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家伙干什麼?”

    許多人莫名其妙望著陳凡,見陳凡一襲黑衣黑發,雙瞳幽深如淵,背後隱約有六尊魔相浮現,隱然一位強大魔修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他想一個人,阻攔我們所有人,不許我們入內?”有人奇怪。

    “但也不用說什麼地球之物吧。如果這是地球之物,豈不是只有地球人才能進去,我等都是強盜?那這人也是強盜啊。他一看就是我域外魔宗出生。”旁邊修士搖頭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小南天境有名魔宗就三個,落鳳淵、天邪谷、魔日宗。不知道這家伙是哪宗弟子或長老,但無論任何宗門,也不能阻攔我等數十宗門聯手之威,簡直找死!”另一位青年修士冷哼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盤坐在妖獸、寶船、戰堡、玉尺、赤色葫蘆等不同飛行寶物上的諸多宗門修士,都用不善的目光,盯著陳凡。

    “道友如果只是開玩笑,速速離開。若耽誤了我等搶奪機緣,恐怕便是不朽大教的神子殿下,也擔不下這罪責。”有元嬰修士開口。

    那元嬰老者穿著一身褐色麻衣,盤坐在一只朱紅色的巨大酒葫蘆上,有人認出,這位正是‘酒神宗’的宗主吳元上人。據說這‘吳元上人’座下的葫蘆,正是一件威震星海的天寶,名為‘天河葫蘆’,一旦開啟,可以從中射出一掛天河,將一片大陸都淹沒掉。

    這樣一位堂堂宗主開口,自然威勢極重。

    “林河神子,您還是快讓開吧。”凌雲道長見五位神將都面色有些不善,匆忙急著叫道。

    “林河?魔日宗神子林河?難怪,也只有他才能如此輕慢狂傲,膽敢一人就阻攔我等上百元嬰。”眾人恍然。

    魔日宗林河的名聲,可是威震星海,號稱血手無敵,凶殘到極點。可也有許多人皺眉,這林河所說的‘地球之物’什麼意思?林河可不是地球人,為什麼要給地球出頭。

    不少元嬰修士听聞林河名號,也都臉色難看,包括麻衣老者神情都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這可是真正不朽大教的神子。小南天榜上都位列前五十的存在,一般元嬰根本不可能是林河對手。但依舊有人不服。

    “呵呵,林河你名聲雖大,但更多是以凶殘著稱,在小南天榜上也不過位列第五十位,真輪修為,未必比雲某強多少。”無極宗雲神將冷哼,他周身籠罩在一片雲霧中,身形縹緲,兩條雲龍交匯,如同仙人當世。

    “不錯,林河你偌大名聲,不如與玄某過兩手,讓玄某領教一下魔日宗神通。”躡空教玄冥神將也冷笑道。

    緊接著,接連有幾位星海大教神將開口。

    ‘林河’之名雖盛,但更多都是處于他手段凶殘,真論實力,在諸多神子中只能算墊底的,並不比洛長生強多少。

    只有姜初然一臉驚駭望著陳凡,青蔥玉手捂住小嘴,眼眸中滿是震撼與驚訝神情,無比不可思議,仿佛疑惑陳凡為什麼在這。

    就在許多人對陳凡身份不疑時,突然一聲高叫傳來︰

    “這家伙不是魔日宗林河,林神子早就被人殺死在遺棄星域中,連魂牌都破碎。魔日宗震怒,正派宗中大長老親自率領諸多元嬰,前來中土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場嘩然。

    林河竟然死了,眼前這個黑衣魔修是假冒的?

    陳凡定楮望去,就見那吼出的人,正是齊雲宗的魁梧男子張天橋。他面對陳凡的目光躲躲閃閃,但那銀瞳大師兄陳海峰,卻雙瞳銀輝璀璨,沖陳凡冷冷一笑。顯然這幾個齊雲宗弟子跑回星海,打探到最新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原來不是林神子啊。說,你到底是誰?膽敢假冒林神子身份,我看你肯定就是殺害林神子凶手!”酒神宗的吳元上人猛地膽氣一壯,指著陳凡叫道。

    許多之前不敢冒頭的中小宗門修士,同時也對陳凡痛聲疾呼,無比譴責,仿佛他們之前根本沒有任何縮卵般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我是林河嗎?”陳凡彈了彈衣服,面色從容淡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林河,到底是誰,為什麼要阻攔我等入內,難道你有同伴在其中,想獨吞造元神殿的好處?”林神將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幾位神將也眸光一冷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此,那進入神殿內的諸位神子可就危險了,但他們心中疑惑,這天下還有誰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敢同時針對如此多神子?

    “我,就是你剛才說的那個‘螳臂當車’的陳北玄啊。”陳凡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林神將詫異,眼眸金輝璀璨,似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而其他幾個神將先是一皺眉,然後恍然,無不用看待動物、白痴的目光望向陳凡。而周圍的上百位元嬰修士,諸多宗門弟子更是嘩然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?他就是滅掉太初寺、無極道場的那個地球的修士陳北玄?他竟然敢入仙土,還孤身一人阻攔在大門外,簡直不要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不會以為殺掉幾個最末流的元嬰,就可一人對抗我們整個星海各教?”

    “滑天下之大稽。”

    許多人都搖頭。

    “哼,我們之前懶得理會他,沒想到他自己送上門來,正好乘機碾碎他,以警示這顆星辰。”無極宗、太陽神朝等宗門有長老陰測測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不止要殺了他,更要斬絕這顆星辰所有與他相關的人,不殺個幾千萬上億,這群土著根本不知道我等神教威嚴所在。”另一位長老冷哼。

    凌雲道長直接傻了。

    陳凡不是魔日宗林河嗎?怎麼突然變成一個地球的土著了。

    林神將更側頭對姜初然輕輕一笑道︰“這個蠻荒星球的土著,到是有些膽色。可惜螳臂當車,根本不知道他招惹了何等恐怖的敵人。你看吧,已經有人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姜初然低頭,輕聲說是,但一雙縴縴玉手都攥出血來,臉色慘白到極點,眼眸全是擔憂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就看到一位元嬰坐不住,直接從腳下的飛行法器上沖天而起,雙手一劃,駕馭一柄巨大的青銅巨斧,猛地凌空劈向陳凡。

    那巨斧在半空中迅速旋轉,化作一團光輪,足有數丈大小,瞬間越過數千丈虛空,嗖呼一聲就出現在陳凡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‘混天斧’。”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這是一件非常有名的天寶,掌握在金鼎宗一位叫‘盧天明’的長老手中。據說極其強悍,隨著巨斧旋轉速度越快,距離越遠則威力越大,到最後,甚至可一擊劈碎星辰。盧天明只是元嬰初期,他雖不能一擊斬開星辰,但自信擊殺一個地球土著,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“當。”

    但出乎所有人預料。

    陳凡只是抬手,一拳打出,硬生生用白玉般的拳頭,把古老青銅鑄造的混天斧,生生給打飛,更在巨大的青銅斧面上,砸出一個縴毫必現的拳印來。

    “赤手撼天寶?”

    許多人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“這可是傳說中,煉體大成的修士,才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啊。”凌雲道長更低叫道。

    在小南天境,修仙者也分為煉氣煉體兩個流派,他口中的‘煉體大成’,至少是把一部元嬰級煉體功法,修煉到最巔峰。如此修為,哪怕在整個星海中,都是屹立絕巔的人物,甚至可被化神大能招攬,作為座下的‘神將’了。

    “肉身罷了,不算什麼,本宗主來試試。”酒神宗宗主吳元上人冷笑,他一拍座下的巨大朱紅色葫蘆,就見一掛如銀龍般的河水,從葫蘆中沖出。

    一開始,那銀色河水還很細小,之後越長越大,到最後,化作一掛天河橫空。懸在整個‘仙土’之上,東西足足有上百里大小,如同璀璨天幕般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吳元上人一指。

    那銀色天河就轟然砸下,帶著不知道多少億萬噸的恐怖力量。這一擊,足以把方圓數百里大地都打沉,便是大如山峰的元嬰魔物都扛不住,乃是純粹的物理一擊,恐怖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陳凡依舊還是一拳。

    他一拳橫天,攔腰把整條天河都打斷,無鑄的拳勁,更沿著那條銀色天河,逆流而上,節節炸裂開來,轟隆隆如雷蒙版,一直蔓延過數千丈虛空,把吳元上人座下的紅色酒葫蘆都轟然打炸。讓吳元上人狼狽不堪的逃離,一臉驚惶與羞憤。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連在場的幾位元嬰中期後期大修士和神將們都眼楮半眯。僅憑這一拳,陳凡的修為就非一般元嬰可比,至少凌雲道人、吳元上人甚至普通元嬰長老,絕非陳凡對手。

    “我來。”

    銀瞳青年陳海峰開口。

    他雙瞳中跳躍著銀色的火焰,身形如匹練般射出,那火焰飛騰而出,化作一只巨大的火鳥橫亙在陳海峰背後,燒的虛空都撲哧撲哧響動,似大日橫空般,盡顯‘小南天榜’上絕世強者的修為。

    “是‘銀極真火’。”

    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門頂級火焰神通,一般修士根本無法修成,號稱與‘九幽之火’平齊,可灼燒元嬰。甚至神子們面對這種火焰,也都謹慎到極點,不願輕易踫觸。便是幾位神將都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‘小心。’

    連姜初然心中都暗暗叫著。

    但陳凡只是張口一吸,就將那巨大的銀色火鳥猛地吸入口中,然後一手抓出,將驚駭的銀瞳青年陳海峰雙腳抓入手中,如同拎著一只小貓小狗版,猛地往地上一摜,當場將他渾身骨頭 里啪啦摜碎大半,然後一腳踩在陳海峰頭頂,將他半張臉都踩扁,鮮紅之血四溢,才目光淡然掃視四周︰

    “還有誰要來。”

    全場一片靜寂,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,連姜初然都目瞪口呆望著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