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麼會呢?陳神君竟然被人一指擊敗?這絕不可能啊。X23US.更新最快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陳神君無敵,誰能敗他?這一定是幻覺,或者是陳神君的特殊計謀,以退為進,吸引那個踏天追擊,然後再一劍將之斬殺。”

    見到陳凡被彈飛一幕,無數人驚呼。

    他們激動說著,尤其是陳凡的粉絲,那些地球修士們,更是千方百計的為陳凡開脫,口中說著。但是他們一邊說,臉上的驚惶神情,卻死活無法抹平掉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弱小,修為再低的普通凡人,也隱約感受到不對了。

    陳凡之前縱橫無敵,什麼時候需要示敵以弱了?

    號稱能一劍斬殺神明的‘飛仙’大神通,連踏天神君的百丈內都無法侵入。手持斷刃仙兵的全力一擊,更被踏天兩指崩飛,這分明是,修為差距太大了啊。一般情況下,只有高境界碾壓低境界的時候,才會有如此壓倒性的表現。

    “陳神君竟然被碾壓?不會啊,他那一劍,幾乎可媲美化神。哪怕是真的化神到此,也不該有如此碾壓之力,更何況那個所謂的踏天神君,早就該在十萬年前就死去,只是一只奪舍附體的老鬼罷了,更是在此星域證道的偽化神,怎會如此強大?”

    連一些域外元嬰,如安珀天君、靜海老祖等,無不驚疑。

    蛟尊者在旁邊看著,心中微微一嘆。

    天荒和遺棄星域的修士,終究眼皮子太淺了。他們十萬年不曾有人證道,自然無人見過化神出手。蛟尊者雖然也未見過,但他終究出生自‘妖神教’,教中有真正的化神大能,曾經有一兩次機會,曾目睹大能出手的威勢。

    那等滔天之力。

    比起今日的踏天神君,只在其上,不在其下。

    ‘我本想,陳神君出自中央星河仙宗子弟,雖是元嬰,但修行仙宗秘法,說不定能彌補化神與元嬰之間的鴻溝,但今日這一戰看,元嬰與化神之間終究差距太大了。連強如陳神君,也無法跨越這條界限啊。’蛟尊者輕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北瓊與地球眾人,早就驚惶一片。

    自欺欺人終究沒法一直欺騙下去,他們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濃,都緊張盯著頭頂。包括阿秀、陸燕雪、祁秀兒等北瓊高層,雖然看著俏臉不變,但她們緊攥的白嫩手掌,和周身溫度的劇烈升高,一道道氣旋環繞,法力涌動,無不在證明,這些陳凡親傳弟子,也在為陳凡擔憂。

    ‘陳神君若敗,地球就完了!’

    不止一人,心中有此明悟。

    雖然陳凡說,地球有上古仙人的仙陣保護,能夠禁絕一切化神之力的進入。但當年中土何等極盛,踏天神君並未進入,僅僅靠麾下一群追隨者和星空掠食獸,不照樣數次攻破地球嗎?況且,听兩人對話,踏天神君完全可以壓制著法力,控制在元嬰層次,同樣進入地球。

    真是元嬰斗法。

    誰能勝過一位化神偽裝的元嬰?僅僅經驗和對法則的領悟,就能碾壓一切元嬰!

    只有一些不識時務的,如秦東穆、邢虎、黃金族殘余老祖等與陳凡有仇的,此刻期盼著陳凡落敗。斷手斷腳,只剩一只腳的神隕王秦簡更大笑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也有今日?”

    他一邊說著,眼瞳中滿是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聲冷哼,隔著數千里,就一掌拍在秦簡身上,把秦簡拍的吐血,身形暴退。他腳踏虛空,一步數千里,再次回歸。

    眾人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陳凡依舊穿著原先的袍服,一襲黑衣,上繪制著十二紋章,花鳥魚蟲,日月星辰,山川草木,頭頂神君星冠,與踏天神君竟然有些相似之處。周身的仙輝更是熾盛,沒有半點減弱。但一些修為極高,如齊雲宗長老這樣的,隱隱能透過仙光,看到陳凡的胸口,竟然凹了進去,衣衫同樣有些破損,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。

    如陳凡這等強者,交手的時候,連衣服都無法護住,代表他已經陷入絕對的下風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妙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些頂級修士低頭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“再來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步踏出,手一招,斷刃仙兵化作一道仙芒,落回他掌中。陳凡氣血勃發,精氣神重新凝聚到一點,仙輝大盛,赫然強行再次激發斷刃仙兵中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飛仙!”

    轟隆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大神通‘飛仙’第三次觸發。

    一道比之前,絲毫不遜色的劍芒,再次出現,橫絕天域,仿佛要斬斷日月虛空。在陳凡背後,天門同時開啟,一尊高達百丈的仙界天將,踏步而出,同時隨著陳凡一劍斬出。此劍的輝光,並不比之前弱多少,甚至隨著陳凡激發氣血,搏命一擊,比之前更盛半籌。但若是有心人,仔細看,卻會發現,那仙界天將的身影,比此前似乎虛幻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 當。”

    陳凡人隨劍走,劍氣如虹,仿佛可連天上星辰都斬落。

    但沒用。

    黑袍青年,也就是一彈指,輕易崩碎掉飛仙劍光與天將虛影,然後一拂衣袖,直接把陳凡連人帶仙兵,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黔驢技窮了嗎?只有這點手段?本神君已經看過,懶得再看了。”黑袍青年嗤笑,他冷漠如冰川的臉上,露出一絲絲譏諷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只有這一點手段,依靠一口兵刃的話,本神君可不會再留你,直接碾碎掉,抽了你的神魂,慢慢拷問。到時候,在本神君手段之下,不信你還能堅持不說。”踏天神君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不知道地球上多少人狠狠的叫著。

    一些崇拜陳凡的青年粉絲,簡直恨不得自己能替代陳凡,大發神威,狠狠教訓那個所謂的踏天神君。許多女粉絲,華國的、日國的、歐美的,黑種人、白種人、黃種人,此刻甚至當場落淚,轉過頭去,不想看到這一幕。

    北瓊眾女,更是一口銀牙都要咬碎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陳凡更仗劍沖出。

    在他背後,仙嬰憑空躍出,隱隱有九種神相憑空浮現,

    玄武、鯤鵬、雷澤...真武,不同的虛影神相,互相切換,其中雷澤神相突然一亮。陳凡先是一劍劈出,第四次激發飛仙一劍,天將虛影再次踏出,但幾乎淡薄到極點。同時,陳凡身形一扭,化作一尊雷澤神獸,按住掌中仙兵,竟然以斷刃為刀,隨之劈出一道割裂虛空的刀芒。

    “雷獄神刀第四式,裂蒼穹!”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一劍一刀。

    一道仙光,一道刀芒。

    一道絢爛到極點,一道漆黑至深邃。

    兩道光芒在那一剎那間,被陳凡同時揮灑而出,整個天地仿佛都被黑暗籠罩,此刻,僅剩下那兩道不可思議,絢爛幽深到極點的刀光劍芒。

    飛仙一劍,雷獄神刀。

    這幾乎是陳凡壓箱底的神通,此刻同時施展出來,威能何止暴增一倍?兩兩相加,比單獨的一劍,簡直強大的多。整個宇宙,都被這刀光劍芒交織開來,撕裂出一道仿佛交叉型的傷口,許多人只在書本上看過‘天在流血’,此刻抬頭,看到天幕被撕開,大片大片五彩斑斕的能量洪流自異位面沖出,仿佛真的是天空在流血般。

    “這麼強大的一擊,應該不會再敗了吧。”有人吶吶說著。

    但踏天神君,僅僅是比之前多抬了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兩根手指!

    兩指輕輕彈出,同時崩碎掉了飛仙一劍和雷獄神刀。絢爛到極點的刀光劍芒,將天地都切割開來,此刻竟然被生生彈崩掉,化作無數雪花一般的淒美光芒。

    “刀法不錯,但人太弱了。”踏天神君淡淡說著,一袖揮掃而出,仿佛掃掉身上的塵埃螻蟻般。他周身環繞的九條黃泉大河,其中一條垂落,縈繞在衣袖兩邊,仿佛太古神山砸來,轟然砸在陳凡身上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就像巨錘砸在蚊子身上。

    以陳凡仙體小成,九重神相加身,此刻也支撐不住,生生被打飛出去,一口血當場噴出,淡金色的血液漫天揮灑,周身光芒劇烈顫動,仿佛煮沸的開水般,此起彼伏。整個人更撞破一層又一層虛空,一連撞出了數萬里之外,撞碎了不知道多少顆小行星,才最終停下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陳凡再一口血噴出,淡金色的血液,把胸口衣裳都染紅,頭發散披,十二紋章的黑色袍服破爛,氣息瞬間萎靡下去。

    這是戰斗以來,陳凡第一次真正顯露出受傷。

    哪怕當時太子秦燁持金烏大帝神念而來,號令百萬大軍,十大長老圍攻陳凡,也沒傷掉陳凡一根頭發。此刻竟然被踏天神君一袖掃傷?

    無數人目睹這一幕,心冷如冰。

    接下來,陳凡爆喝,再次自萬里外一步而來,黑發隨風披散,戰意獵獵,一瞬間,連換數種神通。

    九絕滅世神雷、五極大滅術、太古五行氣兵...

    每一種,都是驚天動地的大神通,尤其是五極輪回大滅術,那是五行仙宗的至強神術之一,以五行聖體催動,同時動用宇宙中五種至極能量,演化輪回造化,強大到不可思議。但任何一種動輒毀天滅地,橫掃整個星空的神通,落在黑袍青年百丈內,就迅速消減,由大變小,最後幾乎化作絲絲清風,甚至連踏天神王的一襲衣角都沒有吹動。

    他周身百丈,仿佛就是無敵神域,由神聖法則環繞,任何化神之下的力量,都無法撼動。

    “太弱!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回應的,只有一拳。

    一拳撼動整個太陽系,讓月亮偏移,地球顫動,恐怖到無法想象,讓無數人顫栗的浩瀚威能,席卷整個星空,直接把陳凡凌空打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