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不會敗?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冷笑,他一腳踩下,億萬丈的神軀,仿佛遠古天柱般聳天而立,陳凡在他腳下,真的比螞蟻還要弱小,剛艱難重組的肉身,被一腳生生踩成肉餅!

    “你再不會敗又如何?不依舊在我腳下,被本神君踩著,如同踩螻蟻般踩著。”踏天神君淡漠低頭,聲音冰冷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老師!”

    阿秀激動著,直接沖天而起,沖向黑袍青年。

    這一次,連蛟尊者都沒攔住,讓阿秀直接沖出了地球,運起真武神拳,轟向踏天神君,整個人幾乎化作一輪耀日的金色神輝,撼天動地,如同太陽神的戰車般,滾滾而來。但她雖修成神品金丹,但終究只是一個金丹修士罷了,才距離踏天神君百里範圍內,就被無形威壓,直接壓趴在虛空中,一根手指動都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你的弟子嗎?陳北玄,我會當著你的面,把你每一個弟子都會仔仔細細的碾碎掉,從頭到教,從神魂到肉身,從氣海到紫府。此女就是第一個,我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。”踏天神君淡漠說著。

    “老師,不要屈服他,不要管我!”阿秀顫巍巍的說著,她整個肉身,被強壓著跪在虛空中,頭低向踏天神君,背部仿佛有萬丈大山般。

    但阿秀依舊艱難的抬起頭,哪怕僅僅只有一分,為此復出半個肉身崩潰,無數骨骼破碎的代價,但依舊堅強的向上抬去。她眼眸中全是一片堅毅,九死不悔。

    “信念可嘉,可是,信念若有用,還要力量做什麼?我等苦修十萬載,每一日水滴石穿,吐納天地元氣,參悟法則,歷經漫長悠久歲月換來的力量,若能被信念輕易大敗,又有什麼意義呢?”踏天神君淡淡一笑,手掌輕輕一壓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阿秀嬌小的身軀,就轟然崩碎掉,爆成一團血霧。只有一個純淨閃耀著淡淡金芒的靈魂,被踏天神君抬手招入手中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地球上無數北瓊派弟子眼都紅了。

    “阿秀姐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。”

    “秀姨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叫著。

    唐姨、祁秀兒、陸燕雪、姜初然、高百勝,所有人眼都徹底血紅,滔天殺意在他們身邊醞釀。年齡最小的陳夭夭,更是差點哭成淚人。

    “沒事,阿秀還活著,她的神魂還在,只要小凡能勝,就一定能將她肉身重塑,重新救活的。你們要相信小凡,小凡一定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陸燕雪抿著慘白無血色的嘴唇,一字一句說著。

    其他人,都默默站在陸燕雪身邊,抬頭望向天空,盡管他們知道,陳凡勝利的幾率渺茫,甚至可以說,陳凡距離覆滅也說不定只有咫尺的距離了,但他們依舊願意相信陳凡,相信最後的奇跡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陳北玄,你最好最寵愛的弟子,現在神魂在我手中。你若不听從我的命令,乖乖束手就擒,跪地求饒奉上仙法的話,本神君只好將她徹底碾碎。嘖嘖,這小丫頭的天資不錯,如果在十萬年前,連本神君都會動心,將她收為徒弟的,你就這樣鐵石心腸嗎?”踏天神君低頭,嘖嘖說著,臉上掛著笑容,但眼眸中一片淡漠。

    “凝。”

    陳凡第十次艱難凝聚肉身,為此付出頭發徹底半灰半白的代價,讓肉身法力重回巔峰。當凝聚肉身的那一刻,他猛地一伸手,口中吐出二字︰

    “歲月!”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當陳凡口中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。整個虛空,方圓萬里的空間,猛地都停滯了。風停了、雨停了、人停了、元氣停了,甚至連法則能量都停頓。每個人的發絲都凝固在虛空中,他們每一個動作,每一個起伏,甚至連眼珠都沒法動彈,徹底如凝聚在琥珀中的蚊子,無法轉動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尊萬丈高大,峨冠博帶,衣著古樸的青色身影,仿佛從太古神話中走出,屹立在陳凡背後。那個身影,比起陳凡當年在雪狼谷,在昆墟界中招來的,身形更加凝練,氣質越發古樸威嚴,仿佛真是稱雄太古的無上皇者。

    大神通‘歲月’!

    太古青帝賴以橫壓兩世,踏足光陰的無上神通,更是陳凡一直以來,最強大的底牌之一,不到生死關頭,幾乎不會動用。

    這麼神通,也確實強大到不講道理。

    哪怕是強如踏天神君,神軀高大億萬丈,此刻也凝在半空中,整個身形仿佛陷在泥潭里,一舉一動,都無比艱難,仿佛背上背著一座太古神山般,只能用既驚訝又貪婪的目光望向陳凡,仿佛震驚于,他手中竟然有如此恐怖強大到不可渡測的神通。

    那一刻,甚至連地球上的眾生,似乎都被時間禁錮住,無法動彈分毫,這就是大神通歲月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刀來。”

    陳凡伸手往虛空中一握,仿佛真握住什麼東西。

    緊接著,背後那尊峨冠博帶的太古青帝虛影,也抬掌握住他威震太古的無上仙寶之上。隨著陳凡手掌向前,緩緩抽出一柄薄如秋水,沒有任何性狀可言,更沒有刀身可以看到,幾乎無法用語言形容的一柄長刀。

    那柄長刀,每出鞘一寸虛空中的殺意就凝結一寸,虛空也隨之堅固一分,同時,陳凡的頭發灰白一分,到最後當‘歲月刀’只剩一截末尾,踏天神君徹底被凝固在虛空里,連一根汗毛一顆眼球都無法動蕩,無數見到的人,正心中歡喜以為陳凡要勝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一聲

    仿佛玻璃破碎,水面被打破,虛空就像一副畫軸被撕碎了般。整個世界突然就破裂開來,方圓萬里內凝聚的時間,再次恢復原來的流淌。而所有人,包括踏天神君,則重新恢復行動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無數人驚訝。

    就差最後一步,陳凡就要贏了,以無上歲月神通斬殺這個邪惡的踏天,怎麼突然崩潰了。但許多人卻敏銳發現,此刻陳凡頭發徹底化作花白,灰白一片,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黑色,整個人身上的氣息,更垂垂老矣,如同蒼老的老者般。皮膚枯燥,瞳孔渾濁,甚至連身形都有些佝僂。

    那背後高大萬丈,峨冠博帶的太古青帝虛影,都發出一聲隱約幾乎無法感觸的嘆息,隨著手中的歲月刀,緩緩消逝。

    “為什麼會敗了。不是要以時間神通斬殺踏天嗎?”有人不解。

    蛟尊者已經嘆息一聲,低頭道︰“那麼掌控時間的神通,雖然無比霸道,連時空都能凝結。但是,踏天神君太強大了。就像你站在河道中,手持叉子去叉魚,若叉中普通河魚自然無所謂,但若叉到一條大白鯊,甚至遠古霸王龍呢?自然只有叉破人亡。陳神君就是這樣,自身力量不足以支撐他斬殺踏天神君啊!”

    蛟尊者一邊說,一邊感嘆。

    也只有陳凡這種出自無上仙宗的大宗子弟,才能施展出如此恐怖,幾乎匪夷所思的神通吧。

    ‘可惜,就差一步,一步啊...’蛟尊者搖頭。

    而地球上,許多人也都想明白這點,無不瞬間臉色慘白,有些人甚至恨得捶胸頓足。

    連踏天神君都有些驚駭,臉上冷漠更勝,眼眸中幾乎全是呼嘯而過的冷酷狂風,死死盯著陳凡︰“陳北玄,沒想到,你竟然還藏著這樣一手壓箱底的手段。剛才那個力量,是仙法神通,還是你身上攜帶的時間秘寶。但不論哪一種,本神君都發了,立刻交出來,否則本神君立刻捏碎你這個女弟子的神魂,並且血洗整個地球。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,不要挑釁本神君的耐心,我的耐性已到盡頭了。”踏天神君一邊說著,眼眸中的貪婪越來越深,幾乎壓抑不住。

    時間神通啊!

    這在哪怕中央星河大世界,也是無比稀罕的超級神通,甚至有機會躋身‘宇宙奇功榜’的頂級功法。以前踏天神君不要說見過,連听都沒听說過呢。至于時間秘寶,那更珍貴。這類寶物,雖然不歸在神寶、聖寶之中。

    但每一件時間秘寶,都是神寶中最頂級的存在,甚至比聖寶還要稀少,普通化神大能連摸一下都不夠資格,只有那些站在宇宙頂點的大強者,才有能耐掌控它們。

    ‘發了,這就是中土的大仙緣,就在這里!’

    踏天神君此刻只有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他臉上貪婪之色更勝,但眼眸中的冰寒越來越多,顯然打定主意,只要陳凡告知功法,立刻滅掉陳凡乃至整個地球,以防走漏風聲,這類神通或寶物之珍貴,足以讓星海大教諸多教主親自出動,不惜深入遺棄星域,也要和他做過一場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陳凡顫巍巍站在那,神通破碎,肉身衰朽,竟然連普通的法力都支撐不住了。但他依舊強行挺直脊梁,身形筆直如標槍,直面踏天神君。

    化神終究是化神。

    他雖然修成半元之力,更掌握無數大神通,但終究無法彌補化神與元嬰之間那巨大到無法想象的鴻溝。這尊踏天神君,更是陳凡有史以來,重生面對的最強大敵人,甚至連陳凡底牌盡出,博盡全力,也依舊無法戰勝,但陳凡依舊背脊挺直,臉上沒有半分懼色。

    “怎麼,不說?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冷笑。

    不用他做什麼,背後一大群追隨者就已經一涌而來。

    “你這螻蟻,神君大人能賜福于你,讓你只是獻上一個功法,就將你收入麾下,這是你和整個地球的莫大榮幸,竟然還敢抗拒,簡直找死!”

    “不錯,陳北玄,你不知道你錯過了什麼,你一定會為今日的過錯付出代價。”

    一群修士指責。

    這些追隨者,都是踏天神君從各個星球搜刮而來,略加指點培養。每一個都是元嬰修為,其中甚至有元嬰巔峰的修士。雖然這點修為在陳凡面前不值一提,但面對地球眾人,卻如泰山壓頂般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尊元嬰巔峰的血族大修,背負雙手,俯瞰地球道︰

    “有將北瓊派弟子擒來,交到神君面前者,一縷賜予天丹。若生擒北瓊派高層乃至陳北玄弟子者,賜頂級天寶一件,更可收入神君麾下,作為追隨者,征戰諸天!”

    “給你們一個時辰考慮,如果不從,就將整個地球,徹底血洗掉。”血族大修聲音冰冷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地球上,無數人心冷如冰,寒徹透骨。

    北瓊派弟子,更是又悲又怒,他們能感受到,周圍那些天荒和域外元嬰,如安珀天君,邢虎,黃金族老祖等人,目光游移的望來,其中的惡意讓他們憤怒到極點,又悲涼到極點。

    姜初然抬頭望去。

    整個北瓊閣大殿內,一群人各懷鬼胎,每個域外修士的眸光中,都似餓狼盯著北瓊派弟子看。失去陳凡後,北瓊派徹底化作一只大綿羊,根本無力抵抗這些背叛者的侵略。甚至邢虎天君,更嘴角獰笑的,一步步踏了上來,目光不懷好意的望向祁秀兒和陸燕雪。

    ‘完了,整個地球和北瓊派都完了...’

    姜初然悲哀的閉上眼。

    當陳凡戰敗的那一刻,就意味著北瓊的沒落與毀滅。陳凡就是北瓊乃至整個地球的根基,別人敗掉,還可以等他站出來挽回天傾。如今,連陳凡都敗了,還有誰呢?許多人無數次依賴陳凡翻盤,大家仿佛認為,還要陳凡在,就一定不會敗,但今日到這種局面,甚至連最樂觀的祁秀兒等人,心中也只剩下一片絕望。

    ‘老師,我們真的要死了嗎?’

    祁秀兒抬頭,望向九天之上,身形顫巍巍,不堪一擊的陳凡。

    林舞華面對步步緊逼而來的邢虎天君,更是 當一聲拔出背後的黑色長劍,面如寒霜,手握劍柄,顯然決議戰死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當整個地球,所有人都陷入絕望中。

    當北瓊眾人,拔劍只為誓死一戰,再無後顧。

    當所有圍觀者,都搖頭嘆息,認為此戰再無翻盤,陳北玄這個神話終究落幕...

    當踏天神君都徹底對陳凡判死刑,手中捏著阿秀的神魂,準備直接捏爆,警告這個苟延殘喘的陳北玄的時候。

    陳凡忽然笑了,笑的如天真孩童般,仿佛重新得到了什麼失去已久的珍貴寶物。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麼?”踏天神君皺眉,冷眼望著他,就像看著一條砧板上的鯰魚,根本無法蹦。許多圍觀者,更搖頭嘆氣,不再認為陳凡有任何一絲一毫翻盤機會的時候。

    陳凡收斂笑容,緩緩抬頭,眼眸中深邃到極點,輕輕道︰

    “我在笑,你以為擊敗我,但你知道我是誰嗎?我叫什麼嗎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叫誰,是什麼人,本神君又何必在意,莫非你叫太古青帝,是古老聖地的聖子,又或者九大仙宗弟子不成。”踏天神君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背後站著的諸多隨從,更是爆笑如雷。

    無數圍觀者,同時心灰意冷的搖頭。陳凡已經徹底放棄希望了,否則怎麼會說出這麼愚蠢的話,恐怕已經被逼瘋了。以為靠著一個陳神君的名頭,就能嚇阻堂堂一尊化神嗎?不要說一個遺棄星域的準神君,就算陳凡真是古老聖地的聖子,此刻踏天神君也不會讓步分毫的。

    他們爆笑,但陳凡卻絲毫未理會,只是背負雙手,仰頭望天,眼眸中越發深邃︰

    “自我重生以來,他們叫我陳大師,陳將軍,陳仙師,陳真君,陳六國,陳丹王...但是,這都不是我真正的名號,我尋找‘它’,找了很久,甚至我一度以為,我已經失去了‘它’,甚至當我把那半枚大道之果融入體內時,都沒尋找到‘它’,已經絕望決定不再尋‘它’、直到剛才,揮出歲月刀的時候,我才發現,原來‘它’一直都在...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是誰?”踏天神君好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真正見識?“陳凡轉頭,似笑非笑望著他。

    “不錯,給本神君看看啊。”踏天神君臉上譏諷笑容越來越盛。周圍的追隨者也笑著望來,如同看著一個白痴般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他輕輕閉上眼楮。

    剎那間,陳凡周身氣息衰落到極點,宛如一個凡人,所有人正準備哄堂大笑的一剎那。忽的,一道仙光自陳凡丹田紫府,自陳凡肉身魂魄,自陳凡神魂印記最最深處,一個無法描述,無法形容的地方,突然躍出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那一瞬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笑容都僵在臉上,瞪大眼楮,不可思議望去。

    只看到,一尊無法想象,撐天動地,身高億億萬里,周身環繞在無盡仙輝中,把整個太陽系當成澡盆,太陽成他掌中彈丸,月亮化作塵埃的仙人,憑空出現在踏天神君面前。那位仙人身穿一襲黑衣,面容籠罩在混沌之中,隱約露出的一絲,赫然與陳凡相差無幾。那仙人強大到無法理解,威能到無法形容,仿佛抬手就能撐破宇宙,一抬腳就捅破九天的混沌仙王般。踏天神君在他腳下,幾如螻蟻,就如同陳凡面對踏天時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在無數人驚駭,在諸多追隨者瞠目,在踏天神君駭然失色的目光中,那尊混沌仙王緩緩開口,一出聲,震動十方宇宙,大千世界︰

    “吾名...”

    “北玄仙尊!”

    ps︰五更完畢,這章是五千字大章,求下月票和推薦票呢。順便推薦下作者菌的公眾號,十里劍神本尊,每天都在更新書中的秘密呢,大家下次催更,可以去公眾號催,作者菌一定看到^_^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