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如此,所有的謎題解開。這里根本不是什麼‘造元神宮’,神殿門口的牌匾,一定是老師他們後寫的,所以用雲篆這種近代古文,而這座宮殿當年,是天兵天將們的居所。也只有那些誕生在仙界,追隨著上古仙人征戰四方的天兵天將們,才動輒數千丈上萬丈高。”陳凡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天兵天將只是傳說。

    這個宇宙中,數百萬年乃至數千萬年下來,都未必有人親眼見證過天兵天將。畢竟千萬年以來,已經無人飛升。

    不要說天兵天將。

    連渡劫飛升和仙界是否存在,如今在宇宙中都成為一個疑問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懷疑,上古時代記載的那些飛升仙界的仙人,是不是假的。他們只是離開宇宙,前往其他世界去了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是那僅有見過得人。

    他不僅見過,甚至還與它們交上手,殺的天上地下,血流成河,人仰馬翻。

    當年那些天兵天將,無邊無涯,動輒千萬丈高,比星空深處最高大的‘雲巨人’一族,還要高得多,只有傳說中的‘星空巨人’才能超過他們。而且每一個修為,最低也在化神之上,那些天將更是合道真仙。

    回想起當年與那些天將們的廝殺,陳凡就冷笑一聲,眼中閃過一絲殺意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來,此殿應該改名叫‘天兵殿’,造元神宮是後起的名號。但既然起此名,必然有深刻寓意。”陳凡想了想。

    他迅速在幾個宮殿內穿梭,見藏兵閣、甲冑閣里面都空空蕩蕩,顯然也都被洗劫過。這不出陳凡所料。

    盡管那些天兵天將,並不放在前世陳凡眼中,都如同螻蟻一般,隨手碾死一大片。但它們隨便一片甲冑,一件兵戈,落入房間,都是神寶聖寶,乃至準仙器級的存在。

    要知道仙界同等修為,可比凡間強了一大截,同等寶物,也遠勝凡間同品階法寶。

    “連一塊瓦片都沒留下?”

    陳凡徹底無語了。

    他把好幾個宮殿徹底轉了一大圈,什麼都沒見到,只剩下空蕩的石頭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頭。

    他背負雙手,步出藏兵閣,正準備離開,繼續追著太陽神子的元嬰時,忽的目光一凝,落在某個角落上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只見拐角處,有一柄斷掉的刀刃插在地面上。那刀刃足有數丈高大小,通體黝黑,上面銹跡斑斑,遍布綠色的銅銹,周圍更滿是灰塵,不知道有多少千年、萬年過去了,一絲一毫的靈氣都沒有,顯然已成廢鐵。

    “這是...”

    陳凡摸了摸下巴,繞著那‘斷刃’,走了幾圈。

    他出手,輕輕敲擊‘斷刃’,只見其刀身上發出洪鐘大呂一般的聲響,無比清脆。材質無比特殊,以陳凡此生從未見過的材料打制而成,無比堅固,甚至陳凡一拳砸上去,都未能撼動其分毫。

    “從材料上看,這‘斷刃’絕對不是數十萬年前的,倒有點像上古時代,曾經存在的某種‘仙金’,這通常是渡劫玄仙們用來打造無上仙寶,使用的至強仙料。如今整個宇宙,恐怕都沒有多少此種仙料存在。我當年打造仙寶時,都是去其他世界尋覓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他眼眸中光芒生滅不定,思考道︰“這塊刀刃,當年應該屬于某一柄制式仙兵一個角刃,或者是刀尖一塊,最後在大戰中繃斷了,仙氣散去化作凡鐵,才插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天兵天將們使用的兵器,都是仙界統一打造,用‘仙金’鑄造而成,無比珍貴,而且動輒有千百丈長,這數丈高的刀刃,放在一件仙兵上面,估計只算拇指大的一小截。

    但哪怕靈氣盡散,化作凡鐵,也無比珍貴啊。

    畢竟那可是仙金!

    陳凡當年為了尋到仙料,不知道踏過了多少個世界,與無數至強妖獸、神獸搏殺,闖入一個個立足千百萬年的古老宗門,與那些頂級合道真仙交手,為的也不過只是巴掌大小的一塊‘仙金’罷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,這麼一大塊,肯定不都是仙金鑄造,否則它的價值,可能比一個太古聖地還要值錢的多,足以讓九大仙宗的真仙們,為它打破腦袋。但里面至少摻雜了‘仙金’,所以才讓它如此堅固,千萬年之後都不朽。”

    後來席卷整個‘天兵殿’的諸多仙宗大能,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,可能認為它靈氣盡失了,所以無意中漏過了它。而那些神子、青年天驕們,則有眼不識泰山,不知道這曾經是一柄天界仙兵,所以也不曾理會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狂喜。

    哪怕僅僅是一柄制式仙兵的一角,殘兵斷刃。哪怕仙氣靈脈散去,千百萬年後已化作凡鐵。但它終究是‘仙兵’,用仙金摻雜鑄造而成。

    沒有神通法力,但僅僅是堅固鋒銳,就超乎一切天寶之上,便是普通神寶,都未必能比。

    “我若手持此兵,何須動用‘飛仙一劍’,恐怕一擊之下,就能把太初渾天船、無極星舟等斬成兩截。什麼太陽神子、無極神子之流,更是不堪一擊。一切神寶之下,都擋不住我一刀。”陳凡大笑。

    而且,陳凡眼楮微眯,他敏銳的神識隱約能感受到,這柄斷裂刀刃的深處,似乎還藏著一絲絲能量凝聚。那能量無比晦澀微弱,但隔著千百萬年,卻依舊未曾消退。

    顯然這柄仙兵,並不像它表面那樣,已經徹底化作凡鐵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陳凡嘗試注入一絲法力,但‘斷刃’卻絲毫未有反應。

    陳凡不理,繼續加強注入。

    隨著法力注入的越來越多,到最後,‘斷刃’上面的綠銅銹,有一些忽的剝離開來,隱約綻放出一絲絲晶瑩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緊接著,一股無形吸力從仙兵深處傳來,陳凡只覺得,自身龐大的真元,瞬間如同決堤一般,被這半截刀刃盡數吸取而去。一成、兩成、三成...到最後,那刀刃吸了陳凡接近九成的法力,相當于一位元嬰後期修士的全部真元後,才總算發出一聲輕鳴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這時,刀刃輕輕震動,它數丈高的黝黑刀體上的諸多綠銅銹,此刻盡皆消退,顯露出晶瑩剔透的刀身。

    刀身上光芒越來越盛,到最後,化作一團璀璨的仙光,一股股比神聖氣息更高級別的仙威,淡淡釋放出來。這雖然僅僅是一柄仙兵斷裂的小截,但從品階上,卻遠高于人間的諸多神寶、聖寶一流,畢竟是仙界的兵刃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

    陳凡出手,想把它拔起來。

    但‘斷刃’留在原地,絲毫未動,任憑陳凡足足凝聚‘止境之花’的強悍肉身,甚至可拔起泰山的雄渾法力,也無法撼動這斷刃分毫,甚至連斷刃上面的仙光,此刻也逐漸收斂,漸漸淡去,並不為陳凡所動。顯然太陽神子等也都發現這柄斷刃,只不過他們用盡辦法都無法取走,才任其留在此處。而這柄‘斷刃’此刻,也並沒有認同陳凡。

    但陳凡冷笑︰

    “哼,吃了我的好處還想跑?你以為,我是那幾個螻蟻神子?便是你家主人,我當年也殺了不知道多少個。何況區區一柄斷裂的殘兵破刃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陳凡一捏法訣,手中如龍變換,猛地一跺腳爆喝一聲︰

    “《玄天控兵訣》,煉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赤色光芒,從陳凡掌中射出,落在斷刃身上。

    那道血色光芒如同蜈蚣般扭曲,瞬間撲在斷刃上面,瘋狂的向里面滲透而去。它就如同巫師強加的魔咒般,讓斷刃嗡嗡的劇烈震動,比之前鳴叫大聲千百倍,里面的仙光更 的綻放出來,就似一朵璀璨的仙花一般。絢爛光芒充塞整個石室。恐怖的仙威從其上勃發,如同片片刀刃般,讓陳凡的皮膚都隨之割裂開來,露出一絲絲血跡。

    但陳凡理都未理,目光堅定的盯著那‘斷刃’,瘋狂的注入法力于‘玄天控兵訣’中。

    嗡嗡嗡。

    隨著法力注入,斷刃鳴叫的聲音越來越大,到最後,響徹整個神殿,如同龍吟一般。幾乎以肉眼可見的赤色光芒,先是從最上端浮現,然後一直向下端蔓延。

    一尺、兩尺、三尺...

    一丈、兩丈、三丈...

    其間‘斷刃’劇烈掙扎,甚至放出刀氣,把陳凡身上割裂出一條條近尺許長的傷口,血跡嘩啦啦的留下,最大的一條傷口,甚至差點把陳凡攔腰斬成兩截。但陳凡面目清冷,絲毫不曾理會,只是運轉法訣,強行煉化這柄斷刃仙兵。血色光芒依舊在蔓延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當血光徹底籠罩住整柄‘斷刃仙兵’時,那斷刃上的仙光猛地一亮,然後瞬間收斂下去,化作一柄只有數尺長的普通黝黑兵刃。

    陳凡伸手將它拔起,見上面刀面黝黑如鏡,仔細看才能隱約看到一絲絲血色紋路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清楚,自己總算初步將這柄‘仙兵’煉化掉。但想要徹底將之納為自己的真正兵刃,如養劍葫般如揮指臂,還不知道要多久。

    但陳凡不急,只是淡淡一笑︰

    “落入我手中,你還想翻身?便是你家主人來了,本座也一巴掌拍死。”

    斷刃毫無動靜,但陳凡卻感覺到它最深處,微微顫動一下,輕不可聞。

    陳凡絲毫不理會,目光抬頭望向殿外︰“該找那個太陽神子的麻煩了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