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我反對!”

    當這句話響起時,眾人同時轉頭瞪眼望去。

    ‘誰這麼大膽?簡直找死,在陳神君的封神大典上跳出來,這不是給陳神君殺雞儆猴的機會嗎?’不知道多少元嬰老祖,暗中搖頭。

    阿秀、老青龍、華族大長老等人更是震怒。

    陳凡受封神君,如此重大事情上,竟然有人敢鬧事,這就是不給陳凡面子,不給北瓊面子,不給整個華族乃至地球面子!

    眾人看去,就見一個身穿黑袍,三十來歲的陌生元嬰修士,正立在大殿末尾處。

    “這人是誰?哪個星辰宗門的元嬰?”

    “很陌生,沒見過啊。老道我走遍星海,各大星辰的老祖級人物都拜會過,從未見過此人,難道是近十年來新出的元嬰?”

    許多人不解。

    只有安珀天君見到那黑袍人,微微一愣。“是他?”

    “安天君認識這人?”寧心面容輕松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位于遺棄星域邊緣,一顆名叫‘天羽星’上一位元嬰老祖,名為‘姚先陽’,那天羽星地處邊荒,歷代並無什麼強者誕生,所以大部分修士對它都不甚了解。老夫當年曾偶然路過天羽星,見過這位姚天君一面。但他不過區區元嬰初期,怎敢反對陳神君?”安珀天君不解,眼中露出遲疑之色︰“難道...”

    “難道什麼?”

    江華等人還沒來的及問。

    就見北瓊正殿中,竟然又接連站出幾人來。

    “我也反對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衰落星球的卑鄙小輩,連元嬰都不是,怎有資格登臨‘神君’大位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想受封神君,至少得是化神大能,或接近大能的存在。這陳北玄僅僅是一普通修士,仗著法力強大一些,法寶犀利一些,就想威逼我等,登頂神君,白日做夢!”

    觀禮的數百賓客,又有好幾人出來反對。

    一時間,連阿秀都驚呆,沒想到,有這麼多不怕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天羽星的姚天君,九珠星的張天君,純元星的古老祖?”有賓客面色驚詫,道出這幾人來歷。無論天羽星、九珠星還是純元星,都地處遺棄星域邊荒地帶,與星海諸域接壤,所以道法不昌,沒什麼強者。甚至連天木星蟄遠星都不如。

    這樣幾個普通元嬰,怎敢挑釁陳凡?

    “古老組,你瘋了,快向陳神君道歉。”有相交好的人,面色焦急傳音。

    但純元星的古老祖,此刻卻面容肅然,帶著一種使命感義冷聲道︰“陳北玄,若你還有點臉面,就速速滾下來,別玷污‘神君’之名,否則我遺棄星域必將成為整個星海笑柄。”

    “對,陳北玄,速速解散這個無謂的封神大典,束手就擒,向所有人道出你如何卑鄙殺死幾位尊貴神子的事跡,跪下悔恨,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。”

    其他幾人,同樣義正言辭。

    “我家宗主,憑著自身實力,威壓天荒,斬絕星海大教神子,受到萬眾公推為‘神君’,怎是‘卑鄙殺死’,你們血口噴人。”祁秀兒瞪大眼楮。

    “這陳北玄不過區區金丹,而諸位神子早登元嬰之位,金丹怎能殺元嬰?我看他必然是用了卑鄙手段。”姚先陽搖頭嗤笑。

    “不錯不錯,陳北玄你可曾想到,殺了神子,諸位星海大教震怒,地球乃至整個遺棄星域會怎麼辦?憑我等微薄實力,怎能抵擋星海大教一怒,若螳臂當車,必然要化作齏粉!”古老祖怒發沖冠,說到最後,眼楮瞪大,眼角都要裂開。眾人若不知,真以為他是正義使者,一身正氣。

    無論阿秀、神曦,還是老青龍等,都被氣的臉色青紫。

    一襲黑衣,俏臉冰霜的林舞華,更是 當一聲,拔劍出竅,劍氣森冷大殿,恨不得一劍將這幾個口出狂言的人當場斬殺。

    但這時,陳凡緩緩睜開眼道︰

    “那按你的意思,本座該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關閉這所謂的‘封神大典’,解散北瓊派,背束雙手跪在諸位神子死去的墳前,向幾位神子請罪。再加上老朽等替你美言兩句,星海大教的諸位大人,說不定可以放你一條生路。”古老祖長袖飄飄,輕撫白色長須笑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從呢?”陳凡繼續道。

    “那到時候,大軍一至,整個北瓊和地球都化作齏粉,老朽想幫你說話,諸位大人也不可能听的。”古老祖搖頭。

    “哼,說來說去,你們不過是所謂星海大教的幾條狗罷了,在這里替你們主子叫囂。我家老師連那不可一世的神子易乾都殺之如殺雞,會怕什麼星海大教?”祁秀兒冷笑。

    “無知小輩,無知小輩。你區區井底之蛙,怎知道星海各大神教與諸位大能的恐怖?小丫頭,你一定會為今天所說的話,悔恨終身!”古老祖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同樣變色,齊齊怒言呵斥。

    “好了,滾出去吧,今天是老師封神的日子,不想殺你們,髒了我北瓊的手。”阿秀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這大半年中,陳凡用從輪回宗中得來的少部分‘補天藥’,重新煉制了一爐補天丹,讓阿秀洗練根基,凝丹重鑄,這一次一口氣渡劫成神品金丹,而且是神品金丹中的上品。

    此刻阿秀周身金光璀璨,背後有一輪大日要沖天而起,雖是金丹,威嚴不遜元嬰!氣度竟然在古老祖、姚先陽等人之上。

    前來觀禮的諸位老祖,見神曦、阿秀、祁秀兒、姜初然等,雖然只是金丹,但各個氣度淵深。要麼身據混沌,要麼周身朱雀長鳴,要麼如大日橫天。每一個竟然都凝成神品金丹。

    “在加上天荒星的小蠻聖女。這北瓊派組建才十多年,就有五位未來的神子神女,不遜色那些星海深處大教,實在不可思議,陳北玄到底怎麼教的?”

    眾人心中驚懼。

    長生教、無極宗等,雖然有數代神子,但那是無數萬年累積下來的,如果以近三五千年來算,偌大無極宗,也不過易乾等幾人修成神品金丹罷了,未必能超過北瓊派。

    “我等背後,乃是諸位大人,為了北瓊派和整個地球安危而來。你區區小丫頭,不識好人心,膽敢讓我們滾出去?簡直放肆...”古老祖瞪大雙眼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阿秀懶得說話,直接拉出一個古樸拳架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當那拳架一現,無盡的金光就籠罩其身,她沐浴在金光中,如同一尊女戰神降世。一道金色光輪浮現在她身後,隨著她一拳打出,撼動整個大殿。

    滔天金色氣血充塞天地,讓方圓十里都震動。

    那拳印中,帶著無可匹敵,橫掃一切,堅不可摧的銳利金芒,仿佛九天仙神在人間演化仙界拳法般。讓每一個見證此拳者,無不失色。

    真武仙宗賴以橫壓宇宙的無上拳法。

    真武神拳!

    “ !”

    古老祖、姚先陽等,不過元嬰初期,還是偽元嬰,怎擋得住阿秀氣血滔天的一拳,為首者直接被打的倒飛出北瓊正殿。跟隨他們來的數十個弟子,更是當場被恐怖氣血碾成碎片。

    ‘這北瓊派的大弟子,看著秀氣,沒想拳意如此霸道?’許多人側目。

    如安珀老祖、凌雲道長等,論實力雖然不懼阿秀,甚至在她之上。但在金丹期時,卻絕沒有阿秀這般橫掃數位元嬰的恐怖實力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,你這是自尋死路,你替你師父和整個北瓊派斷絕了最後一條生路,當星海大軍降臨時,整個地球都要化作血海,你們全都要死...”九珠星的張天君倒飛出去,灰頭土臉在大殿前的廣場上連滾七八圈,爬起來正開口怒斥時。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虛空炸裂。

    一只黝黑枯死樹皮組成的大手,猛地伸出,將張天君一把捏住,如同捏著一只小獸般輕易,然後在周圍人驚恐目光下,一個巨大腦袋伸出, 嚓一口,將叫囂的張天君連人帶話,全部吞入喉嚨深處。

    咕嚕咕嚕。

    木梟嚼了幾口,黝黑枯槁的臉上還露出一絲不屑,嫌這張天君修為太弱,木梟自從追隨陳凡後,伙食大漲,一般沒個元嬰中期後期,都入不了它口了。

    “不,你們不能殺我。”

    姚先陽等驚恐,架起遁光就要逃脫。但先後被木梟、噬嬰獸等凌空抓住,塞進口中 吱幾下,嚼成碎片,連元嬰都被噬嬰獸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最後。

    當只剩下古老祖一個,幾個大妖魔不懷好意的圍著他,磨牙擦爪,留著口水,仿佛隨時要一口將他整個吞下肚中。而殿中眾人已懶得搭理,上前要恭賀陳凡登臨神君之位的時候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一柄神矛從天而降,插在木梟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隨之,一個宏大威嚴到極點的聲音,自天外降下,響徹整個地球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,諸位殿下降臨,速速前來跪拜請罪。否則,整個地球,盡皆化作齏粉。億萬生靈墜入血海,都你一人之罪!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地球億萬人抬頭。

    就見到,無數金丹修士,身披戰甲,如同天兵天將般,將整個星空都遮蔽住,鋪天蓋地,讓太陽都黑了下來。

    剛踏出院子的宋禹峰搖頭輕嘆︰

    “終于來了。”

    而姜菲菲此時抬頭,早就被驚呆,小臉上滿是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2028年3月3日,封神大典當日,星海七大神教聯軍,降臨地球!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