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浩瀚無垠,長風呼嘯,冰冷寒霜的宇宙中,本來應該空寂無人,但此刻,卻有無數道目光匯聚到此。不僅是諸多地球、遺棄星域的修士,更有星海中強者,會無上法力神通,觀測此地。

    那些星海大能,雖然在陳凡滅掉萬教聯軍時,或震怒或激憤或殺意勃發,但最終沒一人出手。

    不僅是因為遺棄星域的特殊法則限制,更因為,這些大能們同樣明白,踏天神君可能並未死去。

    “踏天自以為假死脫身,把神魂隱藏在自己幼子的體內,奪舍而生,沉睡與天荒星,暗中做幕後黑手支配著整個世界,但他又怎知道,自己所作所為,都在我等的注視下。”

    星海深處,一顆無比龐大的恆星上。

    一只長達百里的三足金烏,扇動著翅膀,遙望地球方向,冷冷笑著。“打壓中土的發展,培養星空掠奪獸,數次毀滅有希望成長為新的神君的修士,更屢次出手,斬斷我等各教對遺棄星域的觸手,讓我們十萬年來,無數次滲透,始終無法真正掌控遺棄星域。他做了這一切,還以為天衣無縫,簡直可笑。”

    三足金烏一邊說著,翅膀微微一搖,恆星表面就卷起無盡的火焰風暴。諸多火焰精靈甚至凝聚為人形,在其周身飛舞,把它承托的,宛如神話傳說中的‘火神’般。

    這位金烏大帝的嫡子,已經完全覺醒金烏血脈,便是比起宇宙深處那些真正的金烏神獸,也不讓多少,一身法力,簡直強大到不可思議。許多守衛在這顆‘烈陽星’旁邊的太陽神朝戰兵們,不得不一退再退,否則很容易被它的火焰給卷中。

    “踏天終究覺醒在遺棄星域,被我們聯手封鎖在這片莽荒地帶十數萬年,眼界淺薄了一點很正常。不過,我沒想到,那個小家伙,最後盡然能逼出踏天來。他的能耐,有些超乎我的意料之外,看來小瞧這個中土的小家伙了。”

    一個巨大威嚴的聲音,自恆星深處傳來。

    虛空中,一副長達萬丈的畫卷浮現,上面浮現出地球外的場景,正是踏天神君現身的那一幕。不止是金烏大帝和他的幼子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在小南天境,環繞著遺棄星域的七八個星域深處,都有不知名的大能強者正在注視著。他們雖然無法親身踏入遺棄星域,但以大能的法力,將另一個星域的畫面拉到眼前,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感覺,這小家伙還有希望嗎?”

    三足金烏低頭,說道。

    沉睡在恆星深處的高大巨人,緩緩睜開眼楮,掃了屏幕畫卷一眼︰“踏天雖是偽化神,但他在那片星域內證道,屬于那片星域的嫡子,雖然他被遺棄星域的天道殘缺給限制住,但同樣,只要他雙腳還在遺棄星域內,就擁有真正的化神之力,連我等對他都會感到棘手。理論上來說,那小子是不具備任何翻盤的力量的。”

    “七弟說他,可能是大能轉世。”三足金烏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大能轉世又怎樣?前世是前世,就算轉世後帶著一點點力量,恐怕也不及巔峰時期的十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。一位大能的百分之一再強,又怎是一尊偽化神的對手?除非他前世是古聖,否則沒半點可能性。”金烏大帝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一般大能還未涉及到這個層次,但金烏大帝在化神領域走的極深,自然清楚,所謂的‘轉世大能’,看起強大高高在上,但終究是落地鳳凰不如雞。只不過天賦智慧比起普通的修士強得多,真說力量,其實也就那回事。

    至少一尊沒有完全恢復巔峰的轉世大能,金烏大帝絲毫不懼,甚至連出手的興趣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等中土的事情了解,你就讓人去把小七帶回來,無論如何,他終究是我的嫡子。”金烏大帝冷漠說著,再次緩緩閉上眼,要沉睡進赤焰恆星中。

    三足金烏也點頭。

    踏天神君勝了後,神隕王秦簡的小命就算抱住了。踏天神君可不是陳凡這樣無知無畏的小輩,他雖然在遺棄星域內號稱無敵,但終究是一位化神,知道金烏大帝和太陽神朝的威能。若把太陽神朝逼急了,金烏大帝甚至任何一個不朽神教盡起底蘊,拼著隕落的危險,完全可以把踏天神君連同他的帝神山,全部抹平掉。

    “等那小子死後,我就親自派化身進中土,踏天想來會給我這個面子...”三足金烏望著屏幕中,已臨近覆滅的陳凡,笑著說著,就要轉頭不再關注這件事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。

    在星海深處的諸多大能,都搖頭,看到踏天神君出手,知道這次遺棄星域的事情算正式落幕了。接下來,就是各位大能背後算計,看大家手段,誰能從踏天手中扣出最肥的一塊肉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所有大能都猛地咦一聲,同時轉頭。三足金烏更駭然望去。就見到,高懸在‘烈陽星’上空的巨大畫卷,突然破碎,被一團混沌迷霧所籠罩,再也看不清地球上發生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三足金烏詫異。他以為是自己法力出了問題,一身金翠如玉的羽翅上,光芒流溢,如同一道神環突然亮起,催動神通,想要穿過重重星域,將中土內的場景再次攝到面前。

    但出乎三足金烏預料。

    畫卷屏幕上,依舊什麼都沒有。在它一雙大如山岳的金色怒焰瞳孔中,地球乃至整個太陽系,徹底被一團迷霧所包圍,連自己的法力都無法穿透。

    “盡然看不透了?這不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三足金烏皺眉,心中惱怒。

    它周身神光大盛,正準備再次激發力量時,恆星深處忽然傳來威嚴聲音︰“沒用的,有人以大神通,遮蔽了整個中土星系,你僅憑法力,是絕對無法看清其中任何景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能遮蔽我的法力,那至少得是同等層次的存在,踏天都未必能做到。難道遺棄星域,又有一尊化神出世?但不會啊,我們都清楚,那里只有踏天一尊化神的,怎麼會在我們眼皮底下,冒出一尊新的化神來?”三足金烏震驚,它心中驚訝,甚至超過對陳凡法力的疑慮。

    “可能,就像老七說的,那個小子真的有來頭,是一尊有些能耐的大能轉世吧。”

    恆星深處,高大威嚴的巨人緩緩浮現而出。巨人眼瞳望向地球,面容肅然,眼里甚至帶著一絲怒色︰“哼,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何方神聖,敢一而再再而三,挑釁欺瞞本尊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巨人直接運起法力,周身赤焰翻騰,兩道如同火炬般的金色光柱自他眼中噴薄而出,瞬間洞穿了重重虛空,橫越無盡星辰,望向遺棄星域,望向地球之外。

    這位金烏大帝,乃是化神中的強者,他動怒之後,威勢何等之恐怖?幾乎無法想象那兩道光柱的強大,任何山林、草木、修士甚至小行星擋在光柱面前,都被瞬間洞穿掉。鋪天蓋地的威壓,甚至讓整個‘烈陽星’周圍的守護者們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父皇怒了。”三足金烏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金烏大帝一旦出手,就算陳凡真是什麼大能轉世,也絕對阻攔不住。畢竟論修為。金烏大帝距離所謂的’轉是大能’境界,也只差半步而已。

    ‘這下,看那小子還有什麼可隱瞞。’三足金烏正要笑著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只見。

    那兩道貫穿天地,宛如天柱般粗大的金色光柱,突然當空折斷。金烏大帝更被一股憑空浮現,無法想象的巨力砸中,整個身形,轟然砸入‘烈陽星’中,就仿佛小孩玩耍突然被父母甩了一巴掌般,打橫著倒飛下去,砸進恆星之中,甚至在這顆怒焰升騰的赤焰星中,砸出一個無比巨大,方圓數千里的凹下去如碗一般的巨大深坑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不僅僅在烈陽星。

    躡空教、太初神境、無極宗...甚至妖神教,這些不朽神教祖庭的最深處,都有大能突然悶哼一聲, 的倒飛出去,甚至有人直接貫穿進地心深處,差點把自家山門祖庭都給咋穿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三足金烏已經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以這位太陽神朝大皇子,堂堂神君的智慧,此刻也有些反應不過來。只等著大如山岳的瞳孔,愣愣望著恆星深處,無比不解。

    而烈陽星中,很快傳來金烏大帝驚天動地的怒吼聲,嚇得整片星域無數生靈都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一群螻蟻。”

    在一掌轟殺踏天神君,然後再一掌,隔著無數星空,隨手將那些窺探地球的星海大能們狠狠打回去後,陳凡淡淡說著,轉過頭來正式俯瞰地球。

    他目光所及之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望著他,哪怕是祁秀兒、姜初然、唐姨等,都仿佛第一次認識陳凡般。

    就算是陳凡最心愛的弟子阿秀,也站在陳凡大如星辰的掌中,愣愣發呆,不敢相信眼前的混沌仙人就是陳凡。此刻,地球數十億眾生,都靜寂無聲,一根針落下都能听見。至于神隕王秦簡,更失魂落魄,臉色慘白到極點,在陳凡目光下瑟瑟發抖。仿佛不敢也不願相信。

    人間怎有這等人物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