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北美,海岸山脈阿肯特峰。

    這里坐落于大洋彼岸,直面太平洋,被大地靈脈與海洋靈脈包圍,土水靈氣交匯,形成一個超大靈脈,但明白人知道安珀天君之所以落架于此,更因為,這里有一扇‘地獄之門’,也就是通往地心深處‘仙土’的大門。

    而如今,這座山峰已經成為了整個域外修士匯聚之所。

    天瀾星、遠征星、火桑星、岩古星、深藍星...一顆顆星辰的修仙者,以及血族狼族等異族匯集在這里,從天空中往下看,就見到阿肯特峰山頂都被削憑平,化作一個巨大平台。安珀天君更以大法力起了一座石質宮殿,諸多元嬰如今正盤腿坐在大殿中。

    大家或閉目修行,或左右交流,或孤單飲酒。

    這種狀態已經維持近一個月,許多人都明白,眾元嬰等待的是什麼。如今地球就如同一塊肥美的肉,就等著領頭人前來下刀,眾人就可平分整個地球。

    “算算日子,天荒星的消息,應該要傳來了。”

    邢虎天君面帶笑容,他自從兩位師兄死後,一直臉色難看,直到這幾天,才露出陰冷微笑。“我那四師弟,當年就曾游離天荒,與帝神山神主有舊。想來,他正帶領著帝神山大軍,沿著上古天路,一路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當帝神山和天荒諸位天君到來時,就是北瓊派和那陳北玄化作齏粉的時候。”眾元嬰冷笑。

    他們本以為。

    自己從天外降臨,自然就能得到地球的大機緣,最多把大頭讓給星海大教的神子們,他們拿個小頭也無所謂。但現在,地球上竟然崛起一個北瓊派,要把大家的財路全斷絕。

    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,何況這斷人修仙之路呢?

    諸位天君手持酒杯,都面帶微笑,但哪一個不是恨不得把北瓊派和陳凡挫骨揚灰,從上到下趕盡殺絕。

    “嗯,應該到了。”安珀天君微微笑著,忽的抬頭向天空望去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不止阿肯特峰。

    在北瓊,在教廷,在黑暗狼谷,在東歐血海,在...幾乎所有元嬰和金丹修士,同時抬頭,就看到天外一道璀璨如流星一般的光芒,迅速從億萬里之外向地球飛來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一沉,知道。

    天荒的消息來了!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是老四的遁光。走,起身迎接一下,老四必然是先行來給我等報喜,真正的帝神山和天荒大軍,還在後面呢。”邢虎天君長身而起。

    鶴發童顏,仙風道骨的安珀天君也長撫胡須,微笑點頭。

    諸多天君也都略帶欣喜的爬起身,向著那遁光迎接而去。大殿內,一些被特邀過來的人族高層、北美財閥首領們,無不臉色一變。他們都清楚,天荒人到來意味著什麼。那代表,整個地球的力量,將真正失衡,主宰地球的再非北瓊,而是這些域外修士們。

    “哎,大勢不可違,我等日後都要仰域外鼻息而存了。”一位老財閥首領長嘆。其他人盡皆身形一顫,面露苦澀。

    不止修煉界。

    連網絡上和CIA地下論壇,此刻也都一片寂靜。整個地球,數十億人至少有一半明白,這道璀璨如流星的遁光到來,意味著什麼。

    那一瞬。

    整個人類的目光匯聚于此,連北瓊派許多人,除了阿秀外,盡皆把一顆心提到嗓門眼。

    天荒啊。

    這兩個字代表遺棄星域最強大的勢力,連星海大教都得稍微讓步,平等以待的勢力,如今終于要降臨地球了嗎?連姜初然也不由心中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而邢虎天君已經欣喜的迎了上去,將其迎入大殿內︰

    “老四老四,神主大人,以及各大天宗掌教們,什麼時候能到中土來。天荒星這次來多少元嬰?六大不朽道統不會都來了吧?帝神山有沒有把他們神寶帶上?”

    邢虎每問一句,眼中光芒就呈亮一分,其他元嬰修士更是面露笑容。

    若六大不朽道統齊至,帝神山更將神寶都帶上,那什麼北瓊派,什麼陳北玄,都如螻蟻蚍蜉一般,不堪一擊。天荒眾強者只要伸出一根小拇指,就能把他和北瓊派輕易碾成齏粉。

    天瀾四弟子是一個穿著綠袍,面容俊俏風流的年輕人。但此刻,他面色有些恍惚,目光中帶著遲疑︰“厄,天荒星諸位天君確實會來,但來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多是什麼意思?天荒上百元嬰天君沒法全到,最多來五六十位?”邢虎天君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更少。“四弟子遲疑了一下,才開口。

    “沒事沒事,只要帝神山和各大不朽道統掌教來了就行,其他元嬰無足輕重,我等如今在此,匯聚的元嬰也超過百位了。缺的是帝神山那樣的定海神針,以鎮壓這顆星辰。”邢虎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啊對啊。”

    眾元嬰齊齊點頭。

    “帝神山和各大不朽道統也沒法來了。”四弟子搖頭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,難道帝神山瞧不上中土仙緣?不可能啊,這可是星海大教的神子們都為之動心瘋狂的,我等雖然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仙緣,但僅僅看太陽神朝等先頭部隊,就派出神子和神將,可知這仙緣必然了不得。”邢虎皺眉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為瞧不起,而是帝神山被踏滅了,各大不朽道統也都盡滅,如今天荒星已經臣服在一人一宗之下,自然來不了。”四弟子輕嘆。

    “什麼?帝神山被沒滅了?”邢虎是真的震驚。

    不止他,各大星辰的元嬰掌教們,同樣震驚。身材巨大,端著酒杯喝酒的黃金族老祖,更是手中琉璃杯盞微微一抖,差點酒水都灑出來。

    “連帝神山這樣古老到極點的不朽道統,都能踏滅,看來天荒又崛起一位新的霸主。能鎮壓天荒,就是當之無愧的當世第一人。說不定過多久,我等就要恭賀第六位化神神君的誕生啊。”安珀到沒有驚訝,反而撫須大笑,轉頭對四弟子慈眉善目道︰“不知這人是誰呢?他們是否中土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這位當世第一人叫什麼名字?來了嗎?”

    眾元嬰也恍然,紛紛急忙追問。

    那天荒新霸主能踏平帝神山,必然是比帝神山更強,如此強者到來,自然讓大家更欣喜。

    “哦,那人叫陳北玄,據說實力恐怖到極點,一個人就橫掃了整個天荒,手中隕落的元嬰據說近百位,他還天荒建了個門派,叫什麼‘北瓊派’,如今大半個天荒都臣服在那北瓊派下面呢...”四弟子笑著開口說著。

    但他說著說著,就發現整個大殿內,寂靜一片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望著他,連他那淡定從容,城府源深到極點的師父,也面色僵硬,臉上肌肉直跳。而黃金族老祖,更是啪嗒一聲,失手將掌中酒杯打翻在地,卻也渾然無覺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說什麼,那人叫什麼?”邢虎不敢相信問道。

    “叫陳北玄啊,對了,他好像不是天荒星人,就出自中土華族。按照時間來算,現在應該早就趕回中土星了。師父你們听過他嗎?”四弟子好奇說著,看著他三師兄的臉色越來越黑,到最後簡直要哭出來。

    何止認識啊。

    簡直如雷貫耳!

    那家伙竟然是天荒新的霸主?

    那一刻,所有听到此消息的元嬰,心中都如同被一萬頭草泥馬踏過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大殿內的消息根本無法鎖住,幾乎以閃電的速度,迅速傳遍整個地球乃至周圍其他幾個星辰。天荒陳北玄的大名,真正的震動整個遺棄星域,乃至傳向小南天境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