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全世界目光都匯聚陳凡身上,等待他回答的時候。地球之外,七大神教聯軍,遮天蔽日的遮蓋住大半個星空。

    而諸位神子端坐在戰車上,雙手駕馭著神獸後裔的拉車獸,目光淡漠的盯著地球。

    “到不知,這陳北玄會不會接大殿下符詔。”喬真笑道。

    加上喬真喬御兄妹,一共八位神子,都來自七大神教最中堅的強者。他們遠非易乾或太陽神子之流,久經戰場,無數次代表神朝出戰過,一身修為更是恐怖到極點,哪怕在這戰場上,依舊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“看他骨頭挺硬,未必會接。”一個周身星河環繞,背生銀翅,雙瞳日升月落的神子淡淡道。

    無極宗第二神子‘王威’。

    精修化神級神通‘陰陽眼’,據說他一雙眼瞳,可望穿九幽三界,無物不觀,無人不看,神鬼皆識,非常恐怖。但喬御卻知道,王威真正厲害的,是他背後那一雙銀翅。那是一對天生靈寶制成的‘寶翅’,被他煉化成恐怖神通,能發揮出巔峰天寶的戰斗力,一翅千里,虛空挪移,無論是戰斗還是逃跑,都非常厲害。

    “冥頑不靈,泰山壓頂了還心想著怎麼把天翻過來,他以為我們是像易乾那樣小打小鬧嗎?大能布局落子,算無遺策。我等十萬大軍兵臨城下,為的就是全力一擊,把整個地球給掀翻掉。不管他有什麼樣的底牌,什麼樣的手段,什麼樣的神通,統統以至強力量碾碎掉。這才是我等大教行事,堂堂正正,何須玩什麼妖魔鬼祟?”太初神境一位神子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諸位神子盡皆點頭。

    “本殿下已經給了他選擇機會,至于是否把握,在他自身。若真的膽敢頑抗。大軍直接降臨地球,把整個北瓊都壓的粉碎。我倒要看看,被你們吹的神乎其神,號稱金丹斬元嬰,分身敗易乾的陳北玄,到底有什麼三頭六臂。”身披金甲,如一輪大日橫空的太陽神朝大殿下秦風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這位太陽神朝當代第一神子,乃是太陽神朝那位大帝的後裔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是太陽大帝親子,但體內流淌著那位無敵大帝的血脈。繼承了太陽神朝黃金家族的‘金烏血統’,乃是真正的無敵。連許多活了三四萬歲的老怪物,都未必是這位大殿下對手。至于易乾等,在他面前,更是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秦風裹在神甲之中的手掌,緊緊挽著韁繩。而那頭拉著戰車,足有數百丈大小,渾身籠罩在金焰中九翅火鳳,發出長長的鳴叫聲,震裂天地,口中更吐出一道長達數十里的火柱,橫亙虛空,宛如神明降世般。連地球上無數人,都看到那天空上,突然現出的赤色火痕。

    他雙瞳無喜無悲望著陳凡。

    陳凡的抉擇並不在秦風考慮中,他只需要做出判斷,戰或降兩種選擇罷了。秦風身經百戰,對自己座下戰車後手中戰戟,從沒有半點懷疑過。多少強大的宗門和修為精深的元嬰古修,都隕落在太陽神朝的大軍下,如今七大神軍齊至,陳凡絕不會有半點活路。

    其他神子,同樣這樣認為。

    陳凡在他們眼中,如同那砧板上的魚,就等著下刀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生路就在面前,怎麼選全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喬御低頭,望向地球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星空之外。

    安珀天君、凌雲道長、蛟尊者、落梧宗諸位老祖,整個大殿內觀禮的修士,乃至包括秦東穆等人,都緊張望著陳凡,等待他口中吐出的話。

    下面那句話,將極有可能決定北瓊上下數萬人,乃至地球數十億眾生的生死。

    ‘答應還是不答應呢?’

    祁秀兒等人也糾結。

    盡管這受封神將,明顯要臣服于太陽神朝,而那神將納蘭無比囂張,曾血洗北瓊,更一拳當眾重創阿秀。但她們同樣不希望,陳凡為她們苦戰到把生命都丟下。七大神教聯軍降臨,明顯氣勢洶洶,強者雲集。區區一個納蘭神將就能橫掃北瓊派所有強者,何況還有七大神子,十萬神軍呢?

    “神君,可暫且應下,拖住就好。”清石三人暗傳神念,出謀劃策。

    “哼,神君大人出身高貴,哪需要給區區太陽神朝卑躬屈膝。”蛟尊者冷哼反駁。

    陳凡在他眼中,乃是真武仙宗的弟子,大不了等大軍臨頭時,陳凡把這張底牌掀開。堂堂仙宗傳人,哪怕化神親至,也不敢真的殺了陳凡吧。否則九天十地,都未必有那位化神的容身之所,真武仙宗震怒,必然要血洗一個宗門,追殺到天邊為陳凡復仇。

    “不過神君小心,那秦風、王威以及喬真喬御等人,都是這一代中最出色的神子,遠勝一般神子。神君雖然出身高貴,但刀劍無眼,還是不要與他們起沖突為好。”蛟尊者同樣傳聲。

    大長老、神曦、長生宗主李元等,都忍不住傳音加入討論。

    大家爭論,陳凡到底應不應該接受太陽神朝符詔,若接受了,有什麼好處。若不接受,怎麼能躲避七大神教壓頂的危機。

    只有阿秀小拳頭死死攥住,一雙美眸緊張望向陳凡,心中甚至還有一絲絲害怕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是何意?”納蘭神將等不急,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神將?”

    陳凡終于開口,他一張嘴,臉上就露出一絲嗤笑。

    “怎麼,你不答應?”納蘭神將臉色一冷。

    “哈哈,區區一個神將就想讓本尊卑躬屈膝?況且你算什麼東西,敢站在天空,和本尊這樣說話。以為有了靠山,本尊就不敢報當年之仇了嗎?”陳凡說著,雙手壓著座椅上的扶手,緩緩起身,眼眸掃過納蘭神將和九天之上的七大神教聯軍,負手冷笑道︰

    “狗屁神子,一群螻蟻罷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滿場震動。

    連九天之上的諸多神子們,同時也臉色微冷。大殿下秦風更是目光冰寒望向陳凡,座下九翅火鳳長鳴,赤焰灼燒天地,化作第二輪太陽般橫在虛空。

    納蘭神將的臉色當場大變,冷冰冰望著陳凡︰“陳北玄,你真的要冥頑不靈,要知道,神子殿下一怒,非億萬生靈痛苦哀嚎,不能熄滅。”

    許多地球和域外修士,更是痛心疾首,如秦東穆等,只拍大腿,為陳凡所做的愚蠢決定而嘆息。那麼好的條件拜在面前,千載難逢,地球就要成星海大教、太陽神朝的直屬封地,陳凡怎麼能拒絕呢?太愚蠢,太魯莽了。

    秦東穆自思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站在那,早就跪地叩首,喜滋滋的把神旨接在手中了。從此秦家永鎮地球,傳承千百代,做地球的土皇帝,那得是什麼美妙滋味?區區給人磕幾個頭,拍幾句馬屁算得了什麼呢?

    甚至有甦家或安家的一些宿老歪嘴︰

    “咱家這個女婿,別的都好,就是脾氣太臭,就不曉得變通一下?”

    氣的甦養浩都想拎著拐杖打人。

    宋禹峰更是搖頭︰

    “走吧,沒什麼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,帶著姜菲菲踏出大門。

    大局已定,陳凡既然選擇必死之路,那神仙下凡都救不了他。天上浩浩蕩蕩的十萬大軍更蠢蠢欲動,幾尊拉車的神獸後裔,口中吞吐著煙霞,打著響鼻,都不懷好意盯著陳凡,準備隨時撲下去,血洗了這個星辰,把陳凡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罷了,既然你不知悔改,那本神將就等著看你北瓊第二次被血洗吧,到時候大軍臨頭,看你是否悔恨?”納蘭神將更冷笑搖頭,轉身就欲離開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淡漠的聲音,忽然從他背後傳來︰

    “納蘭,你傷我弟子,屠我北瓊,以為就這樣能退的嗎?”

    “怎麼,你還敢殺我不成?”納蘭神將好笑轉頭。

    陳凡若敢對他動手,那就真是自絕于諸位神子面前,哪怕大殿下秦風再看好他,準備招攬,也不可能再留手了,陳凡此為,是徹底斬斷自己的後路,與七大神教不死不休。納蘭神將絕不相信他有如此膽量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六尊大妖魔突然從陳凡背後的虛空中猛地跳出,一把攥住納蘭神將,六大妖魔聯手,將其凌空拉住。在納蘭神將無比驚恐的目光中,在陳凡‘吃了吧’的淡淡話語中。猛地將納蘭神將當空撕成數截,噬嬰獸更是怪叫著,一手抓出,將滿臉驚恐欲逃跑的納蘭神將元嬰,攥在手中。不管納蘭神將的淒厲慘嚎,一口將其整個元嬰吞入口中,猿猴臉上眼楮半眯,露出無比滿足的樣子。

    而從頭到尾,陳凡都眼觀虛空,看都沒看死去的納蘭神將,仿佛他只是一只螻蟻般,不值得關注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陳凡分身一跺腳,化作一座三足兩耳的金色巨鼎,帶著轟鳴的巨浪聲,如同一道貫穿天地的金色神虹般,縱地而起,橫越過九天,猛地撞入到十萬大軍中,如同萬夫莫敵的猛將般,刀切牛油,一路撞碎了不知道多少尊金丹修士,帶著諸多殘肢斷臂,鮮血四溢,在整個天空中,都拉出一道長長的血路來。

    那一刻,九天十地,所有人都為之震撼。連諸位神子和凌雲道長等人,都瞪大眼楮,不敢相信,陳凡敢對泰山壓頂的十萬大軍主動出手。

    只有王家的王玄龍一拍大腿︰

    “壯哉,這才是我認識的陳北玄,陳神君!”

    任你千難萬阻,我一人當之!

    ps︰第五更奉上,求月票求推薦票,順便宣傳下微信公眾號‘十里劍神本尊’,最近更新了好幾位漂亮女主角的原畫哦,沒加的可以加一下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