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浩瀚枯寂的宇宙中,冰冷的長風呼嘯著,強大的能量風暴輻射席卷一切。而在地球之外,數十上百公里的縹緲高空中,無數殘肢斷臂鋪滿整個星空。

    而浩浩蕩蕩而來的七大神教聯軍,七位神子、數十上百的長老神將,以及十萬金丹,如今盡數覆滅。十萬金丹俱滅,神將長老們只剩下寥寥幾人,神子更是只余‘元一’一個。

    無數地球人,平靜的抬頭見證著。

    盡管,他們的目光無法看清天外的具體景象,但透過太空望遠鏡和衛星,偶爾傳來的模糊圖象,以及安珀天君和凌雲道長的解說,誰都清楚,七大神教聯軍徹底完了。

    “七大神教這就滅了?”

    許多域外修士,到現在都不敢相信,尤其是長生天域宗主李元,他所在的宗門傳承自域外大教‘長生教’,最清楚這些不朽大教的強大和底蘊。

    “哪怕不滅,經此一戰,也傷筋動骨,短時間內,恐怕無法再來了。”

    有天荒修士,默默說著。整個北瓊大殿內,所有來觀禮的修士,都靜寂無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當星海七教遠征軍覆滅時,一位新的霸主在星空之上冉冉升起,他不僅將稱霸中土和天荒,更將君臨整個遺棄星域。就如當年的藥神君、踏天神君等一樣,威壓海內,沐浴榮光,光輝億萬丈。而北瓊派和陳家,也將一躍成為整個遺棄星域最神聖強大的宗門和世家,統治千年、萬年而不倒!

    “真是讓人向往啊。”

    王玄龍抬頭,遙望天外,眼眸中滿是羨慕欽佩之色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,天荒諸多元嬰,域外修士,神曦、清石散人等都抬頭,望向虛空。在那里,有一個渾身籠罩在無盡仙光中的身影,他傲立宇宙星空,仿佛神明降世般。

    只有蛟尊者在喜悅時,眼眸中帶著一絲絲疑惑。

    他出生星海大教,自然清楚這些神教的底蘊。按照道理,七大神教不該只準備這一張牌而已,獅子搏兔亦用全力,域外教主們的算計只有如此淺薄?

    ...

    月球。

    此刻,宋禹峰已經帶著姜菲菲落在月球表面,他揮手散去法陣,招來一架華美絢爛的黃金飛舟,渾身籠罩在無盡金光中,兩人落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師父,這就落幕了?”

    姜菲菲回頭,她幾乎是親眼目睹,陳凡如何一步步橫掃,大殺四方,催破了十萬大軍,將七大神子踩在腳底下。

    這樣的風姿,這樣的無敵,哪怕是對陳凡有意見的姜菲菲,也不由為之心神顫動。陳凡如此強大,豈不說明地球有救了?

    她喜悅的轉頭望去,卻見宋禹峰此刻面色,比之前還要凝重十倍。

    “師父?”姜菲菲驚詫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闖大禍了,真正的大禍,把天都捅破激怒他們了。”

    宋禹峰低頭,快速說著。“菲菲,我們立刻離開,這里馬上就要化作真正的修羅戰場,否則到時候,連師父都護不住你。而你將會見證,不朽大教們真正的底蘊和實力,那遠非一個強者能匹敵抗衡的,地球沒救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迅速催動飛舟,向著宇宙深處飛射而去,宋禹峰一邊駕著飛舟,一邊輕輕說著話。

    然後姜菲菲瞬間臉色大變,仿佛听到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宋禹峰,原先在地球上看戲的許多星海散修們,都臉色狂變,瘋狂的帶著地球手下的徒弟和弟子們,拼命向星空中逃去,仿佛再逃的晚了,就會遇見什麼驚天動地的大災難般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太空中。

    陳凡一腳踩爛太陽神朝大神子的肉身,不過他修為強大,又有‘替命神符’,一時沒有死,但在陳凡宛如巨靈神的腳下,也只能掙扎,肉身剛剛被神符重組,但又迅速被萬鈞之力重新壓爆掉。陳凡只是冷漠低頭,看著那團金色的血肉不斷掙扎,拼命凝聚成形又瞬間化作肉泥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真要趕盡殺絕?”

    秦風雙目圓瞪,憤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太陽神朝耀武揚威降臨地球,輕易踩死我北瓊派時,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,會變成莽荒土著腳下的一團肉泥嗎?”陳凡面色淡漠,腳底重重踩下,又一次將秦風踩成肉餅。

    當秦風再次化形成人時,他臉上已經滿是一片猙獰︰“陳北玄,你是在自尋死路,你根本不知道,我們的力量有多強大,不朽神教的底蘊超脫你的想象,那是真正傲立星空,統御億萬星辰的存在。教主和太上長老們,遲早會有一天,把你還有整個地球像踩我一樣,踩在腳底下!”

    他瘋狂叫著,身上金輝萬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不過那一幕,你永遠都見不到的。”陳凡淡淡說著,再次一腳踩下。這是秦風最後一張替命神符,當他死去後,將再也無法復活了。

    但這時,虛空中,猛地一個蒼老聲音傳來︰

    “道友請住手。”

    那聲音,仿佛自宇宙最深處傳來,充滿著無盡歲月的滄桑與浩渺,仿佛一尊神靈的聲音般。它很輕,卻回蕩在整個地球所有人耳邊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人同時轉頭。包括諸位域外元嬰都愕然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域外大教還派人來?但他們神子都戰死了,還有誰能前來呢?總不可能是大能們親至吧。”

    只有蛟尊者,猛地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已經飛出月球的宋禹峰,目光一凝,沉聲道︰

    “他們來了。”

    姜菲菲回頭,遙望地球。她知道,這可能是自己有生以來,最後一次看到陳凡和故鄉了。想到宋禹峰所說的話,姜菲菲心中只剩下一片絕望。

    所謂的七大神子,那只是一小撮先鋒罷了,不朽神教真正的力量,此刻才展現出來。在那樣泰山壓頂面前,一個人的力量,真的是太弱小,太卑微了,卑微到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...

    而許多正逃出地球的星海散修,都不由搖頭一嘆︰

    “何苦呢,拼命掙扎,到頭來,也不過化作黃土一罷了。”

    他們一邊嘆著,臉色越發苦澀。

    這些散修們,何嘗不是在星海大教的威嚴下,夾縫生存。他們雖然與地球沒有關聯,也看不起這顆遺棄星辰,但此刻,卻也不由心生兔死狐悲之意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在蛟尊者驚駭下,在凌雲道長驚疑中,在諸多域外元嬰不解中,在無數地球人滿心疑惑中,在秦風和元一滿臉狂喜中。

    陳凡轉頭。

    就見宇宙深處,緩緩走來一位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自黑暗中而來,身穿葛衣,身上縫縫補補,一塊塊的如同乞丐的百衲衣。老者的容貌也無比枯槁,身上皮膚如同老樹皮般,比木梟的肌膚還要粗糙,氣血早就衰落到極點,連一絲一毫的氣息都感覺不到,仿佛行將就木的將死之人。

    但這枯瘦老者,每一步踏出,都橫跨數百上千里,枯寂冷漠的宇宙,在他腳下,仿佛平坦大地般。在他身後,跟隨著三位金光萬道的神子,每一尊神子,修為都並不遜色于秦風,甚至猶有過之,但這三位神子此刻卻卑躬屈膝,恭敬到極點追隨在老者身後。

    “咳咳,道友還請住手,看在老朽的面子上,饒過小風吧,他僅僅只是個孩童,一時任性頑劣,若有什麼冒犯之處,老朽給道友賠罪了。”老者輕咳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“太玄祖,求救救小風啊。”秦風叫著。

    “你這孽障,才修煉三千年,就自以為無敵,今日遇見天外之人,知道厲害了吧。”老頭大聲呵斥,宛如訓斥孫子般。

    秦風低頭,唯唯諾諾。

    這尊桀驁不遜的太陽神朝的大神子,哪還有沒有半分傲慢,仿佛乖乖听訓的學生晚輩般。

    但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人,都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地球上,將太祖、遠祖、鼻祖視為九代長輩。鼻祖已經是最久遠的,要上溯九代,爺爺的爺爺的爺爺...

    而‘太玄祖’是什麼?

    枯瘦老者已經開口解惑︰“好讓道友知曉,這不成器的孽障是老朽第七十三代太玄孫。老朽痴了這麼多年,後輩中,也就這個小子還勉強有點出息,他若死了,老朽這一脈就真的後繼無人了。所以厚顏求道友高抬貴手,放他一馬。道友若是有什麼要求,盡管提出來,老朽都可以答應。”

    穿著葛衣的老者,面容誠懇,語氣帶著真摯。

    嘶。

    但許多人到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秦風已經三千歲了,卻是這老頭七十三代太玄孫,哪怕宇宙中人晚婚晚育,一百年算一代,那也有七萬六千年了啊。而老頭自己的歲數,又有多少呢?

    無數知情的元嬰修士,無不駭的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藥神宗的伏都老祖活了兩萬三千歲,已經號稱老不死,蛟尊者三萬載更達到元嬰巔峰。這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,至少七八萬歲以上的老頭,又得多恐怖?準神君,又或者,真正的神君?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,都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地球,都陷入無盡的沉默中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這兩天卡文卡的欲死欲仙啊,還好解決了,趕緊更新,求小伙伴們贖罪啊..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