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五百年很漫長,是凡人的五輩子都不止,陳凡上一世也不過活了五百年,就修成渡劫,橫推諸天萬界,封為‘北玄仙尊’。

    但五百年也很短。

    合道真仙動輒活數十上百萬歲,一位大能古聖閉關,說不定一眨眼就五百年過去。尤其合道真仙數量極其稀少。整個宇宙基本幾千、幾萬年,才會誕生出一尊合道真仙。陳凡前世從修煉到登臨絕頂的時候,五百年間,確實有其他合道真仙誕生,但那都不是人族。

    整個宇宙。

    人族修仙者中,五百年間修成合道者。

    也就他陳北玄一人!

    “仙胎是我?”

    陳凡自己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回想一下他前世經歷。一百歲修成化神,兩百年返虛合道,三百年渡劫,被譽為萬古以來最有希望飛升者。確實勉強有點像‘仙胎’。只不過這前期修煉時間有點漫長了。作為堂堂‘仙胎’,一旦真正開始覺醒修煉,最多十年就該化神才對。

    人家‘光明聖子’可是一步化神!

    當然這和光明聖子自身潛質有關,光明聖子是光明族創始祖神的嫡系血脈,一生下來就元嬰級,修成化神簡直水到渠成,輕輕松松。他若不死,甚至有希望沖擊合道真仙,可惜最終被陳凡裂殺在了光明族祖星中。

    “但不對,仙胎如果是我的話,蒼青仙人這一世怎麼可能放過我,必定要把我帶回真武仙宗去。為此甚至與其他合道真仙開戰都在所不惜。怎會讓我遺留在天荒?”

    陳凡搖頭。

    從邏輯根源上,這個說不清。

    而且,陳凡上一世雖然前期修煉速度不如‘仙胎’。但後期他三百年渡劫,後兩百年在渡劫期中走的極深,更曾數次登臨九天之上與萬仙交手,橫壓萬界獲得‘北玄仙尊’的封號。這可遠遠不是一個‘仙胎’能解釋的。

    所謂‘仙胎’。

    就是仙人之胎,仙人之子!

    生下來就是謫仙,成年後自動晉級合道真仙,甚至有希望渡劫成仙,所以才受到九大仙宗的追捧。不惜布下仙陣,用一尊上古禁忌魔神的魔氣去滋養培育。但也僅僅是希望,並不是百分百‘渡劫’。渡劫期與合道期是完全兩個概念,否則宇宙中千萬年,不會僅僅有陳凡一人修成渡劫。

    “況且我上一世,又何止渡劫二字可形容?就算九天之上真正的仙人,我也殺過不止一尊。哪怕這仙土下鎮壓的魔神復活,我殺它不比殺雞難多少。何況是區區一絲魔氣培養出來的‘仙胎’呢?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。

    可‘仙胎’如果不是他,又是誰?

    前世五百年間,人族修成合道真仙者,可就陳凡一人。

    “除非...那個仙胎沒有出世,或者,她提前去世了。”陳凡低頭,輕輕說著。此刻,他眼眸中劃過一絲絲哀傷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隱約猜到了答案,卻不願相信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如果真相是這個。

    那代表陳凡虧欠她的,就太多太多,多到陳凡這輩子都無法還的清。

    “上一世,老師帶走了我,但我天資太過愚鈍,一點修煉天賦都沒有,三十多歲才勉強修行到通玄期,連神海期的邊都沒摸到。”陳凡輕輕開口,眼瞳中滿是回憶︰

    “而當年見面時,小瓊已經是金丹期。三年,區區三年時間,她就修成金丹。而且是神品金丹中的最頂級。她整個人,仿佛就是為了修煉而生,在那一代真武弟子中,都算頂尖的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見面之後,小瓊沒有絲毫嫌棄我,反而一直幫助我,鼓勵我。我們更互相立下誓言,結為夫妻,永不分離。可是我天資太差,修為進度遠遠趕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先天,三年金丹,五年元嬰!”

    “連真武仙宗的師長都認為,小瓊最多三十年,可修成化神。未來是返虛合道的種子,而我當時呢?勉強神海期罷了。如果她不是為了保護我,最後隕落在那個‘大敵’的手中。未來驚艷整個宇宙的就是她,而不是我!”

    陳凡緩緩閉上眼。

    想起那個‘前世大敵’,一股刻骨銘心的記憶與仇恨,猛地又浮現在陳凡腦海中。當年一副副畫面重新出現。他本以為自己早已忘記,但實際上,卻記憶的越發鮮活,越發清晰,讓陳凡緊緊攥住拳頭。一股遙遠蒼茫的氣息深深印刻在陳凡身上,讓他整個人身形都為之縹緲,仿佛超脫這個宇宙般。

    上一世。

    許多想不通,搞不懂的事情,此刻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上一世。

    許多不曾注意,忽略掉的細節,此時又浮現眼前。

    上一世。

    種種錯過的、悔恨的、失去的、遺忘的、仇恨的,此時不得不想,不能忘卻!

    “上一世,老師把我和小瓊都帶離了地球,他把小瓊帶去了真武仙宗,而隨便把我扔到一個角落慢慢待著。若非小瓊找到我,可能我早就在某個不知名拐角,某個妖獸的爪牙下,某個先天修士的飛劍下默默死去。”陳凡目光迷離。

    “這一世,老師同樣從地球路過,但他帶走了小瓊,沒有帶走我。”

    “仙胎不是我...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方瓊。!”

    陳凡低聲說著,臉上露出一絲絲苦笑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他就錯了。他以為自己是天之驕子,注定要登臨九天之上的至強者。但實際上,地球最大的機緣,數十萬年養仙地培養出來的‘仙胎’是方瓊,而不是他。所以前期他磕磕踫踫,許多年都無法修成先天,而方瓊五年就登臨元嬰之境。

    “我那時還奇怪,為什麼當小瓊去世後,我的天賦怎麼突然暴增,修為一日千里,任何功法一修就會,任何神通一煉九成。現在想來,必然小瓊臨死前,將她的‘仙緣’轉移給我。”陳凡臉上越笑越苦。最後,眼眸中悔恨遺憾黯淡落魄具在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笨丫頭。”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陳凡已想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地球是養仙地,養出的‘仙胎’是方瓊。所以方瓊的天賦才如此強悍,他陳凡前世只不過是一個默默無聞,毫無修煉天賦的普通人罷了。而方瓊臨死前,必然通過某種秘法或特殊機緣,將體內的仙緣氣運轉移給了陳凡。

    雖然這種轉移,必定要折損大半,甚至可能只剩下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但這依舊讓陳凡修為暴增,天賦大漲,修行突飛猛進,短短百年就證道化神,兩百年返虛合道。

    甚至上一世,蒼青仙人來到地球要帶走的也是方瓊,陳凡只是沾光罷了。說不定還是方瓊親自開口請求蒼青仙人,最終才帶走那個醉酒跳樓的三十歲中年大叔陳凡。

    想到這,陳凡臉上只剩苦笑,但心中卻隱約一陣陣痛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笨丫頭,怎麼這麼笨?你送給我這麼多,讓我這一世怎麼還的清啊?”陳凡輕嘆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上一世的成就,遠遠超出‘十分之一仙胎’範疇,便是完整‘仙胎’在,也遠到不了陳凡當年那個高度。橫壓諸天萬界的‘北玄仙尊’,那哪怕在萬仙中都是最頂點存在,何況區區一個‘仙胎’呢?

    但這依舊無法改變方瓊對他的幫助。

    他就像隱藏在人群中的天驕,困于淺灘中的真龍。方瓊送給了他第一筆錢,第一筆資本。然後他才能搖身一變,借助這股東風,飛騰于九天之上,成為那笑傲萬界的北玄仙尊。

    沒有方瓊。

    可能陳凡要等很久。艱難突破先天,突破金丹,突破元嬰。不知道要多少千年,多少萬年之後,他可能才勉強開出自己的道路,最終依舊會達到‘北玄仙尊’那個高度。但一回首,估計已經十萬年百萬年過去了。可同時也有可能,陳凡還未晉級先天前,說不定就倒在某個臭水溝臭魚塘中,默默死在一只不知名的妖獸嘴下。

    生命的路程變化萬千。

    連陳凡都不敢確定,自己上一世沒有方瓊的幫助,最後會變成什麼樣?

    但絕對不會短短五百年,就登臨宇宙之巔,俯瞰萬界,更數入天門而返身,鬧得九天之上仙人都不得安寧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揮衣袖,散去眼瞳金光,眼前種種異相全數消失,又恢復昆墟界極北之地外面那浩蕩混沌的空間風暴。

    他盤腿坐在極北,沒有修煉,只是懶懶的抬頭,遙望星空。

    透過空間天幕,可以看到夜空中,一條璀璨銀河橫亙天際。那里,就是中央星河所在,也是方瓊所在,距離他不知道有多少萬里,億萬光年都不止。

    陳凡就呆呆看著。

    任憑斗轉星移,歲月流逝,光陰揮去,似都不曾在意。

    三日之後。

    他才拍了拍身上的塵土,緩緩起身。此刻陳凡,再看他的時候,就覺得他仿佛像一個最平凡最普通,沒有一絲絲氣息的凡人。一切鋒芒和神輝,都盡數內斂,不著一絲一毫的痕跡。

    前世是凡人,這一世,也終歸恢復凡人。

    但此時陳凡的眼眸,卻前所未有的自信,閃耀著堅定的光芒,仿佛可橫推一切般。

    “上一世,我靠小瓊的‘仙胎’,才修成合道渡劫。但這一世,我重生回來,憑這一雙手,再入合道渡劫,易入反掌,便是重上九天也不算難事!”陳凡輕輕說著,周身光芒卻越發璀璨,化作一道沖天而起的絢爛神虹︰

    “這一世,我要把當年所有的遺憾和過錯盡數彌補。我要小瓊一世平安喜樂,我要所有敬我愛我的人都幸福美滿。我要讓所有的仇敵,都要付出代價。我要這九天,再听聞我的名號!我那萬仙聞我名而顫栗。我要重登諸天萬界之巔,讓‘北玄仙尊’之名,成為萬界唯一!”

    他聲音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到最後,幾乎響徹半個昆墟界,無數人都為之驚懼震怖。

    我入凡間二十年,今日再證九天仙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