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冥日神子,他怎麼來了?”

    看到黑袍青年那一刻,許多天荒、天木、蟄遠等星辰的元嬰修士皺眉。冥日神子出世時,曾經駕臨幾星,帶走了他們宗中的一些後輩。落梧宗三位老祖就見到落梧宗第四祖,正畢恭畢敬侍立在黑袍青年身後。

    不過讓落梧三祖不解的是,他們那四師弟,此刻低頭躬身,恭敬到了極點,目光望向黑袍青年更仿佛視一尊神明一般。

    ‘這下麻煩到了。’

    幾位落梧宗老祖,心中都微微一顫。

    他們千方百計,想要隱瞞第四祖投靠冥日神子的事情。本來料想,陳凡如此強大,連七大神教都非對手,冥日神子該乖乖躲在遺棄星域的角落瑟瑟發抖,甚至逃到小南天境,永遠不會來才對。誰想到,他竟然敢跳出來向陳凡挑釁。

    “太不明智了。陳神君強絕當世,豈是他區區一個神子能挑戰的?”

    “冥日神子雖是踏天神君的親子,但料想最強也不超過太陽神朝的太子秦燁。論規模與強大,太陽神朝可是帝神山的十倍,金烏大帝也遠在踏天神君之上。他現身不是送死嗎?”

    “自尋死路啊。”

    許多域外修士都搖頭。

    包括安珀天君、邢虎、張啟浩等人,眼眸都沒有一絲對這位前遺棄星域統治者的恭敬。如今遺棄星域已經換天了,除非踏天神君復生,否則冥日神子再強大,也非陳凡的對手,注定要狼狽逃竄而去。

    “冥日現身最好,正好出手,將他擒下,為神君封神大典慶賀。”

    有人甚至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

    連很多星海修士都搖頭,區區神子,竟然敢挑釁陳凡?沒看到,連百萬大軍,數十神子神將都被陳凡一人橫掃,殺的不到五分之一嗎?

    “小子你找死,中土星域陳神君當面,也是你能放肆的?”

    有一位星海散修,名叫黃元,大聲叫著。他身著一襲黃色袍服,駕馭兩柄黃蒙蒙光芒的烏鉤,直接就向黑袍青年射去。

    這黃元是山陽星域有名的劍修,成名上萬載,在元嬰中都數一數二,便是面對大教神子,都有一抗之力,尤其他的飛劍‘離別鉤’,一子一母,成雙成對,更是名列山陽星域奇門飛劍榜第十三位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黃元一捏劍訣。

    ‘子母離別鉤’就化作兩道數十丈長的烏芒,籠罩在黃橙橙霧蒙蒙的光輝中,追光絕影,瞬間射到了黑袍青年面前。那‘離別鉤’無比詭異,速度快到極點,就算一些神子反應不過來,都可能中招,肉身被劈開,黃元就是仗著這點,才敢出手,想在陳凡面前搏個好影響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出乎黃元預料。

    那對‘離別鉤’剛射進黑袍青年百丈內,就如同撞入厚重的膠水里,無比凝塞住,根本連動都難動一分,進無可進,憋得黃元臉都通紅,拼命駕馭飛劍,也無寸進。

    “黃元,你是不是在家玩女人太多,飛劍都拉稀了,像兩頭老驢一樣,不听使喚。”一眾星海散修哄笑。

    “誰說的。”黃元惱羞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眾人又是大笑。

    “且看我來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散修走出,周圍人頓時面色微微一凝,連齊雲宗的幾個長老都目光澀住。

    這個面容粗狂的中年男子,名為‘斷刀客’,乃是星海赫赫有名的散修,壽元過三萬載,是一眾半步大能下最強的幾個人之一。尤其‘斷刀客’還是很少見的武修,轉修肉身和武道,手中那柄‘破元刀’,據說以隕星鐵鍛造而成,刀身黝黑,堅固到極點,可扛準神寶一擊,專破修仙者真元,乃是頂級天寶。

    “給我開。”

    ‘斷刀客’一步踏出,就瞬間橫越數百里。他肉身強大到極點,生生撞開無數層空間,在虛空中拉出一道黑色裂縫般的通道,狂發披散,雙瞳獵獵,破元刀在他掌中,更是綻放出無比絢爛的刀芒。

    那一刀,甚至足以直追半步大能一擊。

    所有見到‘斷刀客’出刀的修士,都盡數動容。許多之前曾小瞧無視武修的,也不得不承認。武道肉身修行到極點,種種神通,確實不遜色大煉氣士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但‘斷刀客’卻敗的比黃元更慘。

    只看到,那黑袍青年隨意抬手,輕輕一指點出。

    那一指輕描淡寫,不帶一絲煙火氣,也不具備絲毫法力神通,就點到破元刀上。緊接著,號稱無比堅固,以隕星鐵鍛造而成,直追準神寶的‘破元刀’,竟然從刀尖寸寸斷裂開來,丈五長的刀身,碎的比玻璃還要徹底。而斷刀客錘煉了三萬載,號稱可與準神寶比肩的肉身,則似被鐵錘砸中的雞蛋般,一同碎裂開來,炸成一團血霧,神魂帶元嬰都沒逃掉,徹底粉碎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斷刀客已經是散修中最強者之一,再上的,就是‘獨行者’宋禹峰那一流人物。這種可媲美半步大能的強者,顯然不會輕易下定決心投靠陳凡。他們遨游星海,連不朽大教都得禮讓三分。至于地球上,很多摩拳擦掌,想要擒下黑袍青年的域外修士們,更是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冥日神子怎麼變得這麼強了啊?”落梧宗三祖呆愣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上一次見面時,他雖然強大,但依舊能讓人看出深淺,最多元嬰巔峰罷了,哪有這樣強大?”黑霧星幾個元嬰,也驚訝。

    至于知道‘斷刀客’底細的星海散修們,更是一盆涼水澆頭,寒徹透骨。

    一指殺斷刀客,這樣的實力,已經超脫出他們的想象。一般的半步大能都未必做得到吧,難道又是一位和陳凡一樣,化神之下無敵手的存在?

    “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黑袍青年再次說著,眸光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有散修激動叫著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懷疑,他絕非冥日神子。

    冥日神子是踏天神君幼子,一生下來就被踏天神君埋入天荒星辰深處,以無盡星辰精元養育,讓其沉睡,修為不會太強,不可能一指擊殺斷刀客,這已經不是一個神子的表現,屬于半步大能領域。有人猜測,這黑袍青年是不是踏天神君的另外幾位長子,他們當年都隨踏天神君征戰四方,號稱無敵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誰,膽敢挑釁陳神君,都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紫鳩派長老冷冷說著。

    很多星海散修都不約而同的壓上,包括阿秀、祁秀兒等人也躍躍欲試。想要揮劍斬向黑袍青年,但陳凡此刻卻開口。

    他眉頭緊縮,眸光凝重到極點︰

    “踏天?”

    陳凡疑問,但卻用無比肯定的語氣。他定定看著黑袍青年,眼眸里只剩下一片戰意,背後長發都無風飄揚,衣裳如同戰旗般獵獵作響。

    “踏天?什麼踏天?”

    眾人一愣。

    幾個域外修士,此刻已經臉色變了,抬頭望著冥日神子,如同見到鬼魅般。

    “陳...陳神君的意思,不...不會這人是踏...踏天神君吧。”吳問鼎結結巴巴說著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神情都為之一變。

    許多人正要開口訓斥的時候,黑袍青年已經出手。面對眾多壓上來的星海散修,他僅僅是一步踏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無法想象的恐怖氣息,席卷整片星域。

    此時整個地球乃至太陽系內,所有的生命,都嚇得肝膽俱裂,魂魄欲碎,只覺一尊無法形容,無法描述的強大神明,在這片星域中冉冉升起,連月亮在其腳下,都化作一顆彈珠般,他背負日月,與太陽比肩,身高億萬丈。周身冥河環繞,九條黃泉大河自虛空中流淌,在其身邊繞行。那黑袍青年頭戴平天冠,身穿銀紋黑袍,如同九天降下的神明,一腳踩著蒼天,眾生都在其腳下顫栗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那尊黑袍神明,只是輕輕抬起手,一張壓下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宛如驚雷炸響,方圓數萬里的虛空就炸裂開來,成百上千的星海散修,無論金丹還是元嬰,無論獨行散修還是大宗長老,在這一掌之下,都盡數化作齏粉,甚至掌力還未到,許多人都渾身連同法寶到肉身,都炸裂開來,爆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哪怕有兩位半步大能,面色狂變,縱起遁光要走,但在黑袍神明這一掌下,都當場隕落,被拍成肉餅,連一絲神魂都無法逃脫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僅僅一掌。

    前來圍觀的星海散修就死了大半,甚至有數萬殘留的大教子弟,都也隨之隕落,太陽系為之一空。整個地球修士和諸多剩下的星海散修,直面那黑袍神明,都瑟瑟發抖,整個人身體僵住,呆呆抬頭,嚇得魂魄仿佛都凍結了般。

    “真是踏天神君,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落梧宗三位老祖眼都愣直了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但黑袍青年腳踏虛空,法相億萬丈高,哪怕與身邊的月球相比,都小不了多少。甚至站在地面,都能看清他的面目。那身上如山如海,威勢恐怖到極點,遠遠比之前一道神念的‘金烏大帝’強十倍百倍的威勢,不是化神大能到此,又是什麼?就算陳凡在其腳下,也宛如螻蟻。至于七大神教的百萬大軍,更仿佛笑話一般,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“完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地球上,不知道多少人,同時悲哀的閉上眼,心中悲涼。

    大能親至,地球完了,遺棄星域完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