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個聲音出現的很突兀,突然在尹海神將的身後響起,一群域外元嬰,都瞪大眼左看右看,不知道聲音自何處傳出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尹海神將更勃然變色,一身燦若雲霞的銀甲猛地綻放出獵獵光芒,凝練如實質般,恐怖的氣息,更是瞬間充塞他周身百丈。尹海神將心中驚疑到極點。他在踏入北瓊派時,表面平靜,但實際內心慎重。陳凡畢竟有‘當世第一人’名號,尹海身經百戰,自然不會掉以輕心,早就把神念遍布方圓百里。

    這百里之內,哪怕一只蚊子、一根小草、一縷元氣變化,都逃不出他神識封鎖。

    尹海之所以掌握阿秀脖頸,不殺姜初然、祁秀兒、陸燕雪等人,其實是故意說那些話,準備激陳凡出來。畢竟地球有直播與監控,畫面早就傳遍整個世界,陳凡只要在地球,尹海不信他不出現。

    但這一嗓音實在太驚悚了。

    就在尹海身後不足百丈的位置,這在元嬰級交手中,幾乎相當于貼著脖頸吹氣,誰能不悚然驚怖?尹海猛地轉頭,就見一個黑衣黑發的少年,背負雙手,面色淡漠的站在離他不足百丈的虛空中。

    “老師!”

    祁秀兒、阿秀都驚呼叫著。

    “陳凡。”

    掙扎起來的姜初然、陸燕舞同樣神情驚喜。

    “陳神君!門主大人,您終于回來了!”

    而諸多北瓊派弟子和老青龍等人,更是面露喜色,歡呼雀躍。包括整個地球,所有透過直播見到此幕者,同時神情一震。

    陳凡回來了,北瓊有救了,連安珀天君、張氏老祖等人,都瞳孔微縮。人的名樹的影,陳凡以金丹橫壓天荒,踏平帝神山,號稱遺棄星域第一強者。這等近乎于‘神君’的存在,哪怕是他們,也心中無比畏懼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陳北玄?”尹海眼楮半眯,四下掃視陳凡幾眼,忽的嗤笑︰“我還以為你多大膽量,膽敢在本神將面前現身,原來不過是一道神魂分身罷了。怎麼?真身怕死,躲在那個老鼠洞中,怕個本神將將你揪出來?”

    神魂分身?

    所有人听聞這詞同時一愣,阿秀等人仔細打量陳凡,見他果然很奇怪,周身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金芒中,雙腳飄離地面,身形略微恍惚,似虛非虛似幻非幻,額頭和肚臍上,更仿佛長眼楮般,射出淡淡金光,確實不像真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神魂分身,這陳北玄也太膽小了吧。”

    站在天外戰艦上的神子易乾,見到這一幕,也不禁好笑搖頭。

    周圍長老都嗤笑嘲諷︰“果然是蠻夷土著,連最基本的宗門都不講。若我無極宗被人如此打上山門。我宗上下自掌教至最底層弟子,都會戰至最後一滴血。打不打得過另說,但這腔熱血卻不能磨滅。否則我無極宗如何能立在星海之中,稱神做祖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道分身?”

    而地球眾人則同時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哪怕再無知的人,也知道分身和真身之間,有十萬八千里差距。

    哪怕再強大的分身,往往也沒有真身八成力量,甚至五成都未必有。一般神海境修士就可凝練分身,但無法維持許久,到了先天金丹,雖然可以常駐‘神念分身’,但沒多大用處,在真實戰斗中,還是憑自身的實力,分身太脆弱,根本擋不住同階修士的幾擊,所以也沒誰浪費時間去修煉分身法術。

    “這下糟了,陳神君的實力未必比這個尹海神將強多少,又是分身到此,豈不是必敗無疑?”有人低聲叫著。

    而追隨尹海而來的域外元嬰,如張氏老祖、擎天天君、安珀老祖等,聞言臉上無不露出一絲放松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。

    北瓊眾人,則瞬間面色再次凝重上來,姜初然等人一顆心又提到嗓門眼。

    “閉關甚久,突然感到留在古劍中的‘劍意’被打散,就派個分身前來看看。沒想到,你們來的這麼快。真是好大的膽子啊,竟然敢打上我北瓊,殺我奴僕,傷我弟子。”

    陳凡,或者說,陳凡的九竅神嬰分身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他伸出嫩白縴細的手掌,往虛空中輕輕一抓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木梟、噬嬰獸兩道淡淡的黑色身影,頓時如滾滾濃煙般,被陳凡從虛空中聚集起來,落在身邊。這兩只大妖魔雖然被尹海所殺,但它們的神魂肉身早就與‘六聖封魔界’相連,被六聖祖魔之力加持,隱約有一絲陳凡分身的樣子,哪怕被殺掉,只要不是死去太久,陳凡也能搜集它們的魂魄,為它們重塑肉身。但一身修為顯然短時間內別想再復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尹海神將淡淡看著陳凡舉動,並未阻止。

    “聚。”

    陳凡手指凌空化符,他此刻通體是由純粹的神念凝聚而成,九竅神嬰就是元嬰的另外一種凝練方法。一般元嬰靠‘精氣神’三者匯聚,但九竅神嬰純靠神念。所以陳凡這尊神嬰分身上,沒有一絲一毫的法力,無法動用神通。但它的精神力卻如山如海,超脫所有人想象,施展出魂魄類法術,更是效果超強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虛空中,一陣波濤般的響動。

    雲霧山巔,諸多戰死的北瓊派弟子,包括那幾尊投降的元嬰,此刻都化作淡淡的魂魄,自虛空中凝聚,向著陳凡飛來,被陳凡輕輕裝入一個晶瑩剔透閃耀神光的玉牌中。

    這些人不是陳凡的分身,不曾被陳凡打過印記,自然沒法為他們重塑肉身。那是化神大能的造化神通。但陳凡將他們送入輪回,奪舍轉世卻並非難事。甚至以陳凡的神通,可以在短暫區域內,重造一個六道輪回,這樣投胎的人,可以限定在華國或地球內,而不是滿宇宙亂跑。

    “好一手招魂法術。”尹海贊嘆一聲,但臉色變都未變,手中依舊捏著‘阿秀’的脖頸︰“陳北玄,你再把它們的肉身凝聚,神魂收集起來又有何用?本神將若願意,可以再殺它們十遍,百遍,直到神魂核心徹底碎裂為止。”

    “況且,你最心愛的弟子還在我掌中,我可以當著你的面,把她一寸寸連神魂帶肉身,都捏成粉碎,而你卻無可奈何!”

    他面帶微笑說著。

    但所有听到的人,無不為尹海神將的惡毒冷漠給震驚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一笑,眼眸最深處,一道金光輕輕一閃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尹海神將猛地臉色一變,身形向旁邊瞬間移動三丈,但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無法想象,超脫所有人目光眼界,甚至超脫思維,超脫時間的金色光芒,猛地在虛空中閃過。如流光幻影般,輕飄飄抹過了神將尹海的左手,將它連同手掌中的‘阿秀’,直接切下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尹海神將如同白銀鑄造的手臂,之前任憑九柄天劍劈砍,上萬柄飛劍撞擊,甚至諸多金丹元嬰強者的法術轟擊也無法動搖分毫的肉身,此刻竟然左臂直接從身體上分離開來。斷臂口處無比光滑,如同被無法想象的空間利刃切過般。

    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人,同時一愣。

    便是天外的神子易乾,也輕咦一聲,旁邊諸位長老更叫出來︰

    “尹神將可是修行我宗的‘星辰金精體’,真乃是最至高的三大煉體法門之一,將肉身置入宇宙星河中,接受無數星辰力量沐浴,如此花費九千載時間,才能最終大成。煉成之後,號稱無懼天寶,可憑肉身破一切法門,這陳北玄使用的是什麼神兵,竟然能輕易斬破尹神將的‘星辰體’?”

    無怪乎他們驚訝。

    尹神將憑借這門煉體神通,縱橫宇宙,與諸多星域的強者交手,幾近不敗,什麼時候一個照面都沒有,就手臂都被人切下的?

    “似乎不是神兵,而是一種神通?”神子易乾皺眉說著。

    “好膽,竟敢毀我肉身?”

    場內,尹海神將目光陰沉看著陳凡將阿秀拉入懷中,眼瞳里銀芒噗嗤噗嗤射出,把空間都射出密密麻麻的小洞,陰森森說著。

    他怒急到頂點。

    星辰金精體練出來後,威力固然巨大,可一旦肉身損壞就極難修復。陳凡這一劍,至少斬落他三百年修為還遠不止。“陳北玄,你徹底激怒本座。本座要把你所有弟子,以及整個北瓊派,統統碾成粉碎,更要把你的神魂分身都捉住,放入油燈中,用魔火灼燒一萬年,才能泄本座心頭之憤...”

    尹海一字一句說著。他體表的銀芒,隨著他每說一個字,光芒就盛一分,到最後,化作一道通天徹地的銀環,籠罩方圓千丈。整個千丈之內,仿佛化作了一片銀輝海洋,無數冰冷的星光法則,充塞這個領域。

    這是‘神域’。

    元嬰修士修煉到最巔峰,將法則融入領域中,將一片虛空納入自己的掌控內。在此神域中,其舉手投足都如同神靈一般。距離憑空開闢世界,也只差一線之隔。恐怖的氣血威壓從他身上騰起,壓的方圓百里內,所有人都心膽俱裂,連元嬰都為之駭然。

    “神君小心!”

    凌雲道長神情大變,匆忙叫著。一般元嬰後期,都未必如尹海這般,擁有千丈神域。

    陳凡只是淡淡一笑,眼眸金芒再閃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一柄渾身纏繞龍紋,通體由黃金鑄就,帶著淡淡威壓的金色長戟,就瞬間由陳凡額頭第三只眼中射出,無視數千丈虛空,一步來到尹海身前,直接凌空劃過,將尹海的肉身,從中間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一擊。

    神將尹海隕落!

    PS︰第四更奉上,新的一月開始了,求月票求推薦票呢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