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整個地球,數十億人類,都默默的看著陳凡,一步步踏進燕山,最後籠罩在層層法陣和雲煙中,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身影。

    眾人先是一片平靜,然後不知誰打破了沉默,緊接著,轟的一聲,如同進入菜市場把,瞬間無比嘩然!

    “我去,我看到了什麼?陳天君竟然放出六尊大妖魔,而且這六尊大妖魔殺四大聖地之主,如殺雞?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陳天君不是‘神品金丹’嗎?怎麼又說不是了,還隨身攜帶六個元嬰。他放出那六個手下時,我心跳都差點被嚇停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這就是陳天君的底牌啊,難怪無懼各大聖地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無論是美國、華國、歐洲、東南亞、日國的凡人或修煉者,都激動的互相討論。實在陳凡歸來,給大家驚喜太多。

    一開始。

    人們認為陳凡最多金丹,然後他斬絕八大黑暗異族,證明自己可敵元嬰。

    在之後。

    大家以為陳凡修成神品金丹,但與候補神子吳凱的戰斗中,陳凡親口承認,自己非‘神品’。那句‘我早不是了。’更讓人浮想聯翩。難道是神品之上?

    最後。

    在四大聖地之主圍攻時,陳凡拋出六大元嬰強者,而且每一尊都似比普通元嬰強得多,輕易獵殺四位聖地之主。

    這一切的一切,顛覆所有人想象。

    老青龍更是連連搖頭苦笑︰

    “陳天君,您有這等底牌,早拿出來啊。我們哪還需要擔驚受怕。什麼黑暗異族,什麼四大聖地,直接派出去橫掃就是。”

    朱雀、陳夭夭、唐亦菲等人更是恨恨。

    以為陳凡這人行為惡劣,故意讓她們擔驚受怕。

    僅有阿秀隱約明白。

    真正強大的不是那六個元嬰大妖魔,而是陳凡。最近越追隨陳凡修煉道法,阿秀越能感受到自己與師尊之間的遙遠差距,雖都是金丹,但不可以道計數。

    秦東穆更一臉失魂落魄,如喪考妣的神情。

    ‘怎麼可能,陳北玄怎會突然強大如斯?還有六個元嬰手下。元嬰可是在星海大教中,都能稱得上尊者長老級存在啊。他憑什麼能駕馭六大元嬰?’

    周圍許多富人,望著秦東穆的目光,已經隱約帶一絲戲謔和嘲笑了。

    陳凡打進燕山,連斬四大聖地之主,顯然不會放過那些聖地弟子的。秦家靠著無極道場起家,秦嫣兒拜入無極場主門下,更要嫁給無極宗真傳‘銀嵐’。如今無極宗一脈盡損,秦家注定要轟然崩塌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不僅秦家。

    如蕭家、孟家、龍家、雷家等依靠四大聖地的,無不如喪考妣,面如土色。卻盡皆無能為力。玩弄手腕制衡,他們都非常熟練,但在陳凡橫掃無敵的力量面前,一切都是虛妄。

    到此時,整個地球才徹底鎮服!再無一人質疑陳凡當世第一人的身份與地位。

    當世無人可敵!

    陳凡負手,一步步踏入燕山。

    有殘存的大教真傳,無比驚惶,試圖操作陣法攻擊陳凡,被他隨手一指輕易碾殺。而那些想逃跑的大教弟子們,同樣無法逃脫。陳凡神念如水銀瀉地,搜索整個燕山,大教弟子修行們的‘純正功法’氣息,那種綿遠悠長、浩然至大的真元,根本無法躲避陳凡的搜尋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。”

    先後七八位大教真傳,接連被陳凡找出來,然後一腳一腳,如同碾碎臭蟲般碾殺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等和你地球無冤無仇,為何要殺我等?”有太陽宮真傳不服,大聲叫著。

    “哼,當時攻破我北瓊派的,不是你太陽神朝的納蘭神將?”陳凡此言一出,那太陽宮真傳瞬間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等陳凡一腳將他踩死,轉向其他人時,另外三教真傳則叫道︰“攻破北瓊是太陽宮行為,與我等無關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不理,只是並指如刀,一劍橫天,將他們盡數斬絕︰

    “剛禍亂華夏或地球者,殺無赦!”

    地球是他陳北玄的故鄉,區區幾個星海大教弟子,就敢在此作威作福,把他北玄仙尊放在眼中嗎?該殺!況且這些大教真傳在地球上做的許多事,未必弱于‘黑暗種族’,隨手取女子當爐鼎修煉的事情,陳凡已經不止見一次,各種動輒殺人,更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整個燕山上下都被血洗,那些為各大教真傳助紂為虐的地球幫凶,同樣為陳凡所殺。有些陳凡以前熟悉的人,還跪下向陳凡求情。

    但陳凡面色如鐵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殺到最後。

    燕山血流成河,一個個先天金丹,乃至通玄神海的修士,都被陳凡找出來,一一甄別,然後當場斬殺于燕山神宮之前。

    燕山外的層層法陣,原先是屏障,此刻最終變為了監牢,根本無法逃脫。陳凡對其中一個大教真傳搜魂,輕易就找到誰是幫凶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,夠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嫣兒站出來道。

    這位燕京第一美人,哪怕過去十幾年,依舊容顏未改,穿著雪白的琉璃長裙,青絲如瀑披在香肩上,容貌青艷絕麗,如一株白蓮搖曳,仿佛古代神話傳說中的仙子。

    秦嫣兒說著,一雙美眸眨巴大眼,望著陳凡,心情忌憚復雜。兩人當年曾指腹為婚,只不過後來秦東穆反悔,早就不提,她更與陳凡沒有一點交集。直到陳凡等燕京,威凌天下時,秦家老爺子才想把秦嫣兒塞給陳凡當老婆。但那時陳凡,哪還會同意?

    誰能想到,十數年後再見面,兩人的身份,依舊沒有一絲改變,反而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“殺到該住手時,我自然會住手。”陳凡淡淡答,無喜無悲。

    連續再斬十三位聖地執事,等陳驍趕過來,陳凡將這一切交給他後,才皺眉︰“姜初然哪去了?不是說她證道金丹了嗎?”

    四大聖地中的金丹是有數的。

    也就一百余位罷了,姜初然消失,顯得很突然。

    許多人面面相覷,不敢答,最後還是秦嫣兒道︰“初然妹妹剛出關,就被一位太初神境的神將大人親自帶走,據說去了仙土,太初神子非常欣賞她,想收為道侶。”

    “太初神子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這個變化,超出陳凡預料。本來陳凡還想把姜初然找到,送楚州,免得唐姨當心。當既然走了,陳凡就暫且放過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前往仙土的路徑嗎?”陳凡轉頭詢問。

    秦嫣兒搖頭︰

    “這只有我們無極道場之主,以及幾位殿下知道,乃是他們域外修士最核心機密,據說道路非常隱秘,涉及到時空的奧秘。不過銀嵐曾偶爾和我提過,似乎每一個洞天福地,都有通往仙土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洞天福地嗎?”

    陳凡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若說地球上的洞天福地,最大的毫無疑問就是昆墟界。他重生來,還未去往昆墟界看看陸燕雪、祁秀兒、以及陳家眾弟子的情況。看來是時候去昆墟界看看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陳凡在燕山又待了幾天。

    老青龍率領昆侖眾人,早就在當天下午就抵達燕山。配合陳凡與陳驍,一起清洗諸多聖地弟子。很多陳凡沒法甄別的低級弟子,都被他們一一篩選出來。畢竟這些人六七年來所作所為,早就在昆侖的檔案上記著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昆侖數路修士大軍齊出,朱雀親自帶隊,攻入雷家、龍家、孟家等各大新興世家中。輕易就搜出諸多罪證,包括替各大聖地宣傳宗門、拐賣有天資弟子、甚至運販女奴等黑暗交易,瞬間曝光,引得全世界一陣聲討。

    僅此一戰。

    當世在無人敢再口稱聖地。

    北瓊派崛起成為當世唯一一大聖地,陳凡更封頂地球第一人,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!

    在把燕山事情平復,陳驍等人安頓下來後,就準備啟程前往昆墟界了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。

    姜海山數次惶恐登門拜訪,陳凡理都未理會。但唐姨到來,滿是擔憂的說著,擔心姜初然的下落,畢竟那所謂太初神子到底如何,仙土內有什麼凶險,眾人並不知曉。

    “放心唐姨,我會把姜初然平安帶來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道。

    緊接著,燕京各大上流世家同樣來拜會,包括秦家的秦東穆都屁滾尿流,跑到燕山腳下,想向陳凡賠罪。若非看在秦家真沒惹下什麼罪孽情況下,陳凡早一劍把他斬了。

    到是一些王家的旁系子弟,逐漸被尋找出來。見到當年偌大王家風流雲散,陳凡也一陣唏噓,讓陳驍將他們安排好。

    如今陳驍,毫無疑問是燕京一脈的大管家,背靠北瓊和陳凡,已經隱然有燕京修煉界第一人的架勢,在整個燕京上層社會,呼風喚雨。

    解決完這一切。

    陳凡悄然離去。

    他駕著遁光,瞬息千里,很快就來到了昆侖葬仙谷的入口處。這里白雪皚皚,高山聳立,冰川寒冷入骨,一只只老猿哀鳴,凶獸咆哮。甚至能看到,有足小山般大小的巨蛇,盤在一座山峰上,通體冰雪,與大山合而為一,輕易不注意幾無法認出。

    平常見不到的先天金丹級妖獸,此處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陳凡降入葬仙谷,就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所到之處,所有妖獸,盡皆被人以無上利器或法力擊殺,慘死當場,一路向傳送陣而去,甚至看到有人的尸體,衣裳服飾皆與昆墟相同,明顯是昆墟界的人,而且死亡時間,似乎並不長,臨死前明顯拼死抵抗,當完全看不住。

    行走一路,尸骸遍布一路。

    “昆墟界有難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心中一顫,眼眸中瞬間殺意滔天,化作一道極速遁光,向傳送祭台而去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菌去睡覺啦,這算提前更的,後面明天在更吶。最近昆墟的人物圖已經放出,大家可以關注下十里劍神本尊’的微信公眾號,看一下昆墟界的幾個妹子什麼樣。。

    【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】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.shuzhanggui.Ne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