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星空之上,冰冷的宇宙中,此刻,無數殘肢斷臂,閃耀神光的鮮血灑落在天地間,陳凡這一撞,身化‘山河鼎’含怒一擊,相當于元嬰最巔峰的修士全力出手,瞬間就在十萬金丹中間,撕出一條血路來,撞死了上千金丹,白骨皚皚,斷肢滿地,鋪遍虛空。

    而九天十地所有人,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包括幾位坐在神獸血脈拉車上的神子,也露出一絲愕愣之色,沒想到陳凡真的膽敢出手,率先向他們攻擊。這可是十萬金丹啊。哪怕一個金丹再弱,堆都能堆死一個元嬰了。何況還有諸多大教長老、神將以及幾位神子在,陳凡怎敢?

    至于秦東穆、各國財閥、甦家安家的某些宿老們,更是嚇得人都呆了。

    坐在北瓊正殿中的域外修士們,有些甚至手都拿不住酒杯, 當一聲打落在地,面現驚駭之色。只有少數幾個,如姜初然唐姨這般,知曉陳凡脾氣的,才心中曉得,哪怕萬軍壓頂,陳凡也要戰過再說。何況,之前納蘭神將還打傷了阿秀。

    “老師...”

    阿秀不爭氣的,嫩白小臉豆大淚珠滴落。

    她明白,本來陳凡還有其他選擇,比如暫時接受太陽神朝符詔,表面臣服,听調不停宣,等未來修成化神後再向各大神教報復。但為了她,陳凡不會低頭。

    “混賬東西。”太陽神朝大殿下‘秦風’面色一冷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攥手中韁繩,拉著金色戰車,足有數百丈長的九翅火鳳,口中就發出銳利的鳴叫聲,周身赤色烈焰熊熊燃起,一根根鮮紅晶瑩的羽翅都豎起,燃燒金色焰光的雙瞳更猛地瞪大,死死盯著陳凡,一股股龐大威壓,在其周身流溢。顯然這只擁有神獸血脈的火鳳,已經感受到主人憤怒。

    “這陳北玄真是太頑固了,低一下頭罷了,星海中,不知道有多少元嬰級強者,上桿子想要得到太陽神朝的冊封,他卻絲毫不珍惜。”似一朵青蓮搖曳,身穿白色裙甲的扶搖派神子喬御,輕輕嘆著。

    “蠻夷土著,遠離修仙社會,自然不懂得神朝符詔的珍貴。要知道,當年太陽神朝對曾獨行星海,從長生神君手下全身而退的‘宋禹峰’,都不曾開出如此豐厚的籌碼。他陳北玄既然沒有這份氣運,那就別怪身死派滅,整個星辰億萬眾生為之殉葬。”喬真也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幾位神子,都目光淡漠望向陳凡,看著他,就如同一個掙扎將死的砧板之魚。

    秦風沒說什麼。

    但太陽神朝一脈的諸多長老和神將,都無比憤怒。

    太陽神朝的符詔,橫行星海,整個小南天境,有哪個元嬰膽敢違抗?

    “殺了他,為神將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膽敢觸犯太陽神朝威嚴,我等必殺之。”

    “這家伙是自尋死路!”

    幾位長老面色冰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那十萬金丹大軍反應過來後,更是震怒,很快在領軍的元嬰神將指揮下,化作如林陣列,在虛空中,以千人一對,列出一座座方陣來,很快,宇宙間就布滿一百個殺氣森森,無比嚴整的方陣。而陳凡正被圍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陳凡現出真身,手中龍紋長戟,橫掃虛空,金光璀璨。

    但這一次。

    他遭遇諸多大教戰陣阻擊。

    這些金丹,可不是天荒星上那些散亂如麻的修士。而是一個大教從小培養出來,經過無數次訓練征戰的百戰之士。他們身上穿著制式戰甲,手持制式神兵,每一件都是靈寶級,而且里面瓖嵌著各種法陣。透過這些法陣,他們的法力與神魂相連。雖是一千人,但卻如同一個整體般。

    每一個戰陣,都能發揮出元嬰級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戟砸下,之前動輒砸死千百人,此刻,竟然被一個千人戰陣抗下。那些金丹身上,戰甲光芒流轉,瞬間匯聚為一體,爆發出超越元嬰級的法力,轟然擋住陳凡一擊,只有數十個金丹修士,被陳凡的磅礡力量給生生震裂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周圍數十個戰陣,見到陳凡出手,更乘機包圍過來。無數道金焰、兵戈、飛劍、星芒穿梭虛空,化作恐怖的能量潮汐,向陳凡拍擊而去。

    一千位金丹聯手是什麼概念?而且還是金丹中的精英強者,一般金丹根本不夠資格被各個大教選中。一般的元嬰修士在此,都未必能擋他們一擊。至少相當于大教長老級別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宇宙間。

    一道道長達千百丈的法術,橫亙天空。戰陣如林,無數兵戈像密密麻麻的樹木般,指向天空,寒芒閃耀。千萬件甲冑更是發出 嚓 嚓的聲音。這些神軍,寶甲上光芒流轉,整個人籠罩在金輝之中。那金輝似活過來般,與整個戰陣相連。你在外面看,仿佛感覺這一千位金丹,就像一個人在呼吸般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陳凡神戟橫掃虛空,一擊把整座戰陣給切割開來,打的四分五裂,空間破碎。但陳凡卻皺眉,他這一擊並沒有達到自己想要效果,整個戰陣,不過才死一百人罷了。而此前,他可是動輒一鼎可撞死數千人的。況且這些戰陣一旦被打散,很快就會其他戰陣接納,再次化作力量來對付自己。

    聚沙成塔。

    一千位金丹聯手,可裂元嬰,而這虛空中,可是有上百個戰陣,從四面八方把陳凡包圍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在外面看。

    就只能見到,殺聲如林,無數璀璨激烈的能量光束向四方流溢而去,諸多旗幟和兵戈把天空都布滿,將陳凡團團圍在其中,密密麻麻成千上萬的兵馬,只能偶爾看到一抹金光流過,但瞬間就被無數人影給遮蔽住。

    “這像不像十萬天兵圍攻孫悟空啊。”老青龍想開玩笑。

    但周圍人都眉頭緊皺,緊緊望著虛空,連祁秀兒都不答他話,老青龍只能尷尬的咳一聲,趕緊也轉頭望去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諸多神子到是無比輕松。

    “你說這陳北玄,能不能逃出這上百戰陣的圍攻?”無極宗第二神子王威,坐在一尊碧玉犀牛拉著的戰車上,滿臉輕松笑道。

    他座前拉車的碧玉犀牛,只長達丈許,通體碧翠如一塊寶貴的翡翠般,看著人畜無害。但這是赫赫有名‘分星牛’,號稱可腳踏虛空,分開星海,一日遨游千萬里,是宇宙中最聞名的代步妖獸,但它真正厲害的,是頭頂的那根角,據說蘊藏一種非常強大的神通,釋放一股翠綠色的能量,一擊可以把一顆直徑千里的小行星都給劈碎,所以號為‘分星牛’。

    旁邊一尊腳踏虛空,周身無盡世界生滅的太初神境大神子淡淡道︰“這些戰陣,都是各大神教從無數金丹中選拔出來,組建的神軍。給他們最好的武器和防具,傳授他們最強的戰技和功法,每一個在金丹中,都能以一當十,征戰過無數世界和星辰。若連區區一個遺棄星域土著都收拾不下,他們干脆還不如立刻回去解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指揮他們的,可是各教的神將,絕不會允許陳北玄逃掉。”

    喬真也點頭。他目光所見,就看七尊周身閃耀不同神光,滿臉肅殺,絲毫不遜色納蘭神將,甚至猶有過之的神將,傲立虛空,正在以神念調動十萬大軍,瘋狂圍殺陳凡。

    “哼,本座此來,本以為能遇見一番大戰,更可以下場,見見這個膽敢殺我弟弟林河的人有多強大,沒想到這麼弱,連我麾下神軍都打不過。早知道這樣,本座直接出手將這個螻蟻抹殺掉,抽取他神魂,為我弟弟祭奠!”一輪黑色大日懸空,渾身魔氣滾滾的黑衣人冷笑。

    周邊坐在戰車上的長生教、躡空家神子,也都眼中露出一絲輕蔑。

    大殿下秦風更是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陳凡如果如此之弱,那他之前頒下符咒簡直就像笑話一般。將這麼弱的一個土著,招攬進太陽神朝,冊封為神將,豈不是為天下人笑?

    雖然十萬金丹戰陣,確實恐怖至極,可以輕易圍殺神子或元嬰。但陳凡好歹也是傳奇人物,總不至于,連一絲還手之力都沒有吧。

    在地球上觀戰的宋禹峰,已經微微搖頭︰“沒救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帶著姜菲菲,就要縱天而起,自另外一邊離開地球這個戰場。

    但此刻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虛空中,猛地傳來一聲巨大的鳴叫聲。

    那個轟鳴聲,並非自現實世界產生,而是誕生在諸人的識海深處,如同一尊古老銅鐘巨鼎被敲響般,發出洪鐘大呂般的聲響。

    而戰陣深處,更可以看到,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金色波紋,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,每一個接觸到的金丹,甚至包括諸位元嬰長老們,都凝固在空中,離核心最近的上千位神軍,更是承受不住,當場頭顱炸裂開來,連神魂都被震散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一尊三足兩耳的神鼎,就化作滔天金虹,猛地一躍,跳出戰陣。甚至透過金光,可以看到是一尊尺許大小眉目清秀的九竅神嬰,懷抱小鼎,沖破重重戰陣封鎖,一路上撞死無數人,越過七位神將,越過諸位長老,轟然撞擊在了滿臉呆滯的魔日宗神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那位名叫林陽的魔日宗神子, 嚓一聲,如同豆腐般,被金色神鼎,輕易撞成碎片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抱頭鼠竄,趕緊去寫第二更啦,小伙伴們饒命啊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