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地球深處,浩瀚‘仙土’邊緣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隨著空間破碎,混沌撕裂,一個沐浴金光的身影沖出,正是陳凡。他強行撕裂重重混沌風暴,硬頂著諸多空間碎片,生生踏入仙土中。

    “咦,我這一身看來不太適合。”

    陳凡抬頭掃視四周,就看到,無數仙光與魔氣交匯,一縷縷古老蒼茫的魔氣,從大地深處升騰而出,如同煙霧般,憑空凝型化作一只只古怪的強大魔物。這些魔物最弱也有先天修為,強大的甚至可匹敵元嬰。此處整個是一個魔氣的海洋,比古魔淵中的魔氣還勝過萬倍,簡直是魔修的天堂。

    陳凡渾身籠罩金光,就如同太陽高懸,瞬間吸引到周圍許多魔物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記真武神拳,將一只元嬰魔物打散後。他眸光一閃,干脆收斂金光,催動《六聖祖魔功》,搖身一變化作了一位魔道大修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當《六聖祖魔功》催動的時候,六個巨大的空洞猛地浮現在陳凡背後,周圍無盡魔氣,如同決堤海水般,瘋狂向陳凡身後的六個黑洞灌過去,幾乎每時每刻,陳凡都承受比平時多百倍千倍的魔氣灌輸。到最後,他干脆撐開‘六聖封魔界’,將六尊大妖魔都放出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六大妖魔在‘封魔界’中盡情嘶吼,拼命吸納周圍的魔氣。陳凡只覺得,自己仿佛像一只水生動物從陸地躍入海洋般,如魚得水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他背後的‘六聖封魔界’一開始只有數丈大小,隨著巨量魔氣的灌輸,黑暗世界開始迅速膨脹壯大。三丈、四丈、五丈...一口氣漲到十丈方圓,才到了極限勉強停歇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個憑空開闢的小世界,看起來只有‘十丈’,一旦展開,足以把方圓十里都籠罩其中。便是元嬰修士落在里面,也逃脫不得,如甕中捉鱉。

    “這里還真是魔修聖地。”陳凡說著,忽的皺眉。“咦,我怎麼感覺這些魔氣中,似乎帶著一股非常古怪的能量,連我的《六聖祖魔功》的瓶頸都松動,隱隱要再進一步。”

    這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陳凡此刻已經達到金丹頂點,也就是‘止境’,凝聚成精氣神三花。再進一步,只有突破元嬰,凝聚法則之軀。而《六聖祖魔功》在此境界,還能再突破一步,這就太恐怖了。相當于陳凡封頂的瓶頸,又被他拔高了一層。

    陳凡低頭思索。

    應該是那魔氣中帶著的古怪能量緣故。陳凡之前就猜測,仙土下鎮壓的魔頭,極有可能非此紀元,而是數千萬數億年前,乃至更久遠時代的古魔。而《六聖祖魔功》修煉的,就是宇宙間六位隕落祖魔的殘存之力。現在看來,那頭被鎮壓的古魔,極有可能是和六聖祖魔一個時代的。如此,才能引動功法,讓《六聖祖魔功》突破瓶頸。

    “或者說,這才是《六聖祖魔功》的真面目?”

    陳凡腦海中猛地閃過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他之前修煉此功時,只是靠接引魔界的一些魔氣,以及古魔淵中的力量。這些哪如上古時代的魔能純粹而又至高。平時《六聖祖魔功》的威能,與普通神法聖法沒多大區別,但此刻,被古魔之氣喚醒後,它總算展現真正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後,隱約有六尊身形各異的魔神憑空浮現。它們身影很虛,或白骨森森,或三頭六臂,或九面十八首...正是六聖祖魔的形象。只不過比起此前,它們的魔相似乎多了一點靈性,身上帶著一絲絲古老蒼茫的氣息,仿佛真來自遠古紀元的祖魔降世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這六尊祖魔對空嘶吼,一股無形的恐怖威壓,瞬間籠罩周圍十數里。那些凶殘扭曲的魔物,猛地身形一定,如同見到上位者般,盡數低頭屈腰,對陳凡致敬,連元嬰魔物也不敢對陳凡放肆。

    “這魔尸之氣還有這種功效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意外之喜,非常高興。

    他干脆不收斂魔相,就這樣駕馭黑色遁光,大搖大擺的飛遁在仙土上空。本來連那些大教神子們,在仙土中都寸步難行,不得不時刻與那些頂級魔物作戰。但陳凡就如同君王回歸自己的領地般,所到之處,無數魔物具都恭敬低頭。

    而隨著吸收的魔氣中古怪能量越多,六尊魔神的法相也越來越清晰,陳凡的飛遁速度也隨之增快。到最後,化作一道如黑日般的匹練霹靂,囂張橫絕天空,帶著雷鳴般轟響,傳遍周圍數十里。

    “誰那麼霸道?敢在這魔域中都如此猖狂,要知道此地雖是魔域最外圍,但也有元嬰初期的魔物啊。”

    有一群乘著青色飛舟的修士見到,無比抬頭驚訝望向遠處那道囂張的黑色遁光。

    “看這樣子似乎是元嬰級大修士,而且還是一位魔修。不過我小南天境主修魔道的宗門,也就那三兩家。不知道是來自‘落鳳淵’‘天邪谷’,還是...‘魔日宗’呢?”一位老修士皺眉道。說到最後一個名字,他明顯有些忌諱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也發現這群人,調轉遁光轟隆一聲來到他們面前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陳凡自遁光中現身,黑衣黑發,眼眸中吞吐黑色魔光,再加上背後六尊祖魔大妖咆哮,真如絕世大魔般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哪位魔宗道友駕臨,老朽小南風谷長老武修,帶著門下七位弟子前來歷練一番,見見世面。”那老修士微微拱手,神情中帶著一絲戒備。

    魔修的名聲本就狼狽,在這‘仙土’中更是如魚得水,實力暴漲一層,大家都怕陳凡起殺人越貨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過武修也不懼。

    他乃是堂堂元嬰修士,座下乘著的青色寶船,乃是小南風谷赫赫有名的‘青葉飛舟’,速度極快,號稱可穿越星河,隨從的七位弟子最弱也是準元嬰級,好幾個已經開始凝聚法則之軀,加起來並不畏懼這個看起來比較年輕的魔修。

    陳凡目光掃過,見那青色飛舟無比狹長,足有數十丈長,宛如一片翠綠的青色樹葉般,上面閃耀著無數青色符文的光芒,多是風木二系,顯然速度飛快。而一行七八人,有男有女,男的身形高大,女子容貌俊俏,修為盡皆不俗,不弱于曾見的‘齊雲宗’等人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魔日宗林河。”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他見過的星海修士太少,唯一能用的,也就這林河名號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那七八個原先好奇的男女弟子們,盡皆面色駭然,不少女弟子眼中還露出驚懼目光。連帶頭的武長老,也猛地神情一僵。

    “原來...道友就是魔日宗的林河神子啊,真是失敬失敬。”武修面容僵硬,勉強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,我這名頭很大的樣子?”陳凡面露好奇。

    何止很大,你魔日宗林河在星海中,可是止小孩夜啼的恐怖人物。據說見人就殺,動輒屠戮一顆星辰,乃是小南天境最凶殘的魔頭之一。

    不止一個弟子心中吐槽。

    “林道友乃是魔日宗當代神子,小南天榜上位列第五十的存在,實力強悍,我等自然早就听聞。”武修連連道,心中卻叫苦。怎麼遇見這個魔頭。

    “林道友,我等還有事,就先告辭了。”武修匆匆想調轉船頭離去。但刷的一下,陳凡卻遁光一閃,直接攔在住了青葉飛舟的去路。“慢來慢來,本神子有一些事情,想要向你問清楚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臉笑眯眯。

    但配合他背後六尊嘶吼的魔神相,再加上林河止小孩夜啼的恐怖名聲,誰敢無視他?

    “神子請問,老朽絕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。”武修苦笑。

    “這小南天榜是什麼?你說我位列第五十,那有那些人拍在我前面?”陳凡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神子不知道‘小南天榜’?”武修都呆了,其他幾個弟子更是瞪大眼楮。這可是小南天境哪怕普通凡人,都清楚的啊。

    有人懷疑,陳凡到底是不是魔日宗林河。

    但陳凡打個哈欠,他背後一尊白骨魔神就飛出,將路過的一只元嬰魔物一口吞掉。這般年輕容貌卻有如此凶殘修為,除了傳說中魔日宗林河還有誰。

    連武修也只能壓下心中疑惑解釋︰“所謂小南天榜,乃是整個小南天境年輕一輩好事者,排的榜單。基本上只要能在五百歲前晉級元嬰,都可入此榜。但能入前列的,基本上都是各教神子級存在。如太初神子、太陽神子、無極神子,以及您林神子...”

    “當然,這並非權威榜單,畢竟許多真正的元嬰強者,不入此榜,他們早就閉關潛修,試圖證道化神。而一些大教最頂級的神子,同樣不進入榜單內。”武修道。

    “哦,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陳凡詫異。

    很快,隨武修解釋,陳凡才逐漸明白。

    雖然太初神子、太陽神子等看起來至強,卻並非他們教中年輕一輩最強者,實際上,每一個頂級不朽大教的神子,都遠不止一位。如長生教,包括洛長生在內,就足足有三位神子。而越強大的不朽大教,‘神子’就越多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,此來地球的這些所謂‘神子’,根本不是真正神子?”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,他們也有‘神子’封號,只不過,應該都是各大教中修為最弱,年齡最輕,封號最晚的神子。”武修一邊答著,一邊斜眼。

    你不就是魔日宗最末位神子嗎?問這話干嘛?

    不過這句話,武長老是說什麼都不敢當著陳凡面說出口的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