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離開地球踏入仙土時,地球的局勢同樣開始風雲變幻。北瓊派雖然還沒有正式開宗立派,但整個世界的目光,已經全部集中在江南省楚州,集中在那座小小的雲霧山上。

    越來越多的北瓊殘余弟子,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。

    尤其等昆墟界重新開闢,很多昆墟金丹和陳家子弟返回北瓊後,更是把北瓊的聲勢推到了頂點。超過上百位金丹啊,整個地球都湊不出如此龐大的戰力,尤其還有‘周天星河劍陣’。曾經有黑暗異族的余孽,乘著陳凡離開,突襲北瓊派,直接就被一道劍芒橫空,當場斬殺。

    陳凡離開兩個月。

    北瓊先行開宗,尊陳凡為宗主,由陸燕雪和阿秀兩人主持,昆墟界諸多金丹作為北瓊派的外門長老,在雲霧山大開山門,向全球招收弟子,雖未正式開宗立派,但所有人都看出北瓊派氣吞萬里如虎的氣魄。許多小門小派,如七煞門、金剛寺之類,甚至舉宗投入北瓊中。

    “氣象極盛啊,當世第一大宗,恐怕首推北瓊了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感嘆,尤其是CIA地下論壇里,許多外國修煉者,如日國、高麗、緬國等,都酸的說不出話來。神聖之眼更是一句話都不敢發,生怕被北瓊的長老們找上門來,一掌轟殺。北瓊建立山門後,分支在五大洲四大洋遍地開花,每個地方,都有北瓊的分部。

    東歐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們干什麼?”一個修煉黑暗魔法的家族莊園內,直接被數十位北瓊弟子闖入其中,身穿黑袍一身先天修為的家主驚怒無比。

    “修斯頓尼爾,你當年追隨黑暗血族,為了從血族手中得到黑魔法修煉法門,殘殺數千人。血族的侍女供應更是有一半出自‘休斯頓家族’,這一切,我等已經從那些侍女口中調查清楚,證據確鑿。修斯頓家族罪大惡極,反叛人類,按律當誅!”高林漫步而入,大聲宣揚著。

    他穿著青色緊身道服,面容俊颯,身形修長,一身修為赫然達到神海巔峰,乃是北瓊殘存弟子中,修為最高的幾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你們找死,我修斯頓家族乃是綿延數百年的古老世家,我族立族的時候,你北瓊還不知道在哪里,不要以為陳北玄一時得勢,你們就能當地球的審判者。”

    修斯頓尼爾狂吼著,他原先氣度非凡,保持貴族禮儀彬彬有禮的俊臉,此刻徹底扭曲。修斯頓尼爾手掌一揮,手中的鎏金黑手仗上,就飛出一團巨大的黑色霧氣,幻化出無數黑色蝙蝠,鋪天蓋地的飛向諸多北瓊派弟子。那些蝙蝠嘶吼,每一個足有通玄期妖獸的修為。

    “膽敢反抗,殺無赦!”

    高林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緊接著,虛空中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,轟然壓下,把無數蝙蝠重新震成霧氣,更將修斯頓尼爾直接壓趴在地上,如同一只大青蛙般,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金...金丹?”修斯頓尼爾眼楮瞪大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多謝長老出手。”高林快步上去,用禁魔圈將修斯頓尼爾禁制住,然後拱手對虛空恭敬行禮。空中一個輕飄飄‘嗯’聲閃過,然後就看到一抹黑光瞬間飛騰而去。

    “走了,呼。”高林長舒一口氣,擦了擦額頭的汗珠。這些來自昆墟派的外門長老,無一不是金丹修為,遠勝北瓊派諸多弟子,讓高林等人每次和他們辦事合作時,都膽顫心驚,不過有陳凡鎮在上面,這些金丹並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“搜尋莊園,所有修斯頓家族的人,一個不留,全部帶走。”高林下令,眼中閃過一絲絲憂慮,此刻北瓊頭重腳輕,全靠陳凡的威名鎮壓,若陳凡有一天不在了,可怎麼辦?

    但整個地球,卻無暇想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北瓊派開宗後,就大肆擴張,向全世界瘋狂蔓延而去,不過區區半年時間,北瓊派幾乎統治了大半個地球的修煉界。

    北瓊有陳凡留下的諸多修仙功法,和昆墟界傳承自上古地球的修煉法門,對所有大小宗門,都有致命吸引力。一開始只是小宗門投靠,到最後,連太極宗、八極門這樣的武道大宗,也有並入北瓊,當個外門長老的趨勢。

    如今北瓊弟子身份無比顯赫,比當初的‘太初寺’‘無極道場’等幾個修煉聖地弟子,還要尊貴的多。

    “媽媽,我要報考北瓊派的初級弟子入學考試。”有小娃娃眨著大眼楮盯著電視上放過的北瓊派廣告。

    “好的呢,我家囡囡若能考入北瓊派,未來便是比億萬富翁還要吃香呢。”年輕漂亮的媽媽在一旁笑的大眼楮都眯著。

    時光流轉。

    雖然陳凡不在,但北瓊派蒸蒸日上。阿秀、陸燕雪等人把北瓊派的框架建立起來。核心長老、內門長老、外門長老、真傳弟子、內門弟子、外門弟子、不入門學徒一層層向下推進。還有遍布各大洲的堂主、執事、護法等等,北瓊的氣象一天比一天浩大,雄踞雲霧山巔,如同一個龐然大物般。楚州更因此成為世界矚目的修煉聖地。

    但一日。

    有衛星捕捉到,天外有一道流星降下,落在北美。

    緊接著,就接到傳聞,是一顆來自‘天瀾星’的元嬰天君,遠渡浩瀚星空而來,駕馭著青銅古舟,帶著諸多弟子和門徒,前來地球取經。

    那位名叫‘安珀’的元嬰修士,非常和善。

    “中土當年,就是整個遺棄星域最鼎盛的修仙大星,僅次于天荒星。如今再次復甦,金丹輩出,天驕無數。老朽率領弟子們前來中土追慕前輩風範,歷練學習。”

    北瓊派眾人對安珀非常警惕。

    他雖不來自星海大教,但終究是域外修士,對地球心思不明。血族老祖、封祥天君等,可也都來自域外星辰,卻在地球作威作福。有些北瓊長老建議,是不是動用‘周星星河劍陣’將這位安珀天君擊殺掉。

    但地球的其他勢力,卻舉手歡迎,無比歡快接受。

    他們這大半年被北瓊派壓的太慘了,便是五大強國都喘不過氣來。北美總統,第一時間接見了安珀天君。緊接著,北美諸多財閥、世家、宗門,紛紛拜見安珀天君,甚至有許多財閥子弟,直接拜入安珀天君門下。

    “天君此來,乃是為了和平與友誼而來,打開了地球與天瀾星之間互相交流的偉大進程。不能因為血族老祖等人的事情,就開頭否決天君的善意。我地球能容的下陳天君,如何容不下安天君呢?”

    有人宣言。

    再加上諸多國外媒體造勢。

    一時間,安珀天君仿佛成為慈眉善目的外星友人,前來普度地球般。安珀本人做法也非常和藹,一反元嬰修士的架子,主動和北美高層打成一片,更收了很多財閥世家的族人當弟子,還宣傳,要在地球開宗立派,將天瀾星的道法傳播于此。

    更有傳聞。

    安珀天君並非普通元嬰初期,乃是元嬰巔峰大修士,哪怕在整個遺棄星域,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天君級高手。他座下三個弟子,赫然都是元嬰,其他弟子更金丹巔峰。

    頓時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都轟動了。

    無數人前往北美,想要拜入安珀天君門下,一時間,人潮滾滾,安珀天君光環加身,隱約要超過陳凡的節奏。北美大地上更有一個道統崛起,要與北瓊分庭抗禮般。

    尤其安珀天君座下一個弟子,更是放言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?沒听說過。血族老祖哪怕在血族祖星,都排末席,殺了他不算什麼,連我三位師兄都可親手生撕他。而我師可是能和血族第一祖相提並論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更是舉世嘩然。

    安珀天君未發言,但他座下三弟子邢虎天君開口︰“若那陳北玄在,當來拜見我師。我師在星空深處,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天君,修行兩萬余載,他一個區區元嬰後輩,怎能如此托大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我師名動星河,降臨任何一顆星辰,都驚動諸多元嬰迎接。陳北玄身為中土唯一元嬰,早該率眾前來,持晚輩禮給我師請安。”二弟子玄龍天君也說道。

    安珀天君一襲道袍,滿頭白須白發,仙風道骨,只是撫須輕笑並不說什麼。但他座下諸多弟子,卻都對陳凡和北瓊不滿。

    有些國外的修煉者,更是跳出來叫著。

    “安天君遠道而來,陳天君作為地球代表,確實應該出來迎接一下安天君和諸多天瀾星友人們。否則讓別人說我等失了禮數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陳天君鎮壓當世,乃是唯一元嬰,只有他出面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北瓊派還不快快請出陳天君!”

    許多議論。

    連諸多網民們也沸沸揚揚。

    大半年時間,陳凡消失不見。許多國外的殘余敵人本來不敢動,畢竟陳凡雖不在,但昆墟上百金丹可是實打實。但如今安珀天君等從天外降臨,頓時給了他們最好的借口。

    一時間。

    世界目光匯聚向北瓊派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