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宇宙中,在葛衣老者說完後,整個天地都一片寂靜,所有人都抬頭望著腳踩秦風的陳凡,以及微微躬身,語氣真摯誠懇的葛衣老者。

    地球眾人都心中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這葛衣老頭看著半截身子入土,走一步身體都一顛一顫,說句話都快喘不過氣來的模樣,但著實深不可測,僅僅那歲數,就嚇人到極點。

    老者看陳凡不言,就笑了笑︰

    “陳道友這一身實力,確實超乎老頭子想象啊。想我當年在陳道友這歲數的時候,可遠沒有道友這強絕天下,可與神君媲美的體魄,以及那一身雄渾到不可思議的法力。之前看道友與那幾個小子大戰的時候,幾個老家伙還與我打賭,說道友會輸。這不,現在都通通輸給我,有人還輸了一顆星辰的礦脈,所以道友盡管開口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宇宙深處,似有幾個輕微到不起眼的哼聲。

    葛衣老頭似未察覺,繼續笑道︰

    “老頭子活了這麼多年,可謂一事無成。我那一向以天資縱橫的大哥,追隨父親一同證了大道;酷愛劍術,號稱劍試星河的二哥,也博得了個‘劍聖’的稱號。連八面玲瓏的五哥,都當了神朝的‘太子’,也就我這個老頭子,勉強多活了些年,攢了些寶物,在星海中,略有聚寶的薄名。陳道友切切不要客氣,想要什麼,都可以和老頭子說,好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,往虛空中一抓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一柄閃耀金色神芒的神劍自宇宙深處而來,落入他掌中,正是‘耀陽’神劍。

    這柄半神寶在秦風手中,桀驁不馴,以秦風的實力也不過只能劈出三兩擊。但在葛衣老者手下,卻綻放著柔順的金光,顯得非常馴服,仿佛此劍本就屬于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哎,若非此劍是那我父皇賜下的,便是給了道友又如何?想我都活了七萬多歲了,要這種身外之物何用。”老者輕嘆。

    “咦,秦老頭,你的吝嗇可是聞名整個小南天境的。不要說半神寶,便是連一塊靈石都舍不得吧。”有人輕咦。

    “哈哈,據說當年秦老頭與長生教神女結婚,堂堂神朝七皇子,連一株半神藥的彩禮都不想付,氣的長生教那位教主大怒,亂棍將他打出門外,差點掀起太陽神朝與長生教的‘兩教之戰’,是不是,傅兄?”另一個聲音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被稱作‘傅兄’的人,只是重重一哼,並未說什麼。

    眾人抬頭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宇宙中,緩緩又現出幾人。

    這幾人,或身形高大魁梧,或白衣白發,或身形枯瘦,都籠罩在一片混沌中,看不清身形。但毫無疑問的,他們的一身氣息,都恐怖到了極點。幾乎肉眼可見的法則,凝聚在他們周身,化作一片片神蓮。他們舉手投足間,都有無盡異相展現。

    或億萬星河浩大,或大日驚天,或紫氣如龍,或魔吞天地。

    ‘ 當’。

    幾人舉手投足間,無盡威勢席卷整個天地,浩蕩的威壓沖的周圍的星空都為之顫栗。地球上眾人,更是發自內心的驚懼,只覺仿佛半神寶覺醒了般,而且遠不止一件,還是許多件。

    陳凡甚至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飛走的‘山河乾坤圖’落在了其中一個宮裝美婦手中,那美婦身形如拂柳般搖曳,臉上帶著面紗,無比神聖,蓮足每踏出一步,虛空中都有一朵神蓮綻開,一路行來,步步生蓮,似絕世神女般。

    可以說,沒有一人的氣息在秦風之下,或者說,他們每一個的力量都無法渡測,遠遠在秦風之上,甚至有神聖的光環環繞,仿佛他們就是諸天的主宰著,天地鐘靈誕生的神明,一言一行都引動整個天地星河的力量,執掌萬物。

    “哎,我秦簡一向仗義疏財,怎會做出如此小人行事?肯定是你們之前輸給我,憑空污蔑。傅兄來自長生教,定會為我洗刷污名。”叫秦簡的葛衣老頭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白衣白發,身形縹緲,出自長生教的‘傅兄’,根本懶得搭禮他。

    他們互相說笑,句句說著陳凡,卻無一人望向陳凡,仿佛眼中並無此子般。直到許久,才有一個身材魁梧高大的老者眉頭皺了皺掃過陳凡︰

    “秦兄既然給了你面子,看在你天資不錯的份上,我等可以不殺你,甚至連你背後的中土星,都能逃過此劫。還不趕緊把‘秦風’給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小子,若非秦老頭開口,本尊早就將你抓回‘躡空教’去,我那要繼承‘躡空教’教主之位的師佷座下正缺一個隨從,你出身不行,一身戰斗力到是可以,足夠當他的‘護道者’。”一襲黑衣的枯瘦老者陰森森道。

    其他幾個人目光都掃向陳凡,或冷笑,或驚嘆,或暗藏殺意。

    尤其那周身籠罩億萬星河光點,疑似無極宗的強者,眼眸深處殺意凝聚到極點,但表面上依舊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?就憑你們幾句話?你以為你是誰?”

    陳凡彈了彈手指,平靜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幾人搖頭失笑,竟然絲毫不怒。

    “小輩就是小輩,在這片遺棄星辰呆久了,不知道外界星空之廣闊。”出自躡空教的枯瘦老者搖頭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能在這片星域修成此身法力,著實天資駭世,哪怕是老夫我,都動了收徒愛才之心。但你別把我等的善意當成理所當然。你既然到此修為,應該懂得,有些人可以對抗,有些人對抗不得。向強者低頭,不算屈辱。”高大魁梧老者點醒陳凡。

    “不錯,陳道友,你放了這個小孽障,老頭子我保你一門性命。想我這老不死雖然痴活幾萬年沒甚用處,但保個人的薄面還是有的。”葛衣人秦簡溫順對陳凡道。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宇宙的目光,都匯聚到陳凡身上。

    天地間一片平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是‘神隕王’秦簡。他怎麼在這,不是傳說,他早就就坐化了嗎?”蛟尊者忽然驚駭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‘神隕王’?”阿秀疑惑。

    蛟尊者渾身顫抖,低頭輕說。

    這位神隕王不是大能,但他卻是大能之子,他的父親就是太陽神朝的那位大帝,整個小南天境公認的第一強者。而他大哥、二哥都早就證道神君,尤其他二哥,號稱‘劍聖’,劍試星河,曾一人一劍壓的一個不朽神教低頭。他五哥則繼承了太陽神朝‘太子’之位,據說手中駕馭著太陽神朝最強大的‘神寶’,可匹敵大能。

    秦簡雖不如幾個兄長,但早在五萬年前就邁入‘半步大能’之境。所以被太陽神朝封為‘神隕王’,在諸多半步大能中,都是無比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對,就是他,我在玄風門觀看一位老祖游記時,曾記錄過他的特征,身穿葛衣,手持神帝賜下的‘耀陽’神劍,無比吝嗇。就是神隕王。”凌雲道長也驚叫道。

    許多與星海大教有接觸的修士,無不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各大不朽神教中,都傳說有活五萬歲以上的太上長老級存在。這些太上長老一身修為,簡直撼天動地,道行高深到不可思議,已經觸摸到神明的領域,遠遠非元嬰可抗衡。而作為大能嫡子,非無數代的血脈,更被‘封王’,那這個‘神隕王’秦簡得多恐怖?

    據說迄今為止,太陽神朝的‘王’,不超過十位啊,每一位都是撼動星河的存在。

    許多太陽神朝的神子,終其一生,都無法‘封王’的。

    “這麼說,其他幾個人,也是各教太上長老級人物?”姜初然低聲說著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蛟尊者已經認出他們,用顫抖的語氣先後說著。

    秦簡出自太陽神朝。叫‘傅兄’的,則是長生教太上長老傅言,宮裝美婦來自扶搖派,枯瘦老者出自躡空教,高大魁梧的老者是太初神境的一位太上長老。最後兩個星河繞體或魔氣森森的,則來自無極宗與魔日宗。

    這七人,赫然都是各大神教的重量級存在。

    每一位,都活了五萬年以上,在星海深處早就是傳奇,神話一般的人物。在無數代之前,他們也是神子,甚至是神子中的佼佼者,無論秦風,易乾,喬御喬真姐妹,在他們面前,都是不知道多少代的後輩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這些,可都是各教鎮教級的人物,除了幾位神君教主外,神教以他們為尊,除了涉及到滅教之戰,大多都在閉關苦修突破化神,有些一萬年都未必冒頭,怎麼會讓他們冒著危險進入遺棄星域呢?”蛟尊者不解,但凌雲道長想到仙土中的一幕幕,有些明白。

    地球的分量,遠遠超乎他們想象。

    大能們看來對地球勢在必得,但這同時也代表著,陳凡面對的威脅也將無比巨大,超乎他們的想象。想到這,凌雲道長一顆心就沉入故地,所有人只能靜靜抬頭,等待陳凡的回復。

    “道友若放了我這不成器的後輩,除了你一門性命外,老頭子可以用剛贏到手的一座位于‘山陽星域’的礦產星做補償,那座星有罕見的‘金精石’礦脈,足以抵得上十億靈石。陳道友以為如何?”葛衣老者笑著對陳凡道。

    “不如何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說著,然後一腳踩下。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正僥幸死里逃生的秦風,連神魂帶肉身被陳凡一腳踩成肉餅,無數鮮血四濺。天地間一片死寂,而葛衣老者的笑容,也猛地僵在臉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