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呼呼。

    古老巍峨,通體由不知名黑石塑造而成的寬大神殿中。風停歇、元氣凝固、塵埃落地,甚至連時間在此刻仿佛都凝結。虛空中,只看到陳凡一人盤腿坐在那。

    一分鐘、兩分鐘、三分鐘...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過去。

    陳凡就如同一個泥塑的石雕般,周身一絲一毫的氣息都沒有,全部金光盡數收斂入體內,連一點法力波動都不存在。甚至皮膚上的光澤也黯淡,就好像死去千萬年般。

    這種狀態,持續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。

    陳凡的肉身,猛地炸裂開來。

    無數淡金色的仙骨、青色血液和五彩光芒籠罩的內髒,盡數破裂開來,鮮血四濺,炸滿了整個造元神殿,連他的頭顱都沒有留下,原地只剩一團金光在劇烈鼓脹著。那團金光中,隱約可以看到陳凡的神魂在起起伏伏,拼盡全力調和著體內的澎湃浩大的元氣。

    “凝!”

    一個晦澀的聲音傳出。

    唰唰。

    無數血液、骨骼、內髒碎片,全部從四面八方,仿佛受到無形的手掌牽引而來,重新凝聚于金色光團處,恢復陳凡的真身。

    但剛剛凝聚不超過兩天。

    的一聲。

    肉身再次炸裂,那金色光團比之前更加鼓脹,其內劇烈的光芒拼命波動,似有無數道氣勁游蕩,仿佛隨時要把整個光團也撐破般。

    但此刻,陳凡神魂依舊面色淡漠,只是開口再喝一聲。

    諸多血液骨骼隨之再次凝聚,化作陳凡肉身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一連持續了九次。

    陳凡肉身破碎爆裂開來九次,一次比一次碎的徹底,到最後。幾乎連一小塊微末的骨頭都找不到,盡數化作碎片。但陳凡依舊艱難凝聚,雖然越往後面,凝聚的越困難,甚至連陳凡仙魂上的神火,都顯得有些黯淡無光,凝聚起的仙體,更是似一塊帶著瑕疵的鑽石,遠沒有之前那般圓滿強大。

    但陳凡硬生生,以無上神通,九次破碎,九次重生。

    每一次重生。

    他仙體雖然氣息顯得黯淡,但無盡青色神雷炸落,將諸多法則,深深烙印在其中,讓肉身的氣息,顯得越發古拙大氣,帶著一絲絲古老蒼茫,永恆不定的道韻。而且那些法則,不僅進入肉身,同時也進入真元、神魂之內,讓那個金色光團隨之縮小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當第九次重生的時候。

    陳凡體內的金色光團,終于縮小到極點,化作鵝蛋大小。那金色光團,綻放著柔和的光芒,如同一個胎盤般。其內,無盡玄幻造化之氣涌動,正發生劇烈而又不為世人所知的奇跡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個隱約到無比模糊的聲音,在那金色胎盤中傳來,仿佛嬰兒的心跳般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第二聲、第三聲、第四聲...一聲比一聲強大,到最後,如神人擂鼓,震動天地。方圓上百里內的所有生物,都被震得渾身酥軟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當第九聲傳來的。

    方圓千里所有元嬰以下的魔物,同時被震成粉碎,便是那些元嬰魔物,也被震得七竅流血,身受重傷,無不肝膽俱裂,瘋狂向外逃竄而去。

    連躲在‘六聖封魔界’中的幾尊大妖魔,和太陽神子的神魂,同時也被震了出來,無不目瞪口呆的望著陳凡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麼了?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忍不住發出疑惑。

    他被鎮壓在六聖封魔界中一年多,對外面發生的事情,並不知曉。到是木梟、噬嬰獸手舞足蹈,用沙啞晦澀的聲音開口︰

    “主人...應該在渡劫成嬰!”

    它們幾個雖然當時肉身破碎,連神魂都被尹海神將斬殺,但如今在六聖封魔界中滋養幾個月,已經恢復如初,沒有絲毫損傷,甚至比以前更強大。

    “渡劫成嬰?這家伙之前,竟然真的是金丹?”太陽神子徹底驚呆了。

    他以前,認為陳凡也是神品金丹成嬰的‘神子’,只不過修為比他強大,天資比他更高,乃是某個仙宗或聖地的傳人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陳凡竟然真的是個金丹,到現在才凝聚元嬰。

    ‘這世間,哪有一個金丹,可以橫推近百元嬰,連我堂堂神子都輕易擊敗的?’太陽神子驚懼。‘難道那些星空最深處的聖地仙宗,真的如此恐怖?隨便一個金丹,都可碾壓我小南天境的元嬰神子?’

    太陽神子第一次,發自內心的對陳凡畏懼。

    或者說,是對他身後,那巍峨高聳,深不可測的古老宗門懼怕。

    在那只是露出一角,就驚動日月的恐怖宗門面前,他出生的太陽神朝,簡直弱小脆弱的不堪一擊。恐怕陳凡宗門隨便來一個大能,伸出一根手指,都可以輕易碾碎整個太陽神朝吧。

    ‘不過奇怪,他凝聚的是什麼元嬰?以他的恐怖天資,至少得掌握神則,甚至聖則吧?我等神子凝嬰的時候,可是會顯現天生異相,與天地法則共鳴的。一般顯現的異相越多,範圍越大,就代表凝聚的元嬰越強。他怎麼沒顯示異相,難道是失敗了?’太陽神子心中忽生疑惑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就看到陳凡背後,猛地顯現出一條黑浪滔滔的長河,那長河通體漆黑,里面的黑水嘩啦啦流淌,帶著寒徹萬物的玄冥氣息。

    太陽神子猛地瞪大眼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不僅是陳凡背後。

    在整個浩蕩仙土的上空,浮現了一條不知道長達多少萬里的黑水長河,滾滾玄冥黑水在其中激蕩交織,化作滔天巨浪,橫亙天空。

    元嬰異相浮現,而且是如此浩大,幾乎橫跨整個仙土。

    但這僅僅是第一重。

    接下來,一株高聳入雲,撐起日月的混沌神樹浮現。無數道混沌氣流自神樹上垂落,每一道都可輕易斬殺金丹。神樹每一根枝干都托起一個星系,每一片樹葉都仿佛蘊藏一個世界般。

    再然後,有浩蕩鯤鵬遨游九天,背負一個蒼穹世界,周身被無盡混沌空間的虛玄之氣籠罩,化作一個巨大的黑洞,同樣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玄武、青帝、鯤鵬、雷澤...

    九種異相一一浮現。

    每一種都驚天動地,籠罩整個仙土。那一刻,所有在仙土中尋找機緣的星海修士,以及諸多元嬰大妖,同時抬頭,見到這驚天動地的一幕。有些異相甚至遮蓋不住,傳到無盡空間外的地球上。有許多人抬頭,見到空中這奇特的景象。但他們大多以為是海市蜃樓或哪位大修士演法,搖搖頭就不在意,化作一時談資罷了。

    但太陽神子是真的驚呆了。

    “一種兩種三種...真正九種異相。而且每一種都如此不凡,我沒看錯的話,那是神獸玄武、鯤鵬、朱雀,還有厚土巨猿?這可是宇宙中的至強神獸啊,遠非一般神獸可比,關于它們的修行法門,少之又少,每一種都是古教聖地的不傳之秘,這人竟然修行九種?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看著那天地間,無盡法則交鳴,整個仙土都有諸多仙紋轟響。尤其是當六聖祖魔的虛影浮現時,千萬里仙土大地上,所有魔物同時俯首拜下,恭敬如同見到魔主一般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到底是誰?為什麼能同時凝練九種法則,而且每一種法則給我感覺都至高無上,就如同見到至上仙神,甚至比神則還要強大,而且每一種功法,都如此蒼茫浩大,與整個天地的法則相共鳴。讓天地都為之雀躍!”

    太陽神子越想越驚懼。

    九重異相齊現。

    這哪怕小南天境歷史上,最絕代的天才也才四重異相罷了。修成四大神則,縱橫小南天境諸星域,號稱無敵,最後更成為一代神主。

    而陳凡修成九重異相,他的天資比起歷史上那位‘神主’,又得強多恐怖?

    想到最後,太陽神子幾乎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,對陳凡來說,卻是水到渠成的。他只要破丹凝嬰,九重異相只是最基礎的。當九種異相接連浮現後,他體內那閃耀著柔順光芒的金色胎盤,緩緩褪去光幕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尊三寸高的元嬰,盤腿而坐,懸浮于陳凡丹田氣海的正中心。它只有小孩巴掌大小,眉目清秀,與陳凡的容貌一般無二,看著毫不起眼。但那元嬰低眉,周身綻放著淡淡的仙光,有一種永恆不變自在圓滿的道韻。仿佛它坐在那,日月崩塌星辰毀滅也不會動搖分毫,就如同九天佛祖道尊垂坐般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玄武、鯤鵬、雷澤等九重神相,接連在元嬰背後浮現,化作九色神光,環繞在元嬰背後,似一個巨大的轉輪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當元嬰出現的一剎那。

    無論是太陽神子,還是木梟、噬嬰獸,乃至方圓數千里內的所有元嬰魔物,都如同遇見無上天敵般,以造元神殿為中心,盡數顫抖的跪伏一地,對陳凡頂禮膜拜,渾身顫栗恭敬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一聲幽幽長嘆在神殿中響起。

    到了這時,陳凡才緩緩睜開疲憊而又復雜的雙瞳。

    轉世重修二十年,歷經諸多劫難,這‘九仙元嬰’,終于修成了。

    PS︰三更完畢,求下月票和推薦票呢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