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陳凡低頭。

    盡管他依舊還有許多搞不懂,比如地球的秘密僅止于此?比如這仙土之下鎮壓的是哪個時代的禁忌存在?比如是誰在此困魔?比如遺棄星域之後的布局僅僅是幾個仙宗?比如數個仙宗聯手,為什麼最後是真武仙宗帶走方瓊...

    地球背後,依舊有諸多謎團。

    甚至小南天境各大神教,到底從哪听聞‘仙人困魔’這個消息,又從何處知曉‘仙緣’存在,拼命趕往地球而來。而除了這些神子、長老、尊者外,還有哪些強者踏入遺棄星域。踏天神君、長生教主等大能的謀算到底是什麼?

    但這一切,陳凡早懶得理會。

    他背負雙手,傲立在極北之巔,周身空無一物,連養劍葫都放在楚州鎮壓‘周天星河劍陣’,甚至知道自己上一世能夠那麼快修行是托了‘十分之一仙胎’的功勞。這一世沒有方瓊給他的仙胎,他天資只是普通凡人,平平無奇罷了。但陳凡依舊眸光睥睨,整個人風輕雲淡,沒有一絲慌亂。

    “沒有那‘十分之一仙胎’,我未必能五百年返虛合道。但能登臨宇宙之巔,俯瞰萬界,成為北玄仙尊,卻全靠我自身。區區一個仙胎罷了,算什麼大仙緣?我能重生,這就是天底下最大的‘仙緣’,最大的‘氣運’。超脫一切布局,一切大能,一切謀算。估計連道祖佛尊,也算不到此。”

    陳凡越說越笑,臉上的神情卻漸漸冷下來。

    “難怪,當年以那位‘大敵’的尊貴身份,強悍實力,卻悄悄潛入真武仙宗疆域,偷偷對一個元嬰期的小修士出手,本就不可思議。我當時沉浸在小瓊死亡的悲痛中,無比慌亂沒想到。”陳凡搖頭冷笑。

    “如今想來,當年真武仙宗不惜與‘他’背後的宗門開戰,掀起九大仙宗內戰,連老師都親自出手,與‘他’師尊做過一場。完全不像死去一個天才弟子,明明是宗門支柱倒下才如此憤怒。”

    他笑道最後,已經化作寒徹天地的滔天殺意。

    陳凡抬眼。

    他清晰看到,那層層疊加的諸多法陣中,其他仙宗的法陣具在,卻唯獨缺了那位大敵所在宗門。再聯想到,各大仙宗聯手布局培養‘仙胎’,最後方瓊卻拜入真武仙宗門下。真武仙宗與‘大敵’宗門開戰時,其他仙宗的曖昧態度...

    很多東西,陳凡徹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小瓊。這一世,我會把所有賬都清算徹底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完,雙手往虛空一拉,憑空在呼嘯浩蕩的混沌風暴中,拉出一道長長的通道。而他整個人,瞬間化作一道金光射入通道中,向著浩瀚‘仙土’而去。

    再前往宇宙算賬前,先解決掉地球上的這些跳蚤螻蟻們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仙土。

    無盡仙光籠罩于此,一座座動輒高達數萬丈的神山拔地而起,一條條大河如巨龍般盤旋其上,瀑布似銀蛇從九天落下,真龍在雲霧中盤旋,天鳳翱翔于九天,霞光萬道,瑞氣千層,浩大的精氣化作龍蛇在天地間飛舞。

    此地,仙霞絢爛,金光萬道,宛如人間天堂。

    但仔細看,卻會發現仙光背後,盡數被漆黑濃如墨汁的魔氣滲透,那些魔氣化作無數扭曲古怪的魔物,如長著七個腦袋十幾條臂膀的巨猿;又或者渾身都是眼楮,沒有形狀如一塊爛肉的眼魔;再或只有一只獨眼,渾身黑色鱗甲身形修長如蛇的天龍。仙光與魔氣交匯,化作一個仙魔共舞的詭異世界。

    太初神子站在一艘長達數百丈的寶船上,那寶船足有九十九層,上下裝飾著無數寶物,閃耀著無盡寶光,每一層都刻繪著巨量的符文和法陣,整個寶船通體綻放七彩霞光,如同一座浮空城市般,劃過天空。更不時有一道道強大的法術,從寶船中轟出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一道強大神通,直接將一只飛撲過來的元嬰魔物轟擊成粉碎,無數殘肢斷臂和烏黑的血液,散落漫天。

    太初神子背負雙手,俯瞰著這座被魔氣籠罩的仙土大地,淡淡道︰“一群被魔氣污染的野獸罷了,看似有元嬰修為,實則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真的元嬰妖獸,面對我教的‘太初渾天船’,也擋不住幾擊,何況區區魔物呢。”周圍數尊元嬰修士,立在太初神子身邊,聞言笑道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‘太初神境’的人。

    此教擅長無中生有,于體內中開一個小世界,追求一人主宰一界。這‘太初渾天船’,又別名‘造化之舟’,就是太初神境橫行宇宙的頂級戰艦之一,據說其中以一位元嬰巔峰修士隕落後的‘小世界’為核心,以無盡高級靈石為能源,再加上元嬰強者操縱,可以同時激發十七道‘神通’,每一道到相當于一位元嬰修士的巔峰一擊。

    “哼,什麼中土星域,仙人困魔之所。我看不過就是如魔界深淵一般,一處腐爛的魔地罷了。表面一群凡人螻蟻,核心更是無數扭曲的魔物,待我此去奪得仙緣,當上教主後必然要讓我太初神境的大軍,將此地徹底清洗一遍。”太初神子搖頭。

    他渾身籠罩在一片光芒中,周身時刻有世界生滅。

    這代表著太初神子已經將‘太初神術’修煉到‘一念生世界’層次,已至大成,修至元嬰巔峰。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,殿下乃是我堂堂太初神境的‘神子’,便是在小南天榜上也是位列前十的存在,此去定然能旗開得勝,未來接掌神境,一言令下,清洗一顆星辰算什麼?便是把半個遺棄星域都清洗掉,也只是反掌之間的事情。”諸位元嬰長老大笑道。

    太初神子所言非虛。

    太初神境乃是堂堂小南天境大教,教中元嬰強者數百,統御一片浩大星域,‘太初渾天船’這等寶船更有數十艘,每一艘都可輕易征伐一顆星辰。若全部調動過來,血洗銀河系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道青光從遠處天穹遙遙落下。

    一位灰衣長老接過那青光,赫然是一柄飛劍,他神念迅速掃過飛劍,猛地臉色一變︰

    “殿下,您之前派林神將去界的人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目光齊齊望來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太初神子在地球上看中一個凡人女子,認為她有修煉潛質,準備納為‘神妃’,未來帶回太初神境。所以交代太初寺寺主,好好教育她,之前更派出林神將去帶她。

    “哦,怎麼了?”太初神子平靜道。

    “林神將已順利將‘姜神妃’帶出,但留在地球上的太初寺,似乎被一個叫‘陳北玄’的地球人給踏平,藍長老也被他所殺。”灰衣長老急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膽子。”

    太初神子眼楮微眯。

    整個數百丈長的寶船內,所有弟子瞬間噤若寒蟬,不敢再發出一絲一毫的動靜,連諸位長老也面色一沉,所有人都知道,自家神子動怒了。

    “不止我們太初神境,連太陽神朝、無極宗、躡空教留在地球的道場,也都被那‘陳北玄’給血洗了,所有元嬰盡數神隕。”灰衣長老繼續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太初神子直接笑出來,但有些弟子,卻嚇得身體都在發抖。

    “罷了,仙緣即將出世,各大教已經趕往仙土中心,本殿下也不能錯過。就暫且先饒了那小子一命,等本殿下奪得仙緣後,再回轉地球,慢慢和這個陳北玄算這筆賬。”太初神子搖頭。“區區一個地球凡人,竟敢殺我太初神境長老,便是血洗半個地球,也要為藍長老報此仇!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到時候血洗地球,為藍長老復仇。”眾長老一起冷聲道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不僅太初神境,凡是在地球上有道統的大教,听到消息,無不冷哼面色難看。

    渾身籠罩在無盡神輝,如同一尊天日橫空的太陽神子搖頭,根本不屑一顧。而腳踏混沌,周身太極循環的無極神子,則眼中殺氣沖天,揚言要如同碾碎一日臭蟲般碾碎陳凡。至于最虛無縹緲的躡空教神子,則留下陰冷的哼聲,殺意更勝..那些神子們,或冷笑或傲然或不屑,各個神輝沖霄,強絕宇宙,怎把陳凡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而其他各教神子、天驕們,听聞到此消息,大多一笑而過,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地球金丹罷了,哪怕殺了兩三個元嬰又算得了什麼?怎是他們這些橫行星海,位列小南天榜的絕代神子天驕們對手。

    大多數人認為,陳凡死定了。

    只要太陽神子等奪得仙緣,抽出時間來,便是十個地球也扛不住這些大教的怒火。畢竟他招惹的,可都是小南天境最強大的不朽神教。

    不過仙緣出土再即,也沒有人能抽出時間來,大家都趕往仙土中心去搶奪仙緣,他們只是把‘陳北玄’這三個字記住,準備回地球後再報復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卻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在仙土某個角落中,空間破碎,混沌消散,一道金光沖入仙土內,猛的現出陳凡的身影。他雙眸燃燒著熊熊火焰,仿佛要焚燒整個天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