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宇宙中。

    亙古而立的太陽高高聳立,如同一座巨山般,光芒照耀整座太陽系。比起身高億萬丈,與月亮平齊的踏天神君,太陽就強太多,龐大太多,體積是月球的無數倍,就如同巨人和矮子的區別。太陽的能量養活整個太陽系,月球只是反射它的光芒,顯然是那尊巨人。

    踏天神君雖擁有比肩星辰的力量,但只是最普通的衛星,並沒有撼動太陽的強大威能。

    但此刻。

    當那尊腳踏日月,肩當星河,身高無法想象,把整座太陽系當做腳盆的恐怖強者降臨的時候,強如踏天神君都僵在當場,渾身僵硬的愣在那,一動不動,只是呆呆的從腳下望著那尊與日月比肩,自己仿佛泰山之下凡人,渾身籠罩在無盡混沌之中的至強仙王。

    “這是誰,他怎會如此強大?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渾身顫栗。

    他想把那尊從陳凡體內躍出的強大存在,當成一個幻象,一種幻術。

    但那尊存在周身散發出的氣息,震懾的他從頭到尾,連一根小手指都無法抬起。踏天只感覺,在這尊身高億里,腳踏星河的混沌仙王面前,自己就像小時候,第一次接觸修仙者的年幼時代。就像修道未成,面對高高在上,法力深不可測的老師般。根本無法反抗,不可反抗。

    ‘但這怎麼可能,我是堂堂神君,化神大能,君臨一個星域十萬年的存在,什麼人能露面後一絲法力沒施展,僅憑氣息就能震懾我,我不服啊!’

    踏天心中狂吼。

    他周身,恐怖的神聖氣息瘋狂涌動,周身表面,就如同煮沸的開水般,劇烈波動起來。九條黃泉大河洶涌而起,在踏天方圓百丈內,化作九條黃色的鐵索,發出刺啦刺啦,粉碎虛空。讓空間都為之破裂的聲音。但哪怕這樣,在‘陳凡’面前,依舊渺小如塵埃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。

    太陽系內的其他修士,如同觀戰的星海散修,從諸多星辰匯聚而來的域外修士,以及地球本土眾人和北瓊派弟子,此刻已經不是驚訝,而是驚駭了!

    他們與踏天神君一樣,都沒有絲毫防備,就被那尊憑空浮現的至強者震懾住。

    那籠罩在混沌中的仙人,屹立虛空。周身氣息撼動日月,席卷整個太陽系,他一呼一吸之間,都吞吐無盡的星辰精元,仿佛能把星辰都吞如其中,讓太陽的光芒都暗淡一些。

    ‘這...這是誰?北...北玄仙尊?沒...沒听說過啊。’

    ‘是啊,他怎麼出現的?怎麼會容貌與陳神君如此相似?陳神君不是要敗了嗎?會什麼會突然現出這樣一尊強者。它是法相,還是真人啊。’

    ‘北玄仙尊,難道這才是陳神君真正的身份來歷?’

    無數人心中驚駭。

    整個太陽系的時空,都仿佛被凝聚成一部畫卷。北玄仙尊傲立在畫卷正中間,他的力量,僅僅單單站在那,都讓時空為之凝結住。

    許多人雖然沒法動彈,連一根小手指都無法抬起,眼球只能輕微轉動,心中更被那仿佛至高無上,恐怖浩蕩到極點的威壓給死死壓住,但終究忍不住心中忍不住想著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些了解多的,更是心中駭然更深。

    陳凡的名號,他們雖然沒听說過。

    但僅僅看他,以‘仙尊’為名,就知道這位‘北玄仙尊’是多恐怖的存在。他們雖不知道,仙尊到底指什麼,但連化神也僅僅只可號稱神君,可見這位‘北玄仙尊’在化神中,也是至強者。

    ‘雖然法相的巨大,並不能真正衡量一個修仙者的法力與神通。但踏天神君的法相,也就億萬丈高,與月球平齊罷了。這尊號稱‘北玄仙尊’的存在,竟然將踏天神君都化作腳下螻蟻,甚至比地球都要龐大的多,差點可與太陽相媲美,這就太恐怖了,這樣強大的存在,絕對是化神中的頂級人物,甚至可能...化神之上!’

    蛟尊者只要想著,渾身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那可是化神之上!

    對整個遺棄星域乃至小南天境來說,化神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存在。一人就可踏滅一宗,如踏天神君般,哪怕是一尊偽化神,依舊橫掃無敵,壽元十數萬載。化神之上,根本無法想象。那是太古聖地的古聖一流存在。

    蛟尊者活了三萬年,也就听聞,在古老星河深處的紫霄聖地,有聖人坐鎮。

    紫霄聖地,統御諸多星域,就算強如太陽神朝,龐大如小南天境,比起紫霄聖地統御的疆域,也渺小如塵埃般,根本不值一提。而紫霄聖地之所以如此至高強大,除了教中強者如雲,道統傳承數以百萬年來計算外,歸根到底,還是有聖人存在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這樣鎮壓星河,撐起一個古老聖地的鎮教一般的人物,得有多強大,多至高,此刻竟然出現在地球,出現在只有元嬰之境的陳凡身上。

    ‘發了。’

    蛟尊者此刻只有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他有些隱約明白,陳凡的來歷絕非區區一個仙宗弟子可形容的,絕對是仙宗大能轉世,而且,這尊大能的來頭,也不是什麼普通化神,說不定,就是真武仙宗中的某位不知道什麼時候隕落的高層。那身份來歷,說不定比一般的古聖還要高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。

    神隕王秦簡,此刻笑容也僵在臉上。他剛才還哈哈大笑,準備看陳凡笑話,但此刻,笑容就如同雕塑般,深深印刻在他的容顏上。而秦簡此時內心更是翻滾如驚濤駭浪般。

    ‘怎麼可能,他怎麼會突然變得如此強大,這不符合常理。沒有任何一種法術,任何一種神通,能夠把一個元嬰修士,突然變得比肩化神,甚至比化神還強。’

    ‘除非...’

    ‘他是大能轉世?’

    想到這,秦簡眼眸已經五味陳雜,帶著三分驚恐,三分憤慨,三分畏懼,以及一絲絲悔恨的目光看著那屹立星河的‘陳凡’身上。如果知道陳凡是一位大能轉世,來頭如此驚人的話,他或者太陽神朝,哪會這麼高傲自大,興師沖沖的殺入地球來?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任何一尊能夠轉世的大能,都非普通神君可比,就算是他的父親,太陽神朝的金烏大帝,比起這樣的大能,也要稍遜分毫。而從陳凡身上顯現出的恐怖威能,金烏大帝更是遠遠不及。秦簡這一生七萬多年下來,曾經閱變整個小南天境的諸多化神存在,甚至曾遨游星河,離開小南天境,去周圍的其他星域遨游,最遠更到過中央星河世界外圍。

    而如‘陳凡’這般強大的存在,他也不曾見過。

    此刻,秦簡心中,幾乎被悔恨充塞住,越來越恨,甚至都流出淚來,他知道,自己和父親這一步棋,終究是走錯,太陽神朝踢中了鐵板了。

    而與陳凡的一眾敵人相反。

    北瓊派眾人,祁秀兒、姜初然、陸燕雪、老青龍,甚至包括踏天神君掌中的‘阿秀’魂魄,則是既驚又喜。

    他們抬頭。

    迅速確定,這尊身高億萬里大小,比地球都大不知道多少倍,整顆星辰在他手中都如同彈丸的‘北玄仙尊’,絕對就是陳凡,因為他們的容貌太相似了。

    那北玄仙尊的容顏雖然籠罩在混沌中,只隱約露出三分來,但他們對陳凡如此熟悉,幾乎一對比,就能判定兩人的關系。只不過相比起此時略微稚嫩的陳凡,那尊‘北玄仙尊’,顯然更加古老,更加深邃,仿佛歷經無數歲月滄桑的洗禮,雙瞳無喜無悲,似日月高懸般,經歷過無盡時空。

    ‘老師怎麼變成這樣?難道這就是老師的秘密,等等,他身上好多傷痕啊,這到底是經過什麼樣的大戰,才有這麼多傷痕?’

    阿秀一時都忘了自身,痴痴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很快,她發現,那尊籠罩在混沌中的‘北玄仙尊’,仔細看,高聳億萬里的仙軀之上不知道大大小小,有多少道傷口。大的傷口,足有數千萬里長,橫亙陳凡胸前,幾乎要把陳凡劈成兩半,小的傷口,最小只有丈許深。

    刀、劍、斧、戟、鉤、錘...

    各種各樣的傷痕,數都數不盡,許多傷口上,閃耀著不同的能量,哪怕相隔不知道多少年,依舊依附于其上,絲毫沒有消失掉。更有諸多青黑相間的‘混沌之雷’,環繞在陳凡身上。那混沌之雷,雖然離了數十萬里,但許多人依舊能感受到,其中恐怖到極點的威能,仿佛一絲絲,就能崩毀日月,轟殺元嬰,甚至化神存在,就像天地宇宙間,最為至高的刑罰般,讓人發自內心的顫栗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傷痕。

    可想‘陳凡’當年,經歷過何等可怕的大戰,那種輝煌古老的戰爭,必然比史詩中最傳說的神戰還要激烈,還要傳奇的多。陳凡的對手,也絕非現在的踏天神君乃至元嬰金丹可比。

    不過雖有諸多傷口,每一道都能讓人重創乃至蘊落,更被青黑相間的‘混沌之雷’縈繞,生生滅滅,永恆不休。

    但那北玄仙尊依舊傲立星河,背負雙手,仿佛身上一切傷痕都不存在般,依舊是這片宇宙星河的主宰者。他此刻低下大如星辰的頭顱,目光望向腳下螻蟻般的踏天神君,眼眸滿是譏諷︰

    “現在,你說誰是螻蟻?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面色鐵青,身體都在顫栗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