般的氣息,鋪天蓋地而來,鎮壓整個蒼。燕京方圓數百里的人,都被壓的匍匐在地上,瑟瑟發抖。虛空中,更炸裂一道道青色閃電,那是法則的雷電,說明來人已經深入觸及法則之威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一道、兩道、三道

    一共四道身影,憑空浮現在陳凡周圍,每一道都威壓諸天,讓無數人心膽炸裂,許多普通人甚至承受不住威壓,直接被震暈過去。方圓數百里的城市內,一片混亂,無數車停在路上,動都無法動蕩,連沖天而起的先天修士,都被壓到地面上,只覺天空中如山壓來。

    “元嬰,而且不止一個!”

    老青龍等瞪眼。

    只看到,一個黑衣老嫗腳踏一片如夢如幻的神土,一個金發金瞳男子,背後有大日初生。一個背生銀翅老者,雙瞳銀輝璀璨,最後一個,則身形籠罩在一片霧氣中,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太初寺、無極道場、太陽宮、懸空教派的四大聖地宗主,盡皆齊現。

    他們修為,赫然都是元嬰境界,各個都周身有法則匯聚,甚至遠比血族老祖都來的強大。若蛟尊者等在這里,就會明白。

    雖然血族老祖和這四位聖地宗主都是元嬰初期,但星海大教的元嬰,怎是遺棄星域的普通血族能比?這四人,至少相當于遺棄星域的元嬰中期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就是陳北玄?老祖我本想讓姜初然去帶你回宗門,收歸門下,悉心調教,沒想你如此倒行逆施,喪心病狂,竟然敢殺死那麼多大教真傳和候補神子,簡直死罪!”黑衣老嫗寒聲說著,目光陰測測的。

    她是太初寺寺主,元蕭與姜初然的師父。

    老嫗腳下,一片夢幻淨土浮現,上面有神人吟唱,天仙舞空,真龍玄武飛舞,籠罩在一片神輝中,仿佛世界之初。而她本人,則像開闢世界的造物主。

    “不錯,那麼多真傳神子隕落,只有用他和這顆星辰上卑賤土著的學,才能洗刷我等大教的恥辱。”太陽宮宮主冷哼。

    “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背生銀翅的無極道場場主眼眸精輝如炬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,也想殺我?”

    陳凡一震手中枯枝,發出龍吟般的劍鳴,聲震九天,金輝璀璨。他此刻,攜著踏平八大黑暗異族,劍斬候補神子的滔天威勢,便是直面四大元嬰,依舊毫不在意。一劍橫掃向四大元嬰。

    他竟然以一敵四,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所有看到陳凡仗劍而去的模樣,無不為他的英氣膽量所折服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四只法力巨手,盡數被陳凡斬滅,劍氣橫天,甚至斬在四人面前。四位元嬰,先後陳凡陳凡交手,都瞬間被斬退數百丈,臉色都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法力挺雄厚啊。”

    黑衣老嫗面色如鐵。

    “純靠法力罷了,到了元嬰境界,互相交手可看的不是法力,而是神通、道術、法寶、肉身等等綜合。若說法力,剛才那吳凱的法力可不遜色我等,但我等若殺他,又豈是難事?”懸空教派派主聲音縹緲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這柄枯枝終究只是普通的樹枝,而非什麼仙樹、神樹枝干,所以沒法承載他全部法力,透過枯枝,最多發揮一兩成罷了,再多,枯枝就會被震成粉碎。

    此刻陳凡就如同拿著一柄木劍打人的大力士,怎能發揮出大力士的力量?

    但陳凡哈哈大笑︰

    “區區四只螻蟻罷了,殺你們,彈指之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再震枯枝,劍鳴之聲宛如龍吟一般,聲震九天之上。恐怖的法力灌注于其中,讓它通體化作黃金鑄造,如神王手中的神劍,鋒芒如天,璀璨耀眼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陳凡一劍擊出,劍芒橫空,竟然將太初寺老嫗的一只手臂都斬落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黑衣老嫗慘叫,捂著手倒退,無數金色的血液從她斷肢中灑落,那血液還帶著陣陣藥香芬芳,乃是無上寶血,若有先天金丹服食,立會功力大進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老嫗怒吼。

    雖然一只斷臂對元嬰修士而言,無足輕重,很快就能恢復。但她堂堂太初寺寺主,更是來自‘太初神境’的元嬰強者,竟然被陳凡一劍斬落臂膀,對她而言,無疑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一定會將你神魂和金丹,都碾成粉碎。”老嫗目光陰寒到極點,她腳下,一片片浩大的世界演化,真龍長鳴、麒麟咆哮,天神與仙人並肩御風,神土被演化的越發廣大,仿佛籠罩虛空般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,手中法力灌注,枯枝劇烈震動。但所有人都隱約感受到,那枚枯枝估計快承受不住了。四大元嬰盡皆欣喜。

    他們可不知道,陳凡手中是一枚枯枝,還以為這是無上神兵呢。

    一個人失去兵器,自然力量大降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等知道你能殺血族老祖和吳凱,有些本事。但不要以為,你的力量就能與我等元嬰相抗衡。更何況,我等足足有四人,更依靠整個燕山法陣之力,你不過區區一人罷了,哪怕再強,又能如何?還是速速投降吧。”太陽宮主聲如洪雷道。

    其他三位元嬰,也從四面八方圍上來,隱隱把陳凡封鎖住。

    而這時。

    的一聲。

    那根枯枝終于承受不住,壽終正寢,被法力憑空震成粉末。那一刻,所有人都望向陳凡,他身陷重圍,被四大元嬰困住,連手中兵器都失去,還能拿什麼抵抗?

    “陳天君。”

    所有對陳凡關心的人,無不心中揪起。

    這時,只見陳凡傲立在虛空,一身白色休閑服,如同閑庭信步般,忽的輕輕一笑︰“罷了,不欺負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以為人多是吧,那就陪我的奴僕們好好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出來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陳凡背後猛地展現出一個浩大的黑色世界,那世界無比陰沉詭異,魔氣肆意,有大魔嘶吼,鬼神苦笑。緊接著,六個身影,猛地從那黑暗世界中躍出,浮現在人世間,把四位元嬰層層圍繞在內。

    那六個魔影,無不是大妖古魔,每一個都妖魔之氣繚繞,強盛到極點,修為至少元嬰中期,甚至元嬰巔峰,遠比太初寺主等人強大得多,赫然正是陳凡從帝神山監牢帶出的六人。

    六魔一現,舉世震動。

    【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】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.shuzhanggui.Ne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