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與他人結金丹不同,陳凡修成元嬰時,雲淡風輕,因為金丹乃是凝聚無窮元氣,引動周邊數百上千里的靈氣而成,而元嬰,只要與法則共鳴,容納法則為一身就能功成。法則之力縹緲,非是到了金丹元嬰層次,根本無法觸摸,除了那九種異相外,一般人連感覺都感覺不到。

    但造元神殿中的幾個大妖魔和太陽神子,卻渾身顫栗的拜倒在地,心中被無窮恐懼充塞。

    在他們眼底。

    陳凡雖然依舊盤坐在那,身上氣息似比之前還要衰落一大截,連肉身上的光芒都黯淡晦澀,似一件蒙塵的瓷器般,遠遠沒有之前鋒芒畢露。但他們卻只覺得,陳凡坐在那,就像萬古以來就存在般,舉手投足,一抬一頓,甚至手指劃過虛空,都充滿道韻。

    這天地之間,無窮的法則,似乎與陳凡相呼應,隨著他每呼吸一次,無形的法則世界就發生一個巨大的潮汐。

    他們置身于法則的世界,就感覺陳凡是主宰的一切神明,萬神之神,天中帝尊!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幾個大妖魔還好些,他們早就承受過陳凡的威壓,更被陳凡煉化為準分身,氣機相連,習慣了陳凡的威勢。

    但太陽神子卻第一次見到陳凡威勢全開的模樣,他的金色元嬰,渾身顫栗著跪伏在大地上。周身熊熊燃燒的太陽真火,此刻卻柔順的貼在他身上,仿佛遇見無上至尊般,對陳凡恭敬至極。

    ‘這是怎麼回事?我是堂堂神子,怎能對一個無名小卒跪拜!他又不是神君大能。’

    太陽神子心中狂吼。

    他想抬起頭,太陽神朝的尊嚴不許他如此卑躬屈膝。但發自內心和法則的震顫,讓他根本連一根手指都無法抬起。太陽神子悲哀發現,自己修行的火系神通功法,在陳凡面前,就如同遇見更高位階般,一絲一毫的真元都無法動用。

    ‘這是聖則?不,聖則也不該讓我的法力如此恐懼啊,沒听聞神子面對聖子時,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啊?’

    太陽神子拼命運轉,體內真元很快隨之調動,他畢竟是堂堂神子,遠非一般修士可比,但那些火系法力卻對陳凡畏懼如虎,他若對陳凡動手,恐怕法術剛釋放出去,就自主消散于虛空中。

    太陽神子終于搞明白。

    是法則的問題。

    陳凡身上,擁有比他更高位階的火系法則,所以火系元力無法對陳凡產生作用。可以說,自今日起,陳凡可宣稱是火屬神通免疫了。只要不是大能親自出手釋放的法術,根本無法奈何他分毫。

    但太陽神子還是想不通,什麼樣的法則,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勢呢?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這時,陳凡動了。

    他緩緩舒展肉身,盤著的兩腿落下踩在地上,雙手伸了個懶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當陳凡雙腳落地時,整個方圓數千里的大地,同時為之一震,把太陽神子和諸多魔物震得人仰馬翻,大地似驚濤駭浪般翻滾。而虛空中,隨著陳凡伸著的懶腰,浩蕩的元氣化作十二級風暴,席卷整個造元神殿。

    玄冥黑水、混沌青氣、虛空風暴、七煞神火等等諸多法則浮現,幾乎化作肉眼可見的異相,在陳凡身後逐一現身。當法則浮現時,劇烈的元氣風暴,將整個大殿都撼動,吹的大殿牆壁轟隆隆作響。若非無數仙紋自牆壁上浮現,擋住了法則外放,恐怕方圓數十里的大地,都被這些恐怖的法則異相給摧毀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他剛剛修成元嬰,還不熟悉這驟然膨脹的力量。陳凡伸手,逐漸嘗試掌握這一身膨脹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吟!”

    一只只有尺許大小,昂頭飛揚的火鳳出現在陳凡掌中。緊接著,嗖的一聲又化作通體漆黑腳踏黑水的龜蛇二相。之後,又接連數種變化。

    這些變化,陳凡沒有動用一絲一毫法力,僅僅是借助法則凝聚。

    可以說。

    此刻陳凡哪怕法力盡失,只是凡夫俗子一個,他借用***則之力,也可以輕易碾殺元嬰。隨著陳凡駕輕就熟的,將諸多法則異相逐一收回後,大殿內才回歸平靜。

    而幾個大妖魔和太陽神子,差點在那法則風暴中隕落,又是玄冥神水又是火焰又是太清乙木青氣,把他們折騰的欲仙欲死。太陽神子心中的駭然,幾乎無法用語言形容︰

    ‘這家伙到底修成元嬰,還是渡劫成化神了啊,怎麼會這樣恐怖?我連他一點點元氣外泄都承受不住...’

    太陽神子只覺自己這個元嬰,是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而此刻,陳凡雙眼微閉,反躬自省,開始內視查看此次修煉的成果。他的神念掃過紫府、氣海、元嬰以及四肢百骸五髒六腑。過了許久,陳凡緩緩睜開眼,眸中光芒復雜,既帶著喜悅又有一絲絲不甘。

    ‘如果單純以人間元嬰期來算的話,那我已經正式邁入元嬰境界。九種仙則同時凝聚,修成萬古未有的‘九仙元嬰’,哪怕在傳說中的仙族,又或者天界,都算得上天資絕世,根基雄厚了。’陳凡心中思量。

    普通神品金丹突破元嬰,最多能掌握一兩種‘神則’罷了。四種神則就號稱小南天境第一,便是在陳凡所知的中央星河,能修成八九種‘神則’的,也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而聖品金丹,凝練法則的難度更高。

    上一世陳凡兩次重修,再登元嬰時也不過五種‘聖則’。這次能一口氣,把九種仙則全部凝聚,雖然無比勉強,甚至付出肉身連續炸裂九次,差點走火入魔,元氣大傷的代價,但終究一步到位,不需要一種種仙則再去麻煩的參悟凝練。

    ‘可是...這只是人間宇宙的標準啊。’陳凡輕嘆。

    人間修仙者,往往專注一種,煉氣的煉氣、煉體的煉體、煉神的煉神。畢竟鮮少有人,能夠同時兼顧,把三者齊頭並進同時修煉到巔峰。這耗費的精力和資源實在太多了,別的不說,陳凡淡淡凝練一個金丹級仙體,就花費了無數資源,最後靠十二團仙氣,才大告功成。

    一般古教神朝,哪有這麼奢侈的做法。

    就那一縷五彩仙氣,在宇宙中,就能拍賣出天價,甚至買一件神寶胚子都綽綽有余。連化神大能和古聖看到都眼紅。

    能三者同修,必然是頂級仙宗或古老聖地,才有這等底蘊。

    ‘我能凝聚‘九仙元嬰’,已經碾壓當世天才,在根基上雄厚到極點。除了那幾個先天而成的妖孽和至強體質外,幾乎沒人根基在我之上。可惜,這只是人間的標準...’陳凡卻不滿足,長吁短嘆。

    他記得,當年曾在某個臨近仙界位面的宏偉古碑上,看到一段文字,記述天界修行的層次,其中一段話,現在還記憶猶新。

    ‘所謂元嬰,仙嬰、仙體、仙魂,皆得至元嬰層次,從而三者合一,迸發無窮神力,謂之一元之力,乃修行啟始...’

    “這所謂的‘一元之力’,指的是一尊天界生命,修煉到元嬰層次,精氣神三者合一,所具備的最基礎力量。據說天界的修仙者,還以此為根基,編制出一套力量對應的規則。某某層次具備多少多少元力量。”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力量數值只是數值,真正戰斗起來,變化萬千,絕非單純的幾個數值能夠決定勝負。神通、法術、寶物、陣法、符咒、武道甚至戰斗意識等等,都影響最後勝負關鍵。

    若以純粹力量計算,上一世力量數值最強的絕非陳凡,但卻只有他,登臨宇宙之巔,俯瞰萬界。

    “不過,這‘一元之力’,確實是一個基數。擁有這個力量,才能算在宇宙中立足,甚至行走各大世界,穿梭兩界通道,遨游混沌空間,不會被隨便一道空間風暴就撕碎掉。據說在天界,只有具備‘一元之力’後,才算一個真正的修仙者,未來有望長生久視,就像一只野獸成年了般。”

    陳凡思慮著。

    一元之力有種種強大神通,遠非單純的力量指數。而古碑描述中,僅有輕描淡寫的一句帶過︰‘修成一元之力,可壓下界化神!’

    化神之難,難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哪怕上一世,陳凡踏入元嬰層次,也不敢放言可敵化神。而一元之力就可壓化神,那得是多恐怖的力量啊?

    陳凡內視自身。

    發現自己雖然仙嬰大成,掌握九種仙則,威能恐怖到極點。但造元神殿內的資源,根本不夠讓陳凡的仙體和仙魂同樣推到元嬰層次。簡單來說,他此刻,只有‘仙嬰’到達仙界標準的元嬰級,而仙體和仙魂,還屬于金丹級。

    “元嬰級的法力,金丹級的肉身和神魂。這麼說,我的力量,撐死只能算‘半元之力’?”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造元神殿中的仙氣太少,而陳凡本準備再搜集一些資源,一兩年之後到遺棄星域外再證道元嬰。如今面對星海大教的威脅,不得不提前,終究顯得倉促,此次突破元嬰,只能算進階一半。

    “不過,半元之力就半元,以我陳北玄的神通。我就不信,這遺棄星域,有誰能擋我‘半元一擊’。”很快,陳凡收拾心神,嘴角間露出一絲冷笑。

    接下來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陳凡依舊盤坐大殿中,收集一些仙氣做備用,同時回頭重修神通。仙嬰的玄妙與力量,超乎陳凡預料之外。這一世他修煉的‘離火金瞳’‘太古五行神兵’‘先天一氣大擒拿手’等諸多神通法術,此時在仙嬰的催動下,顯現出截然不同的威能,甚至連真元都發生奇妙變化,讓陳凡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而此刻,封神大典的時間,越來越近了。

    整個地球乃至小南天境,都山雨欲來,風雲激蕩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