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背負著雙手,頭顱微低,眼楮半眯,感受著這股無比熟悉但又陌生的力量。這屬于‘北玄仙尊’曾經擁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雖然經歷過曾經那場發生在九天之上,不為人知,卻撼動萬界的大戰之後,再經歷時空輪回的洗禮。他上一世的肉身早就灰飛煙滅,如今只剩下這點‘元神’還存在,並且比起前世最鼎盛時,只剩下萬分之一還不到,甚至也不能動用幾次,但已經足夠了。

    陳凡雖不知。

    為什麼輪回轉世後,他的一切神通法寶乃至肉身都毀滅掉,但這一點‘元神’卻穿梭時空輪回,也來到了這一世。要知道,陳凡前世雖然修成號稱不朽不滅,永恆不壞的‘不滅元神’,但那終究只是號稱罷了。連最古老的天尊道祖都會衰朽,連宇宙都會破滅,萬界都終結,怎麼會存在真正的‘不滅’呢?

    至少逆轉時空,轉世重生這種事,陳凡從未听說過。

    這是世間最逆天的事情,大羅道祖都做不到,哪怕陳凡此刻,也一點頭緒都沒有。

    不過,這不妨礙他感受力量。

    “我本來以為,北玄仙尊的力量早已隨著那些名聲,都留在了上一世,早就死了心。但結金丹渡劫時,我本該修成聖品金丹才對,突然被體內一股力量逆轉,修成了‘九轉仙輪’,那時我就感覺不對勁。之後在仙土中取得半枚大道之果,也沒有直接吞服,而是嘗試著化入魂魄深處。結果一點異樣都沒有。”陳凡望著自己的雙手,感受體內澎湃到無法想象的力量,輕聲說著,嘴角露出一絲絲笑容︰

    “但正是這一點異樣都沒有,卻證實了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半枚大道之果。哪怕並不成熟完整,也能造就一位半步大能乃至偽化神。卻被我的魂魄深處一口吞干淨。如果我只是普通的金丹修士,早該被撐爆才對,那時我心中就確信了。”陳凡笑著,望向踏天神君︰

    “本來,你若不出現,逼我使出‘歲月’大神通,我可能還要再過許多年,在另一次生死邊緣中,才能把這靈魂最深處的‘潛力’逼迫出來。但既然你提前讓它甦醒,本仙尊就勉為其難出手,讓你感受一下,什麼才叫真正的至強力量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陳凡輕輕的翻轉手掌。

    轟隆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整個宇宙仿佛都被掀翻般,陳凡大如星辰的手掌上,無數混沌氣流如龍瀑布般澆灌而下,那每一縷氣息,都凝聚著至強的法陣力量,甚至流溢著更高遠的天道之力。整個虛空,都隨著陳凡的一反掌而轟鳴,法則交織,萬道轟鳴,仿佛陳凡就是宇宙的主宰者,他的一擊,牽引了天地所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踏天神君瞬間感覺到。

    他的所有法力、神通乃至苦修十萬年凝聚而成的神則,都瞬間消退掉。不,不是消退,而是被鎮壓了。踏天能感受到,自己的黃泉神則,仿佛遇見了更至高的天敵般,此刻顫抖哀鳴,匍匐在最深處,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動蕩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。

    這片星域,黃泉的法則已經失效掉。此刻踏天哪怕持‘黃泉之槍’刺中了一位凡人,那凡人都毫發無傷,因為這‘法則’是無效的。

    ‘怎麼可能?’

    黑袍青年此時已經不止驚駭,他直覺自己修士十萬載的常識都被推翻了。

    法則。

    乃是天地間最至高的力量之一,只有元嬰修士才能勉強觸摸到,化神才能真正駕馭。這是組成整個宇宙世界基礎的根基。假如說,宇宙中突然沒有了‘火’這種法則,任何火都再也燃不起來,那必然要天下大亂。黃泉雖不是五行那樣最廣泛的基礎法則,但也是次級法則之一,突然在一片星域內失效掉,這讓踏天神君怎麼能不驚訝。

    “逃。”

    此時,踏天心中只有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他已經嚇得魂飛魄散,陳凡展現出來的力量,已經超脫他想象的範圍外。那不僅僅是法力強大的問題,而是最基礎的法則方面碾壓了他,在陳凡面前,他苦修十萬年的黃泉神則,簡直像笑話一樣。根本一點不起作用,一踫面,最強大的殺手 就沒了,這還怎麼打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踏天神君發現,他背上仿佛擋著萬丈神山般,連一步腳印都邁不出,更不用說逃了。“陳北玄,你真要趕盡殺絕。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瞪眼︰“要知道,我可是化神。化神化身千萬,一個念頭不滅,就永遠不會死掉,你除非能同時滅掉我所有的念頭分身,否則我終有一日會歸來,向你復仇的。”

    化神之所以叫化神。

    就以為到了這境界,神念可以分出無數個來,遍布天涯海角。如果沒法把一位化神所有的念頭都滅殺掉,就不能說斬殺這位化神,可能數千年乃至數萬年之後,這位化神還能成長起來,卷土重來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化神如此難殺。

    所以一旦修成化神,就可號稱大能,哪怕面對仙宗,也僅僅是敬畏,並不是真的一絲反抗力量都沒有。哪怕在中央星河世界,化神都是一方霸主,更不用說宇宙邊荒地帶,更是諸侯土霸王般的人物。幾乎沒有什麼能威脅到。有些化神,更化身某些種族的創世神,至高神,享受無盡香火。也只有踏入化神境界,才能說,有一絲一毫成仙的希望,在某些人眼中,算是進入宇宙這個大棋局的入場券。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。”

    陳凡眼瞳無喜無悲,只是淡淡說著,手掌繼續壓下。

    “槍來。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怒急,直接祭出自己凝練的‘偽神器’,一柄‘幽冥之槍’,長達丈許,上面閃耀烏金光澤,帶著幽冥地獄的鬼哭狼嚎之聲,毛間吞吐著強大的神芒,連虛空都撕裂開來。

    “是神槍‘冥屠’。”

    有天荒修士,頓時暗中叫著。

    神槍冥屠,帝神山的鎮宗神器,踏天神君當年的隨身兵器,曾隨踏天神君征戰遺棄星域,甚至與域外化神交過手,是真正的傳奇。在踏天神君坐化後,這柄神槍就一直埋葬在帝神山最深處,伴隨著冥日神子。據說雖非真正的‘神寶’,但依舊有神寶九成威能,一旦甦醒,就可撼動日月虛空,迸發大能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什麼其他勢力,哪怕再強大,依舊敬畏帝神山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陣起。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再喝。

    他腳下,一個無比龐大,無數黑青色紋路交織,仿佛地獄惡鬼圖案向四面八方的虛空蔓延而去,最後籠罩了方圓千里,化作了一個立體型的陣圖。浩浩蕩蕩的神聖氣息,自陣圖上復甦,如同古神邸降臨此世一般。

    正是帝神山的鎮山神陣。

    “給我開。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狂吼。

    他手持神槍‘冥屠’,腳踩帝神山神陣,中間億萬丈高的神軀,迸發出無盡的幽光。最後所有光芒,盡數匯聚到掌中神槍的槍尖處。那槍尖光芒吞吐不定,無比熾熱,直接洞穿虛空,不知道穿透了多少個世界,銳利到哪怕相隔數十萬里,都感覺自己靈魂都仿佛被劈開般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踏天神君持矛,殺向陳凡。

    這真是他有生以來最強大的一擊,為了迸發出全部力量,踏天神君甚至不顧冥日神子的肉身承受不住,眼楮鼻子等五官都流出血來,肉身差點被恐怖的化神力量撐爆掉,也絲毫不在意,只是一矛擊向陳凡。哪怕不動用黃泉法則的力量,這一矛,也是實打實的化神一擊,足以一矛將天上的月亮都射下來。

    任何見到這一矛的修士,都臉色慘白,低頭閉目,不敢直面,只覺神魂最深處都被洞穿。與此同時,踏天神君更一捏掌中,臉上露出殘忍笑容,要先捏死阿秀的魂魄,與陳凡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但在此刻動用‘北玄仙尊’力量的陳凡眼中,踏天神君的反抗,就如同那撼動大樹的蚍蜉,可笑而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沒動用任何法力,阿秀就已經落入他左掌中,而他右掌一翻,轟隆拍下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一掌擊下,方圓萬萬里的虛空,都被陳凡一掌拍成了薄薄一層。就仿佛原本立體的世界,變成了薄薄的一張紙般。無論是星辰、草木、山岳、河流、小行星還是站在其中的踏天神君,以及他手中的神槍’冥屠’,此刻都被陳凡一掌拍成薄紙。

    “不...”

    在最後,踏天神君不甘的大叫,他試圖遁出元神,向外逃去。但整個空間,乃至時間都被陳凡禁錮住了。北玄仙尊的力量太強大了,哪怕此刻陳凡只剩下‘不滅元神’的萬分之一都不到的力量,但想拍死一個偽化神,簡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掌之後,踏天神君連同他掌中偽神器,和腳下神陣,同時寸寸崩塌掉,連元神都被陳凡拍的會飛湮滅,沒有一點點剩余,盡數化作飛煙。

    于此同時。

    在天荒星的蠻荒深處,一座古老神廟中。正中間的神像突然睜開眼楮,神色驚恐,想要大聲吼叫,但已經遲了,那丈許高的神像,猛地炸裂開來,寸寸碎裂,仿佛被一個無形的手掌拍成粉碎般,沒有一絲一毫的存留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在,必然會驚訝發現,那神像竟然與踏天神君容貌相似。

    不僅在天荒星,在天木星、蟄遠星、黑霧星...甚至遺棄星域之外的某個小星辰,同時有數以百計的神像崩塌或修士突然爆碎掉。陳凡這一掌,不僅轟殺了踏天神君的真身,更將其他在宇宙中的所有念頭,一同抹殺掉,一代神君,就此隕落。

    這才是‘仙尊’的霸道!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目睹這一幕的修士,只覺自己仿佛像凡人在面對神邸般,那般微弱無力,渺小如塵埃。連星辰在陳凡掌中,都脆弱不堪一擊。整個太陽系中,靜寂到極點,只有陳凡的‘元神’,傲立其上,仿佛九天仙王降臨凡人般,那般燁燁生輝,無可匹敵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