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黃金族老祖真的放話了?”

    “千真萬確,南美的幾個北瓊派據點,就直接被黃金族的金丹強者,當天就踏平。據說黃金族老祖,已經準備登北瓊派大門,找北瓊派算賬呢。”

    “北瓊派這些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惋惜,有人偷笑,有人看戲,有人欣喜。

    整個網絡亂成一鍋粥,十數股勢力降臨,如今地球已經非陳凡和北瓊派一家獨大了。火桑星、岩古星,還是深藍星的天君,降臨地球後,無不先向安珀天君請安,口稱晚輩,持弟子禮。連黃金族老祖,對其都畢恭畢敬,不敢放肆。眾人這時才曉得,原來安珀天君在星空深處,真的有偌大威名,乃是赫赫有名的修仙前輩。

    更有人聲稱,安珀天君距離化神也只有半步,達到了當年姜神君的層次。

    這就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姜神君何等強大?當年連踏天神君座下第一神將芒涯都無法奈何他,遠非一般元嬰後期可形容。天荒星不出,安珀天君幾乎是整個遺棄星域第一人。

    安珀座下弟子更冷哼︰“早就說了,我師地位尊崇,讓他陳北玄區區一個金丹小輩前來請安,他都不來。如今面對這事,我師絕不會管的。”

    數個天瀾一脈弟子,都表示,不會插手。

    其他星的元嬰天君,同樣袖手旁觀。對他們而言,黃金族反倒是一個戰線的,地球屬于被他們瓜分的星辰,自然不希望有陳凡這樣的刺頭冒出來。

    世界紛紛擾擾。

    一天夜里。

    一只足有畝許大小的黃金巨掌,憑空浮現在楚州上空,悍然壓向雲霧山。巨掌還離地萬米,那恐怖的威勢就鋪天蓋地降下,讓燕歸湖的湖水都為之動蕩不安,許多凡人或低階修士,更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,無法承受這駭然威壓。

    “是元嬰!黃金族老祖出手了。”有人驚叫道。

    “斬。”

    雲霧山巔,阿秀手持一柄斷劍,傲立北瓊閣最頂峰,面色冷峻的揮劍往虛空一斬,一道璀璨銳利到不可思議的劍芒,就憑空斬下,猛地一劍,在那黃金巨掌上留下一道深深劍痕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無數閃耀著淡金色的神血,從天而降,如同下一場血雨般。、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虛空中,隱約傳來一個沉重的哀嚎聲,更有憤怒聲音從雲層中傳出︰“北瓊派,我黃金族與你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阿秀回應他,就是再出一劍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銀白色的劍氣,追空而去,匯聚起數百柄飛劍,如同星空中點點璀璨星辰般,瞬間鑽進虛空,追入天地間,在楚州數十里開外,猛地斬下大片血肉,更是有半截黃金鑄造的手臂,被從虛空中斬下來,足有數十丈長,砸在地面上,噗通砸出巨大的大坑。

    黃金族老祖慘叫著,一路向東飛遁而去。

    當夜一戰,幾乎以光速傳遍整個世界,地球震動。黃金族老祖偷襲北瓊派,竟然敗北了?尤其有人從域外修士口中得知,真的是黃金族一位老祖,並且受了不清的傷,連一條手臂都被斬下。

    “原來北瓊派的劍陣真如此強大啊,陳北玄不在,落在一個小女孩手中,都威力無窮,可斬元嬰!”有人感嘆。

    原先冒頭的許多外國敵對勢力,諸多財閥世家等,頓時靜若寒蟬,不敢說一句話。就算許多域外弟子,都臉色難看。

    “有些小瞧北瓊派,僅憑這兩劍,此陣就可入巔峰天陣行列,說不定還不止,可歸入半神陣層次。”遠征星的亞隆天君開口。

    “區區劍陣罷了,最多護住一域,還能脫離雲霧山不成?”其他人冷哼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很快有人試探,摧毀了東南亞一個北瓊派據點。北瓊雖然全面收縮,但時間根本來不及,依舊有大量人員留在國外,此刻頓時遭遇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巔峰金丹全力一擊之下,如同一件小型核武般,把一座山頭都移平,其中數百位北瓊派外門弟子和執事,當場身死。

    “什麼狗屁北瓊派,螻蟻一般,下一個。”一位籠罩在黑霧中,看不住面目的域外修士冷哼。

    日國、緬國、高麗、澳國、東南亞...

    一個個據點被摧毀。

    北瓊派花了大半年時間,鋪遍全球的勢力,如今已經成為了敵人攻擊的軟肋,幾乎每時每刻,都有無數北瓊派弟子和無辜的人類死亡。

    那些域外修士出手,可不管是不是北瓊派,他們一擊足以把一個城鎮或村落抹平,動輒死傷數百上千人。整個世界人類,看到這一幕,都攥緊拳頭,滿眼仇恨。尤其是北瓊派眾人,更是雙目都滴下血淚來。

    東海,琉球市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當一個渾身籠罩在金光中的強者,冷酷無情出手,幻化出百丈巨掌,一掌要把市中心的‘北瓊大廈’拍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螻蟻們,要怪,就怪那狗屁陳北玄膽敢招惹我黃金族,這是死罪!”

    他正叫囂,面目森冷,手掌即將拍在北瓊大廈上時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天地間一道匹練劍芒,憑空浮現,瞬間洞穿了那金光強者,把他從頭到尾都斬成兩截,連體內的神魂帶金丹,都徹底被劍氣絞殺掉。

    “飛劍?”虛空中更隱約傳來一聲驚呼。

    那飛劍一閃即逝。

    不止在琉球市。

    正個地球同一時刻,所有膽敢對北瓊派動手的域外修士,同時被一柄飛劍斬殺。有隱藏著的元嬰,乘勢出手想要拘禁住那飛劍,頓時虛空中數百道飛劍憑空浮現,在一柄天寶級飛劍帶領下,差點把那位元嬰強者斬落。

    周天星斗劍陣,由九柄天寶級劍器鎮壓,全力放出,可同時斬落九尊元嬰!劍氣所及之處,整個地球都在劍陣籠罩之下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地球為之震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‘周天星斗劍陣’的威能給震怖。

    這樣恐怖的劍陣,難怪陳凡敢安然離開,一般元嬰,根本無法擋住周天星斗劍陣。正在域外修士沮喪,黃金族畏懼時。許久不出聲的安珀天君突然開口︰

    “北瓊派此陣,似與我一位老友的‘北斗劍陣’很相似。不知是否陳天君從我那老友處得到,又或者動用其他手段,還懇請北瓊派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舉世嘩然。安珀天君此言,不就是說陳凡盜取他老友的什麼‘北斗劍陣’嗎?

    阿秀等人,更是氣的小臉都通紅,張口怒罵︰“此乃我師親手布成的,乃是我師師門秘傳,名為‘周天星河劍陣’,與狗屁‘北斗劍陣’根本不一樣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安珀你血口噴人!你說相似,把那‘北斗劍陣’拿出給大家看一看啊。”

    安珀不答,只是依舊平靜道︰“既然陳天君不回答,那安某就只好親往北瓊走一趟了,事關老友道統傳承,安某不得不為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他真的動身,駕馭青銅古舟,化作一道長虹貫天而去,降臨雲霧山巔,威壓北瓊派。天瀾一脈無比極盛,三位元嬰追隨,數十位金丹羅列周身。那古舟更足有數百丈長,渾身閃耀金屬光芒,如同九天戰神降臨般。

    安珀親至。

    這位號稱遺棄星域第一人到底有多強大,誰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哪怕是阿秀都心中沉甸甸的,雖對陳凡充滿信心,但對周天星河劍陣是否是他對手,也隱約有一絲絲動搖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陳天君不再,還請阿秀代掌門,交出此陣陣圖,讓安某分辨清楚,是否是老友的‘北斗劍陣’。”安珀此刻,依舊慈眉善目,白色發須飄飄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做夢!”

    阿秀回他的,只有一劍。

    但那劍氣劈在安珀天君周身數十丈時,就憑空消散。可以斬殺元嬰修士的恐怖劍氣,此刻仿佛毫無作用般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遺棄星域第一人。”許多透過直播,見證此幕者,無不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阿秀小友且莫執迷不悟。”安珀廣袖道袍,凌空飄風,宛如雲間仙人般,聲音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阿秀連連數十劍,其他北瓊派金丹也同時祭起法器,化作無數道神虹打來。

    但安珀天君只是淡淡一揮衣袖,就將所有的劍氣法器,全部掃到一旁,舉手投足,無比淡定從容。那種舉重若輕的模樣,然所有人心中都為之一沉。

    ‘這家伙的法力,似乎比老師更恐怖啊。’

    連阿秀都心中絕望。

    她正搖了搖牙,準備祭出養劍葫,徹底啟動‘周天星斗劍陣’,把九千九百九十九柄飛劍全部喚醒,全力圍殺安珀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虛空中,一道璀璨如飛劍般的銀白劍虹,唰的閃過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安珀見到那劍虹那一剎那,就臉色大變,身形瞬間閃到數十丈外,他但腳下的青銅古舟卻無法逃避,轟隆一聲,被那飛仙劍虹,憑空斬成兩截,十數個金丹弟子都當場化作血霧。

    “誰?”安珀面色凝重到極點。他一片袖袍也飄飛落下,被剛才的劍虹余勁斬中,安珀心中震驚,當時若非他躲得快,說不定也隕落在此劍中。

    邢虎、玄龍等三位元嬰,更是飛入空中,如臨大敵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托我斬出這一劍。”

    一個清淡聲音傳來,就看到一個穿著如同宮廷仕女圖的女子,眉目如畫,搖曳如青蓮,懷中抱著一柄青銅古劍,漫步虛空而來。

    她只有區區金丹修為。

    但在她背後。

    一尊、兩尊、三尊...足足七八尊元嬰,邁步而出。浩蕩的氣息,鋪天蓋地,席卷整個世界。

    正是姜初然和凌雲道長等到來!

    PS︰第三更奉上,是作者菌的鍋,遲了好久,超抱歉,後面還有兩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