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就在陳凡試圖突破元嬰的時候,楚州來了兩個年輕人。

    此刻,整個楚州都化作一個龐大到極點的超級城市,來自世界各地,日國、美國、歐洲等諸多地域的修煉者,盡皆匯聚于此,甚至走在大街上,不時還能看到異族乃至天外修士。

    這些平時眼高于頂,先天金丹修為,在自家地盤可能動輒殺人的高階修士們,如今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,臉上掛著笑容走在街道上,表情沒有一絲桀驁。隨著‘封神大典’的越來越近,楚州匯聚的修仙者數量也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若有人站在雲霧山巔,俯瞰楚州。

    就能見到,一點點星光,聚集如同海洋一般。那每一點星光,都代表一位先天期的修仙者,而如今楚州,先天境界的修士又何止千百位?

    兩個年輕人,一男一女。男的英俊瀟灑,只是臉上不時掛著慵懶邪魅的笑容。女子冰清玉冷,皮膚如象牙般白皙質地細膩,身姿像拂柳一樣,隨風搖曳。

    “不過如此,听聞此星有能斬殺易乾神子和尹海神將的絕代強者,但從這些人身上,根本看不出來。大部分全是先天金丹境修士,元嬰少之又少,就憑那那幾個道法殘缺的偽元嬰,也能奈何無極宗的三殿下?”男子目光掃過大街上眾人,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能在整個地球乃至遺棄星域看來,如今楚州這滿大街先天金丹,乃是極盛到頂點的景象,便是天荒的神域中,都未必有如此多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可男子看來,簡直如土雞瓦狗。

    他在星空深處所見的古城,任何一座,都遠比楚州來的龐大,修士的數量也遠勝楚州。若非顧忌傳說中的那個‘殺星’,男子早就騰空而起,飛向北瓊派駐地了。

    “小心點,不止三殿下,同樣還有數位殿下,以及諸多神將、長老們隕落在仙土中。無極宗、太初神境、躡空教等,都已經有神牌碎掉,這代表著,至少有五位神子以上死在地球,還不包括魔日宗的林河神子,以及長生教的洛神子。”女子用清冷嗓音說著。

    易乾加上洛長生,整整八位神子隕落在遺棄星域,還有一個太陽神子失蹤了。

    這消息必然要震動整個星海。

    小南天境諸多星域,都為之沸騰。

    那可是‘神子’啊。

    每個不朽大教一代中,才只能誕生幾位的存在。強如太陽神朝,一代神子也就五六人罷了。被視為宗門最核心的種子,候補教主級,未來有希望證道化神的天才。平時死上一位,都能引得一腳震動。如今八位神子隕落,一位消失,涉及到整整八大不朽神教。各大星域如何能不為之動彈呢?

    諸教反應速度極快。

    他們在遺棄星域中,早就埋下了諸多種子、細作、耳目,只要一發動,輕易就搜尋到了地球,以及仙土上發生的種種。

    于是很快。

    陳凡的資料,就擺在了各大星域,每一位不朽大教高層的案頭。

    陳北玄,出生平凡,中土華族人,年僅三十八歲,金丹修為。卻橫壓天荒,踏滅帝神山,先殺洛長生,後殺林河,在仙土中連斬數十元嬰,一劍飛仙屠六大神子,更在天外以分身震死無極宗三神子。

    資料上的信息雖然不多,但每一條,都能讓人心驚肉跳,匯聚在一起,更化作撼動整個星海的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九位隕落神子,竟然都是死在這個叫陳北玄的華族人手中。而且他年齡還不滿四十歲,此時僅僅只是金丹?

    什麼?

    你以為我是智障,能信你這篇狗屁不通的資料?

    幾乎每一個接到陳凡信息的高層,都會把遺棄星域內的耳目們,罵的狗血淋頭。有些脾氣爆裂,說不定都準備拔刀傷人。

    實在是陳凡太不可思議了。

    哪怕小南天諸域修行速度最快,最頂級的天才,修成金丹也要三十年,元嬰更在五百年以上。陳凡不滿四十,不僅修成至強金丹,還以金丹修為碾壓元嬰。你這是在挑戰萬古以來的嘗試啊。神品金丹是強大,能在金丹期與元嬰相抗衡。但哪有陳凡這種,殺元嬰如殺雞,神子都非他對手的存在?

    “這個陳北玄,一定早就是元嬰巔峰,說不定更踏入準化神境界,否則絕不會如此強大!”

    不止一位大教高層斷言。

    可是隨著時間推移,一道道準確消息從地球傳來,眾人不得不勉強接受,陳凡確實還是個金丹。他一路從地球到天荒,從神海、先天、金丹,修行脈絡非常明確。而且歷來擅長越級殺人。他的金丹先天,決不能以常理來試之,至少比同層次強一個大境界。

    接受了陳凡的資料,各大神教更沒法容忍陳凡。

    你是世所罕見,萬古難得的天才,不滿四十歲修成金丹,看這樣子百年可證道元嬰。但正因如此,才需要鏟除你,否則容你再修煉下去,某天你到元嬰巔峰時,是不是要把化神大能都從神壇上掀翻下來,把一個不朽大教都踏平?

    這非常可能。

    陳凡以睚眥必報著稱。各大神教與地球的仇怨顯然也不小,此時陳凡還沒能力。等他有一天真登上神君之位時,必然要報此仇。

    當然,這僅僅是一些大教高層的警惕罷了。真正統御各教的化神大能們,並不把這點小事放在眼中。化神與元嬰的差別,就像神與人的區別一樣。

    星海深處,經常听聞先天斬金丹,或金丹敗元嬰消息。但從未听說有人能以元嬰敗化神。實在因為化神大能比元嬰強大太多太多,一尊化神屹立在那里,就是一個不朽大教。麾下的諸多元嬰、金丹、長老、弟子等等,只是無關緊要的徒子徒孫罷了,只要化神還在,一人就可鎮壓一個星辰,讓億萬眾生俯首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“教中還有長老,擔心這個陳北玄修成元嬰,威脅到大能,我看純粹杞人憂天。萬古以來,不曾听聞元嬰敗化神的,甚至連中央星河世界,這樣的傳聞都少之又少,鳳毛麟角。”俊美男子一邊走,一邊冷笑。

    “長老和副教主們,智慧淵深如海,算計遠遠比我等看的多。哪怕陳北玄威脅不到諸位神君。但他若真修成準化神境界,得到橫掃一切的力量。在諸位大能沒法踏入遺棄星域的時候,這整個星域,豈不都以陳北玄為尊?那我們想獲得中土上的大機緣,必然破產。”身姿如柳葉隨風的清冷女子,淡淡說著,一路行來,不知收獲多少目光。

    這兩人,同樣是來自星海大教。

    他們看著不起眼,只是普通凡人,實際上一身修為絲毫不弱于易乾,乃是不朽大教‘扶搖派’的一對神子。男子叫‘喬真’,女子叫‘喬御’,乃是一對兄妹,是扶搖神主的嫡系後代,兄妹二人同成神子,是星海深處赫赫有名的年輕一輩強者。

    兩人似情侶般在楚州城中游蕩。

    但所有路過行人,見到二人,人浪自動分開。他們公然討論陳凡和北瓊派,但周圍卻無一人听到,便是巔峰金丹,也依舊談笑與兩人擦肩而過。二人似與整個世界割裂開來一般,並不在此界中。

    “嘿,為了這所謂機緣,已經有八位神子隕落,太陽神朝的五殿下更生死不知。但各大教依舊瘋狂般,拼命派人前來中土,真的是...”喬真搖頭。

    “慎言,此乃諸位神主掌教的決定,我等作為弟子的,怎可質疑大能?我們在這里,盯好陳北玄就行。等‘封神大典’開啟時,自然任務完成。”女子喬御淡淡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區區一個金丹螻蟻,竟然敢舉行什麼‘封神大典’,要登臨神君之位,簡直可笑到極點。我扶搖教中,多少半步大能級老不死怪物,也只能蟄伏潛修,不敢冒神君之名。一日不成大能,一日就不可被尊稱神君。也只有遺棄星域這群蠻夷土著,才能搞出給金丹加冕神君的笑話。”喬真冷笑,眼中滿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等著吧,諸位掌教會清算這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女子喬御看著眼前烈火烹油的景象,語氣淡漠回答,眼眸中一片平靜,仿佛這芸芸眾生,無一人入其眼般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在越來越多的不朽大教弟子進入地球,暗暗潛伏,準備等封神大典來臨的時候。造元神殿深處的陳凡,同時也到達了突破元嬰的最難關。

    “刺啦,刺啦。”

    他整個人虛空盤腿,位于神殿正中間,呈五心朝天式。整個人似一坨金澄澄、黃燦燦的金丹般,籠罩在無盡火焰中。仙體、仙魂、仙丹在火焰淬煉里,越來越模糊,仿佛要凝結成一體般。他頭頂的三花,更是造就化作一體,形成一枚花型光團。

    但突破到此,僅僅是到了元嬰境界的一半。

    接下來,真正的考驗才降臨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造元神殿內,虛空中,有無形的法則醞釀,化作一道道青色雷電炸裂,在陳凡周身浮現。那青色雷電,比任何一時,任何一刻都要密集。每一道都青翠到極點,充滿恐怖的雷電與法則之力,便是元嬰觸踫到,也輕易化作青煙,代表著替天刑罰的法則之雷。任何一尊元嬰見到,都要驚懼震恐。

    元嬰之劫出現!

    PS︰兩更完畢,作者菌去調整下時間,之後早點更新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