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完了,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僥幸逃脫的寥寥幾個星海散修抬頭,目睹那毀天滅地一擊,頓時整個人都失魂落魄,牙齒打顫說著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沒想到。

    在萬教覆滅,地球將落幕時,有大能親至。

    這毀地滅天,拍滅星辰,掌殺半步大能的一擊,除了傳說中的化神大能,還有誰能做到?就算陳凡一劍斬十位半步大能,終究是依仗法寶神通之力,全力搏命罷了。哪如這位黑袍青年,如此輕描淡寫,純粹依靠自身法力的一擊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不是說遺棄星域被上古仙人的仙陣鎮壓,法則不全,天道殘缺嗎?怎麼會有大能到此,難道是遺棄星域的規則突然消失了?”

    齊雲宗長老一雙枯瘦的手掌都在顫抖,他處在最邊緣,當時並未上前圍攻那黑袍青年,所以活下來,但面對輕易抬掌,就消滅十數萬星海散修,其中甚至不乏半步大能強者的黑袍青年,齊雲宗長老也發自內心震懼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沒听陳神君說嗎?這是踏天神君?”有人說。

    “呼扯,帝神山的踏天神君,早在十萬年前就坐化了。便是化神大能,也不可能活這麼久吧,難道是詐尸不成?”紫鳩派長老瞪眼。

    “會不會,是冥日神子證道化神了?”另一人開口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任何一個化神證道,必然會在整個星域內都留下道紋痕跡,到時候天道共鳴,法則齊震,絕對無法隱瞞過去。哪怕這里是遺棄星域,僅僅只能證道偽化神,但依舊逃脫不了這點。”旁邊也迅速有人反駁。

    遺棄星域百萬年以來出的化神,屈指可數,任何一位,都詳細記錄在星海各教的典籍上,傳播四方。若有新化神出世,絕不可能遺漏。

    “真是踏天神君?”

    地球上眾人,反而更相信陳凡,吳問鼎口吃說著。

    “陳神君已經親自開口,怎會有錯?”旁邊長生宗主李元苦笑一聲。“只是不知,這踏天神君怎會復活,而且還頂著一副冥日神子的樣子,這其中必有源頭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完蛋了,我們都要完蛋了啊。踏天神君復活,他老人家一定會追求帝神山之事。我們站在陳神君這邊,全部要完蛋啊。”天荒出生的靜海老祖、忘情天域域主,都臉色大變道。

    清石散人、華族大長老、神曦等,也無不神情微變。

    只有落梧宗三位老祖,先驚後喜,但迅速收斂笑容,互相對望一眼,都看到對方眼中的喜悅之色,落梧宗這步兩邊下棋,終于走對了。

    “大長老,這踏天神君是誰?”

    有北瓊派年輕一輩抬頭問道。

    踏天神君終究坐化十萬年,除了域外修士和高層還清楚外,地球上新晉一輩的修士,其實並不太清楚。包括許多坐在電視電腦前,觀看直播的人,也同樣有些疑問。

    “踏天神君是帝神山之主,整片星域中第六位證道化神的大能。他所證雖是偽化神,但在我們這片星域中,卻可媲美真正大能,是無敵存在,不過傳說早在十萬年前就坐化,不知今日怎麼出現。”安珀天君開口解釋。

    他臉上不露聲色,但心中卻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偽化神也是化神!

    雖然出了遺棄星域,踏天神君就會跌落到半步大能層次,但在遺棄星域內,踏天神君依然是無敵強者,真正大能。哪怕星海大教神君們,輕易踏足這片星域,也未必是踏天神君對手。這也是踏天神君在世時,星海各大神教退讓三分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真的大能?”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地球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連續三番五次戰斗,他們早被科普,知道化神大能的強大。區區一個半步大能,就敢號稱至強,要一腳踩踏下地球,若非陳凡出手,估計沒人能攔得住‘神隕王’秦簡。如今竟然有真正大能出現,陳凡能扛得住嗎?

    連北瓊眾人,也猛地提起心來。

    華族大長老和老青龍等人,更是急的直跺腳。阿秀她們可還在陳凡身邊,這緊要關頭,大戰一觸即發,她們那點金丹修為,簡直是托陳凡後腿啊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老師...”幾女望來。

    “速速回地球,這里交給我。”陳凡面容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退,我要和老師一起並肩戰斗。”阿秀輕咬貝齒,猛地踏前一步,嬌小可愛的身軀攔在陳凡之前。

    祁秀兒、姜初然、陸燕雪等人,也默默的站到陳凡身旁。

    她們並非不懂事的,但正是因為太懂事,所以知道現在的局勢是何等惡劣。陳凡的底牌在之前戰斗中,掀的七七八八。是很強,可擊敗半步大能,但並沒有展現出完全凌駕半步大能之上的力量。而眼前這尊黑袍青年不同。

    無論他是冥日神子,還是死而復活的踏天神君。

    他都是真正的大能,擁有無可匹敵,橫掃一切大能之下的恐怖威能。

    大能如龍,陳凡此戰,九死無生!

    “哈哈...陳北玄,沒想到你也會落到今日這下場。哪怕你是天運之子,絕世天驕又如何?哪怕你一人獨敗萬教聯軍,敗了我又殺了我五哥又如何?終究不是要在他人腳下,化作齏粉?甚至連你的弟子,親友和族人都護不住!”

    秦簡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兩只手和一條腿被陳凡削斷,斷刃仙兵的力量,深深滲透入其五髒六腑中,讓他神體氣海幾乎盡廢,一聲法力散的七七八八,連元嬰都差點形神崩散無法動彈只能原地等死。但此刻,秦簡卻滿臉嘲笑,眼眸中全是痛快之色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這可是真正的踏天神君,在此星域法力未必比我父皇弱多少。你不是自號‘神君’嗎?就看看你這個偽神君,和真神君有多大差別。”秦簡嘲諷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掌拍出,將他打橫飛出數千丈,然後倒提長鋒,踏前一步,攔在所有弟子身前,迅速傳神念︰‘立刻離開,這一戰我未必會敗,但你們在這里,我肯定沒法盡全力施展,要保護你們。速度回地球去,那里有仙陣守護,他再強大,也進不了地球的。’

    地球雖然從外面看著,是一顆普通星辰。但這里是鎮壓太古魔神的封鎮之星,禁絕一切化神之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個黑袍青年,如果膽敢踏入地球半步,立刻就會被諸多仙陣抹殺,連半秒鐘都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‘老師,我們一起回去,既然他進不了,我們不和他打了,躲入地球就行...’祁秀兒神念叫著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只是搖頭。

    黑袍青年之所以不動手坐視阿秀等人撤回地球,僅僅因為她們在黑袍青年眼中,不過金丹螻蟻罷了,不值一提。更因為陳凡坐鎮在這,吸引了黑袍青年絕大部分注意力。

    如果他也逃回地球的話,黑袍青年絕不會允許,以化神的大能,陳凡沒有絲毫把握扛著一位化神的攻擊橫渡這數萬里回家之路。

    ‘況且,哪怕逃回去又怎樣,他無法以化神身份進入,完全可壓制法力,將一身力量壓在化神之下。並且,天荒星、天木星、蟄遠星這些,可沒有仙陣守護。小蠻等人可都還在天荒,我若逃走,他回頭找小蠻和華族算賬怎麼辦?’

    陳凡心中想著,舉劍舉眉,眼眸戰意獵獵。

    帝神山是他一人覆滅,怎麼能讓天荒的小蠻和華族承受這份因果。他陳北玄一身縱橫,又什麼時候退過半步。

    “踏天。”等阿秀等人不舍離開,回歸地球後,陳凡抬頭叫道。

    黑袍青年無動于衷,面色淡漠,如山聳立。

    “你借助自己子嗣的肉身復活,將元神依附于他之上,強行奪舍。恐怕當年你將幼子冥日封印的時候,就想著這一天了吧。”陳凡聲音清冷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黑袍青年終于微微睜開眼,他法相無比高大幾與月亮比肩,一雙眼楮,都大如山岳,淡漠到極點俯瞰陳凡。

    “你實力不行,眼光還勉強可以。”冥日神子,不,踏天神君開口。

    他聲音震動天宇,僅僅是一句話,就讓方圓數千里都虛空為之顫栗,許多逃過一劫的金丹修士,當場就被震得體魄欲裂,連不少元嬰都臉色蒼白,氣血沸騰,手足酥麻幾乎無法動手。所有見證化神之威的修士,同時駭然。

    只是一句話,都可震殺元嬰。

    那化神真正全力出手,又得恐怖到什麼程度?

    許多之前對陳凡還有些信心的修士,此刻徹底心中沒底了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天賦不錯,可惜不該滅我帝神山,斷我道統。否則完全可以歸入我麾下,作為我帝神山一脈第二代傳人,你我二人聯手,一同統治整個星域,奪取仙緣。”踏天神君輕輕搖頭,望著陳凡,眼眸中帶著一絲玩味,如同貓戲老鼠般︰

    “在你死之前,我允許你問三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,陳凡並未震怒,只是思慮片刻,緩緩開口︰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我族姜神君是你殺的?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點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