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連化神大能出現,都被一劍劈飛,這陳北玄,正是恐怖到極點,強大到極點啊。”過了許久,齊雲宗長老才長長一嘆,感慨道。

    而他旁邊的許多修士,兩條腿都在打擺子。

    那可是太陽神朝的‘金烏大帝’,雄霸兩大星域,稱雄小南天境的超級強者,名聲已垂十數萬年之久,許多人的父輩甚至祖輩還未出生時,金烏大帝就是一方霸主。他現身了,卻被陳凡一劍輕易斬殺,這豈不是說,陳凡也是化神大能?而且還比大能更強?

    “並非如此,看來應該如陳北..陳神君所說,金烏大帝只是斬出一道神念加持在秦太子身上。否則他若真身甚至化身到此,恐怕我等早就被燒成灰燼了。”一位儒雅修士,輕輕皺眉說道。

    化神之難,難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一到那個境界,每一種法術,每一種神通都非下四境的修士能渡測。哪怕是化神大能的化身,也能橫推無敵,掃平一切半步大能。那尊金烏大帝被陳凡輕易斬殺,必然不是化身,極有可能真是一道神念。

    “對對,傳說金烏大帝周身千里,都有九只金烏飛舞,籠罩在無盡太陽真火中,如同魔神一般。我等離得這樣近,說不定早被烤死了。”很快有人點頭。

    金烏大帝的形象和神通,傳播非常廣,許多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哪怕這樣,星海修士們依舊用震撼中帶著畏懼目光望向陳凡。大能的一張符紙,一滴血,隨手發下的一句口咒,都可輕易碾殺元嬰,鎮壓一個宗門。至于大能煉制的寶物、符咒、秘器等等,更是威能強大到極點,從幾件準神寶就能看出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無不在彰顯著化神大能的強大。

    整個小南天境,任何強者面對大能時,也只能畢恭畢敬,發自內心的畏懼。幾人敢像陳凡這樣,抬手屠滅近十大教派,甚至連大能的神念親現,也要生生斬殺,更要追殺人家的兩個兒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神念既然出現,那位‘金烏大帝’一定能看到地球外的情況。可以說,現場所有的景象,包括陳凡的所作所為,應該都落在那位大帝眼中才對。相當于當著一位化神大能的面,將他劈了。這樣的膽量,整個星海,十萬年都未必能出一個。

    所以許多人討論陳凡時,已經口稱‘神君’,不敢再提到陳凡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與扳手腕者,值得‘神君’二字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遺忘星域外,不知道多少億萬里的距離。

    一顆比太陽龐大百倍的赤焰恆星上,正有一尊巨人躺其中沉睡,把太陽當做了澡盆。那巨人身高不知道多少萬丈,周身九只巨大的金烏徘徊,可以看到,以那位強者為中心,方圓千里幾乎都被火焰充塞,金丹修士但凡一進入,都會瞬間被烤成灰燼,就算元嬰強者,達到三百里外,也無法再進寸步。只有那些超脫元嬰之上的強者,才能靠近他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那巨人沉睡著,每一個呼吸之間,都在虛空中遭起數萬里的長風呼嘯,宛如能量風暴般。如果沒有諸多仙陣守護,可以說,這巨人吐一口氣,就能在太平洋上掀起百丈高的驚濤駭浪,席卷周邊數十個國家,毀城滅地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但此刻。

    巨人猛地睜開眼,望向地球方向,巨大的眼瞳中,竟然露出一絲絲怒色。

    “父皇,怎麼了?”

    旁邊的恆星中,一只足有上百里大小的金烏飛出,口中吐出人言。讓人畏懼的,那只金烏竟然有三只腳,雖然第三只腳還很稚嫩,看著幼小,但這只腳一多出,代表的蘊意就完全不同。乃是凡人與神獸的區別!

    “我留在你五弟身上的神念,被人消滅了。你五弟和七弟也要死去。”巨人開口,他每吐出一個字,都在太陽表面,掀起浩大的能量風暴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膽子,是誰膽敢挑釁我太陽神朝,殺死我金烏神族後裔!”三足金烏震怒。

    它雙翅打開,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轟隆隆。

    恆星表面上,直接掀起了數萬里長的浩大能量風浪,兩條通天徹地的火柱,自它麾下噴射起來,撞向宇宙虛空中,不知道多少萬里。而守在恆星旁邊的數目龐大數都數不盡的戰兵們,更是顫抖畏懼的瘋狂沖著恆星叩首,不知道是什麼事情,激怒了自家神君,更有兩位。

    “他在遺棄星域,你我進不去,這筆賬以後慢慢算。總有一日,他會感受到那片星域的束縛,主動走出來,那時才是我們報仇的時候。”巨人雙瞳望向遺棄星域,眼眸中仿佛倒影出陳凡和地球的印象,嘴角邊忽的露出一絲笑容︰

    “況且...那一關他能不能渡過,還是兩說。”

    說完,巨人再次沉入恆星表面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不僅僅在太陽神朝。

    在無極宗、在太初神境、在長生教、在魔日宗...那些大教的核心宗門秘境或祖地中,都有強者開口。或冷哼,或震怒,或搖頭,或皺眉。

    但那一刻,他們眼瞳中,同時倒影出陳凡的身影。

    雖然相隔億億萬里,但大能的威能,超乎所有人想象之外。可最終,不知為什麼,沒有一尊強者出手,哪怕對陳凡最恨的無極宗教主,也依舊端坐星雲中,汲取星辰元氣,錘煉自己的肉身和神通,只是對著遺棄星域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地球上。

    陳凡感應到什麼,轉頭望了下,眉頭微皺,但最終收回。

    而此刻,秦燁身形瘋狂暴退中,此刻臉上哪還有半分從容淡定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這不可能...”這位太陽神朝的太子,金烏大帝的第五子失魂落魄,滿臉驚恐,所有的勇氣和信心,似乎都被陳凡的三劍給徹底劈飛掉。

    “怎麼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陳凡彈劍,傲然而立。

    他也不好受,這三劍幾乎把陳凡半元之力發揮的淋灕盡致,匯聚了陳凡精氣神三者最強的力量,大巧若拙,重劍無鋒,沒動用任何一絲一毫的力量,純粹靠一口元氣,生生劈散了金烏大帝的神念。但陳凡的仙體恢復能力強大到極點,乃是‘青帝長生體’。他一呼一吸之間,體魄上的許多裂紋,都迅速愈合。

    “你不過區區一個地球土著,一個不滿50歲的少年,怎會如此強大?我不信,我不信啊。”秦燁眼瞳睜開,滿眼血絲。

    他堂堂太陽神朝太子,號稱化神之下無敵手的至強者,竟然敗給一個不滿五十的少年,秦燁內心遭受一萬點暴擊。

    “況且,父皇留下的神念,哪怕只是一個念頭,也非你這樣的元嬰修士能抗衡,怎會失敗呢?不可能啊,絕對不可能。”秦燁慌忙搖頭。

    ‘金烏大帝’在其心中,如同真神一般存在。

    秦燁就佔著這張底牌,才絲毫不懼,誰想到卻被陳凡三劍摧毀掉。

    “哎,五哥,你難道沒發現嗎?我們已經輸了,徹徹底底輸了。不僅是我們,整個太陽神朝乃至小南天境,都輸了。在這片遺棄星域中,誰還是他的對手?他在這片星域,就是真正的神君啊!”秦簡悲哀的叫著。

    這位太陽神朝的‘神隕王’,雖然只剩下一只腳,但思維頭腦卻前所未有清醒敏銳。

    這次大戰結束後,秦簡就明白。

    小南天境完了。

    不是說,小南天境拿不出對付陳凡的高手。實際上,陳凡若在遺棄星域外,都未必是秦燁對手。那柄鎮壓太陽神朝的祖傳神寶‘金陽戟’可就在秦燁手中,以神寶全力一擊,幾可媲美化神爆發,任何強者都抵擋不住。可惜神寶終究被仙陣封鎖。

    但哪怕沒有神寶,神陣、秘器、人海乃至化神大能。

    每一個,都不是陳凡能抗衡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陳凡就縮在遺棄星域中,那麼任何一個強者,進入此地,就如同束縛住雙手雙腳與陳凡決斗,根本無人是陳凡對手,陳凡注定要稱霸這片星域。甚至以陳凡現在的潛力,秦簡第一次升起擔憂,未來,陳凡不會真的向太陽神朝復仇吧。

    盡管想要成為化神,沒有數千年積累根本不可能,但秦簡心中不知怎的,竟然真的動搖,臉色蒼白到極點。

    但秦燁就不同,他大聲叫著,滿臉冷笑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哪怕擊敗了這百萬大軍又如何?我是太陽神朝的太子,我永不會投降。坐等你的滅亡!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一只井中之蛙罷了,哪怕痴活了幾萬年,又何曾睜開眼楮,看看井外的世界。用你那貧瘠的想象力,再怎麼想象,也沒法想象我的天資。”陳凡淡淡說著,然後抬手一劍,就把要轉身逃跑的神子秦燁,生生釘在了虛空中。

    這一次,秦燁咬牙,盡管臉上肌肉直跳,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聲音,只是憤怒的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陳凡回應的,是一劍將其腦袋斬下,然後連神魂和元嬰,都徹底攪得粉碎,讓秦燁死的不能再死。所有見證到這一幕的人,心中都為之顫栗。

    2028年3月8日,北瓊神君陳北玄,于中土之巔連斬域外七大神教聯軍,殺太陽神朝太子秦燁,一人破百萬大軍。消息傳出,整個星海為之震怖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