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柄仙兵斷刃到底有多強大,其實連陳凡也不太清楚。它表面靈氣散盡,化作凡鐵,理論上來說,只剩下一點點堅固和鋒銳。但陳凡卻能感受到,在它最深處,還有一絲絲仙脈留存,並沒有盡廢,依舊能激發出一點仙兵的威能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灌注法力,第一次嘗試著激發這件仙兵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當雄渾浩大的法力注入仙兵中的時候,這件黝黑鐵條,猛地亮起晶瑩剔透的光芒。上面那些綠銹黑鐵全部剝離,璀璨的仙光從鐵條上綻放開來,它此刻,化作一柄雪亮鋒銳的刀刃,刀尖上閃耀銳利到極點的光芒,連虛空都承受不住,哪有半點破鐵條模樣。

    “斬。”

    陳凡在太陽神子驚駭目光中,一劍掃出。

    “ 嚓一聲!”

    虛空中仿佛打了一道閃電,太陽神子只驚駭看到,一道璀璨仙光橫過天際,如同仙王手中的絕世仙劍般,摧枯拉朽的斬在他身上。輕易劈斷黃金神矛,然後如同切豆腐般,把他身上的‘太陽戰衣’劈碎掉,之後如抽刀斷水般,一刀劃過太陽神子的元嬰,把他的元嬰當場切成兩截。

    甚至那璀璨仙芒沒有停歇,把他斬斷後,更劈在了大殿中央的一根石柱上,把那個通體黑色石頭打造,上面紋繪著仙紋,從頭到尾無人可撼動一絲一毫的石柱,都劈出一個尺許深的缺口來。

    “這...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他過了許久,才反應過來,猛地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︰“不,這不可能?”

    轟隆隆。

    虛空如滾雷劃過。

    他元嬰被攔腰切成兩截,血液噴涌而出。對于元嬰修士來說,修成元嬰後,肉身已經不算什麼,元嬰才是一身九成精華匯聚所在。這每一滴金色血液噴出,對太陽神子而言,都是數年乃至數十年苦修的功力流逝,而且絕對不可尋回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絕對不會死,你區區一個地球土著螻蟻,拿著一根破鐵條,怎能傷我?”太陽神子此刻都語無倫次了,他拼命吞著丹藥。

    上品天藥、準神藥,甚至一顆只剩一小截根須的殘破神藥都被他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那神藥別看只剩不到十分之一點,殘破到只留下根須,但渾身綻放著紫瑩瑩的光芒,蕩漾著神聖的氣息,赫然是真正神藥,威能恐怖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剛吞下半截,他的元嬰就瞬間長出諸多肉芽來,那肉芽迅速蔓延,和下半截元嬰連在一起,幾乎兩三個呼吸間,被斬成兩截的元嬰竟然要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“你這只螻蟻還想逆天?”

    陳凡手一揮,那閃耀著晶瑩剔透光芒的黝黑鐵條就射出,猛地將太陽神子釘在了古井前。任憑他如何掙扎,神藥如何強大,都絲毫沒用。鐵條上的仙光綻放,對太陽神子的元嬰而言,就如同熾熱的鋼鐵插入冷水中一般,放出呲呲的劇烈燃燒聲。

    “啊?這...這是什麼?快...快拔出來,本神子受不了!”太陽神子慘嚎。

    他只覺得,自己神魂似乎都被釘在炮烙上面,被無比高的溫度瘋狂灼燒著,那種疼痛,痛入靈魂深處,不下于那些被魔火灼燒魂魄的人,甚至還要更勝數籌,讓這位太陽神教的無敵神子,也忍不住發出求饒的嚎叫聲。

    噗嗤噗嗤。

    他神魂肩膀上,更一陣陣金色的霧氣騰起,在黝黑鐵條周圍,整個元嬰肩部都燒出一個巨大的空洞。任憑神藥的藥力多麼雄渾,元嬰神魂瘋狂恢復,但依舊沒用。那鐵條的仙光淡淡綻放,對太陽神子而言,就如同劇毒般,根本無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當年下令血洗北瓊派的人,到底是誰?”陳凡一腳踩在太陽神子的神魂上,低頭俯瞰他,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是納蘭,我...我只是讓他地球尋找功法。他...他就把整個地球上的宗派,全...全都血洗了一遍。不關我的事啊。”太陽神子一遍哀嚎,斷斷續續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納蘭神將呢?我听說他跟隨你一起進入造元神殿中了。”陳凡語氣淡漠問道。

    太陽神子眼中眸光閃爍,想要不答。

    但陳凡輕輕推了一下黝黑鐵條,讓它插入神魂中更深處,太陽神子就承受不住,繼續慘叫道︰“他...他已經回星海中復命,我等只是神朝的先頭部隊,尋到大機緣後,需...需要統治神朝的主力人員,以及大神子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他跑了?”陳凡眉頭微皺,然後低頭望向太陽神子︰“你們尋覓到什麼大機緣,我看這造元神宮里面空無一物,沒有什麼寶物機緣啊。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此時徹底閉嘴。

    任憑陳凡怎麼威脅,甚至拔出黝黑鐵條,在他身上連插三四個金色窟窿,他都強忍著,不發出一絲聲音。顯然太陽神子知道,那‘大機緣’只要不說出,他就有活命的機會。可一旦道出,他對陳凡就徹底沒有利用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說,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一聲,拔出黝黑鐵條,竟然踏步走到大殿中間那口古井前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麼?”太陽神子見他身形離古井越來越近,神情猛地緊張起來,聲音有些顫抖著說道,連手掌都猛地攥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陳凡背負雙手,俯瞰古井︰“造元神殿,這‘造元’二字,整個天兵閣中都看不到。歸根到底,是在這口井中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古井看起來空無一物,其實連通著整個仙土和天上的無窮法陣,乃是整個仙土的核心控制點之一。甚至我猜測,整個仙土內,如這樣的神殿,不止一座,至少有九十九座,才能覆蓋整個浩瀚仙土。而誰若能掌控這十八座‘神殿’,就能操控整個仙土。到那時,大機緣自然唾手可得。”陳凡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怎麼知道?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臉上木然現出無比驚駭之色,他望著陳凡,如同見到鬼魅一般。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不答。

    他甚至連所謂的大機緣是什麼,都清楚了。

    ‘造元、造元。’

    蒼青仙人等在宮殿門口,留下這兩個字的時候,就已經說清楚大機緣的本質。不是什麼仙兵法寶,也不是什麼上古仙人留下的天書符,更不是所謂的仙藥神藥。而是這仙土下鎮壓的一整具無法想象的禁忌魔尸啊。

    ‘仙胎’已經現世。

    這布在仙土之上,無數仙宗合力的諸多法陣,顯然作用就不大了。甚至蒼青仙人等都未必會再回歸這顆星辰。

    但他們留下的這個將魔氣轉化成‘仙氣’的超級法陣,就是整個地球最有價值的存在啊。

    ‘誰能控制住這九十九座‘造元’神殿,就能將那些轉化而來的仙氣,納為己有。這是真正的滔天機緣。哪怕這仙土之下的魔尸,供應了千萬年魔氣,剩下的力量已寥寥無幾,恐怕不足千分之一。但哪怕這千分之一,想造就一位大能,也是輕而易舉的。’陳凡低聲說著。

    他眼眸劇烈閃動,心髒都開始撲通撲通跳起。

    若能真正掌控這座法陣。

    陳凡有自信,能在十年之內,晉級化神,而且還是頂級化神那種。那樣,哪怕小南天境的所有化神大能聯手,他也能一掌掃平,甚至重登真武仙宗,都未必會懼怕許多。

    不過下一刻,太陽神子的話打破了陳凡的幻想︰“陳北玄,我不知道,你從何得到這個天大秘密。便是整個小南天境,知道此處乃是星河世界那些古聖仙人們,凝聚仙氣仙晶之所,也少之又少,不超過五個人知曉。而且這五個人,每一個都是整個星海中最巔峰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要知道,你是沒法佔據這造元神殿的。這座神殿本來盤踞一尊偽化神級魔物,是我教一位老祖,不惜犧牲自己,在數萬年前強頂著壓力潛入此地,強行將那尊魔物擊殺掉,為此甚至當場坐化于此。而其他神殿中的準化神級魔物,都依舊存在,你想佔據所有神殿,根本不可能!”

    說到這,太陽神子眼中露出一絲痛心。

    一位化神大能隕落啊,哪怕對強盛到極點的太陽神朝來說,都是無法承受的災難。長生教一門三化神,就敢號稱星海至強之一。太陽神教的化神,撐死比長生教多一點罷了。

    “偽化神級魔物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連他都感到棘手。

    任何妖獸、生命、人類甚至魔物,只要沾到‘化神’二字,那就絕對截然不同了。哪怕魔物這種蠢笨無知,一點靈性神魂都沒有的存在,巔峰元嬰級的魔物陳凡都能一張壓平,但面對偽化神級的魔物,他如果不出動底牌的話,都未必能打過。

    這就是‘化神’的恐怖。

    當年證道偽化神的踏天神君,能夠一人橫掃星海,留下的道統讓陳凡都棘手。何況不止一尊偽化神,九十九座神殿,那就是九十九尊偽化神級存在啊。

    “難怪這個天兵閣中,沒有一點艱難險阻,我還在想,當年老師他們把陣法核心建在此處,難道不設置一點法陣陷阱保護,原來如此啊。”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過,只有一座神殿也行,沒法全取整個仙土九十九座神殿,所有的仙氣,但截取九十九分之一,凝聚一塊仙元晶不算太難的事情,甚至能吸到一口仙氣,對我此時修為,也大有裨益。甚至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,突破止境,達到前所未有的金丹至境。”

    陳凡想著,走到古井前,盤腿而坐,神魂滲透入其中,雙手捏動法訣,口中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隨著他法訣轉動。

    虛空中,竟然有一道道符憑空浮現,落入古井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別白日做夢了,當年我家老祖親自前來,都無法打開這古井內的法陣。此陣連同虛空深處的無上仙陣。除非你同時掌控九十九座造元神殿,又或者是那布陣的仙宗傳人,否則絕不可能喚醒掌控它。”太陽神子躺在地上冷笑。他身上還有七八個金色窟窿,但在漸漸復原中。

    太陽神子一邊暗中積蓄力量,一邊冷哼道︰“這虛空中的仙陣,我等雖然不知道是誰布下,但連我神朝神帝和幾位化神老祖們都確認,那是整個宇宙最強大的仙陣之一。布陣者,必然是來自太古聖地或至強宗門,甚至可能出自九大仙宗之一。你知道九大仙宗嗎?那是在中央星河大世界,也至高無上的存在。不過,憑你的身份來歷,恐怕連九大仙宗的名號都未听說過吧,哈哈。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一邊說,一邊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的笑聲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只見那十丈大小的古井中,突然騰起一道璀璨光柱,光柱瞬間射穿大殿,射穿神宮,射入到遙遠無盡的蒼穹中,與天地間無窮法陣聯系在一起,那一瞬間,整個仙土都綻放出無盡絢爛的光芒。從天地上往下看,就見到浩瀚仙土之上,仿佛有一顆星星,突然亮起般,射破了蒼穹與黑暗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眼都瞪出來,不可思議望著陳凡,如見鬼魅般。

    PS︰五更爆發完畢,求月票求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