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當陳凡一劍劈出時。

    虛空中,一道道青色雷電憑空炸開,法則在激蕩,無盡的元氣能量在交織,連太陽的光芒,在這一劍之下都被遮蔽到。無數人抬頭,此刻只能看到,天空中一片黑暗,只剩下一道劍光刺破日月,斬開蒼穹,仿佛太古神靈劈開混沌的利刃般。

    連身高億萬丈,與月亮平齊,眼瞳大如山岳,威勢強大到不可思議的踏天神君,在這一劍面前,似乎都顯得渺小。踏天神君更呆立在那,渾身上下,連一片衣角都無法動彈,完全被此劍所震懾住。

    這一劍。

    可斬落天上神明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是陳凡此生以來,問出的最強一擊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一劍,比之前更強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失色。

    齊雲宗長老更是砸舌。

    陳凡此劍,伴隨著他蓄力許久,將全身法力神魂肉身,都融合到一體,再配上大神通‘飛仙’,激發起斷刃仙兵中殘余的天將仙魂,幾乎可以說是陳凡此世巔峰一擊。就算是十大太上長老重活,面對這一劍,估計也依舊要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“化神大能到底有多強,我等這輩子都不曾見過,但如果說,真的有化神,這就是化神一擊。就算天上的月亮,也擋不住此劍吧。”有大修士抬頭,臉上一片贊嘆。

    包括安珀天君、長生宗主李元、清石散人、凌雲道長等,都面現驚嘆色。

    陳凡這一擊。

    連地球上眾人都能感受到,那排山倒海,鋪天蓋地而來的絢爛劍芒,遮蔽日月。讓天空的雲層黑幕,都似被一劍斬開,這種恐怖的劍法,許多元嬰修士一輩子都不曾見過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陳神君啊,那個所謂的踏天神君,一個早就該死,如今苟延殘喘活在自家兒子身體內的老鬼殘魂罷了,也敢跳出來囂張。陳神君一定會像踏平七大神教來敵一樣,輕易的把他也給碾碎掉,如同踩死一只螞蟻。”有一個少年地球修士激動道。

    “廢話,陳神君乃是我中土十萬年一出的絕世人物去,豈是一個苟延殘喘的老鬼可比?”旁邊人挑刺。

    “對對,陳神君一劍斬神,當世無敵。”那少年也迅速改口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激動的,臉上都滿溢興奮。

    他們分不清,化神與陳凡到底誰強。但陳凡這一劍的威能,確實超乎想象。那恐怖的威勢,哪怕透過數萬里距離,依舊隱隱傳到地球上,讓很多凡人身體都在顫抖,感覺從靈魂到發梢,都為這一劍的威壓而激動。

    阿秀、陸燕雪、祁秀兒等北瓊眾女,更激動的抬起頭來,等待見證陳凡一劍斬敵的無敵威勢,再造另一個輝煌神話,從此成為真正威震中土的陳神君。

    只有蛟尊者臉上雖也激動,但眼眸中卻隱隱深藏一絲擔憂。

    所有人中,只有他曾見過化神,知道大能的威勢不可思議,超乎地球人想象。雖然陳凡此劍確實強絕當世,一般的半步大能絕對擋不住,但蛟尊者卻並不像其他人那樣樂觀。

    ‘希望我想錯了吧。’

    蛟尊者心中輕嘆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躲避已久,一直不願看到的一幕,赫然出現。

    “ 當。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動都未動。但那劍光侵入他百丈之內時,仿佛一塊琉璃砸在鋼鐵上,突然崩碎開來。如同水杯砸落地面,炸破了一般。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那瞬間,無數似清水潑灑而出的劍光,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,洞穿一層又一層的虛空,把方圓數千里都化作劍域風暴。

    有修士甚至站在萬里之外,自以為此處距離戰場遠,絕不會被卷入。結果一道劍光飛來,就將他連同肉身帶金丹都切碎掉。他好歹也是金丹巔峰的大修士,卻連一道崩碎無比的殘余邊角劍光都擋不住,而這樣的劍光,何止千萬道?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那一瞬。

    所有見到此幕的修士,笑容都僵在臉上。

    陳凡催動大神通‘飛仙’,凝聚肉身法力魂魄的半元之力,再加上強行激發斷刃仙兵中的天將劍意,如此可斬落天上月亮的一劍,竟然連踏天神君百丈內都無法侵入?

    這不可能!

    不少已經準備歡呼,慶祝陳凡擊敗踏天神君,正式加冕遺棄星域第一人的地球修士,更是身形一澀,不敢相信的望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呢?”

    連許多域外修士,和星海散修都不解。

    陳凡那一劍,在他們眼中,已經晉于人間巔峰。一般的半步大能,甚至包括太子秦燁,在這一劍之下,都要灰飛煙滅。那煌煌劍芒,浩浩蕩蕩,席卷數千里,便是天上星辰都能斬落。元嬰金丹在此劍面前,更是來百千個,上萬個,都是一劍橫掃的。

    怎會失敗呢?

    “蚍蜉撼樹,可笑不自量。”踏天神君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眼眸森冷如九幽之下最寒冷的冰川,凝視陳凡,沒有一絲一毫感情。

    而在地球眾人眼中,仿佛此刻的踏天神君,高居九天之上,腳踩日月,仿佛一尊無敵的神王般,屹立山川。而陳凡,就是那個不自量力沖向山岳的自大騎士,看著英勇,卻帶著一絲絲無能為力,向死而生的悲壯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但陳凡卻絲毫不懼,面色依舊清冷如水,無盡劍光崩散,但他掌中的斷刃仙兵,卻越來越熾盛,發出無盡仙光,化作丈許長的能量光劍,隨著陳凡抬手,一劍向踏天神君劈去。就算那堅如鋼鐵的百丈空間,在這一劍面前,似乎也顯得有些抵擋不住,被生生劈開。

    陳凡持劍,就仿佛一個緩慢移動的蝸牛般,雖然緩慢,但生生劈開重重驚濤駭浪,一往無前,堅定不移的向著踏天神君斬去。那斷刃仙兵上的仙輝,越發璀璨,到最後,幾乎看不到劍形,連陳凡都籠罩在仙光中。浩浩蕩蕩的仙域氣息,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兵器。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此刻終于微微動容,他眼中露出一絲驚嘆,復而化作貪婪︰

    “僅憑這一劍,你就勝過當年的姜虛,可稱化神之下第一人。你掌中兵器,更銳利絲毫不遜色神寶。可惜...陳北玄,你終究不知道,化神與元嬰之間的差距,到底有多大,大到僅憑兵器和法力,是遠遠沒法彌補的,這是人與神的差別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踏天神君輕輕抬指,一指彈出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他拇指大如山岳,彈在劍身上,陳凡竟然把持不住,斷刃仙兵直接被崩飛,脫手而出,強大如陳凡,竟然連手中兵器都握不住,仙兵崩飛,這是第一次,阿秀等人無不驚呼而出。

    “  。”

    緊接著,踏天神君再次彈出第二指,陳凡也扛不住,仙體上爆出一團璀璨仙光,死死抗拒,但依舊被彈飛出去,化作一道流星般,瞬間倒飛出去數千里,差點砸中了一顆百丈大小的小行星。以陳凡的肉身,都差點一口血噴出,號稱不滅的仙體小成,此刻都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區區兩指。

    踏天神君就擊潰陳凡。

    那一刻,所有見到此幕的人,都寂靜無聲,不敢相信的瞪大眼楮望著這一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