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太陽系周圍,一片籠罩的混沌迷霧中,眾人只看到,一條又一條長達千百丈長,宛如一座小山一般的戰艦,自虛空中施出,不斷越過混沌迷霧,似下餃子般,接二連三的出現。

    “無極宗的‘無極星舟’,太陽神朝的‘太陽金船’,魔日宗的‘魔日戰堡’...”有圍觀者顫抖數著。

    小南天境幾乎數得上號的不朽宗門,幾乎齊聚于此。

    三十條、五十條、七十條...

    到最後,密密麻麻,遮蔽虛空,幾乎無法數出。那些戰艦如林而來,每一艘之上,都有撼天動地的力量浮現,上萬金丹修士凝聚在一起的力量,讓空間都為之扭曲,足以匹敵一位元嬰巔峰修士。而這樣的戰艦,何止上百?

    但更恐怖讓人畏懼的,是走在戰艦群最前方,那個駕著金色戰車,以兩足金烏拉車的太陽神朝太子‘秦燁!’

    “噠噠噠。”

    秦燁駕車而行,面容肅然而寧靜。

    他一言不發,舉止淡然。但連留在地球上的數十億眾生,此刻也忍不住屏住呼吸,仿佛有一尊驚天動地的大人物駕臨太陽系般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秦燁怎麼會來遺棄星域,他可是神朝太子,太陽神朝金烏家族公認第四個有望進階大能的存在。神朝大帝怎麼會允許他踏入此星域,萬一隕落了怎麼辦。”有人瞪大眼楮。

    “哼,秦太子可是太陽神朝第一戰將,號稱化神之下無敵的存在。只要不是真的化神大能出世,誰能傷他?”旁邊有中年修士譏諷。“不過,就不知道秦太子有沒有把那件至強神寶帶入遺棄星域。它若也來了,那就真正橫掃無敵,連面對神君都不需要懼怕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他說的是什麼。

    太陽神朝鎮教至寶。

    金陽戟!

    這是傳說中,太陽神朝初代大帝以自己肉身煉制而成的絕世神寶,號稱一擊可粉碎星辰,斬落天上的月亮。

    那件神寶一直是由太子秦燁執掌,在其手中,可短時間內匹敵化神大能。若‘金陽戟’也帶來,那麼陳凡再強大,除非當場晉級神君,也不可能是秦燁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片星域有上古仙人留下的詛咒和禁制在,天道殘缺,禁絕一切化神之上的力量。神寶相當于一位大能的生命延續,擁有最純正的大能之力,不太可能進入遺棄星域。不過,秦太子可能會有其他後手,比如大能賜下的秘寶和神符,而且僅憑這數以百計的戰艦,什麼星辰無法掃平。”另一位年歲比較大,面容枯槁的宗派長老,輕輕咳著說道。

    在修仙界,低階修士的數量一旦達到一個量級,那就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幾十上百個元嬰,陳凡可能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元嬰數量若變成數百上千呢?

    上千元嬰聯手一擊,撼動星海,震顫宇宙,威能恐怖到無法想象,恐怕直追化神,強如陳凡,在這曠古絕今的一擊之下,說不定也得隕落。

    而看秦燁背後的諸多戰艦,哪怕沒有上千元嬰,也有數百,再加上諸多金丹,陳凡和地球真的是陷入前所未有的危局了。

    這局面,不止諸多圍觀修士看清。

    包括阿秀,和地球上的北瓊派眾人,都同時為之心中一涼。不過她們之前經歷許多,對陳凡的信心終究增強了些,不再輕易把擔憂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但秦簡卻不這樣認為。

    他大笑道︰“陳北玄,我神朝太子已率領大軍駕臨,單單半步大能存在就有十位之多,更不用說數以百計的元嬰和戰艦軍陣,你怎麼抵抗?”

    秦簡此刻只剩下一條左腿,四肢都被斬下,傷口上面仙光閃耀,仙器之力在噗呲噗呲的灼燒他的肉身和神魂。雖然黝黑鐵條只是制式仙兵,遠沒有真正仙寶之威,但依舊讓秦簡遭受重創,連恢復肉身都無法做到,氣息差點跌落下半步大能之境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秦燁駕車而來,目光掃過身體殘缺的秦簡,眼眸中微微閃過一絲怒色,但迅速恢復平靜,用無比威嚴的聲音道。

    追隨秦燁而來的近十位太上長老不說話。

    七八件準神寶,在他們手中閃耀光芒。山河乾坤圖、萬星鏡、絕神滅魂匕等原先飛走的寶物,此刻落在對應大教的人手中,已經重新恢復光澤,氣吞萬里如虎。

    而他們座下的神子們更紛紛開口︰

    “孽障,還不迅速放了神隕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膽敢殺死我教太上長老與神子,欺凌大教,我教一定不會放過你。如今太子殿下已駕臨,還不速速跪地求饒。”

    “還廢話什麼,直接大兵一出,碾平他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目光森冷望向陳凡,一些如長生教、無極宗的神子長老們,恨不得直接撲上來,把陳凡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。

    神子們口中說讓陳凡求饒,實際上,根本沒有保證免死。陳凡若真跪地,只有死路一條,甚至連宗門和整個地球眾生都要陪葬。

    陳凡和各大神教間結下的仇太深了,簡直傾盡九天之水也無法洗刷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被陳凡欺壓過的,無論是各大教派神子還是域外元嬰,此刻都臉上掛著冷笑,靜靜望向陳凡,等著陳凡滅亡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眼掃過眾人,目光沒有在數百戰艦和太子秦燁身上停留半分,竟然又轉過頭去,在眾目睽睽之下,再次一刀,斬下了秦簡僅剩的一條左腿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秦簡再也控制不住,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嚎。

    他一邊嚎叫,一邊用無比怨毒憤恨的目光望向陳凡。九天仙兵造成的傷口,具有不可復原性。秦簡雖不知斷刃來歷,但他見識多廣,知道自己這四肢恐怕再也無法恢復,哪怕能恢復,也得付出秦簡幾乎無法承受的慘痛代價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要你死!我要你滿門宗派,整個地球都給你陪葬,我要...”

    秦簡正怨毒叫著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陳凡一劍甩出,抽在其臉上,直接把他凌空抽飛數百丈,半張臉都打爛,滿口牙齒混雜著鮮紅的血液飛出,整個身體當場轉了數十圈才停下,臉已變形,幾乎認不出人來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這時陳凡才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太子秦燁眼楮一眯,眸中閃過一絲怒色。

    他堂堂神朝太子駕臨,百萬大軍到此,陳凡竟然敢當著他的面斬傷秦簡。哪怕他對這個弟弟並沒有什麼感情,此刻也為之震怒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真的不怕落敗後,滿門被滅,整個地球數十億生命被血洗,僅僅是因為你一人的緣故?你將成為整個中土乃至遺棄星域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有大教太上長老陰森森說著。

    “他恐怕還做著神君的美夢呢,卻不知道,區區一個元嬰修士,也配當神君?就算太子殿下和那個獨行客宋禹峰,距離神君之位還有一段差距。”另一中年長老大笑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,你若束手就擒,我們絕不傷北瓊派一人。”

    還有人滿面溫和,試圖勸降陳凡,讓陳凡放棄抵抗。

    之前他們雖然沒趕來得及,但如今進場,看到滿地尸體遍布星空,以及神隕王秦簡的慘狀,無不在彰顯陳凡的難惹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自信,近十位太上長老還手持準神寶,再加上太子秦燁與數百元嬰戰艦,把整個地球團團圍住,圍攻一個屢遭大戰此刻只有檣櫓之末的陳凡,應該沒多大問題,但若能不死人就勝,自然最好。這位氣質儒雅溫煦的長老,就面容溫和,想勸陳凡束手。

    但陳凡只是輕輕一振手中斷刃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伴隨一聲清冷的聲音,陳凡已化為一道匹練華光,射入諸多戰艦群中。他劍芒璀璨銳利到極點,一層層空間,在陳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仙體小成面前,宛如脆弱的薄紙般,被輕易捅破穿開,數萬公里的距離,陳凡幾乎一步就踏破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陳凡已來到戰艦群中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他合身一撞

    這些戰艦雖然是以星辰母金或太陽精金鑄造而成,更刻繪著諸多法陣,但終究還屬于天寶級層次,哪能擋得住陳凡仙體小成的撞擊?

    當場,七八艘戰艦就被他當場撞碎。戰艦之中承載的諸多金丹修士,更如同鐵錘之下的豆腐般,數萬金丹承受不住他無匹的巨力,凌空炸裂開來,連人帶船,被陳凡撞成血霧。

    但這還沒結束。

    緊接著,接著陳凡一劍掃出,以劍帶刀施展出雷獄神刀,一刀橫天,刀芒橫絕虛空,連斬數十元嬰!那些元嬰身上的防御法寶,幾如紙糊一般,根本連阻攔陳凡片刻甚至一秒鐘的時間都做不到,就憑空分成兩截。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幾乎一撞一刀。

    遠渡重重虛空而來,意氣風發欲輕易征服地球和整個遺棄星域的小南天境遠征軍,就損傷慘重。足足上百個元嬰級戰斗力隕落。

    “你怎敢?”

    諸位太上長老驚怒,連太子秦燁也猛地睜大眼,眸中精芒爆射,無比震怒。

    面對百萬大軍,正常人不應該先服軟求饒,好好談條件,最後逼到絕境才出手嗎?陳凡竟然敢面對他們這些重重壓來,宛如泰山壓頂一般的無數強者們搶先動手。

    這簡直是找死!

    自尋死路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寬容的神子或長老們,心底對陳凡也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‘這家伙根本就是個莽夫,只有肌肉,沒有腦子的存在。憑他一個人,盡然敢直沖我百萬大軍,以為殺幾個金丹元嬰,就能傲視不朽神教嗎?他根本不知道不朽神教真正的力量所在。我等若聯手一擊,完全可輕易把他碾壓成灰。’

    無極宗太上長老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其他幾位長老,也無不周身真元勃發,氣息撼動天地,隨時準備催動手中的準神寶,聯手一擊把陳凡轟殺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之前曾擊敗秦簡等人。

    但他們相信,自己十位太上長老以及諸多準神寶、數百元嬰一擊,絕對能輕易把陳凡從地球上抹去,這是遺棄星域的人永遠無法想象的力量。更何況還有太子秦燁,這可是號稱化神之下無敵的存在,身上帶著此行最大的壓箱底手段!

    但陳凡根本懶得答他們,只是輕輕一震手中斷刃,口里吐出二字︰

    “飛仙!”

    轟隆。

    那一刻,一道無法想象,絢爛到極點的銀色劍虹憑空浮現。

    劍虹中,似有一尊籠罩在無盡仙輝中,身穿仙甲,手持仙戈,身材高達千萬丈,面容模糊在光芒中的天庭神將凌塵,一劍割破虛空,撕裂宇宙。那劍虹的美麗幾乎無法想象。比起上一次,更多了一股飄逸超脫,仿佛真的來自九天仙人斬出的絕世神劍。唯一的不足處,就是那天庭神將的虛影有些縹緲虛幻,遠不如之前凝實。但它的氣息,卻比此前陳凡劈出的任何一劍,都要強大的多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在這一劍之下。

    這個宇宙似都凍結,所有人無論諸多元嬰,還是近十位手持準神寶的太上長老,甚至包括太子秦燁,都一動不動,似乎傻掉了一般。只有陳凡輕描淡寫的一劍掠過長空。凝成一線的銀色劍芒輕輕掃過眼前所有人,光芒甚至遠及萬里之外而不消散,似把天地都劈開般!

    接著。

    收劍,入鞘。

    嚓。

    一聲之後。

    擋在陳凡身前的近十位太上長老,連手中的準神寶都來不及激發,就從中間破裂開來。

    他們連肉身帶神魂元嬰,盡數被仙劍劈成兩截,甚至連太子秦燁也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,左臂被斬斷,戰車被劈開,頭發披散如瘋,身形瘋狂暴退。而他們身後,數以百計的戰艦和元嬰們,更當場有上百艘同時破碎,無數金丹元嬰隕落,那道凝成一線的銀色劍芒,甚至劈出上萬里,把虛空都斬成一條無法想象的巨大黑色裂痕,久久不愈合,蔚為壯觀。

    百萬大軍,數百元嬰,在陳凡一劍之下,幾如土雞瓦狗,不堪一擊!

    那一刻,滿場震怖!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這章4000字大章所以寫的晚了,超抱歉,後面還有一更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