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地球之戰落幕。

    但這一戰的余波此刻才剛剛開始,對此戰,可以說整個遺棄星域和小南天境諸多修士都在期待著。他們雖然不如各教大能般,有通天徹地大神通,可以相隔無數星域,都能同步觀看到地球之外所發生的一切。但這些修士們終究有自己手段。

    幾乎地球之戰一有結果。

    就有元嬰巔峰修士出手,以頂級法力,催動傳音法陣,將此戰的消息,傳遞給其他星辰而去。那些傳音法陣,都是最近幾年才設置。每隔幾個星辰都有一座高塔。在這座高塔中,有金丹修為修士坐鎮,負責催動傳音法陣,將這些消息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消息就傳遍遺棄星域,甚至傳出到小南天境。

    頓時。

    整片星域和小南天境都嘩然。

    萬教圍攻被陳凡一人所滅,太陽神朝太子秦燁當場戰死,金烏大帝第七子被擒...如果說,這些消息,僅僅是讓大家驚訝的話,那麼後來,就是驚懼震恐了。

    “什麼,踏天神君現身,竟然沒死奪舍了自家幼子冥日神子,但卻在中土之外,被陳神君一掌拍死了?這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听到消息時,幾乎所有人都嘩然。

    就連天荒北瓊閣內,齊天君和小蠻等人,都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無論踏天沒死,還是陳凡殺踏天,都是石破天驚的大新聞。每一條,都能震撼整片星域,讓人不敢相信。如今兩條一同涌來,給人感覺,就仿佛虛假浮夸般。

    “先不說,踏天神君早就壽元耗盡坐化掉。單單他乃堂堂化神存在,一位至高大能,在本星域內是無敵的人物,怎麼會敗給陳神君呢?是,我承認陳神君很強,當年在天荒時就無比強大,更能一人擊敗星海大教聯軍,但不應該比踏天神君強多少啊,哪怕勝,也是慘勝,而非碾壓才對!”有人質疑道。

    踏天在天荒修士心目中,幾如神明一般,哪怕坐化十萬年,許多人依舊聞其名而震動。帝神山能夠長久統治天荒,一半靠實力,另一半,就是踏天的威名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不接受,陳凡一掌拍死踏天。

    但很快。

    自古魔淵和莽荒魔宗的消息就傳來。無數天荒修士赫然發現,許多域外魔宗,如今一夜間就被踏平掉,整個宗門包括所有弟子長老,都消失不見,山門都崩塌化作平底。仿佛有仙人出手,一瞬間將其從人間抹去。

    古魔淵更是空間破碎,整個通道都在崩塌,一切古魔族哀嚎被卷入空間風暴中。這道人魔兩界的通道,徹底消失掉。

    這種種異象,再綜合之前從地球上傳來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老師,之前,那改天換日,讓整個星辰都為之一黑的異象,是老師出手抹除掉古魔淵和域外魔宗的。對,一定是老師,難怪我剛才感受到那個熟悉的氣息。”小蠻振奮說著。

    周圍許多輩分較高的天荒宗主們,一片沉默無聲。

    他們哪怕不願意相信,但卻不得不接受,這是唯一合理解釋。

    想到那遮天蔽日,一瞬間讓天地都換了顏色,仿佛有人用手遮蓋住太陽的恐怖大神通。諸多天荒元嬰,無不對視一眼,看到對方眼中的驚懼之色。

    這等大神通,聞之未聞,想都不敢想。便是踏天神君,恐怕也望塵莫及般。說陳凡一巴掌拍死踏天,還真未必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僅天荒。

    岩古星、黑霧星、蟄遠星、光明星...很快,遺棄星域一連串的星辰,都听到這方面消息。無數人為之震恐,尤其陳凡的對手,更是瑟瑟發抖如喪家之犬。在這等比大能還要恐怖的存在眼中,他們所做的一切反抗,幾乎都是徒勞的話。就算是對仇恨地球的異族星辰,此刻都偃旗息鼓,對中土卑躬屈膝,把此地視為禁地,至高無上神靈居住之所。

    各位元嬰老祖更下令,不許對中土尤其是北瓊派,有一絲一毫不敬,否則立刻逐出師門,派人追殺到天涯海角。許多之前甚至未到地球的潛修元嬰們,此刻也破關而出,匆匆趕向地球,為陳凡封神之典慶賀,嘗試補救自己之前的傲慢。

    而小南天境,也同樣驚詫。

    陳凡的強大,超乎他們想象之外。許多小南天境修士,都無法去想象,一個莽荒星域的元嬰修士,怎麼能一人擊敗百萬大軍和諸多半步大能,尤其還殺了太子秦燁,那可是化神之下的最強者之一。而這個莽荒星域的土著元嬰,竟然還不滿五十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先不說他的事跡是真是假。整個山陽星域乃至小南天境,修行最快的一位,是三百萬年前一位天驕,他在五十歲的時候,才僅僅金丹巔峰,突破元嬰是三百歲之後。元嬰境界如此難破,一個不滿五十歲的修士,竟然已經是元嬰了?簡直笑話。”有人嗤笑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這個不滿五十的元嬰天才,還一個人擊敗了百萬大軍,據說最後甚至一掌拍死了一位所謂的化神。呵呵,這個星域式微已久,連偽化神都罕見,怎會存在一位一掌拍死化神的人物,一定是吹牛!”其他人也懷疑。

    許多小南天境修士都在疑慮。

    各大不朽神教經過此戰,晦莫若深,對此戰三緘其口。外人根本不清楚此戰的具體情況。最多听一些從地球外戰場逃回來的圍觀修士,講述此戰經歷。但這些人口中的陳凡,太玄幻了。

    什麼動輒高大如恆星,與太陽平齊,一掌拍死了媲美化神的踏天神君,一腳遨游整個星域,改天換日,讓星辰都化作黑暗...

    這種強者,比傳說中的化神都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不要說小南天境,就算真正的‘南天境’都未必有此等至強。恐怕得去宇宙中某些古族聖地,或者中央星河世界,才有這個級別的強者吧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話,什麼不滿五十歲的元嬰,擊敗萬教聯軍和殺太子秦燁之類,應該都是真的。一般人做不到,但那陳北玄,極有可能是大能轉世,這是一位太陽神朝的長老親口透露,他是我好友據說听太陽神朝高層談起過此事,絕不有假。後面什麼一掌殺化神,當是扯淡。”一位德高望重的元嬰巔峰大修士,名為白川散人,淡定從容指點此事。

    “白前輩,可許多散修道友,確實說陳北玄曾掌殺化神,身高億萬里啊...”有人疑惑。

    白川還未答話。

    旁邊人已經嗤笑︰“估計是那群修為低微的散修,為他們逃跑做掩飾吧。七大神教弟子血戰疆場,為我小南天境開疆擴土半步不退,他們這些散修望風而逃,被一個區區莽荒星球土著給嚇跑了,干脆編出這套謊言,虛構一個不存在的仙人,來掩蓋他們的無能,為自己逃跑開脫。”

    這套說辭,很多人都點頭。

    畢竟身高億萬里,與太陽平齊的仙人,這太扯淡了。人間哪有這等存在?若真有,他想毀滅一個星域,都未必需要花兩三天,就算大能在他面前,也是螻蟻啊。

    便是獨行客‘宋禹峰’,听到此言,都淡淡點頭︰“是為師小瞧那個陳北玄了,沒想到他不但沒死,反而殺了太子秦燁。一掌殺大能當是虛假消息,但能殺秦燁,證明他已站在化神之下頂尖,便是與為師相比,也不過伯仲之間。以他的年齡看,不像是自身苦修,否則他這個年級,絕沒有這份實力,估計就是大能轉世了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,轉頭望向自己心愛弟子︰

    “怎麼,听到陳北玄大勝,更是大能轉世。不為錯過一位轉世大能當老師而後悔?你那親戚,可是和他關系非常好,若她相求,你未必沒機會拜入陳北玄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姜菲菲搖頭,一段時未見,少女氣質清冷,一襲白衣無暇勝雪,氣息更隨之沉穩大氣,周身華光縈繞,顯然修為大增,有了幾分神女風采。她揚著晶瑩剔透,美艷絕世的俏臉︰

    “弟子拜入老師門下,就絕不會再有半點東西。他陳北玄縱是大能轉世,也終究是上一世帶來,啃吃老本罷了。弟子會憑著自己苦修,一步步腳印走下去,終有一日,會超過他,讓他為自己當年的所作所為而悔恨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宋禹峰聞言,撫掌大笑,豪氣干雲、“不愧是我獨行客宋禹峰的弟子,有為師當年面對化神尚且要問一手的氣魄。況且,轉世大能又如何?既然轉世,代表他上一世就是失敗者,為師有證道大能的勇氣與信念,弟子當如是!

    他說完,一腳跺的星空顫栗,一道銀河自他腳下延伸而出,帶著兩人直入星海深處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整個星海,都為陳凡的所為沸沸揚揚。有人畏懼,有人驚疑,有人猜測,有人不屑...但再無一人,可無視陳凡的存在。諸多小南天境修士,紛紛將他排入‘小南天榜’第一位,視為化神之下最強者之一。

    而此刻,陳凡已經帶著阿秀,趕到了天木星。

    他一步跨越無盡阻礙,穿透生靈井和重重禁制,來到仙土之前,面對著那枚核心已經消失,只有一個殼子的‘木神之心。’對阿秀柔聲道︰

    “來,師父為你重塑肉身,還你一個巔峰體魄!我陳北玄弟子,當不弱于任何人!”
最近更新小說