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整個地球,無數人心中五味成雜,心思復雜。有人轉變念頭,準備徹底貼向北瓊派。有人不得不被迫放下仇恨,無奈低頭。有人心悅誠服跪倒在陳凡面前,對這位新晉神君頂禮膜拜,有人...但再沒有一個人,想著反抗陳凡。

    萬教圍攻,都被一人破滅,還有什麼是陳凡對手呢?

    金烏大帝?

    他再強大,也根本無法踏入遺棄星域,哪怕進來,也得被迫自斬一刀,跌落化神之境。否則當年星海大教的化神們,早就攻破遺棄星域,把帝神山都踏平,怎會顧忌一個區區偽化神的‘踏天神君’?

    無極宗、長生教、太初神境們?

    他們連太陽神朝都不如,金烏大帝面對的難境,同樣是他們的難題。

    又或者域外元嬰?當年地球幕後黑手的星空掠食獸?

    連號稱遺棄星域第一的安珀天君,都在陳凡面前卑躬屈膝,什麼域外元嬰敢和北瓊炸刺?至于造成地球數千年前仙隕之戰的星空掠食獸,更是個笑話。包括冥日神子之類,早在沒開始前,就已經落幕了。陳凡的存在,超乎了所有人想象之外。

    強到不可思議!

    “此戰落幕,陳神君登頂整片星域之巔,受封神君,再無疑問。等他老人家下來,就該正式加冕,稱尊一域了。”

    華族大長老撫須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,該當如此。”其他人也點頭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叫著︰“我看,從此這片星域應該改叫中土星域或北瓊星域才對。只要陳神君在一日,整個遺棄星域還有誰能抗衡我中土星?我中土當稱雄諸星,而陳神君現在才五十歲,若證道大能,可活十萬載,十萬載什麼概念?到時候,恐怕整片遺棄星域,都遍布我華族了,叫中土星域根本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確實啊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也頷首,包括華族大長老在內,都感覺應當如此,連域外修士都不敢反駁。

    至于秦東穆、日國、歐美乃至血族逃竄的第一祖之流,簡直土雞瓦狗,大長老等人根本提都未提,懶得理會。

    陳凡只要正式加冕神君,登頂中土星域。

    那麼他根本不需要說話,自然有無數的域外修士,甚至星海中的散修和小宗派,願意為陳凡效力,這就是一位神君的威嚴!哪怕僅僅是遺棄星域的神君,依舊有讓人效忠,投靠座下追隨其征戰諸天的魅力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師父,師父,你太厲害了。”

    阿秀、陸燕雪、祁秀兒幾個弟子,更沖破大氣層,飛到太空中,激動的向著陳凡而去。一路上,雖然有殘余的大教子弟,其中甚至不乏元嬰乃至神子,足足有十數萬人之多,乘坐諸多戰艦之上。

    但無一人敢對這幾個金丹出手。

    陳凡太強大。

    整片星域都籠罩在他恐怖神威下,但凡有一個人,手指敢輕抬一下,陳凡都能隨手一劍,將其徹底斬殺掉,甚至能讓他神魂都永墜無間地獄,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“什麼叫神威,這才叫真正的神威滔天啊,一個人,殺的諸天俯首,十數萬大軍不敢抬頭。”有圍觀者長嘆。

    諸多星海修士,同樣心中戚戚。

    他們能理解。

    雖然百萬大軍還剩下十數萬金丹戰士,連元嬰神子們,都還有十幾位。他們中但凡有一人出手,就能輕易斬殺阿秀等人。畢竟阿秀幾個雖強,但終究只是金丹罷了,並不比元嬰強到哪。可這些大教子弟們,已經喪失了敵對的心氣。

    哪怕殺掉阿秀、祁秀兒等人又如何?

    依舊傷不到陳凡分毫,只會逼得陳凡震怒,徹底血洗這殘存的十數萬大軍。在他的滔天神威下,根本沒有一個人能逃脫,活著走出太陽系。與其如此,還不如低頭,祈求陳凡能繞過一命。而現在看下來,陳凡並沒有想殺他們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神君啊!”

    有人低頭輕嘆。

    此刻,許多星海散修望著陳凡的目光都變了。

    雖然遺棄星域只是一片很狹小,位于宇宙邊荒,有生命星辰,恐怕也就幾百個的小型星域,元嬰修士都未必能湊出三五百人,更是道統殘缺,法則不存,靈氣枯竭。

    但這終究是一個星域!

    任何一位稱雄一個星域,登頂所有人之巔,稱宗道祖,獲封‘神君’的存在。都是站在宇宙之巔,寥寥無幾的人物。至少在小南天境,是沒有任何人敢觸犯,連不朽神教對此,都要持尊敬平等態度的。當年金烏大帝等再強大,面對踏天神君,不也同樣未觸犯分毫,禮敬有加嗎?

    “這可是傳說中,仙人鎮魔之地,雖法則不存,但我等應該都听說過,這片星域中有諸多寶藏和上古仙人遺跡葬下,而且這片星域還在復甦,未來未必比山陽星域、南離星域等差,況且...陳神君才幾十歲啊,以他的年齡,未必不能證道成為真正的大能。”一位紫鳩派的長老輕輕說著。

    周圍人盡皆心神震動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陳凡才不滿五十歲。

    這樣的天資,若沒法證道化神,那簡直老天爺都不讓。當年小南天境最強的金烏大帝,在他這個年齡,還連金丹都不是呢。

    這簡直是一位準化神在面前。

    哪怕陳凡剛剛血洗七大神教,殺人百萬,伏尸遍地。哪怕陳凡斬殺神朝太子,招惹了小南天境無數強者,更激怒七大神教。哪怕陳凡生生裂殺了金烏大帝的神念,與這位小南天境第一人結下不死不休的死仇。

    但是,這終究是一位神君,一位稱雄一個星域的強者,一位未來的大能!

    僅僅想到這,許多星海散修,都心智動搖,有些人望著陳凡眼眸中都帶著熾熱光芒。想著是不是要投靠陳凡呢?每一位化神,每一個不朽神教的崛起,都有大量的周圍修士投靠,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小宗門的宗主、長老。畢竟若陳凡真證道,以後,他們就是不朽神教的高層元老啊。

    “傅兄,你是想...”齊雲宗長老轉頭望向旁邊紫鳩派長老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林兄不也是這個意思嗎?這可是從龍之功啊。一個神教要立教,便是在我小南天境,恐怕十萬年也未必有一次吧,機會難得。我等當共襄盛舉。”紫鳩派長老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理當如此。”齊雲宗長老點頭。

    許多星海中小宗派和散修們,心中都轉著念頭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麼過來?不知道現在還有些凶險嗎?”

    而陳凡皺眉,看著阿秀等人。

    但他見幾個弟子興奮模樣,尤其阿秀滿是歡笑的小臉蛋,臉上最終露出一絲無奈笑容。

    這一戰。

    雖然持續半日,一波波敵人橫跨天宇來襲,可終究被陳凡擊敗,雖然他為此也付出一些代價,包括肉身有些破損,元氣大傷,連三仙之體的根基都有些動蕩,尤其最後三劍,不得不連續爆發,催動‘飛仙’大神通,但終是他勝了。

    ‘這一戰落幕,那些星海大教的化神們,應該死心了吧。他們連太陽神朝的太子派進來,都被我斬殺,神念被我劈掉,最終也忍下,沒有派化身或真身到此,應該是真的在遺棄星域內拿不下我。日後只要我一日不死,他們就絕不敢再派人進來了。’

    陳凡眺望遠方,心中思量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他其實未必要下死手,完全可以退一步,與太陽神子、秦簡等商談,甚至當太陽神朝的掛名神將都可以。畢竟這些不朽神教們,也不想打打殺殺。

    但陳凡終究是要離開地球的,他若離開,怎能庇護住地球?庇護住北瓊派?

    ‘只有把他們打疼了,打到哪怕我人消失幾十年,他們都不敢派人再進來,打到他們知道招惹我的後果無法想象,無法承受,他們才會真正思考,懂的畏懼。’

    陳凡目光幽幽。

    這一戰只是開始,他日後離開地球時,終究還要再去小南天境做過一場。無論太陽神朝,還是無極宗、長生教等等,還有仇怨沒有了結。不過那是以後,他現在終究半元之力,不是真正大能們的對手。等他修成真正一元之力時,就是真正橫行宇宙,指掌壓大能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一座造元神殿,就能造就我三仙之姿。仙土中,可是還有九十九座造元神殿啊。這次大戰結束,加冕完神君後,我就徹底閉關,開啟那九十九座造元神殿,不把肉身和神魂也推到元嬰層次,不修成一元之力,絕不出關。”

    陳凡摸了摸阿秀等人的小腦袋,心中思量。

    他臉上也放松。

    此戰終究是他勝了,雖出乎陳凡預料有些輕松,連底牌都沒有掀開,最後打的秦燁也不堪一擊,只面對化神大能的一道神念,但終究是勝了,他心理雖還有點疑慮,但還是笑著在幾個弟子的擁簇下,準備向地球而去,正式加冕神君的時候。

    忽然,一個冰冷中帶著一絲蒼老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︰

    “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這個聲音很平淡,只傳遍小半個地球,許多人甚至沒听到。單單從聲音中,就可知其修為並不強大,遠不能比秦簡、秦燁等人,但陳凡聞言的剎那,卻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阿秀瞪眼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一個穿著繪制星紋,宛如銀龍一般的華麗黑袍,古老莊重,氣勢肅穆,宛如人間帝王的青年,背負雙手,在一群元嬰擁簇下,漫步而來。青年身上的袍服,許多人很眼熟,赫然是帝神山神主的衣服。青年的氣息也並不強大,最多和太陽神朝大神子秦風一個級別,連半步大能都不到。

    “冥日神子?”

    落梧宗幾位老祖驚詫,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冥日神子?踏天神君的兒子?連太陽神朝太子都隕落,他一個小小的大能之子,還敢向陳神君挑釁?”眾人正忍不住嗤笑時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緩緩轉頭,望向那個穿著帝神山神主袍服的青年,面色凝重到極點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