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葬仙谷深處,佔地方圓千丈,古老蒼茫雕繪著無數上古時代的滄桑祭壇上,一扇閃耀波光的大門,已經洞開,門邊,還有猩紅血跡留下。大門顯然開啟沒多久,就被人殺入,守門的人非常震驚,臨死前,臉上還帶著不可思議的驚詫之色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陳凡眸光一閃,瞬息身形傳入時空之門,向昆墟界而去。

    昆墟界。

    這里作為依附地球的小世界,地球天地大變時,同樣靈氣暴漲,各種各樣的先天妖獸,層出不窮,連金丹妖獸都不少。

    但此刻,作為昆墟界最核心的天都城上空,一座雲霧繚繞的天宮高懸。十年未見的陸燕雪和祁秀兒、火靈王等人,正並肩站在雲天宮上,面色凝重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報,混元門于三日前,被一伙神秘黑衣人踏滅,滿門盡死,無人身還。”

    “報,滅情道于兩日前覆滅,同樣滿門盡逝,只有滅情道主一人得脫,但也深受重創。”

    “報,焚天谷于一日半前”

    眾人越听,面色越凝重。

    混元門、焚天谷這些都是昆墟界七大上宗之一,當年七大教主雖然被陳凡斬殺,但留下的先天修士依舊過百。在地球元氣暴漲的今日,這近百先天修士,幾乎都修成金丹。各宗的金丹修士不少于一二十位。但依舊被那伙神秘人輕易踏滅,毫無抵抗余地。

    金丹中期的滅情道主,更號稱昆墟第一人,如今也倉皇逃竄。

    “這些到底是什麼人?下手如此狠毒,我昆墟什麼時候招惹過他們?”火靈王氣的雙手都在顫抖。那群神秘人一路行來,殺的寸草不生,血流成河。不僅七大上宗,其他小宗門只要擋路,同樣一個不留。就算當年陳凡入昆墟,也沒如此凶殘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他們一身黑衣,據說來自什麼‘太初神境’,為一位神將做事。他們沒屠滅一個宗門,就尋覓那個宗門內的法訣功法,但似乎都很失望,斥責為低等功法。”祁清薇聲音冰冷說著。

    無論誰。

    臉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堂堂昆墟上界,卻被人斥責低等功法,低等土著,誰能接受。便是陸燕雪都臉色泛青︰“他們既然想來,那就來戰。敲響聚仙鐘,召集昆墟眾仙,我在雲天宮等他們!”

    半日後。

    當陳凡尋到葬仙谷,踏入昆墟界大門的時候。

    整個雲天宮,已經被圍的水泄不通,宛如鐵桶。一個個身穿黑衣,渾身帶著血腥殺意,氣息滔天徹地的身影,封鎖了整個天都城。

    陸燕雪抬頭,望著外面那一個個凶殘至極的身影,面色難看。

    “沒有一個先天境界,全是金丹,數量近百。而且每一個金丹修士,都遠比我們金丹強得多,至少金丹中期乃至金丹巔峰。我們完了。”

    祁清薇在旁邊說著,聲音都顫抖。

    從昆墟界各地趕來的昆墟眾仙,更是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他們本以為自己上百金丹匯聚,再配合‘雲天宮’這件上古天寶,全殲對面輕輕松松。但誰想到,對面數量不遜色他們,實力更強十倍百倍。

    火靈王之前曾出戰,卻被對面隨便一個黑衣人,一擊就打的吐血暴退。而火靈王在眾人中,修為足以躋身前十。

    “這沒法打啊”許多老金丹連連搖頭。

    “呵呵,果然是一群土著螻蟻,躲在一件小小天寶中,就以為能存活下去?這小世界可是通往仙土大門,豈能容你們。”為首一位黑衣修士冷笑。

    數十個黑衣人擁簇著,將一個身披黑色長袍,一系紫發的男子圍在中間,態度無比恭敬,口稱‘元天將’大人。那‘天將’自從出現,就未說過話,但一身威勢如山如海,壓的許多人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“殺了他們,神將大人和神子殿下的事情,不能耽誤。”

    那紫發天將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他一開口。

    就仿佛閻王判下死刑,昆墟眾人頓時壓力大增。雲天宮雖然是‘齊天君’留下的防御天寶,但沒人催動,它最多勉強發揮元嬰的力量,哪能扛得住近百位巔峰金丹的聯手轟擊。到最後,那位紫發天將更出手,一擊就把雲天宮的最外層法陣破開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無數黑衣人從半空中殺入。

    他們如虎入羊群,昆墟眾金丹根本無法抵抗,往往三兩下,就有一位昆墟金丹隕落。祁秀兒如今已修成先天,她朱雀神脈加持,足以匹敵金丹。只見祁秀兒渾身籠罩在層層神焰與輝光中,如一只鳳凰降世,焚盡蒼穹,但面對五六個黑衣人圍攻,依舊只能苦苦支撐。

    “為什麼,我昆墟與你們無冤無仇,為什麼要殺我們!”

    陸燕雪一身素白宮裝長裙,清麗如雪,臉色蒼白,一雙素手攥緊,美眸中流露一絲掙扎與悲憤。

    “哼,要怪就怪你們昆墟之主陳北玄。他殺了我弟弟,屠滅我宗門。若非神將大人有事,急速趕仙土,否則早將他踏平。不過沒事,在此之前,我先血洗你們昆墟,為我弟弟報一份仇。”那紫發天將面露冷笑。

    他竟然是‘元蕭’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什麼,為了陳真君?”

    “陳真君來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吧。真君來,應該首先出現在天都城啊,這里是天路盡頭。”

    昆墟眾仙震驚,連陸燕雪、祁秀兒也嬌軀劇震。

    陳凡踏入天路十年,始終未歸。眾女本以為已經失去陳凡消息了。許多躲在雲天宮最深處的陳家子弟,如陳果果等,更是瞪大眼楮。

    “當然,你們如果能把陳家子弟都交出來,順便叩首請降,做本天將的奴僕,本天將未必不能饒了你們。嗯,你們兩人姿色不錯,可當本天將第三十房侍妾。”那紫發天將目光掃在陸燕雪和祁秀兒身上,眼中露出一絲淫邪。

    “你做夢!我老師來,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    祁秀兒高聲叫著,金輝璀璨,火鳳長鳴。一記朱雀神術,化作漫天金色火焰,就把周圍數個黑衣人逼退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陳北玄的弟子,好好好,等我把你拿下,四肢打斷,凌辱折磨致死的時候。我看陳北玄還能不能囂張得意。”

    元天將眼中猛地爆射出兩道紫芒。他一腳踏出,如山壓來,直接把祁秀兒壓在腳下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祁秀兒慘叫。

    她身上 里啪啦,不知道多少根骨頭,同時被元天將一腳踩斷,背後的朱雀神鳥法相,更是差點被一腳踏破。

    少女雖然是朱雀神脈,但終究修為距離元天將,足足兩個層次。先天與元嬰的巨大差別。讓她根本無法反抗。

    “住手,快放了秀兒!”

    昆墟眾仙見到,舍身忘死沖向祁秀兒。陸燕雪更是臉色一變,猛地駕馭起雲天宮,從無數宮殿中綻放出道道璀璨清光,匯聚成一道天河般的劍氣,斬向元天將。

    “土雞瓦狗。”

    元天將袖手一揮,就將七八個昆墟眾仙打飛出去,更一拳轟天擊散那璀璨清光︰“若是這天宮原主人在此,還能讓我顧忌三分,你這區區金丹期的小丫頭,不過螻蟻罷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他腳一壓,噗通一聲,讓祁秀兒口鼻中都噴出金色火焰,宛如泰山般的力量壓在少女身上,幾乎只差一點就要把祁秀兒壓成齏粉。

    “你若敢殺修為,我夫君一定不會放過你!”陸燕雪面色清冷到極點,眸光絢爛。

    “呦,陳北玄還是你夫君?正好,我就把你和這小丫頭一同斬殺,肉身碾為碎片,神魂囚禁到法寶中,用魔火灼燒一萬年”元天將正哈哈大笑著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道天空中一聲巨響,就見到一道風馳電掣般的璀璨金輝,瞬間貫穿天日而來,伴隨著那金虹的,是一道讓元天將寒徹心神的話︰

    “你再說一遍?”

    陳凡至!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。

    【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】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.shuzhanggui.Ne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