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“姜初然。”

    陳凡眸光一閃,十數年未見,姜初然整個人與以前截然不同。如果說當年陳凡在楚州初見她,只是一個普通漂亮的女子,最多有些絕世美人潛質。那麼現在,她氣質似空谷幽蘭,清冷雪蓮,整個仿佛籠罩在一縷縷仙氣中,欲隨時乘風而去般。

    這般獨特氣質,甚至壓倒了許多金丹乃至元嬰的域外女修,難怪那位太初神子一眼看中她,很早之前就挑選她做‘神妃’,更交代太初寺主收其為關門弟子。

    “甚至可能從某方面說,姜初然也是地球的‘仙胎’‘仙子’之一。”陳凡低頭,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地球人類的修煉速度,明顯超出天荒、天木、蟄遠等星辰,天地大變不過短短數年,就先後有人突破金丹,先天更是一大批,而神海境通玄境則不用數多如星辰。如果這些域外大教在數十上百年後入侵地球,說不定就會面對元嬰如雨,化神輩出的一顆璀璨大星。

    這麼恐怖的修煉速度,還是集體崛起,顯然不能用簡單的‘天地大變’來形容。

    陳凡之前不懂。

    後來明白蒼青仙人等布局後,他終于懂了。透過無數星辰的澎湃精氣,將一縷縷仙氣散入整個地球人族中。一代代培育下來,雖然大部分仙氣都集中在‘仙胎’一人身上,也就是匯聚于‘方瓊’體內。但終究會有少部分散落入其他人。

    如葉擎蒼,如華雲峰,如謝言,甚至如葉南天、老青龍等人,無不如此。

    他們的天賦,在整個小南天境,便是一個星域千年間也很難的出一個,都有晉級化神的天資,如今卻再地球輩出。那些隱藏地球社會中,還沒來得及煉氣修煉的天才們,更不知道多少。陳凡回頭,知道地球根本還沒開啟真正的大爆發修煉時代。因為沒有人傳下真正的修煉法門。

    而姜初然,顯然也是得到‘仙氣’福緣的人,所以氣質才如此大變,修煉天賦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“神子莫非看上林神將身邊那女人?那可招惹不得,據說她是太初神子親自挑選的‘神妃’,未來帶回太初神境,有希望登頂宗門的。”凌雲道長笑著打趣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陳凡一笑,轉頭道︰“你們就任憑這幾個教派封鎖住大門。他們再強,但終究攔不住在場數十上百的元嬰修士吧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不朽大教雖然強盛,但我等中小宗門聯合起來也不是無一戰之力。其實納蘭神將等人進去前,已經和我等約法三章,最多提前進入三日,三日後,就不許再阻攔,任憑我等自由入內,奪取‘造元神殿’中的機緣。”凌雲道長笑道。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他目光又落在姜初然身上,此行他必定要帶回姜初然。無論是唐姨的囑托,還是處于一個地球人的責任,陳凡都不會放任一個域外修士如同選妃般,將地球女子擄走還是自己曾認識的人。

    ‘只不過...你心中又是什麼想法呢?’

    陳凡心中輕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宏偉萬丈的古老神殿前。

    姜初然俏然立在九十九層的‘太初渾天船’上,她氣質顯得越發幽冷清靜,與周圍的太初神境弟子截然不同。許多太初神境弟子也懶得搭理她。雖然姜初然名為‘神妃’,但大家都明白,她不過出生一個蠻荒星球的土著罷了。沒什麼出身,自身也才剛剛金丹,比起眾多金丹巔峰或半步元嬰的弟子都差遠,更不用說和幾位長老神將比。

    所以連那幾位元嬰長老,都對她略顯怠慢,語氣隨意。

    姜初然不語,只是立在船頭,白衣如雪般隨風飄蕩。

    “怎麼,對本神將把你強行帶回來,心有不滿?”林神將走過來,背負雙手站在一旁,透過無數層寶光,俯瞰魔氣侵染的大地。

    他一襲金甲赤袍,眉宇間染著一抹金光,雙瞳璀璨如劍,容貌似大理石般刀削斧鑿,鬼斧神工,俊美到極點。更別提林神將周身那雄渾到不可思議的恐怖法力,哪怕他不動立在那,整個船上的弟子都畢恭畢敬到極點。

    連姜初然盡管心中不喜,但卻也不得暗中贊嘆,林神將的風姿放眼地球,也無一人能比得上。便是她所見的‘銀嵐’等各大教核心弟子,又或者葉南天老青龍等地球最巔峰強者,比起林神將也差很遠。不止‘太初渾天船’,周圍許多飛行寶物上的女弟子,都不由自主望過來。

    ‘估計,只有那幾位進入神殿中的‘神子們’可壓倒他吧。’姜初然心中輕嘆。

    “初然不敢。”姜初然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“我听說,那個滅掉太初寺、無極道場的陳北玄,你認識?似是故交?”林神將轉頭望來,雙瞳金芒如劍,直刺人心。

    “以前曾是朋友,後來許久未見,再無聯系。”姜初然嬌軀微微一震,承受著一位元嬰後期強者的恐怖威壓,輕咬貝齒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聯系最好,從今之後,你是神子殿下的神妃,高高在上俯瞰星海。未來說不定與神子殿下攜手,一同統御整個‘太初神境’,如此高貴身份,怎能與一個馬上就化作齏粉的蠻荒星球土著有聯系?哪怕粘上一絲關系,都會玷污你的榮光與神子殿下的尊嚴。”林神將轉過頭去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林神將聲音不大,但落在姜初然耳中,卻如驚雷炸響,讓她嬌軀輕輕顫抖,青蔥白嫩的玉手死死攥成拳頭,如白蓮搖曳般的身軀仿佛承受萬丈巨山的壓力般,過了許久,姜初然才低頭,輕聲道一句︰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神將似沒差距,只是負手如山傲立,俯瞰天地︰“神妃殿下,你從小在地球上長大,眼角太小,眼皮太淺,沒有見過真正修仙界的波瀾壯闊,沒有見到真正驚艷絕世的強者與天驕。所以對這顆小星辰上的某些人還有懷念,本座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但等你離開這遺棄星域的小水窪,進入星海深處,見到聳立星海之巔,動輒統御一個星域百千星辰的不朽神教們;見到那些俯瞰日月,一聲吼碎月亮的化神大能;見到那如雨林立,成百上千的元嬰強者們;見到那些驚艷一個時代的絕世天驕們;就知道你現在所見所想的,是多麼渺小。那個所謂‘陳北玄’的動作又是何等可笑。”

    林神將淡淡一笑,沒有帶一絲嘲諷,但卻讓姜初然感受到,前所未有的不屑,那是發自內心的無視,如同人無視一日螞蟻,一日蒼蠅般。

    林神將輕聲說道︰“他以為自己擊敗藍長老等幾個元嬰,殺了血族老祖,就算能與我等星海修士為敵。卻不知道,如藍長老這樣的元嬰,我太初寺足有成百上千個。隨便拉出一個小隊,甚至我們腳下這座‘太初渾天船’都可以輕易踏滅他所拼命守護庇求的星辰。”

    “而這僅僅是太初神境。整個小南天境的不朽大教,還有無極宗、躡空教、長生教、妖神教、魔日宗...更不用說屹立萬宗頂點的‘太陽神朝’。”

    “面對這些恐怖如山,不可阻擋的勢力。那個陳北玄就如同大樹下的蚍蜉,車輪下的螳螂。螳臂當車般,根本不堪一擊,他現在之所以沒死,只不過我等抽不出時間罷了。否則我當時就一劍將之斬殺,甚至不需要勞煩神子殿下動手。”

    林神將就如與親友敘事,和姜初然溫和說著。

    但姜初然卻通體生寒,感受到他那股視整個地球如無物的蔑然和傲慢。林神將也確實值得傲慢,哪怕姜初然也不得不承認,他一個人的實力,就足以橫掃地球。

    “是,神將大人,我明白了。”姜初然低頭,輕輕說著。

    林神將手指輕扣船欄,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這事一句而過,不值得他堂堂太除神境的神將,再提第二遍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三日嗖呼而過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流逝,有越來越多的域外宗門修士,趕到造元神殿前。陳凡甚至看到曾在南天門見過的齊雲宗一群人,那個小南天榜位列第三百九十五位的大師兄陳海峰,以及魁梧男子張天橋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才知道,為什麼凌雲道長對自己這麼尊重。而玄風門和齊雲宗的人又為什麼懼怕自己。

    在這三日中間,不時有不朽大教的神子到來。但凡能入‘小南天榜’前一百的修士,五位神將都會主動讓開,請他們提前進‘神殿’。區區小南天榜前一百修士都有如此地位,而他‘林河’可是排名前五十的,更是魔日宗神子!

    後來陳凡听說,原來為神子讓路,乃是整個小南天境不成文的規矩。任何尋到的寶藏、秘境,如有神子在場,都允許神子們先搜尋三日,其他人才可再入內。

    “林神子若願去,想來幾位神將大人也不會阻攔。”凌雲道長笑著道。

    陳凡搖頭不語,並未動身。

    等三日之期滿,幾大不朽神教將寶船神舟讓開,露出神殿正面,正式開啟神殿,眾人面露喜色躍躍欲試想要立刻沖入殿中時。

    突然,一個聲音猛地響起︰

    “此乃地球之物,沒有主人允許,所有人都不可入內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陳凡在無數人驚訝目光中,在凌雲道人震撼眼眸內,背負雙手,一步步凌空踏到神殿前,傲立其間。一人堵住上百位元嬰。

    那一刻,全場都一片死寂,所有人目瞪口呆望著他,尤其姜初然更是嬌軀一震,猛地捂住小嘴,眼眸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