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北瓊山巔。

    無數人震撼望去,就見到足足近十位元嬰,負手自虛空中而出。正是姜初然等人,而讓眾人變色的是,除了凌雲道長等普通元嬰外,更有木梟、噬嬰獸這等巔峰元嬰。

    它們渾身被重重魔氣包圍著,黑霧滾滾,雙瞳似血色燈籠般,不懷好意等著天瀾一脈眾人。包括邢虎、玄龍等天君,在它們的注視下,也渾身一冷,仿佛被什麼遠古凶獸盯上般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陳北玄呢?”

    安珀眉頭挑了挑,目光凝重望向那個似青蓮搖曳的女子,但更主要的,是盯著她懷中那柄閃耀著銀白色光芒的青銅古劍。

    他敏銳的神覺,隱約能感受到,那古劍之中,似乎蘊藏著一股毀天滅地的劍意般。剛才斬落他半截衣袖,讓他感覺生死危機臨頭的,正是那股劍意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你還不配讓陳天君出手,我代他劈你一劍就行。”姜初然面色淡然,蓮足輕邁虛空,每一步都踏出一道金色的蓮花,在數位元嬰修士的擁簇下,如同九天神女凌塵。

    “是初然。”

    唐姨猛地捂住眼楮,又驚又喜的望向虛空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姜初然姜女神嗎?不是說太初寺毀滅,她就消失不見,怎麼如今又突然現身,而且還說什麼代陳天君劈出一劍?”許多人也驚訝。

    姜初然當年在東海一劍斬蛟龍,更拜入太初寺寺主門下,名聲遠播,許多人都認得她。只是她最多一個金丹修士罷了,怎麼剛與安珀天君這遺棄星域第一強者為敵。

    “姜姐姐。”阿秀等人更驚喜叫著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陳天君門下弟子,安某失禮了。不知陳天君何在,他所布下的這個‘周天星河劍陣’,與我一位老友的‘北斗劍陣’非常相似,事涉老友道統,安某有些越線了,還請小友恕罪。”安珀恢復從容,慈眉善目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不懂人話嗎?我的意思是,讓你滾。”姜初然櫻唇輕開,淡淡吐出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邢虎玄龍等諸多天瀾弟子,同時變色。

    “煩請姜小友告知陳天君所在,其他事情,安某自會和陳天君商議。”安珀面色如常,依舊廣袖飄飛,仙風道骨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姜初然冷哼一聲,縴縴玉手持著青銅古劍,在虛空中劃出一個圓,直接飛仙一劍,再次斬向安珀天君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白茫茫的劍氣,充塞天地。

    一道銀白劍虹如同從九天瀑布中飛出,似仙人降下,那一刻姜初然身形皎潔,如同游龍舞空,與天上明月重疊,仿佛月中女神降臨般,美到極致!

    ‘飛仙一劍’再現。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這一劍,恐怖到極點。雖然遠不如陳凡在仙土中,一劍斬六大神子來的恐怖,但依舊威能無邊。銀燦燦的劍虹,殺氣森森,籠罩天地。邢虎等人,盡數被罩在劍芒內,只覺通體生寒,體表無數針尖扎著一樣,甚至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蕩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安珀天君終于變色,袖袍一揮,只來得及護住邢虎,就見大弟子和二弟子玄龍,以及諸多金丹弟子,同時被劍芒籠罩。

    “撲哧撲哧。”

    幾乎一瞬間。

    數十位金丹和大弟子,就被那銀白色劍芒,當空絞殺,撕成粉碎。連元嬰都沒法逃脫出,被飛出的劍虹當場劈成兩截。二弟子玄龍的元嬰還逃脫而出,噬嬰獸怪叫一聲,口中吐出一道黑芒,瞬間將玄龍的元嬰吞入嘴內,噗嗤攪碎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安珀天君第一次變色,慈眉善目消失,目光森森盯著姜初然,無比陰冷,殺意烈烈。

    “安天君還想再嘗一劍嗎?若陳天君在這里,可就不會這麼好說話了。”姜初然手持古劍,輕聲說著,她如仙蓮在九天綻放,美艷純潔到極點,仿佛神女降世。

    “小女娃,你憑的不過手中那一柄天劍罷了,其中劍意能供你斬出幾劍?”安珀天君冷哼。

    “天君可以試試。”姜初然淡定從容。

    安珀天君眼眸劇烈波動,一會看看姜初然,一會看看舔著舌頭的噬嬰獸等人,最終冷哼一聲︰“罷了,本天君不和你們計較,但這筆仇,我安珀記著,遲早要報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他帶著邢虎化虹而去。

    安珀前腳剛走,阿秀等人就沖了上來,尤其唐姨,更捂住小嘴,無比驚喜的望著姜初然,眼中淚水唰唰留下。

    “媽,我沒事的,你們放心,陳天君也沒事,他在仙土中閉關,很快就會出關的。”姜初然落下,開口解釋。

    “老師沒事就好。”阿秀等人長舒一口氣。

    唐姨更是又哭又笑點頭︰“小凡是個好孩子,我知道的,他答應我把你帶回來,就一定不會食言,不會食言。”

    北瓊之戰落幕。

    此戰之後,北瓊和華國一方固然欣喜,甚至整個人類都無比沸騰,但相比之下,異族和域外一方,就顯得沉悶的多。

    “這陳北玄怎如此強大?區區一個侍女,竟然就能逼退安珀天君?不是說他只是金丹修為嗎?難道已經突破元嬰了?”

    有人懷疑。

    姜初然已被歸類為陳凡侍女。

    其他域外修士更臉色難看,尤其是黃金族等與陳凡有仇的宗族,面如黑漆。許多殘余的小嘍@縞寂 疽暈 罄忻親宰嫘牆盜  湍芴姘舜笠熳灞 穡   萊路蒼嚼叢嬌植饋br />

    “那小女娃只是佔著手中天劍內的劍意,那劍意乃是無源之水,撐不了幾劍。到是那幾個噬嬰獸、樹精有些威脅,他們修為不比老夫弱多少。單對單,除了老夫外,恐怕此刻中土無人是他們對手。”安珀天君開口。

    “那怎麼辦?”許多修士皺眉。

    元嬰巔峰,哪怕是偽元嬰,在整個遺棄星域也少之又少。整個天荒除了黑袍神主,和神將芒涯等幾個老祖外,幾乎無人達到此境界。

    “無妨,我已聯系大批道友,用不了多久,他們都會降臨中土,共謀大機緣。前不久,我更派四弟子去了天荒星,想來帝神山的幾位道友,也應當不會錯過中土的機緣。”安珀天君意味聲長一笑。

    是啊,天荒星!

    想到這,所有域外修士同時一震。

    除了神秘莫測的星海大教外,天荒星就是遺棄星域公認的最強星,化神輩出,帝神山更擁有完整道統。哪怕是星海大教,面對帝神山這樣的強大勢力,也會感覺棘手,不願輕易招惹。畢竟星海化神,是沒法踏足遺棄星域的。

    “不錯,等天荒諸不朽道統降臨時,我看這北瓊派和陳北玄,如何撐下去。”黃金族老祖冷哼。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地球再次陷入平靜期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,都能感受到那山雨欲來的壓迫感。

    五日後。

    黑暗狼族四位狼祖,自天路而來,踏足地球。

    十日後。

    海族五位海族聯袂降臨,更率領著一只海族大軍,駕馭十數艘戰船,萬里迢迢而來,帶來了數百位金丹族人。

    半個月後。

    光明族強者降臨...

    短短三個月內。

    除了妖族天路被暫時斬斷外,又連續有二三十股勢力,從天外降臨,其中血族的第一血祖更是親至,它雙瞳吞吐血芒,渾身都繪制著紫色的魔紋,氣息深不可測,與安珀天君不遑多讓。到了地球第一天,就一口氣吞了東歐一座城池,吸了上百萬人的精血,凶殘到極點。

    近百位元嬰雲集地球!

    除了華國是禁地外,其他國家和大陸,幾乎都被這些元嬰強者佔滿,連那些國家高層都惶恐,但他們已經沒有反抗的力量,盡數被這些域外元嬰只配。若非顧忌地球傳說中的某種神秘力量,以及所謂的‘大機緣’,如第一血祖等,早就大開殺戒,把地球化作血海。

    “這次真的要打硬仗了。”連姜初然面色都微微凝重。

    她雖然相信手中的劍和木梟等人,但自己這邊,只有不足十位元嬰,對面近百位,更有安珀和第一血祖等人。無論怎麼看,實力都不對稱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老師什麼時候回來啊。”阿秀從沒像現在這樣懷念陳凡。

    第二十六股、第二十七股...

    一位位元嬰強者,遠渡星河來到地球。到最後,地球上的元嬰甚至超過一百個。但他們似乎等待著什麼,並沒有急著動手。

    有些消息靈通者,已經隱約猜到他們等誰。

    “天荒星!”

    遺棄星域的至強星辰。

    所有各星強者,都在等待天荒星強者,等待帝神山的降臨,來主持擊敗北瓊派,瓜分地球的偉大事業!

    “哼,他陳北玄再強大,能夠是帝神山的對手?是六大不朽道統,是元嬰如雨的天荒星眾強者敵手?區區北瓊,小小地球。只要天荒星出手,幾乎一根手指,就能輕易碾成碎片!”有人冷哼。

    實際上。

    無人質疑。哪怕是地球上了解天荒星的人,同樣心中發寒。這可是連續誕生了五位化神大能的超級星辰,據說自古以來,元嬰就層出不窮。一般星辰,有四五個元嬰就不錯了。而天荒的元嬰數量,從沒降到一百以下,可以說,一顆星辰就抵得上半個遺棄星域。

    更不用說,還有六大不朽道統和帝神山呢!

    第四個月。

    終于。

    天荒星的消息從星空中傳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