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地球上。

    隨著時日到來,整個地球數十億眾生都化作歡樂海洋。

    為了讓所有人看到這場亙古未有的‘封神大典’,芒果直播、香蕉直播、BBC、CNN等世界各國電視台與媒體,都聯起手來,動用了數千台攝像機和諸多無人機、衛星、傳音法陣等,從三百十六度,將整個楚州拍的縴毫必現,不漏分毫。

    而作為主持這場直播的,正是芒果直播的‘江華’。

    他因為先後直播過兩次陳凡的大戰而名聲大噪,被北瓊派指定為本次直播男主持人,女主持人則是當年許蓉妃在燕京影視學院的舍友‘寧心’。

    三十多歲的寧心,已經褪去當年的嫵媚和浮華,顯得厚重沉穩大氣,本來是國家電視台的當家花旦,上面因她與陳凡的交集,緊急調來主持。

    最後還有兩位特邀嘉賓,分別是‘凌雲道長’和‘安珀天君’。

    “道長和安天君好,沒想到能請來您二位作為本次直播的特別嘉賓,非常激動。我也是兩位的粉絲呢。”寧心穿著剪裁合體的黑色小西服,面對鏡頭,笑容燦然和煦。

    凌雲道長顯得有些拘謹。

    他來自星海大教,從未見過地球這種奇特科技,面對那個小小鏡頭,哪怕凌雲道長神念能掃描方圓數百里,但也不理解,一個沒有絲毫靈氣波動的凡器,怎麼能把聲音影像傳播到數十億人眼前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安珀天君就從容淡定。

    “主持人好,諸位觀眾好,能有幸為大家解說陳神君的‘封神大典’,安某也不勝榮幸。”安珀天君笑道。

    “安天君,您能給我們科普一下,到底什麼是‘神君’嗎?”江華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盡管宣傳了一年多,但地球上許多人,對‘神君’這個稱號依舊茫然。大家知道陳凡很強,遠超一般元嬰天君,但卻不明白,為什麼區區一個封神大典,就讓昆墟眾仙老淚縱橫,讓無數自域外而來的修士,雙眼熾熱。甚至能讓幾位元嬰天君,一言令下就自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神君是化神大能的稱號,但卻不理解,為什麼這個封神大典要如此隆重。諸位域外修士不惜千里迢迢趕來,頂禮膜拜。據我所知,安天君您當年和陳神君以及北瓊,其實是有仇的吧,好像有兩個弟子,就死在北瓊手中。”江華尖銳問著,許多人都為他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坐在對面那白須白發,笑容和煦,仙風道骨的老頭,可是一個堂堂元嬰巔峰大修士,若真一怒之下,足以把整個電視台的人都拍成齏粉。

    “哈哈,江小友可能不理解‘神君’二字在我等心目中重量。”安珀天君毫不生氣。

    “哦,請講?”江華問道。

    “眾所周知,神君乃化神大能封號,但諸位可知,何謂‘化神’嗎?”安珀天君刨除一問。

    “這...”江華和寧心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他們兩個,只是普通的主持人,連先天修士都不是,對化神這麼高遠的境界,實在所知寥寥。實際上,整個地球人,對化神的了解也是一鱗半爪。估計只有極少的幾位元嬰,以及北瓊派核心才能了解些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一開始,也不知道。只是後來修到元嬰巔峰時,自感前方無路,曾遍尋諸多古籍,更前往天荒,求取六大不朽道統中關于化神的記載,才隱約明白,化神之秘。”安珀天君撫須道︰“所謂化神,看似是元嬰之上的一個修仙境界,其實與元嬰的差距,比元嬰和凡人的差距還要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江華驚詫,坐在電視電腦前的地球人,同樣驚詫。

    化神和元嬰的差距,比元嬰和凡人差距還大?這怎麼可能?

    “但確實如此。”安珀天君肯定道。“先不說域外,單單我遺棄星域數百星辰,自百萬前到現在,有數的化神大能,僅僅六位,也就是天荒六大神君。再算上其他幾位神君的話,受封神君不超過十人。最後一位踏天神君,也隕落在十萬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遺棄星域的元嬰數雖然不多,但想來千八百位還是有的,以十萬年的時間來計算,更可能有數千位之多。但這數千上萬元嬰中,卻連一位化神都誕生不了,可知這化神難度,難到何種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凌雲道長接口道︰“我玄風門所在的‘無鸞星域’,雖然有不朽道統傳承,但最近幾萬年間,並無一尊化神大能誕生。而七百年前,無鸞星域曾有一次修仙盛會,匯聚起來的元嬰,就超過一千三百位。”

    “諸位想,一千三百位元嬰,尚且無一位化神誕生,可想這化神的難度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完,地球人徹底震動了。

    一千個元嬰都沒法誕生一個化神,這晉級的難度,真是遠比神海升先天,或者先天升金丹之類難多了。

    “實際上,但凡能誕生化神的宗門,大多出自那些古老宗門或不朽道統中。小南天境一半的化神大能在突破前,都是各神教的神子長老。只有寥寥少數幾位,憑天資或機緣,僥幸登臨化神之巔。而一旦成就化神,他所在的宗門和家族,就再也不同。會君臨一個星域,成為那個星域中,天然的統治者。”

    “如長生教所在的‘南離星域’,無極宗所在的‘銀辰星域’等。諸多星辰,自然臣服在大能腳下。便是有些星辰或宗門世家抵抗,也不成氣候。”凌雲道長說道。

    據他們二人所言。

    每一位神君誕生,都代表一個至強大教崛起。

    那些大教崛起後,自然無法容忍臥榻之側有他人酣睡,必然要橫掃整個星域。星域內修士,要麼臣服,要麼被滅,沒有第二個選擇。

    安珀天君弟子被北瓊所殺,本是不世之仇,不共戴天。但陳凡登臨神君之位,就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冒犯神君宗門而死,那是他死有余辜。作為神君崛起道路上的累累白骨,任何宗門和世家,都不會嘗試去報此仇的,只會對神君更加畏懼尊重。”安珀天君理所當然道。

    包括凌雲道長也點頭。

    神君威嚴不可觸犯。

    這是遺棄星域,乃至整個小南天境,第一條鐵則。能夠違背這個鐵則還活下來的人,少之又少,除了宋禹峰等幾人外,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“而且據說,一旦有人登臨此位,還可以凝聚整個星域的大氣運于一身,從此成為類似星球之子,氣運之子等,有無形大力加身,立于此域永恆不敗,所以‘神君’的位格才如此珍貴。”安珀天君遲疑道。

    連他都搞不清。

    所謂星辰之氣,氣運之子到底是什麼。

    若陳凡在這里,就會明白。化神修士若在某個星域證道,必然會在那個星域留下自己的道紋與神痕,從而成為那個星域的寵兒一般,在那方天地釋放法術神通,自然事半功倍,擁有類似主場優勢。

    其實元嬰同樣如此,天荒各域中,就留下許多元嬰的道痕,可惜遺棄星域的元嬰法則不全,所以這方面加成寥寥,到是凌雲道長了解一些,但也不是太多。

    涉及到化神、氣運之類,往往是整個星空中的大秘,一般元嬰修士都鮮少了解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看,北瓊天宮外的雲霧消散了,諸位元嬰天君也被邀請入內,整個大典正式開始了。”江華忽然激動叫著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隨著一聲晨鐘暮鼓般的響聲。

    位于雲霧山巔懸浮著的諸多仙山樓閣,此刻籠罩在外的雲煙散盡,顯露出高聳入雲的雲霧山巔,以及美輪美奐的仙山福地。諸多北瓊派弟子,身披霞衣,順著雲梯而下,接引諸位遠道而來的貴賓、貴客。能登上雲梯者,至少是元嬰天君或一個星辰代表。

    封神大典正式開啟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太陽系外。

    無數身穿戰甲,手持兵戈,籠罩在無盡神輝中的修士,羅列在宇宙虛空中。他們拍成七八個戰陣,羅列在虛空之中。每一個氣息肅殺,渾身真元流轉,赫然都是金丹級。而這樣的修士,無邊無涯,不知道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而在戰陣最前方,是一群氣息更強大的元嬰修士。

    領頭幾位神子,或身披金甲,周身如烈焰般騰空而起,如同一輪金色大日高懸。或背生銀色雙翅,雙瞳陰陽變換。或背後一輪魔日吞天,如魔犬噬日般。每一個氣息,都恐怖到不可思議,沒有一個在易乾神子之下,只比他更強,遠勝元嬰巔峰。

    他們身披神光各異的戰甲,站在戰車上,手中勒著韁繩。每一輛戰車座前,都是不同的妖獸拉車,這些妖獸或長達百丈的雙翅天龍,或神俊無比的黑色神虎,或通體碧綠的巨大犀牛。每一只,赫然都是元嬰級妖獸。

    喬真、喬御兄妹,就站在其中一座戰車上。

    這時,為首如大日橫空的一個金甲神騎士緩緩開口︰

    “時間到,出發,踏滅地球!”

    當。

    隨著他一聲令下,整個浩瀚的神軍開拔,無數金丹元嬰修士飛入戰船中,隨著為首的諸位神子,駕馭戰車,轟隆隆的向地球碾壓而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