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地球。

    時間已邁至2028年,距離無極宗第三神子易乾駕臨,已經過去接近半年,而封神大典的召開也臨近。這個時候,地球人類才發現,他們所在的宇宙,是如此擁擠。

    天瀾星、蟄遠星、天木星、岩古星、黑霧星...

    不算那些異族祖星,單單遺棄星域的修煉星辰,就來了數十個。每個星辰,至少有一位元嬰修士駕臨,還帶著諸多金丹弟子前來。整個楚州,早就被人潮給擠滿。阿秀和陸燕雪等,緊急安排這些域外修士,分散到周圍的‘天河市’‘清水市’去。

    哪怕這樣,依舊人潮涌動。

    這是遺棄星域十萬年以來,第一次封神大典,各大星辰的修仙者們,也都非常好奇,只要天路相通,拼盡一切都趕來。

    如今楚州人,走在大街上,不時見到乘坐巨大火鳥,高達兩三丈,身穿鮮紅羽毛的美艷女子,那是來自火桑星的修仙者。或渾身皮膚古樸黝黑,雙瞳翠綠,聲音沙啞的異族人,這不是人族,而是天木星的木族修士。再或者,周身海藍色皮膚,包裹在一個巨大水泡中的海族強者。

    無論是黃金族、狼族、血族,還是天木星、蟄遠星、天瀾星的修士。

    在張氏老祖、血族元嬰等被斬殺後,陳凡並沒有趕盡殺絕,依舊允許他們前來地球觀禮,但必須遵從北瓊派的法律規則,但凡有人敢持強欺凌人類,殺無赦!實際上,這些黑暗異族,也無人再敢起一絲一毫反抗之心,陳凡大勢已成,一個分身都能斬殺神子易乾,他們怎敢反抗?

    如今,整個地球異族,都在陳凡的威懾下瑟瑟發抖。而隨著時間推移,距離封神大典越來越近,地球同樣也陷入歡樂海洋中。

    楚州。

    郊區外一棟別墅。

    姜菲菲和幾個小伙伴告別後,就向那棟別墅而去,她性格倔強,知道陳凡身份後,死活不願意住在雲霧山上,也不願受北瓊恩惠,最後唐姨無奈,為她在燕歸湖邊選了一棟別墅。

    這里地勢偏僻,人跡罕至,獨門獨院。

    姜菲菲走到門前,面容一肅,深吸一口氣,推開庭院大門,就見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,負手傲立站在庭院正中,听到推門聲頭也不回道︰

    “你回來了,和那些朋友告別了嗎?”

    “弟子已經遵從老師的旨意,和他們分別拜別過,就說要出去遠游三年。”姜菲菲恭敬一躬身,美眸中忽的帶著一絲遲疑︰“老師,難道真不告訴我伯母嗎?她對我最好,之前雖然有些誤會,但依舊屢次勸我進北瓊派修行,弟子實在不忍心見她身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伯母,與北瓊派牽扯太深,注定扛不過這一劫,提前告訴她,也難道一死。”黑衣男子緩緩搖頭。

    姜菲菲知道自己這神秘老師,神通廣大,手段不可渡測。

    別的不說,自從她拜入這人門下,短短一年內,姜菲菲就由通玄初期,修至先天初期,這手段,實在神乎其神。更不用說,她這老師在楚州市住了大半年,坐鎮雲霧山巔的陳凡分身,卻始終無法洞察到這近在咫尺的黑衣男子。

    這說明,她這老師神通,至少不在陳凡之下。

    “可是,弟子雖然不喜歡陳北玄,但卻也知道,他修為非常恐怖。連無極宗的第三神子易乾,也遠非他對手啊?若提前告訴他消息,讓他準備,說不定能撐過去呢?”姜菲菲遲疑一下,最終還是鼓起勇氣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黑衣中年人面色轉冷,不輕不重的哼了聲。

    頓時,別墅庭院內,本是春日濃濃,陽光和煦的溫暖世界,霎時間溫度降到冰點,連空氣中的元氣似都凍結,庭院中間種植的一株十丈高靈樹,更是瞬間枯萎,化作黝黑枯枝。姜菲菲更被恐怖威壓,嚇得噗通跪倒在地,渾身顫抖。

    而讓人驚訝的是,庭院之外,依舊春風十里,行人路過,仿佛絲毫未察覺庭院內的事情。坐鎮雲霧山巔的陳凡,閉目潛修,同樣對山腳下的一幕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“師...師尊息怒。”

    姜菲菲第一次,真正見識到黑衣男子的威嚴,只覺他如一尊頂天立地的神魔般,雙瞳蘊藏著無盡威嚴,甚至連一根小拇指都無需動用,吹口氣就能把她輕易碾碎。先天巔峰的修為,在男子面前,連一只螻蟻都不如。

    ‘我這師父,到底是什麼人?感覺比陳北玄還要強啊。’姜菲菲心中又驚又喜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一怒既收。

    等姜菲菲顫抖著嬌軀起身後,他才背負雙手淡淡道︰“你只是這顆星辰的一個普通凡俗少女,根本不知道星海深處,那些不朽神教的恐怖。易乾?呵呵,他雖然是神子,但在無極宗中,連前十甚至前二十、前三十都排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姜菲菲驚詫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搖頭冷笑道︰“一個能傲立星空,統治一個星域的不朽神教,得有多恐怖?每三千年一代神子,單單還活著的神子,無極宗就有五代。易乾只是第五代神子之一罷了。更不用說,那些雖未修成神品金丹,但卻天資絕世,修行無比久遠,甚至觸摸到化神之境的老怪物們,據傳說,在無極宗山門祖星,甚至有活了五萬年不死的太上長老,其距離化神,真真只差半只腳,那半只腳一入,就可登臨化神之巔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用說,每一個不朽大教,元嬰金丹修士,動輒成千上萬。地球僅僅是一顆普通星辰,他陳北玄再強,一個人能敵過千軍萬馬嗎?”

    說到這,黑衣男子回頭︰“我如果告訴你,現在在太陽系之外,就有超過十萬個金丹大軍雲集,元嬰足足數百尊,各教大長老、神子來了不下十幾位,就等封神大典到來時,一擊把地球碾成齏粉。你還有信心,陳北玄能擋住嗎?”

    “這?”姜菲菲靜聲了。

    她雖然厭惡陳凡,但卻發自內心希望,陳凡能夠渡過此劫。畢竟若陳凡敗北,整個姜家、唐姨、姜初然等等,顯然無一人能逃脫。

    但姜菲菲卻悲哀發現,若真像黑衣男子所說那樣,不要說陳凡,整個地球綁上去,也擋不住這鋪天蓋地大軍的一擊。

    “老師,連您也沒法幫一下地球嗎?”姜菲菲最後努力。

    她雖不知道自己這老師詳細來歷,卻隱約知道,他名‘宋禹峰’,出自南離星域的一顆普通星辰,家族毀在長生教征伐南離戰爭中。後來宋禹峰為報家族之仇,單人仗劍殺入‘長生教’,連敗長生教十三峰峰主,最後驚動長生教一位神君出手,才將其重傷擊退。在星海深處,有‘獨行客’的美譽。

    宋禹峰雖受重傷,但能從神君手下生還,已足以名震星海,列入化神之下最強者之一行列。

    “非我不幫,無能為力罷了。”宋禹峰抬頭,聲音淡漠道︰“那個陳北玄雖然天資不錯,但太過狂妄了。他殺的齊雲宗、酒神宗、金鼎宗長老弟子都不算什麼,但千不該萬不該得罪不朽神教,還一口氣,殺了八九位神子,把整個小南天境,近半的不朽神教都得罪精光。”

    “神子豈是好殺?那是一個大教未來成就神君的種子,底蘊之一。他敢殺神子,就要付出被大教傾教來攻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這還是遺棄星域法陣,天然制止神君們出手。否則早有化神大能趕來,一巴掌把小半個地球拍毀,將他連人帶北瓊派,盡數打成齏粉。”

    ‘況且,這里是中土,仙人困魔之處,登仙大機緣所在。他陳北玄想獨佔此驚天機緣。整個星海,都無法容他。’宋禹峰最後心中說著。

    這些話,他自不會和姜菲菲說。只是一揮衣袖︰

    “準備好,七日之後,封神大典開始那一天,就是我等離開地球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姜菲菲最終只能低頭叩首。

    她心中知道,自己這一去,從此雲泥之別,成為星海聞名的強者宋禹峰的親傳弟子,而陳凡,以及整個北瓊派都要隕落,而地球數十億眾生,恐怕也無法再如此喜笑顏開。

    姜菲菲心中不忍,她本就是天性良善之輩,但在星海諸教大軍壓境的重重威壓下,她一個小姑娘,又怎能阻止?

    ‘陳凡,你當時若態度謙卑一點,柔順一點多好。星海大教的威能,真非我區區地球能抵抗的啊。’姜菲菲心中一嘆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在地球,不止姜菲菲,還有不少人將被帶回星海。

    這些星海中的散修們,雖不知道地球是養仙地,卻知道這里人類能如此急速修行,天賦必然驚人。于是乘著各大教沒來前,先提前搶走一些苗子,當不朽大教們降臨時,整個地球這塊肥肉,將再也沒有他們插手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一天、兩天、三天...

    第七日。

    當大日自東方升起,第一縷陽光照在北瓊閣屋檐上,封神大典正是開啟的時候。造元神殿中的陳凡,緩緩睜開眼楮,該出關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