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枯冷靜寂,一片黑暗的星空中。

    無極宗第三神子易乾俯瞰地球,在他眼底,這顆湛藍色的星辰,在宇宙中緩緩轉動,如同一顆璀璨的藍寶石般。

    那些仙陣雖然不顯,但這顆星辰卻靈氣澎湃,精氣如龍,無盡的道則與法則在其上轟鳴,顯得規則如鐵板一塊,元氣無比凝練。更有一條條幾乎成真形的精氣長龍,在地球高空盤旋咆哮,動輒數千上萬里,幾乎無時無刻,地球的靈氣都在增長。

    不過短短七八年下來,此刻地球靈氣,已經是天荒星的三倍以上,快追上小南天境的某些著名修煉大星了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一顆修行大星,可惜,此星注定要遭遇大劫,一旦支撐不過去,立刻就灰灰。”易乾平靜說著,不帶一絲感情。

    他雖然望不到地球之外,密密麻麻布著的各層仙陣。卻從離開前宗中掌教耳提面命,以及諸多先輩古籍中,知道這顆星辰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曾經,有一星海大教的化神大能,強壓修為頂著無形法則克制來到地球,更試圖動用化神級法力,將地球上的大機緣強行找出來,結果只是一層法陣顯現,一道五色仙光浮空,一彈指間,就將那位化神大能,當場震成粉碎,連一絲一毫的元神都沒留下。

    連同追隨化神而來,近半個大教,超過三百位元嬰,十萬金丹弟子,數十艘古戰艦的浩大艦隊,也頃刻間粉碎大半,只有寥寥幾個元嬰,倉皇逃回星海。也就是從那時起,所有星海大教高層明白,這顆不起眼的星辰上面,到底是多麼恐怖。

    “不過,只要不動用化神級力量,就不會觸動那些無形法陣。憑這顆星球的凡人,怎能攔我。”易乾淡淡說著,交代身後,“停在此處,你降下去,通知無極道場的人前來迎接,順便問問老四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位立于他身後,身著銀甲的神將應著,架起遁光,如同一顆流星般,帶著數十位金丹就向地球降下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北美,格里菲斯天文台。

    這里操控最新型的‘伽利略二號’太空望遠鏡,時刻對準天外。雖然最近幾年靈氣勃發,域外修士接連降臨,但伽利略二號依舊忠實的偵測天外,作為地球最外層的耳目。

    “等等,那是什麼?”觀測員口中正吃著漢堡,突然看到那道微弱的流星,猛地瞪大眼楮。

    在他屏幕上。

    一艘近十里長的古老戰艦,浮在宇宙之中,它上面滿是猙獰的刀槍斧印,更有野獸撕咬留下的齒印。無數穿著銀色戰甲的人,懸空浮在戰艦兩邊,密密麻麻,如同護衛般守護戰艦。它靜靜握在地球之外,一動不動,卻如同一只凶殘的巨獸般,充滿威脅。

    “快,快,立刻傳警訓,又有天外修士降臨,而且這一次,似乎比之前都強大的多。”觀測員匆忙叫著。

    不僅北美。

    在歐洲、在華國、在澳大利亞、在日國...

    幾乎所有裝備遠程太空望遠鏡的國家,都第一時刻捕捉到了無極宗戰艦的身影。相比起域外修士降臨,大貓小貓三兩只的寒酸模樣。這艘數公里長的古老戰艦,實在太具備壓迫力了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那一刻,整個地球各國高層和頂級宗派,同時警報長鳴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美國阿肯特峰。

    安珀天君正盤腿坐在大殿中,和幾個弟子正面色冷峻的商量著,最近北瓊的氣勢越來越盛,邢虎脾氣怎麼都壓不下來,每天都黑著臉。安珀天君心中同樣也憋著一口氣,但無必勝把握,他絕不出手,正在訓斥邢虎時,突然抬頭︰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南美。

    巴西雨林的古老神廟里,黃金族幾位老祖正生著悶氣,忽然同時抬頭,望向天外︰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東歐。

    血族古堡中,一道黑光射入半空中,浮現出血族第一祖的慘白容貌,他抬頭直視虛空,雙瞳璀璨如兩柱血色燈光般,射入天外,緊緊看向那古老戰艦,尤其盯著上面那如黑白二色太極環繞的標志,蒼白臉上猛地現出喜色︰

    “是無極宗!”

    “星海大教的艦隊,終于到來了!”

    幾乎所有認出戰艦上標志的人,同時色變。

    星海大教的存在,對整個遺棄星域修士來說,並非什麼隱秘消息。無極宗更是早就在地球留下無極道場,他們神子甚至數年前就抵達地球。但如同今日這般,駕馭著龐大古舟,率領著數以千計的金丹強者到來,卻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不好,無極宗駕臨,那陳神君怎麼辦?”天木星等與北瓊交好的修士,同時心中叫壞。

    而北瓊閣上。

    諸多正在探討,什麼時候舉行封神大典,如何舉辦的北瓊派眾人,更是同時色變。姜初然、阿秀、木梟、凌雲道長等紛紛飛上半空,運起神通觀測天外。

    見到那如同螞蟻列陣般的數千金丹,以及一道道氣息澎湃的元嬰長老們,所有人都雅雀無聲。凌雲道長更是拍腿大叫︰

    “真的是無極宗的艦隊,那黑白二色太極,是無極宗標記。”

    “這下完蛋了,無極宗的四神子,可是隕落在陳神君手中。他們到達地球,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凌雲道長面如土色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包括姜初然,都神情變色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2027年8月13日。

    無極宗艦隊正式降臨地球,無極宗神將尹海,奉無極宗第三神子‘易乾’之名,傳令地球所有元嬰強者,前往天外神子座前听令。

    當時就有幾個域外修士表示不服。

    畢竟不是每一個域外星辰,都如同八大異族般,早已被星海大教收服。對許多域外修士而言,星海大教離他們極遠,足足相隔無盡光年,憑什麼你一個神子降臨,我就要听令?

    “就算踏天神君或者地球的陳神君,也沒這麼大架子吧。”銀川星的修士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膽螻蟻,膽敢冒犯神子,不听命令,給我殺無赦!”尹海語氣淡漠的下達命令,他背後數十尊金丹巔峰的無極宗戰將,一擁而上,頓時將銀川星修士盡數屠盡,整個駐地都被血洗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有銀川星元嬰老祖飛騰而出,目睹這一幕,睚眥欲裂,沖上去就想拼命。被尹海神將一刀,凌空劈成兩半,連元嬰都斬成兩截,無法逃脫。

    “再有觸犯者,皆如此人!”尹海神將面色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那一日。

    足足有四星域外修士,被尹海連老祖帶弟子,盡數屠滅,超過六七位元嬰隕落。數百里方圓都被踏平。所有域外修士見此,都靜若寒蟬。包括安珀老祖,都乖乖飛入天外,在第三神子座前听令。

    “一群偽元嬰罷了,就你們兩個,勉強還可入眼。”易乾一眼掃過,不屑的輕哼一聲,指了指安珀天君和血族第一祖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早到元嬰巔峰,一身修為勉強可媲美星海大教的元嬰中期長老。

    但此刻,站在易乾身後的元嬰中期長老,何止七八位?其他元嬰初期長老,更足足有數十位之多,威勢如山如海,壓的空氣濃稠如水般。哪怕上百域外元嬰到此,也膽顫心驚,不敢亂動。以安珀老祖為首眾域外修士,更對易乾神子畢恭畢敬。

    “我四師弟在此星留下的道統,為什麼不來覲見我?”易乾慵懶道。

    “稟殿下,四神子殿下留下的道統‘無極道場’,已經被陳北玄在一年前就屠滅掉了。不止無極道場,連太初神境、躡空教、太眼神朝的道統,也都毀滅在陳北玄之手。”安珀老祖上前,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易乾眼楮一眯,隱約有銀芒爆射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膽子,我無極宗的道統都敢毀滅,這個陳北玄是誰?人在哪里?速速命他來神子殿下座前跪下懺悔,否則將他滿門都屠盡!”一位無極宗長老呵斥。

    “稟殿下和諸位長老,那陳北玄,乃是我遺棄星域當世第一強者,曾以金丹修為屠滅帝神山,威震天荒。如今一些宗門甚至要將其加冕為‘神君’了。我听聞,他所在的北瓊派,最近正要舉辦‘封神大典’。”血族第一祖澀聲答道。

    “神君?哈哈!”

    整個無極星舟上,諸多長老盡數捧腹大笑,連易乾神子都笑著搖頭︰“果然是蠻夷之地,一片殘破的遺棄星域,區區一個金丹,竟然就要封神君?在我小南天境,非化神大能是決不能當‘神君’封號的。若傳出去,其他星域的人都要笑我小南天境無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被罵蠻夷,安珀天君竟然滿臉微笑點頭附和。

    “罷了,讓那陳北玄過來,本神子要見見他。尹海,你帶隊去將他拿下。順便進仙土聯系下老四,怎麼我來這麼久,他還不派人來迎接。”易乾神子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尹海答著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據說已去了仙土,但他留下的宗門北瓊派,還在地球。我等願為尹海神將帶路。”安珀老祖說著。血族第一祖等也附和。

    于是在易乾神子首肯下,安珀老祖等率眾跟著尹海神將,一同降下。

    北瓊山頂。

    血族第一祖渾身籠罩在黑霧中,臉色慘白,聲音如夜梟般怪叫道︰“北瓊派的小崽子,沒想到老祖又來了吧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