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古老蒼茫高達萬丈的‘造元神殿’前,長風呼嘯,魔物嘶吼。一道道如同龍卷一般的黑氣長龍,帶著陣陣罡風穿過神殿門欄。造元神宮高聳,通體漆黑繪制著無盡仙紋,仿佛如一座巨獸伏在大地上,千年、萬年、十萬年歲月流逝,都不曾在它身上留下絲毫痕跡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足足有上千丈高的神殿正門前,已經血流成河,流血漂櫓。本來就有上百元嬰,數千金丹修士被陳凡斬殺。而此刻,陳凡飛仙一劍,又彈指斬殺十三位青年天驕,五艘大型戰艦,連六位神子身上,都浮現出一道淡淡的血色紅線。

    那紅線看著不起眼。

    但能夠穿透神子身上數不盡護身寶物和符,在他們百劫不磨的肉身上,留下一道淡淡劍痕,這已經可說明問題。

    元嬰修士交手,勝負只在一線之間。

    除非是那種專修體術,煉體大成的超級修士,如陳凡這樣。否則大部分元嬰的肉身,根本扛不住頂級天寶一擊,只要被破開神通法寶,被天寶的鋒芒擦到,那就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實際上,六位神子也確實如此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從最左側的無極神子開始,他一身星光點綴的銀色長袍,從中間緩緩斷裂開來。這件天寶級的道衣,哪怕在星海深處都至少能賣十億靈石。但此刻,卻徐徐分成兩截,緊接著,那血痕向肉身中緩慢而又堅定不移的蔓延開去。

    “ 里啪啦。”

    在血痕蔓延的時候,無極神子周身的護體靈寶,發出清脆的聲音。只見他手上帶著的一枚古老青銅戒指,手腕上的一件黑色石環,腰間垂下的一塊龍紋玉佩,脖頸上掛著的青色玉牌等七八件寶物,同時破裂開來。

    ‘山河佩、無極神戒、神君玉牌、化虛石環...’凌雲道長在一邊,一眼掃過去,就認出其中三四件的來歷。可以說,每一件都有天大來頭,至少也是初品天寶層次的寶物,一般元嬰修士,一輩子都有未必能賺到,但無極神子身上卻攜帶著七八件,而且都是護身法器,比普通兵器天寶更加珍貴。

    但就是這些可以抗下巔峰元嬰一擊的寶物,此刻卻全部破碎開來,黯淡無光,靈氣全無,顯然都在陳凡的一劍下破碎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無極神子面色驚駭的從中間斷裂開來,整個肉身都被無形神刃切開,露出他那閃耀著玉色光芒的骨頭,和淡金色的肌肉。

    金身、玉骨、神血。

    這代表著無極神子煉體已近乎大成,遠比一般元嬰之軀強大的多,普通天寶都未必能傷到他,可是在陳凡的‘飛仙劍’下,卻一視同仁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無極神子整個人徹底爆裂開來,連體內淡銀色的元嬰,都被無形劍意一刀切成兩截。元嬰破碎,他哪怕大羅天仙附身,也注定活不過來了。

    一劍之下,無極神子隕落!

    但這只是開始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就只見如同煙花綻放般。

    太初神子、躡空神子、扶搖神子...六位神子接連爆炸開來,盡管他們的護身法器無比強大,凌雲道長甚至從中看到,有化神大能親手書下的‘護身神符’,但依舊沒用。陳凡那一劍,連大能符,都隨之一劍切開,最堅固不可摧毀的元嬰和神魂都斬成粉碎。

    一劍飛仙,恐怖如斯!

    到最後,連渾身金黃,籠罩在層層怒焰之中,仿佛一頭黃金獅子的太陽神子,都憑空斷裂成兩半。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,無不噤若寒蟬,呆若木雞。

    “恐怖,太恐怖了。”凌雲道長小聲叫著。他兩腿都不由自主在打顫。之前他沒有向陳凡出手,所以陳凡饒過了他。

    其他一些僥幸逃過的長老弟子們,更是牙齒都在打顫。

    但這些人此刻恨不得自己一頭撞死算了。

    太初神子、無極神子、躡空神子、太陽神子...足足六位神子神隕,更不知道有多少位小南天榜上的天驕,和大教長老隕落在此。

    這是捅破天的巨大禍事啊。

    一旦傳回小南天境,整個星海都會為之震怒。恐怕那些不朽神教的最高層都坐不住,他們必然要派出比之前強大是十倍、百倍的艦隊,前來征伐地球。到時候,不僅地球、遺棄星域,連他們這些活下來的諸多元嬰、金丹,同樣沒法逃脫。

    不朽神教們的怒火,必然要牽連到他們頭上。

    我家神子神將都死了,你區區一個元嬰或金丹怎麼活下來?是不是賣主求榮,出賣我家神子,助紂為虐?

    只要有一個人說出這樣的話,他們就死無葬生之地。

    “啊,我絕不會死!”

    突然,一聲吼叫傳來。

    只見身形縹緲的躡空教神子身上,突然一張符劇烈燃燒起來,一股神聖氣息傳來,那赫然一張‘替命神符’,比護身神符的等級還要高一層次,乃是以化神大能的血液書就而成。

    大能之血何等珍貴?

    有傳說,大能一滴血,可殺元嬰,讓方圓數百里化作齏粉。盡管這說法夸大了許多,但以大能之血書就的‘替命神符’,救下一條命來,也是輕而易舉的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只見神符燃燒,化作一道神聖光芒籠罩在躡空教神子身上,他斷成兩截的身軀,竟然在神聖光輝之下,逐漸愈合,肌肉長出新芽,互相交織,血液和骨頭同樣恢復,到最後,連肌體身上的拿到淡紅色劍痕,都被神聖光芒抹去。躡空教神子竟然恢復原樣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能神符。”

    剩下幾位元嬰同時叫著。

    凌雲道長更撫須長嘆︰“也是,堂堂不朽神教的神子,未來有機會證道化神的‘小神君’,身上怎麼會沒幾件護身、替死、救命的神符呢?確實不該就這樣一劍死去。”

    那躡空神子更哈哈大笑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那劍法確實不錯,但想一劍殺死我,簡直如做夢一般。本神子的底蘊深厚,豈是你能想想的?”

    他此刻在神符光芒籠罩下,全身盡復,連一絲一毫傷痕都沒有,氣息更強盛到最巔峰程度,比之前甚至還要好半分,哪有絲毫垂死重傷的模樣?

    “陳真君...”

    連姜初然,也忍不住縴細玉手抓住陳凡的衣角,無比緊張。

    如果躡空神子能恢復,其他神子身上說不定也帶著替死、續命的神符或寶物,也能復活。而陳凡強絕天地的一劍,說不定只能殺掉幾個青年天驕,這就太不值了。

    別人以為陳凡無敵,但姜初然早就敏銳察覺到,陳凡劈出那一劍後,青銅古劍上的光芒就黯淡下來,如同一柄凡塵舊鐵般。顯然短時間內,陳凡絕沒辦法再出第二劍。

    實際上,姜初然猜的不錯。

    ‘飛仙劍法’可以激發古劍之中歷代主人蘊藏的無上劍意,將之激發出來,配上至強劍術,一劍之威,恐怖到絕巔。所以能連斬六大神子。

    但一劍之後,劍中真意被消耗一空,需要許久才能恢復,哪怕是陳凡,此刻手中沒有第二柄天寶級神劍,也沒辦法再劈出一次。

    但陳凡拍了拍她的手掌,輕笑一聲︰

    “躡空神子,你太小瞧我這‘飛仙一劍’了。能夠威震星河,縱橫宇宙,斬殺合道真仙的無上劍術,豈是你區區一張‘替命神符’就能救下的?不要說區區一條命,便是你有千百條命,也逃不脫我此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麼意思?”躡空神子面色一冷道。

    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,只見躡空神子身上,原先淡紅色劍痕處,再次浮現出一道赤色劍痕。那劍痕由里到外,憑空浮現出來,猛地再將躡空神子,連同神魂帶元嬰,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只見無極神子、太初神子、扶搖神子等,接連借助‘替命神符’復活,但又先後被體內的無形劍意再次斬殺。

    尤其是躡空神子,他身上攜帶三張替命神符,足足復活了三次,也被無形劍意連續斬殺三次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他神符消耗干淨,徹底慘嚎哀叫著,被那藏于體內神魂深處的劍意,把元嬰與肉身徹底絞殺,爆成一團血霧,消散在天地間。

    那一刻,全場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殘存活下來的大教元嬰,和各宗長老弟子們,都瞠目結舌的望著這一切。凌雲道長,更是連手掌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這是何等恐怖,何等神妙的劍術?

    連神君親自書寫,用大能之血繪制而成的替死神符都無法復活。哪怕復活後,劍氣依舊會追殺,是不是意味著,此劍永藏神魂之內,哪怕你輪回轉世,投胎奪舍,依舊會跟隨,生生不息,永遠不歇?

    “這...這還是人間的劍法嗎?便是神級劍術,也遠沒有這等恐怖的威能吧。”凌雲道長顫聲道。

    陳凡一笑。

    這當然不是人間劍法,無名劍仙當年能以區區返虛修為,斬殺合道真仙,震驚宇宙。他所創建的‘飛仙劍法’,便是在宇宙各種殺伐神通中,都是能排名進前二十的存在。在如今陳凡修煉的各種神通中,威能更可位列前三。

    若非每施展一次,都需要一柄神劍,它甚至可列入當世至強神通行列!

    但這時。

    突然只見太陽神子身軀上,猛地燃起一道火焰,那火焰包裹著一只金色元嬰,化作一道金虹向著造元神殿中射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