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踏天神君死了。

    被無數修士和地球眾生當著面,讓陳凡一掌拍死了。如果說,踏天神君之死讓秦簡震撼的話,那最後那兩道橫貫天地而來的兩道金色光柱,被陳凡一袖揮出打斷,從極遠星域之外遙遙傳來的那聲怒喝聲,讓秦簡就不止震撼,而是驚懼了!

    別人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他是金烏大帝的親子,怎會不清楚自家父皇的氣息。

    ‘怎麼可能,父皇是何等存在,在化神中都可稱強者,距離傳說中的神王之境也只差一步的存在。怎會被人一巴掌拍飛出去。’秦簡渾身都在顫栗,尤其那一瞬,他不僅感受到金烏大帝的力量。還看到七八股熟悉的氣息,都被陳凡同時抽飛回去。

    躡空教、無極宗、太初神境...

    每一股氣息,都來自一個屹立星海的不朽神教,背後站著一位恐怖絕巔的大強者。但這些強者,聯手之力卻擋不住陳凡一袖一掌。雖然是因為相隔無數星辰,更被遺棄星域的力量所限制,但依舊讓他發自內心的寒徹。

    這代表著。

    金烏大帝的力量,徹底無法滲透進此處。整個遺棄星域,以陳凡或者說這尊混沌仙人為尊。

    ‘這人間,最後有如此強大存在,甚至比我父皇還要強?’

    秦簡抬頭,幾近絕望的望著陳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祁秀兒、陸燕雪、姜初然等,則是默默的看著陳凡。她們仿佛第一次見到陳凡般,哪怕如老青龍這樣性格豪爽,從不計較修為與陳凡稱兄道弟的人,此刻也沉默下來,眼眸中莫名的光芒閃耀。至于許多陳家人,如陳夭夭、陳驍等,更是默然。

    ‘大能轉世’。

    這秦簡曾說出的四個字,一直縈繞在他們腦海中。

    之前不曾考慮過,或者不能想過。如今見到陳凡那法天象地的巨大法相,已經不能不想。陳凡不是普通人,甚至可能不是陳家人,他帶著上一世的記憶,靈魂深處是一個陌生人。與陳家僅僅有肉身血脈上的關系罷了,但實際上,踏入修行後,到了一定層次,肉身的聯系已經遠遠算不上親密,奪舍重生,替換血脈對高階修仙者並非異事。

    連唐姨也感覺到這點,她姣好雍容的面容上,帶著三分復雜,三分猶豫,三分掙扎和一分心疼的神情,輕輕開口,低聲說著︰

    “小凡...”

    盡管唐姨聲音很輕。

    但那一刻,整個全球所有人,哪怕是圍觀的修士,都仿佛听到此聲。

    陳凡更低頭,對美貌婦人道︰“唐姨,是我。別擔心。我乘著這力量還在,先做點事情。此事之後會和您慢慢解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快去吧,別管我。”唐姨聞听此言,如釋重負。

    其他祁秀兒、陸燕雪等,更是長舒一口氣。听到陳凡熟悉的聲音,她們心瞬間安定下來。只要陳凡還是陳凡,不是什麼陌生的九天之上的神王或者‘北玄仙尊’,她們就會一直尊重親近陳凡。畢竟十數年來生死與共的感情,不是簡單一個變化能磨滅掉的。

    陳凡轉頭,目光掃過地球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,北玄仙尊元神的力量雖還在,源源不斷涌動,但終究會消退掉。這道上一世的‘不滅元神’,本來只剩下億萬分之一,沉睡在魂魄最深處,是被那半枚大道之果滋潤喂養,才重新成長起來。但半枚大道之果雖強,終究也就只能支持陳凡維持這種狀態一段時間罷了,不可能真的撐起強大的‘北玄仙尊’,哪怕只是個微弱不完整的‘北玄仙尊’。

    ‘大道之果殘余的力量,應該還夠我再出手一兩次的。之後想要再動用‘不滅元神’,恐怕得提供與大道之果同級甚至更高的先天神物才行。’陳凡思量。

    他眼眸光芒閃耀。

    足夠了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一兩次,但這個底牌只要在,哪怕對上古老神王,甚至太古聖地,陳凡也不會畏懼多少。不過歸根到底,是提升自身的修為。

    ‘這次現出‘不滅元神’,還有余力,能再撐會,正好借機把遺棄星域清洗一番,讓這片星域徹底納入北瓊派掌控,省的我離開地球後,他們沒有一點自保能力。’陳凡想著,他伸出大如山岳的手掌,轟隆一聲,往地球上一抓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。”

    那一瞬。

    地球上,所有隱藏著的星海修士,不朽神教暗藏的探子,以及許多對北瓊或陳凡暗藏鬼胎,曾與北瓊有仇的異族或修仙者,如黃金族老祖,以及曾經逃脫的血族第一祖等,頓時如餃子一般,嘩啦啦,自下而上,被陳凡攝入手中。

    “不,陳神君,我是投靠您的,我是冤枉的。”黃金族老祖高聲大叫,它高達數丈通體黃金鑄造而成的神軀,此刻在陳凡大如星辰的元神面前,仿佛一粒塵埃般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。

    之前所有在形式大變時,威逼北瓊的修士,全被陳凡攝來。邢虎、黑佛宗宗主、蒼梧宗老祖等,同樣在內,大聲高叫冤枉,表示自己是陳凡這邊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投靠我。別人不說,蒼梧宗的三人,你們的四師弟還站在那邊,是踏天的追隨者,你們蒼梧宗腳踏兩只船,心懷鬼胎,隨時準備背叛本尊,還說投靠我?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輕哼一聲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蒼梧三祖頓時臉色蒼白到極點,面如死灰,他們沒想到。陳凡此刻竟然擁有洞徹入微的力量,能夠看透人心,連他們最深處的秘密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陳凡不等他們再說話,直接手掌一抖,將這些人,以及追隨踏天神君而來的追隨者們,包括蒼梧第四祖都一起,同時震成灰燼。緊接著,陳凡一腳踏出,一道神虹在他足下施展開來,幾乎一步之間,陳凡就游遍了整個遺棄星域。

    曾經對陳凡乃至所有金丹元嬰修士而言,宛如天塹一般的星空古路,此刻只是陳凡一腳邁過的小小溝壑罷了,幾乎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天荒星、蟄遠星、天木星、黑霧星...

    幾乎所有曾與踏天有關,或者與陳凡有仇的星辰,此刻都被陳凡踏遍。

    天荒星極偏遠的莽荒地帶,原始魔宗中,那身穿黑袍,鷹鉤鼻面容陰沉的魔宗宗主正盤腿坐在那。他周身籠罩在無盡混沌魔氣中,氣息澎湃,蒼渺浩大,赫然是元嬰巔峰。他一副苦修模樣,心中卻在算計著,踏天神君應該要出手對付地球了。既然陳北玄要覆滅,那原始魔宗這邊也該發動。

    “呵,誰能想到,我堂堂原始魔宗宗主,帝神山最大的敵人,卻是神君暗中開創而成。作為帝神山一體兩面,暗中的那一脈,十數年潛伏,就在今日。”

    黑袍宗主冷笑,正要大聲叫著,讓弟子長老們集合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虛空中。

    一只龐大到極點,幾乎無法想象的巨手,憑空壓下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黑袍宗主抬頭,陰沉面容上,此刻全是驚懼之色,他高聲大叫著,身形沖天而起顧不得原始魔宗其他人,化作一道遁光就想逃掉。

    但在那鋪天蓋地,幾乎遮蔽整個天荒星的手掌面前,他的逃竄根本毫無意義。幾乎下一秒,包括原始魔宗在內,所有天荒星殘存的踏天神君追隨者,以及帝神山十數萬年埋下的後手,都被陳凡連根拔起。黑袍魔主也如同一粒塵埃般,被震成粉碎。

    他只是被偏帶到,陳凡真正的力量,是一指點在古魔淵上。深深貫穿人魔兩界,打入古魔淵最深處,把這段兩界通道,徹底擊斷。

    “ 嚓 嚓。”

    幾乎伴隨著諸多空間破裂聲音,古魔淵最深處,傳來一聲驚怒交加的怒喝聲,但通道破碎,那尊強大存在終究無可奈何,只能望著遠去的人界怒吼。

    陳凡出手只一剎那。

    改天換日。

    天荒星上的眾多修士和凡人,直覺頭頂太陽突然一暗,翻覆天黑般,然後又迅速回復光明,並沒有意識到。這是陳凡以改天換日的大神通,將整個天荒星都遮蔽住,若他願意,甚至能一掌拍碎天荒星。只有修為最高的幾個元嬰巔峰修士,如齊天君,或者對陳凡氣息敏感的小蠻,猛地抬頭,望向天外,隱約感應到什麼。

    小蠻更焦急叫著‘老師’。

    但陳凡早就離開天荒不知道多少萬里外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蟄遠星、黑霧星、岩古星...陳凡幾乎一步,就跨越數個乃至數十個生命星辰。許多時候,他幾乎不用出手,無匹神念橫掃過去,就瞬間穿透一顆星辰,將上面隱藏的敵人和踏天神君後手鎮殺掉。尤其血族祖星,所有金丹以上血族,更被陳凡一指圖滅掉。

    瞬間遨游數百星辰,踏遍整個星域。

    而陳凡只用了不到區區一分鐘罷了。

    等他做完這一切,陳凡低頭,對只剩神魂狀態的阿秀柔聲道︰“走,老師帶你去,重塑肉身!”

    說完,不管身後的天下大亂,一步邁向天木星。

    而陳凡雖然離去,但他所做下的一切,才剛剛開始發酵,向整個遺棄星域,向周邊諸多星辰,向小南天境颶風般傳播而去。

    當遺棄星域眾生和小南天境的人听聞地球外的事情時。

    頓時。

    整個星海為之撼動!眾人不僅僅是震撼,而是驚怖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